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章 乾坤神符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依旧是这边荒无人烟的山岭上空,一位脸罩面具的青袍男子,正浮于二十丈虚空,神色难看的,望着下方的深坑。

    这里地层已被人用灵术挖开,将两百丈下那处发生战斗的所在,都暴露在男子的眼前。

    可此处就只遗下了两具烧焦的残骸,以及一些同样焦黑色的泥土,

    至于那雷照,已经不见踪影,

    “五十级的雷爆术,都没将他轰死么?”

    此时在这青袍男子的身侧,还有一面水镜。镜中黑雾弥漫,幽暗阴森,完全看不清内中人影,只有一句略显轻浮的语声传出。

    “你给他的那枚符,该不会是假货吧?”

    “同感!我也怀疑这符有问题。这么近的距离,雷照他早该尸骨无存了才是。”

    青袍男子语气略显无奈:“可他身边的这二人,只是被余**及,就已身死道消。想必这符,是货真价实的。”

    “那也就是说,他只凭扛着一层‘庚甲术’,就扛住了五十级的雷法?”

    那镜中之人,似是陷入深思:“你可想到了什么没有?”

    “怎能没想到?多半是张信的那门改良灵术!”

    那青袍男子轻轻一叹:“此术的确不俗,金系崛起,已成必然!你的判断,看来也没错。可惜,今日功亏一篑”

    “何止是功亏一篑?更打草惊蛇!”

    镜中的那人一声冷哼,随后又问:“之后那位,又是怎么逃的?”

    “乾坤神符!”

    青袍男子的语中,略含懊悔:“我没想到他手中,还有一枚乾坤神符在手,最后时刻,雷照借此物虚空挪移。”

    所谓的乾坤神符,是以虚空石制作而成的符石,不但有着挪移乾坤之力,在启动的瞬间,更可抵御所有形式的灵术,效果类似于‘天元霸体’。

    此物不但价格昂贵,等同于小乾坤袋之类的虚空法器。又因此物,只能使用一次的缘故,存世的数量极少,不足小乾坤袋的三分之一。

    “原来如此,这雷照倒是一如传言,心机深沉,冷硬如石。必是怀疑身边之人,仍不可靠,才不愿及早使用此物吧?明明有能力将他随从一并带走,却只因一个疑念,使这两人置身死地。”

    那境内一声冷笑:“那么你可能判断他现在,挪移到了哪个方位?”

    “东南面方位,不超过一万九千里,可具体的位置,我不知。”

    青袍男子若有所思:“你是想要继续截杀?这只怕不易。此人最后时刻,虽被我的金风斩击中。可他灵术超绝,实力不逊昔日上官玄昊,身边也没什么拖累。”

    乾坤神符是奔亡逃命的无上之法,有此符在手,就等于多一条性命。可这符也有弱点,使用神符之人,不能控制方向。

    东南一万九千里。那已是在藏灵山的群山法域之南,妖邪横行之地。

    可青袍男子依旧不看好,那雷照身经百战,曾为日月玄宗十大天柱之一。如今的实力,也堪比圣灵。

    这样的人物,除非是有五位以上的圣灵人物围堵,否则绝无可能将之截杀。

    “可你我已别无选择,日月玄宗的符誓系统何等紧密?自从七千年前,那位圣灵大宗师李东海将他们的符誓更新之后,他们的符誓,到现在都无人能破解。一旦雷照将那卷轴送归日月山,别人要想窃取此术,难如登天!便是你,或可轻易学到此术,可能否传于他人?”

    镜中人一声长叹:“且姑妄为之吧!试试看无妨。即便拦不下他,也可拖延他回山的时间,除此之外,你我倒可想办法从那张信身上着手。”

    “张信?他不是已立下符誓?”

    “此人是有符誓约束不错,可这符誓必定还有机可趁。”

    镜中人冷声道:“此术他不能传给旁人,可如是他的血脉后裔了?我很有耐心,”

    “原来如此!那就是要将他生擒?”

    青袍男子恍然,可随即就又疑惑道:“你准备如何下手?此番打草惊蛇,藏灵山顶的那位,必定会对张信更为在意。在雷照安全回归之前,神海峰与传法堂之人,也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我自问非是藏灵山那人的对手,现今也没到暴露之时。”

    “此事我会想办法,实在不得已,也未必就一定要在千页峡内得手不可,早晚会有机会。”

    那镜中人的语气,似极为烦恼:“倒是此间之事,你准备怎么做?雷照未死,那么此间之事,就必须稍作掩盖。”

    “早就想好了,一为诬陷,一为栽赃。”

    青袍男子目光微移,看着下方处那一脸讨好笑容的白振侠:“你估计不知,我们这位白长老,可是玄昊党的资深党人。”

    说到此处,那男子忽又眼神微动:“一事不烦二主,你如迫不及待,欲在千页峡内对张信下手,那么这位白长老倒是蛮合适的,让他去试试如何?”

    “白振侠?我记得,他是三级战境,九级灵修吧?实力倒是足够了,可再入藏灵山,他能愿意?”

    青袍男子的眼神莫测:“要想长生,总需付出点代价的。此人也算是对张信知根知底,比别人合适,也无需再暴露其他的棋子。而且~”

    “栽赃嫁祸,混淆视听是么?明白了!可我估计在千页峡内,他找不到机会下手,不过,试试也无妨。”

    镜中人说到此处时,已再无迟疑:“你让他带上几张四十级的金风符与灵隐符,如遇良机,切勿迟疑,后路我自会为他备妥。唔~完全起见,再让他带一枚镇灵符,阶位不能低于三十。”

    青袍男子不禁失笑,知晓自己这位同伴,大约也已听说了昨日的事情。张信的那尊金灵力士,力抗数十发二十五级的符符箭打击,而身无大损之事。

    那张信也不知是用了何等法门,竟令他那尊二十四级的金灵力士,达到三十级的防御能力。

    他不知张信那尊力士,究竟极限如何。四十级的金风符,确有必要。

    可当思及此处。青袍男子又不禁一叹。

    “镇灵符只有一枚三十二级的,其余倒是可以给他三五张。我手中也就只有这点存货,总感觉这一次如不能得手,那就真是亏大了。”

    这次不说他们动用的诸多人手,光是使用的符,都是一笔巨大的花销。

    制作符,不能仰赖灵装法器以及任何外物之力。故而无论是四十级的金风符,还是那五十级的雷爆符,都只有圣灵级的人物才能制作。不但材料价值不菲,且费时费力。

    便是他这样的,制作四十级的金风符,也需至少八到十五天时间,一年下来,就只能制作三五十枚而已,可如此一来,他这一年里就不用做其他事情了。

    镜中那人闻言,也明显是深有同感,同样发出了一声叹息:“谁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