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84章 包租公
    比赛结束了。

    小希尔和塞雷佐,在保罗·富特雷的陪同下,前往更衣室探望球员。

    在大门口,他们遇到了刚从球场里走下来的主教练高寒。

    这位年轻的马德里竞技的主教练看到他们时,只是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我们又赢了!”

    很风轻云淡,没有半点做作,就好像是在汇报一件他早就已经完成的事情一样。

    这让小希尔、塞雷佐和保罗·富特雷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给出什么反应。

    最后是塞雷佐大笑着接上一句,“是的,我知道,奖金马上就发!”

    大门口的四人顿时齐声大笑。

    但心里头的震撼,却一点都没消逝。

    半决赛,他们竟然杀入了半决赛!

    在半个月前,他们还在为十六强淘汰赛,首回合两球输给巴列卡诺而痛苦不已。

    可半个月后,他们却在为杀入半决赛庆贺。

    不知不觉,高寒带队已经半个月了,打了五场比赛,五战全胜,零失球!

    他兑现了自己在当初接手球队时的承诺,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整合了球队,并将球队给带出来了,五连胜和零失球,就是最好的一份成绩单。

    不管是小希尔和塞雷佐,又或者是老希尔,哪怕是再挑剔的马德里竞技球迷,都没办法对他所提交上来的这一份成绩单多说哪怕一句话。

    他,让所有的人都吃惊了!

    “哦,对了,高寒。”

    保罗·富特雷突然间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刚才马塔亚纳跟我说,让你比赛结束后,赶紧到西侧看台区去一趟。”

    “为什么?”

    “具体的他没说,只说有你想见的人在等你。”

    “我想见的人?”

    高寒吃了一惊,脑海里立即浮现起了林夏的倩影。

    是她?

    难怪昨天打电话的时候,神神秘秘的,隐约好像听到说什么飞机,但没听仔细。

    难道,她回西班牙了?

    想到这里,高寒立即转身就跑。

    “慢点,别被记者拍到了!”

    回应他的是高寒的摆手。

    “哦,对了,该死的,新闻发布会!”保罗·富特雷又冲着他喊道。

    “你代我去吧!”

    声音传来时,高寒已经不见人影了,留下保罗·富特雷一个人在那边傻愣愣地苦笑。

    小希尔和塞雷佐都感到莫名其妙,怎么突然间就跑了呢?

    “米歇尔。”

    “啊?”

    “主教练缺席赛后新闻发布会,罚多少钱?”

    “这……”

    …………

    …………

    “嘿,高寒先生,恭喜恭喜!”

    “谢谢!”

    “哦,天啊,高寒先生,真的是你!”

    “是我,是我。”

    “高寒先生,球队表现得太棒了!”

    “谢谢!”

    “等等,高寒先生,给我签个名,拍张照吧!”

    “……”

    比赛刚刚结束,这时候的西侧看台行政区的休息室里,聚满了马德里竞技的球迷。

    能够坐上主席看台行政区的,都不是普通的球迷,不仅要有钱,还得有点地位。

    高寒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一群球迷们的纠缠后,在西侧的主席看台四处找人。

    虽说这片看台少了两个圆弧区,但上下两层,依旧聚集了一两万名球迷,比赛一结束,球迷四散,简直可以说是人海茫茫。

    在不知道位置的情况下,想要在这两万名球迷中,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犹如大海捞针。

    高寒拿出手机,找到了林夏的号码,打了过去。

    通了,但没人接。

    怎么回事?

    高寒心中纳闷,再打。

    又通,但还是没人接。

    什么情况啊?

    高寒有些急了,刚要再打的时候,身后却有人探出手来,在他的肩膀上轻轻一拍,霍地转过头去,却看到笑妍如花的林夏就站在他身后。

    半个多月没见,她更美了。

    “你怎么这么急?我一直在后面喊你,你都没听到。”她娇滴滴地嗔道。

    高寒一看到她,整颗心都像是要被融化了似的,笑着放下手机,刚要说什么时,整个人又都呆住了。

    他看到自己的父母出现在了林夏的身后,父亲正举起他那粗糙的右手,朝着他招手,而母亲则是捂住了嘴,喜极而泣。

    高寒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快步地冲上去,一手一个,抱住了自己的父母。

    他已经有一年多没见到自己的父母了,虽然经常打电话,但他始终抽不出时间回去一趟。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来了!

    这一久别重逢的一幕,让一旁的林夏和楚瑶都看得挺感动的,眼眶也都不禁红了。

    “爸,妈,你们怎么来啦?”高寒激动得连声音都颤抖了。

    “……我们来看看你!”

    …………

    …………

    在异国他乡,久别重逢,一家三口好像有着说不完的话。

    父亲关心地询问着高寒的工作,想要了解他在这里的一切。

    虽然,他对此一窍不通。

    母亲则是不停地关心着高寒的吃住,明明知道儿子已经在西班牙待了一年多了,却还是担心他不习惯,担心他吃不好,住不好。

    高寒则是不厌其烦地跟父母亲介绍着自己的情况,让他们不用担心,自己一切都好。

    好不容易才见一次面,高寒可不想这么快又跟父母亲分开,于是就先后给保罗·富特雷、卡洛斯·佩纳和坎塔雷罗打去电话,让他们带队返回马哈达恩达。

    他要请假!

    三人似乎也都收到消息,知道高寒的父母远道而来,想都没想就答应,让他不用担心球队的事情,反正明天上午放假,他可以好好地陪陪父母。

    不过,保罗·富特雷也提到了中央电视台的拍摄组,提到管理层对此的重视,希望高寒多多配合,而具体接待事宜,俱乐部会安排妥当。

    其实,不用保罗·富特雷说,就冲着林夏的面子,高寒都肯定尽全力配合的。

    挂了电话,高寒听说众人刚下飞机就直奔球场而来,连晚饭都还没吃,立即二话不说,带着父母亲、林夏和楚瑶,出了卡尔德隆球场,直奔曼萨纳雷斯河对岸,一家马德里赫赫有名的中餐厅,要了一个包厢,点了一大桌子菜,边吃边聊。

    这不聊还好,一聊起来,高寒就吃惊了。

    “什么?老爸,老妈,你们买了多少?”

    高大民瞧着儿子那瞠目结舌的模样,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除了你指定的那两套顶楼复式外,买了十套房子,后来又在西单商业街附近,买了两间店铺,只可惜,另外一间被人提前买了,错过了。”

    高寒直接就傻了,买这么多房子干什么呀?住得了吗?

    “老爸,那我现在,是不是成房奴了?”

    一句话,都得包厢里的林夏和楚瑶都咯咯直笑。

    “不会,林夏的朋友算过了,拿租金来还贷,够了。”

    高寒立即看向了林夏,后者点了点头。

    “房子都在同一个小区,位置很好,不仅房价看涨,租金也看涨,我跟伯父伯母都觉得挺好的,至于店铺,位置很好,两间紧挨着,我觉得如果打通了,连成一间,租金肯定比两间分开租更高。”

    说到这里,林夏嫣然一笑道:“所以,你不是房奴,而是包租公!”

    对于这些事情,高寒是不懂的,但他相信林夏的眼光。

    只是,他隐约觉得,自己这老爸老妈好像买房子买上瘾了。

    “我听说,再过一段时间,海淀那边又有一个新楼盘出来,我们到时候再过去看看,合适的话,咱们就再买两套。”

    高寒顿时满头满脸的瀑布汗,“老爸,还买啊?咱住得了这么多吗?”

    “你懂什么?这叫投资!”高大民理直气壮地回道。

    “你小子懂投资吗?”

    高寒苦笑,很想说,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

    “你问问林夏,我们都仔细考虑过,也找专家研究过了,这时候买房子,肯定亏不了,而且,你将来要结婚,会有孩子,我听说国外没限制,随便生,要是你多生几个……”

    这一下不仅高寒瞠目结舌了,就连林夏和楚瑶都傻眼了。

    他们考虑得也太长远了吧?

    还多生几个?

    真当高寒那未来的老婆是猪啊?

    “咱们老家流行着这么一句老话,做贼得防三日粮草,你现在有一份好工作,存了点钱,这当然是好事,但总不能存着吧,通货膨胀,人民币贬值啊!”

    高寒眨巴眨巴眼睛,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像是老爸说的话吗?

    “老爸,你这些话,听谁说的?”

    “六爷啊!”

    得!

    高寒用力一拍额头,他就知道,也只有六爷那老炮儿才能说出这么一大堆有道理的忽悠。

    “总而言之,咱们这是为了将来儿孙打基业,你得听我的,除非你想要投资什么别的事业。”

    投资?

    这玩意确实非高寒所长。

    而父亲用为了将来子子孙孙打基业,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没辙了。

    “好吧,你高兴就好,买!”高寒笑着点头。

    事实上,他对金钱并不敏感,因为这不是他现在最看重的。

    以他目前的现状,最重要的还是尽快提升自己的执教水平和影响力。

    只要他的执教水平达到了,影响力提升了,在欧洲足坛站稳了脚跟,打出了知名度,那还怕赚不到钱吗?

    再说了,难得父母亲高兴,而且买房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作为一个中国人,高寒心里头多少也还是有点房子情结的。

    但他拍板得这么爽快,在林夏和楚瑶看来,却完全不同了。

    她们觉得,这可是几百万的事情,这么爽快就答应,足见高寒的孝心。

    而林夏则是感触更深,因为前些时候,高寒可直接就把五百万交到她手中,这时候再看他对父母亲买房的态度,她心里头对高寒的认识不由得更深了一层,也更钦佩了。

    但整件事情,在高寒眼里,也都不算是个事,他很快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林夏,你是不是有驾照?”

    “嗯,对啊,怎么啦?”

    高寒立即咧开嘴,嘿嘿笑了起来,“没什么,就是要你帮个忙。”

    “什么忙?”

    “我有一辆车,却少一个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