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飞剑客阿飞
    天机老人牵着孙小红已经退到了远处,张小梅也远远的站开。

    楚阳静静的站着,剑尖斜指地面,另一手负在身后,很随意,可周身气机却浑圆如一,没有一丝破绽。

    “我要出手了,全力出手!”

    郭嵩阳感觉到了压力,非常大的压力,犹如面对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可他体内的热血却奔流咆哮,战意冲霄。

    踏步出剑,犹如流星一闪。

    “好快的剑,好凌厉的攻击。”

    楚阳眼睛一眯,这一剑之快,让他都多多少少感觉到了压力,脚步一动,却轻易的躲开。

    郭嵩阳的剑法彻底展开,剑意凌厉,无坚不摧,还特别快,一剑快似一剑,密密麻麻,有如雨点,还有种磅礴的气势,如神山降临,摧毁一切。

    可怕的人,可怕的剑。

    然而楚阳却左摇右晃,脚步转动,将一剑剑全部躲开。

    唰……!

    刺出最后一剑,郭嵩阳退后,眼光渐冷:“为什么不还手?”

    “我只想看看你的剑法,非常了不得!”

    楚阳平静道。

    郭嵩阳嘴角抽搐,目光垂下,看向了楚阳的双脚,惊叹道:“在我的攻击下,你脚步移动,竟然没有离开一米方圆。你之反应,让我惊叹,接下来,希望你全力出手,哪怕我被你所杀,我也不会怨恨。我只希望,能够见到惊艳绝伦的剑法,让我开开眼界。”

    “如你所愿!”

    唰……!

    楚阳点头,抬起无双剑,便是漫天剑影,萧瑟的杀意,快如闪电的锋芒,侵入神魂的剑气,让郭嵩阳脸色狂变,有种面临狂风暴雨的感觉,不可抵挡,不可撼动。

    “退、退、退!”

    他身形暴退,想要躲开剑网。

    剑二!

    剑三!

    剑五!

    剑九!

    剑十三!

    剑十八!

    剑二十二!

    楚阳一剑快似一剑,将圣灵剑法从头到尾施展了一遍,也将郭嵩阳逼退了整整千米远,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甚至连抵挡都做不到。

    唰……!

    楚阳收剑而立,笑道:“我这圣灵剑法如何?”

    呼呼呼……!

    郭嵩阳这才站定,就大口大口的喘气,头顶上冒着白雾,额头上尽是冷汗,后背都湿透了,脸色潮红,眼神惊悸,骇然到了极点。

    “这、这就是圣灵剑法?世间竟然真的存在这等鬼神辟易的剑法?”

    他真的是惊骇到了。

    自从楚阳出剑,他就不由自主的随着对方的剑意旋转,一步步的**纵着,被往后逼退,就像一个牵线木偶一样。

    大海浪涛,一叶扁舟。

    心神都有种撕裂的感觉。

    “圣灵剑法本来只有二十二式,后来师父悟出剑二十三,威能太强,只能隐藏锋芒。”楚阳剑指苍穹,淡然说道,“然后根据剑二十三之剑理,总结圣灵剑法,又成三剑,为修罗剑法。此剑法不如剑二十三,却胜过圣灵剑法,你要不要试试?”

    郭嵩阳眼睛猛然大亮,衰弱的气息忽然暴涨,也挺直了身子,不假思索道:“得见剑之真颜,死而无憾,请出手!”

    说着,他行了个大礼。

    “好!”

    楚阳话不多说,剑势一起,煞气如滔天骇浪般弥漫而出,让郭嵩阳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脸色惨白,浑身颤抖。

    他似看到了万物崩溃,人间惨烈,心神战栗,难以动弹。

    “此为人间沉沦!”

    楚阳的声音,犹如从九幽地狱中传来,声音幽幽,剑光冷冽,须臾之间,已在郭嵩阳身上留下了十八道剑痕。

    衣衫裂开,却没有伤到肌肤。

    几乎麻木的郭嵩阳,狠狠战栗。

    “此为血海飘香!”

    楚阳剑光一转,气息再变,森然可怖,竟然影响到了周围,将这一片地域化成了森罗地狱,隐隐出现了一片血海,尸骨如山,浮浮沉沉。

    郭嵩阳依然站着不动,气息萎靡,神情呆滞,颤颤巍巍,几要跌倒。

    就连远处观战的天机老人都瞳孔缩小,脸色狂变,震惊不已。

    “这是什么剑法?好强大的杀机,别说抵挡了,就是看上一眼,心神都被夺,神志都被镇压,如何反抗?”

    天机老人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唰……!

    楚阳收剑而立,第三剑没有施展出来,“第三剑名为修罗地狱,一旦催动,必然损伤你的精神,带来难以磨灭的创伤。那时你这一生也就毁了。”

    郭嵩阳久久无声,他的气息萎靡到了极点,宛若风中的烛火,随时都会熄灭。慢慢的,他开始恢复,眼中也有了灵动。

    “得见此剑,此生无憾!”郭嵩阳长长的叹息一声,“我才发现,以前练的自以为是的剑法,狗屁不如。”

    “不!”楚阳摇头,“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简单的根基,哪有参天的高楼?再说,不是你不行,而是你的见识不足,若是有这样的绝学,你也不一定输于我。”

    “不!”郭嵩阳道,“同样的剑法,领悟不同,结果也会千差万别。”

    天机老人缓缓的走了过来,赞叹道:“圣灵剑法,修罗剑法,此两种剑法一出,江湖无剑,当属你第一。”

    “这一点毋庸置疑,就是小李飞刀当面,恐怕也难以撼动这等剑法!”郭嵩阳说着,冲楚阳行了个大礼,“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答应。”

    称呼变了,他也是彻底的服了楚阳,当做前辈高人,表示敬仰。

    “说!”

    一年的修炼,也压抑了许多戾气,刚才和郭嵩阳较量就是存了发泄的心思,如今郁闷之气尽泄,楚阳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我想跟随先生,修炼剑法!”

    郭嵩阳很恭敬。

    “当然可以!”楚阳笑了,“你有你的剑道,我有我的剑法,相互交流,可以促进成长,何乐而不为!”

    “多谢了!”

    郭嵩阳也笑了,可脸色依然潮红,显然刚才精气神消耗过大,一时间难以恢复。

    “欢不欢迎小老儿我们爷孙两个?”

    去了心结,又见识到了楚阳的恐怖,亦猜出了楚阳的身份,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心思,借着郭嵩阳的东风,提出了想法。

    “正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当然求之不得!”

    楚阳大笑。

    天机老人和郭嵩阳也笑了。

    正当几人要离开时,楚阳目光一凝,看向了河流对岸。

    “怎么?有什么发现?”天机老人为之一愣,扭头看去,眼睛一眯,精光爆闪,惊叹道,“好一块璞玉,好一副剑骨。”

    “不过**岁年纪,就眼神坚毅,凌厉如鹰,将来必成大器。”郭嵩阳看过之后,也惊叹,“若是好好培养,假以时日,必将名动江湖。”

    “既然发现了,就不能让他明珠蒙尘!”

    楚阳说着,纵身而起,白衣飘飘,踏波而行,犹如仙人,眨眼间就到了对岸,来到了一棵大树旁边,看向了依着槐树的小男孩。

    这个小男孩,手里提着用草绳穿着的两条鱼,除了腰间围着一个简陋的兽皮裙之外,就连鞋子都没有。

    显然,这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可他眼神明亮,犹如夜间星辰,看上一眼就难以忘怀。

    “你叫什么名字?”

    楚阳看着小男孩,温和问道。

    “别人都叫我阿飞!”

    小男孩声音很清脆,带着警惕。

    “阿飞?你还有家人吗?”

    楚阳眉头一跳,露出意外之色,随之又道。

    阿飞摇头,可看着楚阳的目光,除了警惕之外,还有一抹热切的渴望。

    刚才他看到了对岸的比斗,一直流连不去。

    “那就跟我走吧!”

    楚阳露出了笑容,伸出了手。

    小男孩犹豫,可看到楚阳真挚的眼神,就伸出了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