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六章 妖??一脉
    我们四个虽然在半空中看到这样的怪物,震惊归震惊,但是还是要拼,早以蓄势待发的招式,用各自最强的力量向怪物轰去。森达与刀的进攻,差不多不分前后砍在了怪物的身上,而我则先是防御,然后在半空中把手上的两个海怒水球仍向了怪物张开的大口,同时向后退开。提娜也念出了“……敕!”天空中突然聚集一大团乌云,霹下数道肉眼可见的强烈闪电。

    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本来以为这个怪物出场的造型这么的嚣张,而且体形庞大,面目狰狞,再加上四周的丧尸全部吼叫着跪在了地上,这一切的迹象都表明了这个怪物就对是他们的头,但是怎么如此的不堪一击,森达和刀两个人在怪物的身体上划下来两道深深的口子,我的海怒水球也顺利的仍进了怪物的嘴里,然后炸开,提娜的数道闪电,也把怪物电的全身颤抖,最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我们看着这个只露出一部分身体的怪物,都觉得不太对劲,不可能如此的软弱吧。

    突然,它动了,张开巨口向跪在旁边的丧尸咬去,一口就吞噬了好几个,然后仿佛发疯了一样,疯狂的吞噬着四周的丧尸,而丧尸也都一个个面露喜色,任凭自己被吞掉,不一会,在怪物四周的丧尸都被它吞噬的差不多了。

    我们一边疑惑的看着它吞噬丧尸,一边准备下一次进攻,第一次仅仅是试探,谁都没傻的全力去打,现在既然试探完了,接下来的进攻,才是真正的全力。

    快,森达与刀的进攻以非常快的速度向怪物砍去,几道光华闪过,怪物竟然毫发未伤,完全和第一次不一样,接着怪物身上的触须也迅速的向他们缠来,同时张开大口,狠狠的咬了下去,我的进攻也适时的赶到,当那四个蕴涵着强大海怒能量的水球仍进怪物嘴里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次那样迅速爆炸,而是顺着它的嘴掉进了身体里,然后发出了四声闷闷的响声,竟然没有任何作用,同时几跟触须也迅速的向我缠来。提娜的比刚才还要厉害的五雷轰天咒,也居然仿佛是在给它抓痒一样。

    眼看身边的触须越来越多,就要被缠住,我拔出尼刀,迅速的砍在了四周,同时把身上的防御潮起用潮落炸开,仿佛莲花绽放,向四周射出,再次的让人吃惊,那些原本似乎坚硬无比的触须被我的刀轻易的砍断了,而潮落绽放的莲花攻击也尽数插进了怪物的身上里,接着我迅速的来到森达与刀的身边,对着他们四周的触须砍去,触须应刀而断,然后我们迅速撤退,怪物一声怒吼,强大的声音再空气中震起层层涟漪,而我本来受伤的心脏也终于支持不住,但是当我吐了口血之后,却感觉心脏舒服多了,似乎可以负荷再一次使用临所带起的伤害,按耐下心中的疑惑。我们四个人靠拢在一起,怪物吼叫了一会,然后张开嘴龇着牙,随后身体一阵蠕动,又从地底下出来一部分,这样它的身体就更长了,随后再一次冲着外围的丧尸咬去……

    “这是什么怪物!!”森达喘着粗气,惊恐的说道。

    “不会是上古魔兽吧.”提娜有些迟疑的回答.

    “应该是可以记忆攻击的魔兽,我们对它的进攻,只要用过一次,第二次就会失去作用.所以要想杀死它,只有一击毙命.”刀冷静的分析着.

    “有一个方法……你们发现没有,每次我们进攻完,它都回去吃丧尸,一旦把丧尸吃掉,它的伤口就会愈合,所以我们可以一边进攻,一边阻止它吃丧尸,不挺的持续的用新招进攻.”

    我说道,并且大家一致认为可以这么做,于是,我们再次冲了上去,这一次大家都用的是不曾用过的招式,不停的,持续着进攻着魔兽,很快,魔兽身上满是伤口,伤口上流出的不是血液,而是白色的虫子,这个时候,魔兽开始疯狂的蠕动,接着一个鼓包从它的身体最下面鼓了上来,然后魔兽张开嘴喷出,大把大把的虫子,铺天盖地的从它的嘴里向我们吐来,基本上每个人都被喷了一身。

    身上的虫子飞快的钻进身体里,这个时候,我忍着疼痛,趁着魔兽刚刚喷完似乎有些虚弱,急于吞噬丧尸.于是运用临,狠狠的打在了它的身体上,我能够感觉到,随着九字真言的使出,在魔兽的身体里形成了一个旋涡.然后深吸一口气,再一次使出了临.然后退到提娜他们身边,提娜他们正在强忍着虫子钻进身体吞噬血肉的痛楚,从他们的表情能看出来,似乎有些勉强,提娜正嘴里念念有词,仿佛准备施展另一个咒法.森达则拿出一瓶药剂,狠狠的一口喝了下去,然后把瓶子仍在了地上,地上的草碰到瓶子里溅出的液体,发出兹兹声,然后迅速枯萎.刀是闭着眼睛坐在地上,似乎在运用他的能量,来逐个清除体内的虫子.

    这一刻,魔兽放弃了想要吞噬丧尸的念头,张开了大嘴,一个溃烂了一半的人头从嘴里伸了出来.人头从魔兽嘴里伸出后,睁开了双眼,一双绿色的眼睛,没有表情的看着我们,然后说话了:

    “九字……”在它说出九字真言的那一瞬间,我迅速在旁边的提娜后脑拍了一下,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应声到地,同时妖气崩发,瞬间把森达包在了里面,一个手刀,砍在了他的脖子上,森达睁大了眼睛盯着我,然后倒了下来.

    在我偷袭提娜与森达的时候,刀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连同几只虫子也一起喷出,然后晕倒在地上.我没有理会人头那欣赏的表情,狠狠的在刀的脖子上用手砍了一下.

    最后抬起头,全身散发着浓厚的来自上古妖族中妖狐一脉的妖气.

    “哦,原来不仅仅会九字真言,而且和我想的一样,还是狐王吧.’魔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太毁,具慧眼,能恢复,观者蛊,食者永不惑,万狐拜敬,称狐中之王.’这段在上古时期流传的对狐王的介绍,你应该还不知道吧.尤其是那句’食者永不惑’,当初因为这句话,虽然狐王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一旦能吃了他,一生都不会被灵气占身,这对上古时期,妖魔来说,可是最好的补品.而且你的血肉有着强大的再生,恢复能力,可以说全身是宝,当初甚至连你们狐王的部下都背叛你们,可以看出你们是多么的让人垂帘三尺了,今天从你一来,我就闻到了这股气味,狐王的气味.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那么你又是谁?知道这么多,难道也是上古遗族?”

    “告诉你也无妨,我是上古妖虫一脉,我叫做沃尔木.与你这刚刚苏醒的狐王相比,我已经存在了很久很久了.”

    “也是,人不像人,妖不像妖,憋屈在这里,整日与丧尸为伴,饿了就吃虫,当然已经很久很久了.”我笑道.

    “你错了,我不是吃虫,是放虫,虫子自己吸收完力量,再回到我的身体里.我的力量可以说与日俱增,再加上把你吃掉,我就可以更加强大了.”

    “你似乎是在躲藏着什么东西吧?”我试探的问.对于这样一个我完全未知的敌人,尽量的多知道些资料,是我的习惯.而沃尔木似乎也是许久没有和其他人沟通,也并不急着进攻,回答道.

    “魔劫,神界限制魔界强者的一个方法,当达到一定实力,就会遇到魔劫,这就是神界的杂碎想出的主意.自从月魔刀现世,出现北大陆以后,神界对魔界的封印就有了一丝破绽,这个破绽就在北大陆上,只有在北大陆,才可以不受魔劫的威胁,并且在那里可以直接进入神界.但是……”说到这里,沃尔木咬牙切齿,眼中露出无比的恨意,接着说:”魔忍一族这帮杂碎中的杂碎,背叛了魔界,成为了神界在北大陆的看门狗,被整个魔界唾斥,如果不是他们的突然倒戈,可能现在神界已经不存在了,这帮杂碎……”说到这里,突然对我说:

    “你的同伴中,有一个似乎就是魔忍,你不介意我把他吃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