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九一章 传法明月
    “法座面前,你敢无礼!”

    薛明月的身旁蓦然传出了一声呵斥,张信循声望去,只见那边一位袖有九条金线的灵师,正对他怒目瞪视。

    这人分明也是听出了张信语中暗含之意,怒意勃发,可那薛明月倒是极为大度,抬袖止住了身后之人的呵斥:“那么在师侄你看来,雷副首座并无背叛宗门的可能?”

    张信却嘿然一笑,默然不语,而他身后谢灵儿等人,则都往张信身后投以忧心视线。她们也觉张信的姿态,太过狂傲了,她们眼前这位,毕竟是一位神师法座。

    “罢了!师侄你这么想,也无可厚非。灵测前在千叶峡内遭遇袭杀,灵测之后又有雷副座失踪,如本座是你与原空碧,也不会轻信任何人。”

    薛明月淡然一笑,随后又满含兴趣的,看向了张信身后那尊金灵力士。确切的说,是后者肩上扛着的那些形状古怪东西。

    “我刚才听你们的说辞,是把这些东西,叫做紫外线灯?这几日本座也看了你们的猎杀之法,很有意思。就不知这东西的图纸,能否奉传于法堂?”

    张信闻言莞尔,心想这倒也是位识货之人。不过他的现制作的紫外线灯,只是粗制滥造,紫外光的强度不高,对那些高阶邪兽,构不成威胁。而且他现在,也不打算改变心意。

    “上缴可以,可弟子还是想等雷师叔回归之后再说。”

    说完这句,张信极其随意的行了一礼,然后就信步走入山灵居内。

    而后方薛明月见状,先是摇头,随后又目含深意的,继续往着那山灵居的洞门。

    可他旁边的数人,却都是眉头大皱。

    “不过只是一个入试弟子而已,未免也太放肆!”

    “简直是不知好歹!这竖子可知现在,司主为他顶了多少压力?”

    “他那样的语气,何曾将司主放在眼里?”

    “这家伙自称狂刀,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

    “都闭嘴吧!”

    薛明月语声淡然,却含着难以言喻的威严,使身后数人,都神情一滞,再无言语。

    “记住了,他现在可不只是一位入试弟子,而是我日月玄宗的候选道种,即将把姓名刻入篆星楼八层的盖代英杰。再者~”

    薛明月心想他身后这几位,也不知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这次的事情,已经远不止是一门革新灵术那么简单。张信如此作为,至少那神海峰上下,都会欣赏有加。

    一声叹息,薛明月语气微转:“他有这样的才华,性傲一些,也是理所当然。”

    ※※※※

    进入洞府之后,张信就又神色匆匆的,独自走入到自己居室内。

    后面谢灵儿看在眼中,不禁若有所思。

    张信这十几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居室与炼造房里度过,每天忙个不停,都顾不上与她们说话。她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可今日谢灵儿却感觉有些异常。

    “不知是否错觉!我最近总觉信哥哥他,似有心事。”

    谢灵儿柳眉紧蹙:“他这样子好古怪。”

    周小雪却微很奇怪:“可张大哥他有心事不很正常么?雷法座失踪,到现在都还下落不明。之前张大哥他也遇袭了,万幸没有出事。”

    她们是事发之后几日,才知灵测之日,张信遇袭时的凶险。

    “不对~”

    谢灵儿微一摇头,她与张信相处的时间最久。感觉如只为那位雷法座失踪之事,她的信哥哥,定能从容自若,不会让她察觉丝毫端倪。

    现在这个模样,定有问题。

    而此时张信在居室之内,神色也确实阴冷似水。

    他确实心情不好,确切的说,是自三次灵测那一日之后,张信的心情就从没好过。

    灵测后的次日,张信就从某位神海峰一系的灵师口中,得知他的那位‘师叔’雷照,在使用藏灵山的‘乾坤斗转大阵’回归日月山时,却半道失踪,迟迟未抵日月山的消息。

    事发之后,不但日月山诸位圣灵,诸位太上长老都为之震怒,藏灵山上院也是一片哗然。那巡山堂,传法堂,戒律堂,刑法堂与斗部八堂都各遣门人四出,极力搜寻雷照下落。可到今日,都仍未有任何成果。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有雷照的魂灯,依旧在祖师堂中飘摇如故。

    此事让人不寒而栗,也至今都缘由不明。有人说雷照是挟他的灵术改良之法叛离,其人亦如上官玄昊般的败类;也有人说这位是遭遇伏击,罪魁祸首乃玄昊党人,这次雷照的四位随者,至少有两位与玄昊党有着关联;最后更有猜测是有其他宗派出手,欲窃取那灵术革新之法的。可这些说法,都未能证实。

    倒是事发之后不到两日,那位薛司主就从日月玄宗的本山,匆匆赶来,意图向他再索要一份改良灵术的图纸。

    可雷照的失踪,只是让他心情不佳的缘故之一。另一缘由,是若儿对第四层的探测,也连续十余日都无成果。

    就在刚才提炼灵源的时候,叶若探查第四层那几处隐蔽地域的尝试,再一次无功而返了。

    算上之前,这已是叶若的连续第十六次失败。最初是利用土潜机,不成后又捕捉邪兽,将各种探测器植入他们体内,接着又是红外线扫描。总之各种样的手段,都已用尽。

    不过张信今日,之所以急着从地窟返回,倒不是因叶若的第十六次探查失败,而是另有缘由。

    “若儿,你再把那些图,给我看看!”

    他语音方落,就有几十张图片,显示在他的视野内。那都是从高处的俯拍,而图的中央,则是一位身着紫衣,形象狼狈的男子身影。

    画面模糊不清,张信只依稀认得,那正是雷浩的身影。

    “太模糊了,就不能再清楚一点?你不是说你那卫星的那些摄像头,是三百二十亿像素阵列?连地面上的一颗沙粒微尘,都能看清楚?”

    “是三百二十亿像素没错啊,可问题是信号干扰很严重。卫星上传下来的图像越清晰,文件越大,失真也就越多。若儿也就只好指令卫星的智能程序,将这些图片像素消减到三千万像素再下传。”

    叶若有些委屈:“而且主人,你知道若儿为修复这十几万张卫星图片,再从里面搜寻雷照他这么丁点大小的人,废了多少力气么?基地里的几台运算机组,都已坏烧掉了喵。”

    张信微一愣神,随后就语含歉意道:“我不知道,辛苦你了!”

    他又仔细看着那些图,须臾之后就神色凝重的再次开口:“若儿可否说说看,这些图是在那个地方拍到的?什么时间?”

    从这些图里,不但可见雷照受了伤,而且在这十几日里,似乎又经历过几次战斗。

    “最早是在十二天前,位于东南方位,距离主人所在一万六千多里。然后三天前,他又到了东面,有两万多里路。”

    叶若一边说,一边又将一张地图显现在张信面前:“若儿就知道主人会这么问,所以格外绘制了他的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