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5 返乡
    165返乡

    艾琳真的还活着吗?马赛的态度让我满腹疑惑。为在大火中丧生的人没有留下尸体,虽然在常理和法律上可以认定他们已经死亡,却并没有足够的客观证据。

    “能问一下吗?”我问:“你最后见到你的母亲,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在湖边的码头。”马赛毫不迟疑地说:“我看到她了,虽然发型和穿着和当年不一样,可是那种气质,那个声音,还有长相,和我的母亲一模一样。”

    他这么一说,我倒发现了一些端倪。

    “你和她……已经分开十年了吧?”我斟酌着用词说:“十年来,她的长相和声音一点都没变吗?”

    马赛听我这么一说,脸色顿时一阵青白,目光中的自信似乎也有些摇摇欲坠。他皱起眉头,不再言语。我不怀疑他所看到的东西,只是在这个小镇上正在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情,亲眼所见的一切也不一定就是真实。如果马赛看到的艾琳是天门计划的产物,那么她是如何出现在正常的世界中的呢?但是也很可能是马赛产生的幻觉。

    “你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你的母亲,而你确信她还活着,是因为在镇子湖边的码头看到她。”我又问道:“那么,在你看到她之前,又是为什么怀疑她还活着而返回这个镇子呢?”

    马赛脸上的忧郁更加明显了,就像被脑中一个恍惚的念头吸光了全身的力气,可不一会,他的眼神又渐渐充满了光辉,而且比之前更加明亮。

    “我听到了她的声音。”他轻声自言自语,紧接着,用一种固执的目光盯着我,大声说:“我在梦中见到她,听到她在对我说话。这在以前从未有过,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到这个地方。这里是我的故乡,我的父亲和母亲就在这里”

    他的情绪十分激动,额头浮现青色的血管,也许我的质疑触犯了他心中那块神圣柔软的地方。这更让我确定了,隐藏在这个瘦弱身躯下的是一个执着到顽固的意志。回想资料中对于蒙克的描述,以及对艾琳的印象,毫无疑问,马赛的体内流淌着这个家族最纯正的血脉。

    我只看过蒙克成年后的照片,可此时,他年轻时的身影正浮现在我的眼前。年轻、瘦弱、不算天才,充满幻想,充满神经质的偏执。看着马赛,我觉得自己的灵魂穿越了十多年的时光,和那个天门计划的负责人对视。

    这下有意思了。虽然诡异的事件总伴随惨剧和伤亡者,看到有人受苦受难,在绝望中死去,我会感到悲伤和不忍,可是这种感同身受的痛苦,并不能扑灭伴随怪诞而来的奇妙的刺激感和兴奋感。它就像在风雨中摇摆的火苗,燃烧在心中最黑暗幽深的地方,让自己感到心悸。

    我不愿承认,并极力克制这种快感,因为我感受一种变异的危险,就像是自己的灵魂被扭曲成另一个可怕的模样。我已经不知道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本性,还是魔纹意志的侵蚀,因为这种感觉让我升出一种既视感,仿佛在一刻,我又变成了小学时代的自己,而这个明明是异国他乡的空气,也和当时呼吸的空气有着同样的味道。

    令人怀念,又令人恐惧。有一个声音问我,你是谁?

    我是高川。我如此回答。

    我将烟头仍进剩下一小半奶茶的杯子里。

    “我很钦佩你,马赛。”我开始说好话,马赛脸上那种稍显狰狞的神色变得错愕。

    “你是个很有勇气的人,不管你经历过是的事实还是幻觉,都是一些令人痛苦的事情,可你明知这点却没有逃避。你回来是想跟过去做个了断吧?看来你已经对任何结果都做好心理准备了。”

    “是的,我一定要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马赛沉默了半晌说,“即便最后仍旧不明白也没关系,至少我能告诉我自己,已经尽力了。”

    “这个小镇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白天是如此平静,而夜晚却令人害怕。你小时候,这里也是这个样吗?”,

    “不……”马赛犹豫了一下,不是不想说,而是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镇子的变化太大了,我不是说它的外表,而是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有些怪异,令人不安。我查过这个镇子的历史,据说很久以前是个神圣的地方。啊,你看,我又在说奇怪的话了,也许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令我精疲力尽了。”

    马赛苦笑起来,将桌子上的纸巾和包装袋一一拾进空了的纸袋里,然后旋开可乐瓶的盖子猛灌了一气。

    “没关系,其实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种氛围也许是这里的旅游卖点吧,不过不习惯的人还是不习惯。”我说着,从口袋掏出四张名片递给他。

    马赛接过去,看了一眼,目光充满疑惑和惊异。因此这些名片一看就知道和普通的名片有很大的区别,除了独特的给人奇怪感觉的花纹,上面没有联系方式,也没有机构名称,只有一些与其说是名字,毋宁说是代号的名词:洛克、达达、牧羊犬、魔术师。

    我给他的是为了掩护行动而事先特制的成员名片。

    “这是我不久前认识的几个朋友,他们同样对这个镇子的事情感兴趣……嗯,都是些古怪的家伙,崇拜爱伦坡和福尔摩斯,喜欢追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向马赛解释道:“他们的经验丰富,我想或许可以给你一些帮助。他们现在就住在山顶公寓里。”

    “啊我也住在那儿。”马赛惊讶地说。

    “我觉得也是,想要探究这个镇子秘密的人都会住那里。”我对他说:“他们刚刚成立了一个私人侦探社,专门针对那些有点神秘的案件。作为朋友,我想给他们拉一单案子。”

    “你,你是说我的事吗?”马赛惊讶之余,又有些犹豫和警惕,“我还是个学生,可没什么钱。”

    “没关系,他们都是些有点闲钱的家伙。在我看来,这个私人侦探社更像是爱好会,你见过有专门研究这类案件的侦探吗?靠这生活的话大概只能睡大马路吧。”

    马赛恍悟地点点头。

    “虽然所做之事有点荒谬,不过兴趣所在,也有一些经验,所以还是很有能力的。你就说是我介绍的,他们不会收你太多钱,你的经历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收获。”我胡编乱造道。

    马赛想了想,将名片塞进上衣口袋里。

    “真是太感谢你了,我会去看看。”

    “相信我,不会令你失望的。”我觉得谈到这里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就交给洛克他们吧,这么想着,站起来向他告辞,“多谢你让我度过一个愉快的上午,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

    马赛连忙站起来,正要说些客套话,不远处猛然传来一声巨响。突如其来的风暴携带热气将我们吹得一阵踉跄,其他客人也都发出短促的惊叫。只见身旁的桌子和太阳伞全被吹倒了,还没转过头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木块、铝片和焚烧的纸屑和布匹如雨一样落下来。

    整个场景就好似世界末日来临一样,当我们回过神来,四周的声音顿时炸开锅般沸腾起来。入眼所见的每一个人都在呼喝、叫喊、奔跑、东拉西扯,到处都乱成一片。

    马赛瞪着眼睛看向声音来处,眼球好似要掉出来一般,全身僵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看向那边,也一阵不知所措。

    快餐店的顶部被洞开了一个大口,木质的墙壁和玻璃就像是被从里面撑破一样,黑烟不断从豁口钻出来,不时能看到红色火焰在里面跳动,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我的脑袋有些僵硬,只有一个念头反复在脑海里游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些人踉踉跄跄地从快餐店门口冲出来,立刻摔倒在地上。靠近快餐店的人撒开脚向外逃,另一些原本在远处的,此刻却围上来。女性发出尖叫和哭喊向快餐店扑去,被男人们拦下。一些男人跑到快餐店门前的人搀扶起摔倒在地上的伤员,大声询问着店里的事,可是谁也说不清楚,于是只能架着对方向安全的外围跑去。,

    没跑多远,又是一阵凶猛的爆炸。这一下几乎将整个顶棚都掀起来,墙壁也倒塌了一半。在携带危险飞溅物的热风席卷来时,每个人都心惊胆战地卷缩身体,护住自己和亲人的头部。我和马赛只是呆呆立在其中,那些杂物尽皆落在身边,发出密集的响声,一些火苗还在脚边燃烧。

    马赛是彻底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我却在努力寻找荣格的身影,我最后一次看到他时,他还在快餐店里。

    燃烧的快餐店里根本看不到生命活动的迹象。所有人都死了吗?那火势凶猛得让人不敢冲进去。

    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能做什么呢?我向前迈步,马赛在身后抱头失神大喊:“天哪,天哪到底怎么回事?喂,克劳,你要去哪?”

    “我要过去看看。”我如此回答。

    “过去?别开玩笑了,你能做什么呢?”马赛喊道:“警察和消防车马上就会来了。”

    警笛声在不远处响起来,快餐店距离警局不过二十米,很快就有人来组织疏散人群。匆匆赶来的警察们拉起黄色隔离带,一半试图将太过靠近快餐店的人们拉开,一半手持灭火器绕着店周边喷洒白沫。

    我最终还是没有进入快餐店,在一个警察的拉扯下向外围行去,在那之间,我张开连锁判定的技巧“圆”感知店里的情况,很快就确定了,此时店里一个人也没有。

    也就是说,看似剧烈的爆炸,似乎没有杀死任何人。

    不一会,消防车和急救车也赶来了。警察们拼尽全力从围观的人群中开出一条道路,可是人越聚越多,车子刚进入内圈,就好似分开的海浪般哗然聚拢。很快,一道道水柱冲进店铺里,不断冒出白汽和黑烟。

    此时我已经和马赛分开了,正走向在急救车后门接受快速治疗的伤员。

    有五个穿着快餐店的制服,应该是店员吧。他们受伤不重,主要是被吓得魂不附体,好似受了风寒一样脸色苍白,紧握热水杯的手掌显得僵硬,微微颤抖。三名女性双目无神的眺望着被炸毁的快餐店,能够回答警员问题的也就只有两位男性了。

    警察的问题大抵就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爆炸”,“能想起当时的情况吗”,“店里有多少人”之类,不过店员自己也一脸茫然,大多数问题都回答不出来,在他们看来,这完全是个意外,而且弄不清意外发生的原因。

    “是煤气爆炸吧?”负责询问的女警说。

    “不,绝对不是,煤气炉在柜台后,如果是煤气爆炸的话,我们都活不了。”店员摇头,一脸后怕,“当时店里有六名客人,不过没什么事,所以大家都聚在柜台那里聊天。然后就爆炸了,一眨眼,什么东西都往身边飞,我们一动都不敢动。”

    “能想起爆炸的位置吗?”

    “好像是在靠近门口的右侧。”

    “还记得当时的客人吗?”

    “如果能见面的话,应该能认出来。”

    这时有一名男性警员走到女警身边耳语了几句,店员魂不守舍,没有在意,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只确认了三个人。”

    “可是他说有六个。”女警沉声道:“再去周围找找。”

    我立刻明白了,他们指的是当时尚在店里的客人,之前我环视所有接受治疗和安抚的人们,并没有在其中找到荣格。可是按照店员的说法,当时客人们都在用餐,所以店员才能休息一会,荣格买了早餐后一定不会留在店里吃。也就是说,荣格在当时已经离开快餐店了吗?

    我和马赛交谈的那一会看似短暂,实则过去了十多分钟,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岔了。我又偷听了一会警察的问话,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便走开想要找到自己的车子。

    不过此时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说不定车子已经被荣格和富江事先开走了,免得事后被当地警局盘查。虽然有身份证件,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免得行动曝光。

    果然,我在原来停车的地方没看到那辆越野车。正要给富江打电话,肩膀被人在背后拍了一下。我反射性回头,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在看哪里?”声音是从身前传来的。

    当我转回头时,一个拳头猛然在视野中放大。

    速掠

    高速通道绕开拳头,直抵来者身前。在加速世界里,那只拳头变得慢吞吞的,我也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一个身穿警服的黑人女性,脸色刚毅,一点都不像是坏人。她的嘴唇有些厚,但结合其它五官却别有一份风情魅力。她腰边挎着手枪,却用右手挥拳,左手按在枪柄上,是左撇子吗?她的确给人强烈的警察的感觉,不过并不是当地的女警。

    崔蒂,二十八岁,职业是探长,武器为左轮枪,评价:c级。

    这个家伙是魔纹使者。问题是,她看上去不像是末日真理教的人,也不是当地人,为什么突然攻击我?

    我抓住她挥出的右臂,钻进她的怀中。当高速效果消失时,我已经踩住她的左脚。她的反应极快,立刻就要拔枪。我却比她更快地按住她的左手,不让她掏出枪来。她的左脚被踩住,无法向后退开,便又用右脚膝盖攻击我的胯下。

    这可真要命。我的左腿和她的右腿硬碰了一下,好似踢中钢铁一样,快要断了一般痛。

    原本不想抽冷子下狠手,不过现在也由不得自己了。我后退一步,黑人女警立刻逼上来,结果被我抓住右胳膊来了个过肩摔。

    嗙的一声,地面微微颤动,感觉不像是**砸在地面上的感觉。

    我伸手去掏枪,结果摸了个空。黑人女警不紧不慢地爬起来,用手中的左轮瞄准我。这么近的距离,她不可能射失,不过我觉得自己的速度比她开枪更快,所以并不紧张。关键是,那把左轮是我的

    这事明摆着,刚才的交锋她看似落于下风,却把我的枪偷去了。

    真是令人脸上无光的下马威呀。

    “夸克。”我轻声说。

    灰雾从左手魔纹中钻出来,在手中变成匕首。没想到在梦境中发掘出的技巧,在现实也能使出来。

    我掂了掂匕首,重量和触感简直可以称得上完美。使魔变成的武器,想必质量和锋利都超出一般的限界兵器吧?

    “你是谁?”我放松身体,推了推眼睛,问到:“你是什么人?”

    女警严肃的表情突然瓦解,露出一个笑容。

    “好久不见了,高川。”

    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知道我的真名,名叫崔蒂的黑人女警在记忆里只有一个。那是在末日幻境的日记中所记载的,和我与富江一起回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