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初见聂小倩
    野草,荒坟。

    微微吹过的阴风带着一股渗人的寒意,配合上四周的场景,却是令人头皮有些发麻。

    手中提着从夏侯剑客那得到青虹剑,卫子青缓缓走在这荒草野坟中,脸色如常。

    和燕赤霞继续待在兰若寺?那还不如出来看看,能不能遇到个女鬼,顺便来一段除魔卫道来得实在点!

    “看来,这燕赤霞这段时间在这兰若寺的动作是有些大了,否则,若是平常,像自己这般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模样,走在这,招已经遭遇到女鬼才是了!”

    漫无目的的在这荒林中寻了约莫有了个把时辰,依旧没有见到任何的女鬼,无奈的摇头一番,刚想要转身回兰若寺,脚步却是停了下来。

    叮叮咚咚……

    那是阵阵琴音,似幽似怨,似苦似哀,就仿佛一个女子一般低声哭泣着,在诉说着自己的不幸一般。

    琴音入耳,饶是卫子青不懂音律,可是这一刻,却依旧能察觉到这音律中的凄苦哀凉之意!

    “三更半夜,荒野乱坟之地,这琴声,还真是令人……”卫子青嘴角微微翘起一抹笑意。

    勾引男人?

    这倒不显得!

    荒郊野外,这琴音至少距离自己还有大段的距离,若非自己身怀武功,这琴音,却是听不到的,更不必说是常人!

    “颇有雅致的女鬼啊!”轻笑一声,卫子青转身,朝着那琴音方向而去,不到片刻,便已遥遥看到一湖心小亭。

    湖,不大。

    夜色之下,带着朦胧之美。

    然而,就在那湖心小亭上,一白衣女子,正轻抚琴弦,那琴音,正是从这女子手中抚出。

    在看到这女子的时候,卫子青微微楞了下。

    这女子狠恐怖?不,相反,这女子很美!

    和小龙女清冷不食烟火的美不一样,这女子,更宛如一个江南古典美女般。

    然而,真正令卫子青微微楞了下的,却是这女子那一幅柔弱的神态,尤其是眸子间的那抹凄苦哀凉,却又惹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聂小倩?”看着这女子,卫子青心中低喃着一声,他记得,原着中,喜欢来着湖心小亭的,便只有聂小倩一鬼,而宁采臣好像也是在这里,和她正式相识得!

    想到,这里,卫子青缓缓的朝着那湖心小亭而去。

    啪……

    原本正被这女子轻抚的长琴,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那琴声戛然而止,却是那琴弦勐然断开。

    那女子伸出芊芊玉手微微压着那依旧颤动的琴弦,缓缓的抬着头看着朝着自己缓缓而来的卫子青,那眸子中闪现一抹错愕。

    不过这错愕很快的就消失了,随即恢复了那平静,拉着那琴弦,缓缓的别上,直接无视了卫子青。

    看着这女子这般,卫子青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淡淡道:“三更半夜,姑娘却独自在这里弹琴,看来,姑娘心事很重啊!”

    听到这话,那女子终于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卫子青吐气如兰道:“公子不也是?三更半夜,这雅兴,也不小呐,倒是公子莫不听说,这兰若寺附近,闹鬼?”

    女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更多的是戏嚯,就仿佛想要看到这卫子青听到这话,那反应,会是如何?

    额!

    卫子青微微有错愕了下,闹鬼?一个女鬼,却告诉自己说,这兰若寺闹鬼,倒是颇有些不可思议了,这是要让自己赶紧离开这里吗?

    想到这里,卫子青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他心中已经很肯定,这女子,便是那聂小倩了,也唯有她,心地会这般善良,为鬼,却不愿伤人,纵然伤人,却也并非本意!

    “姑娘,你的琴,弹得不错,何不继续?”卫子青笑了笑,却是直接走到那湖心小亭内,那聂小倩前方不远处坐了下来,直接依靠着那栏杆。

    坐在那里,嗅着那聂小倩身上淡淡的幽香,微微闭上眼睛。

    “你这……”聂小倩脸上满是错愕的神色,按道理来说,自己都说自己是女鬼了,这书生般的公子,不是应该逃走吗?

    怎么反倒在这里坐了下来?

    这不还算,还闭上了眼睛,这是要自己弹琴给他听吗?

    只是,很快的,这聂小倩眼神中的错愕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静,他喜欢坐,那就坐吧!

    若是像以往的那群男子一般,不到一时半刻就和自己动手动脚的,那么自己也就便将他送给姥姥吧!

    想到这里,聂小倩继续抚琴,只是这一次,琴音中,却不在是那凄凉幽怨之意,反倒是多了一丝的迷情和诱惑!

    “这聂小倩……”

    感受着这聂小倩琴音中的诱惑之意,卫子青眼睛未睁,只是嘴角却带着一丝的笑意。

    然而,和卫子青的平静不同,这聂小倩心中的震撼却是大了起来,要知道,平时只要那群书生看到自己,就已经心生霸占之意,如今这书生不止没有。

    反而自己这琴音之声中的求偶之意这般重,还能做到无视无闻的地步,这如何能不让她震惊?

    “看来,这书生,还是个好人呐!”想到这里,聂小倩的眸子中却是浮现出一抹哀怨。

    好人?这年头还有好人吗?

    ??自己,本是官宦之家,无奈在外被盗匪所害,客死异乡,沦为孤魂野鬼。而死后,更是被树精姥姥控制了骨灰,不得已为她勾引男子,汲取元阳,身不由己。

    想到这里,内心顿时变得苦涩的起来,那琴音,也变得凄凉哀婉。

    卫子青微微闭着的眸子缓缓睁开,看着那低头抚琴的聂小倩,轻轻叹了口气。

    除妖?伏魔?

    除的是什么妖?

    伏的是什么魔?

    难道是像聂小倩这般身不由己的鬼吗?

    树精姥姥确实是无恶不作,可是这聂小倩呢?还有那一群被控制的女鬼呢?

    她们本性善良,却不得不做出那种伤天害理之事,难道,这一切当真是她们的错不成?

    想到这里,卫子青静静的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眼聂小倩,随即脚步一点,踏风而去。

    他要除掉树精姥姥,可是不是现在,这事,他还需要和燕赤霞商量下!

    一曲作罢,聂小倩心中的苦楚仿佛伴随着这琴音发泄了一番,抬起头,刚想要看看那坐在一旁的书生,这一看,却是楞了下,那里,早已经空无一人。

    “走了吗?”眼神微微有些失神,自己是鬼,这书生什么时候离开,自己却不知道,看来,刚刚的自己,确实有些失神了。

    想到这里,聂小青微微叹了口气:‘’走了也好,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莫要平白丢了性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