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五章 你后悔么
    到了这个时候,我只有一个办法,心里默念“临!”,随着心脏突然的强烈怦怦声,在我的四周出现一股旋涡,并且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旋涡带起的风,把四周的丧尸以及跟随来的白色虫子,全部卷起,并且异常快速的旋转,最后旋涡已经变成了黑色,是那些虫子以及丧尸的碎肉组成的黑色旋风,然后猛的向四周炸开,强烈的轰鸣声响起,接着我趁爆炸带起的昏暗,低声再次运起临决,只不过这次我念出声来,因为九字真言在心里默念的威力与念出声的威力,是不一样的。一声低沉的“临”。四周炸开的旋涡突然分成了四个,四个各自独立的旋涡,然后快速的向我靠拢,最后融为一个仿佛连接天地的龙卷风,而我,也被龙卷风的力量带到了空中,黑色的头发无风自动,在背后隐隐露出一个狰狞的狐狸,由于天色昏暗,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没有注意到,当我运用临字决的时候,刀的神色大变,目露奇光看着我,最后看到了九尾现身,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但是又被一阵复杂的眼神代替,默默的注视着我。

    虽然凭借妖狐一脉的恢复,但是连续运用两次临,对我心脏的伤害也是很大,我强忍着疼痛,把带起的强烈龙卷风向地面上的丧尸大军轰去,一声龙吟,龙卷风仿佛变成了一条真正的龙,挟着强大的力量,在地面上连续爆炸了数次,最后留下数个巨大的深坑,才消失了。也正是由于我在高空,所以看见了丧尸的数目并没有减少,刚刚露出一块空地,马上又围上来一群,把地面上的碎肉,虫子,往嘴里塞。整个地面上,无穷无尽……

    我借着临字决的威力,打开了一条通道,返回了结界内,没有理会提娜以及森达那惊骇的目光,把刀从身上轻轻的放了下来,也没有注意到刀的手,已经慢慢的挺直,隐约间,一丝蓝色的光在边缘划过。我的精力已经全部放在了刀的身上,这个时候,刀的上半身也已经布满了流动的鼓包,眼看就要蔓延到头部,我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刚才也有许多虫子钻了进来,可是现在却没有感觉,而且在我低头观察的时候,看见在手上有一个虫子,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快速的从我的身体里往外钻,最后掉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不动了。我看到这里,没有细想,马上在手腕上划破一道口子,然后把看起来已经昏迷的刀的嘴用力掰开,把手腕紧对着他的嘴,把血喂给他喝,希望可以救他一条命。如果时间回转,问我会不会去救刀,我可能就不会了,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力量指使着我,让我冲了出去。这时有些眩晕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刀原本靠近我身体的手,抬了起来,又放下,如此数次,终于没有再抬起来,同时紧闭着的眼睛,流下了一行泪水……

    随着我把血喂给刀,他身上的虫子纷纷钻了出来,掉在地上死了。终于,刀睁开了眼睛,仔细的看了一眼,低头说了声:

    “谢谢。”

    我看了看刀,冷冷的说:

    “不用谢我,我是为了你的那个条件,才救的你。”说完,忍住眩晕的感觉,站了起来。森达与提娜也知趣的没有询问我刚才用的那招,这个时候,天色开始慢慢的亮了起来,结界外的丧尸仿佛也感觉到了,于是更加疯狂的撕咬着结界,但是依然于事无补,突然,外面的丧尸一阵移动,露出了快空地,空地中有一个很特别的丧尸,说他特别,是因为他的皮肤是蓝色的,除了蓝色的皮肤以外,同其他丧尸一样。

    这个蓝色的丧尸低着头默默站在空地上,不一会在他的四周出现了五团火焰,黑色的火焰,然后蓝色丧尸张开大口冲我们所在的结界一吼,五团黑色的火焰飘了过来。

    我们有些吃惊,这些黑色的火焰是魔界的黑炎,就算是高级控物师也不一定能顺利召唤出一丁点,但是他却很轻松的召唤出五团黑炎,这个实力,应该是高级妖术师以上的级别了。

    而且用这个可以烧毁一切的黑炎来破我的结界,我们根本抵挡不了,如果我没有运用两次临,没有流失大量的血液,我还可以支持住结界,但是现在,我无能为力了,到了结界破碎的那一瞬间,我们只有各自逃命,就算到时候用妖气也好,只要能熬到天亮,似乎还可以有一线生机。我低声对站在旁边的刀说:

    “各自保命吧,你的命是我给的,不要轻易死了。”说完,全身运起潮起,寻找认为薄弱的位置,这个时候,黑炎已经碰到结界,一阵阵仿佛打雷的声音,我的结界开始破裂,但是并没有破碎,一道道裂纹开始遍布结界。

    森达犹豫了下,最后看着快要破碎的结界,一咬牙,站在了结界边缘,咬破食指,再结界上写起了奇怪的字符,并不是妖族和魔族的语言。不一会,森达写完了,然后五个手指按在了结界上,嘴里念念有词。突然一团黑雾从森达按在结界上的手开始出现,然后迅速的向整个结界蔓延,快速的遍布了结界的每一个角落。而黑炎似乎也奈何不了这个黑雾结界,最后被蓝色丧尸招了回去。

    森达这个时候也喘了一口大气,虚弱的坐在了地上,对我们说:

    “这个结界应该可以让我们坚持到天亮。”

    “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高级忍法—瘴之壁吧,而且忍法似乎是魔忍一族的专有……”提娜目不转睛的盯着森达,说。

    “现在不是追究使用什么武功,术法的时候,忍法也好,其他术法也好……”说到这里,刀看了我一眼,接着说“而且提娜你用的不也是奇门遁甲中的奇术么,奇分咒,符,印。我看你也学到了精髓了,金光魔咒可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坚持念下来的。”仿佛变了一个人,盯着提娜。提娜神色突变,吃惊的望着刀,问。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熬到天亮,重要的是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些怪物到了天亮就会消失,这才是重要的,与其我们在这里相互猜忌,不如暂时团结一下,共同度过这个危机!!!”

    一阵沉默,提娜开口了。

    “奇门遁甲,奇术。”

    “忍法。”

    “沧海魄第八招。”

    “裂风刀法。”

    危机的出现,让四个人暂时的放弃了猜疑,团结到了一起。接下来就是要把那个蓝色的丧尸首先杀掉,有他在,不知道会用什么样的妖术来打破结界。最后决定让森达与我出去,我掩护,吸引丧尸,森达主杀蓝色丧尸。提娜在结界内用奇门遁甲的咒符来远程的攻击,而刀则负责接应我和森达。时间就在我们的一步步计划,然后实施的时候悄悄的过去了,本来以为就只有一个蓝色丧尸,结果杀死后才发现,不止一个,还有很多,而且从蓝色丧尸身体里爬出的虫子,个头比其他的要大一倍,成褐色。最后我们无数次的出去,再回来,天色渐渐的亮了,已经可以大概看清楚了。丧尸们似乎有些犹豫,然后慢慢的向后退开,逐渐的越退越远,就在我们认为安全的时候,地面一阵抖动,森达连忙走到结界边缘,把耳朵放在了地上,过了不久,惊声道:

    “有一个很庞大的东西正在地底下向我么这里钻过来!!”说完一个箭步来到我们的身边,惊恐的看着抖动的地面。

    刀深吸了一口气,把力量全部聚集在了他的刀上,酝酿着最强的一击,我的临字决再用的话,身体会负荷不了,于是用起了海怒,在两只手上出现了两个包含着水球的海枯结界,森达也首次从身后背着的严密包裹里,亮出了一把狭长微弯,很薄很榨的一把刀。高高的抬起,全身贯注的盯着结界内的地面。在这蓄势待发的环境里,提娜低吟的声音回荡着: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狼洛沮滨,渎矧喵卢,椿抑煞摄,急急如律令,五雷咒……”

    突然,地面的抖动越加的强烈起来,一个全身乌黑,粗约十米,仅仅露出部位就已经长达几十米的庞然大物从地底下钻了出来,强大的冲击力把我们四个连同脚下的那一块土地都顶了起,虽然我们已经有所察觉准备,但是仍然被这如此庞大的怪物震惊了,身在高空中的我们,终于看清楚了这个怪物的全貌。

    它和那些白色褐色的虫子不一样,在它的头部,没有眼睛,只有一张露出森寒锋利牙齿的巨嘴,身体由一节一节组成,并且长满了无数长长的触须,四周的丧尸看到它的出现,全部都吼叫着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