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四章 是对是错
    看着逐渐接近,越来越多,无穷无尽的丧尸大军,我们深深怀疑是不是这附近所有村庄的人全部已经变成了丧尸,这个数目也太多了些,想起那令人胆寒的白色虫子,不由得几分恶心.

    对于防御结界,我们这些人除了我的防御结界可以长时间抵挡以外,就只有提娜那奇怪的符咒了,因为提娜的符咒进攻威力比较大,再加上她的七彩霞光一旦破碎,我们根本来不急躲避,就会被丧尸淹没.于是,我们之中的防御,就由我来进行,利用我的防御结界,应该是可以长时间的进行防御,只要能坚持到天亮,或许这些丧尸就会退开了也说不定.

    至于他们三个,就是主要进攻了,为了显示公平,又或者是对他们两个的报复,提娜强烈建议刀和森达出去杀丧尸,并且答应给他们身上加符咒祝福,保证不会有事.也的确不能便宜他们两个,目前我是主防御,提娜在防御内主远程进攻,只有他们两个最清闲,于是在我和提娜强烈的建议下,刀第一个妥协了.

    于是三对一,在明显露出敌意的时候,森达也终于妥协了,但是强烈要求提娜自己先把咒符祝福加在她自己身上,然后出去试试效果.提娜爽快的答应.在他们三个争论的时候,我已经在四周建去了防御结界,这个时候,丧尸大军也已经走来了,把我们围在了中间,一个个用着绿幽幽的眼珠贪婪的盯着我们,好像在看他们的食物一样,那种**裸的想法从四周无数双眼睛里散发了出来,很强烈的**,吃掉我们的**.

    可是在碰到防御结界后却被挡住了,于是丧尸们开始用牙齿来咬,用手拍,四周无数双手再狠狠的拍着结界,无数张嘴露出森森牙齿,咀嚼着我的结界.

    这个时候,森达看了看提娜,只见提娜深吸一口气,低吟:

    “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群生,誦持一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亡形,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徹,五氣騰騰,金光速現,覆護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金光魔咒,敕!”(这个咒是最长的咒之一,第一次出现没有省略,以后再次出现就会省略了.)

    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穿透我的结界,沐浴在我们四个人的身上,顿时仿若魔力护身,只感觉有着用不完的力量,同时在身体四周闪烁着微微金芒,好像我的潮起一样,起着全身防御的作用,我再一次把提娜在我心里的分数又加了不少,这个人的术法,实在是厉害.接着,提娜借着身上的金光冲了出去.

    丧尸似乎对金光有些畏惧,提娜在出来的时候,已经从怀里拿出了五张符,借着这个机会迅速的低声念,然后仍了出去,轰轰声响起,五大巨大的坑在地面上出现了,那些被炸的细碎的丧尸,连同身体里的虫子,被炸的满地都是,然后被四周的其他丧尸迅速的检了起来,塞进了嘴里,仿佛在品尝美味佳肴一样,嘎吱嘎吱咀嚼着.

    然后接着身体四周的金光退回了结界内,对着森达和大刀说:

    “金光可以破除进入任何的结界,而且还有很强的保护作用,基本上达到了全身防御,而且你们也看到了,丧尸对于金光是有所畏惧的.你们只要在金光消失前赶回结界内,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丧尸太多,我个人能力有限,还是要靠你们,不过要注意一定要在金光消失前赶回来,否则你就进不来结界了.”

    听到这里,森达和刀自己的看看了自己身上金光的强度,然后冲了出去,刀一冲出,就开始使出他那强大的刀法,刀锋所过之处,一切皆断,就这样开始了没完没了的撕杀,另一面森达,则是用他的乾坤功,脚踩八卦步,双掌出现耀眼的卐型,只要被打中,那么那个丧尸就会全身抽搐,然后倒下,最后被其他的丧尸围上来吃掉,看来看去,还是森达这里的效率比较高.

    提娜这个时候来到我的身边,媚声的道:

    “黑夜啊,你看他们多厉害哦,要不你也出去杀一会.”

    “好的,但是一旦我不在结界内,这个保护你的结界就会瓦解了.”我微笑的说.

    “呦,你还真会开玩笑,黑夜.”提娜依然还是媚声的说,似乎不相信我的话.

    “不信就不信吧,可以尝试下的,是不是.”说完,我起步向外面走去,就在我要碰到结界的时候,提娜说话了:

    “你看你,人家相信你还不行么,你要是出去了,谁来保护人家啊.”说着轻轻的拽着我的袖角.然后接着说:

    “那你就防御结界吧,我给他们加点助手.”说完,又从怀里拿出两张符,低声默念,然后把符放在手中,使劲一搓,一阵清烟从两只手中间升起,最后变换成一只白虎,然后冲出了结界,对着丧尸展开了撕杀,看到这里,我才真正明白了这些符的可怕,竟然可以忽视结界的存在,他的这些奇特的术法到底是在那里学的,一个魔族竟然可以用这些东西,引起了我的好奇.

    结界外的撕杀这个时候也到了白热化,刀和森达以及那只白虎,的四周,全是残肢断臂,白色的虫子边地都是,但是似乎畏惧金光,并没有靠拢过来,而这个时候,刀和森达身上的金光也开始慢慢的弱了下来,森达一看自己金光变弱,马上放弃撕杀,迅速赶回来.

    由于他一直没有离开结界太远,所以不一会就进入了结界,而刀则是越杀越远,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于是向结界全力冲来,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再距离结界大约十米的位置,刀身上的金光消失了,于是丧尸疯狂的冲了过来,地面上的白色虫子,也兴奋的快速向刀的位置蔓延,仿佛准备去接受着新的躯体,新的食物,刀这个时候,也把刀法运用到了极限,硬生生的又冲近了三米,最后实在是撑不下去了,白色的虫子已经开始在刀的脚下堆积了,而四周的丧尸也张开了大口,露出牙齿,兴奋的吼叫着全力找机会在刀身上撕咬.

    这个时候,我有些犹豫了,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刀的情景……

    “认识下吧,我叫刀。”

    “原来是黑兄,恩,这样好像不太好听,还是叫夜兄吧。不过夜兄也是不太好,感觉好像有些拗口,那么叫黑兄,还是不好,黑兄,黑熊?……”

    “……其实就是这样的,关于名字称呼的四万三千六百种方法,还有皮肤的三万四百一十二种保养……”

    “每当我说的口干舌燥,快要累死,不想再说的时候,看到你点头认可我的动作,我都仿佛力气全部恢复一样,重新恢复斗志,为了你的认可,我继续说下去……”

    “我说黑夜,你也太能喝了吧,整整五十八壶,五十八壶啊……”

    “……是我执着了,黑夜,说出你的要求吧。”

    回想起了这些,尤其是想到那一个条件,仿佛找到了什么说服自己的理由,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在森达与提娜惊异的目光中,全身运起了潮起,冲了出去,不理会四周那些伸出了爪子的丧尸,直奔刀的方向冲去.

    当我来到刀的身边的时候,似乎听见刀在喃喃自语,但是突然看到我在他的面前,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很奇怪的看着我,我没有理会他的什么表情,也没有理会他刚才在喃喃自语说什么非要如此这样,那样,揭开封印的那些话,一把拽起已经被白色虫子包住了半个身子,全身很多处已经被丧尸咬的遍体鳞伤,基本上没有一块好皮肤.

    尤其是把他从白色虫子的包围中拽起的时候,他的整个下半身的肌肉里,全是一些蠕动的鼓包,在不挺的移动,最快的已经在肌肉里爬到了液下肋骨的位置,正在向心脏爬去.与此同时,为了救刀,我来的时候因为是一个人,几个起落就到了,但是回去的时候,是两人个人,尤其是现在这个摸样的刀,全身都布满了白色的虫子,肌肉里,皮肤上还有的甚至已经钻进去了一半.

    看到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辛酸,于是丝毫不在乎可能被刀身上的虫子钻进我身体的危险,一把把刀背在了背后,全力运用潮落打开道路,但是也仅仅是前进了三米,由于我是两个人,如果是自己,我早就进入结界了,但是两个人,尤其是从刀身上爬过来钻进我身体内的虫子越来越多,那种钻进身体内,吞噬身体的疼痛以及麻痒的感觉,一直纠缠着我.使我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这个时候,身后背着的刀,虚弱的声音问我:

    “黑夜,你为什么会出来救我,你来救我,这不像是你的性格,你应该知道出来了,就很难进去,我快不行了,你把我放下自己走吧……黑夜……”

    “闭嘴,我是为了你答应我的那个条件,在你还没完成我的条件之前,你还不能死.”我一咬牙,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