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八七章 兄妹争执
    同一时间,在藏灵山的南麓。

    一座规模宏大的法阵旁,雷照正拿着一张卷轴,满含赞叹的注目看着,似已爱不释手。

    “整整半天了,雷照你还没看够!”

    旁边的原空碧,万分不满的抱怨:“这卷轴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奥秘?能让师兄你欢喜成这样?给我看看不成?”

    此时她的眼眸里,满含着好奇之意。能让她这位一向厚重沉稳的师兄,失态激动至此,那么这份卷轴里的内容,想必是极有价值。

    “还真不能!你要看的话也行,先向传法堂支付三千点十四级贡献值。”

    雷照失笑,视线则依旧未离那卷轴半刻:“如说之前,我是猜测张信改良的灵术,可能掀起一场灵术革命。那么现在,我已确定他对金灵力士的改良,必可使当世修界,生出一场大变!”

    “全面革新?”原空碧吃了一惊:“有这么夸张?”

    因之前张信上交这卷轴的时候,是与雷照独处,所以她还不知自己这位师兄,对此术评价如此之高。

    “就有如此夸张!张信的灵术改良,可不仅仅只是能用于金灵力士而已,许多术法,都可用到。”

    雷照一边说着,一边止不住的啧啧赞叹:“绝缘层么?可真有意思。其实以前,也不是没发现,有些物质,是可以抗拒雷电。可十万载以来,却始终没有灵师,能将这一奥理研究明白。不知该如何构造,更不知怎样运用。”

    “许多术法,都可用到?”

    原空碧闻言大为心动,可她迟疑半刻之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看看再说。”

    三千点十四级贡献值,哪怕是身拥最顶尖的提炼术,也需得猎杀至少六头以上的十四级妖魔才可。

    而妖魔中十四级的存在,就相当于五级神师。平常的情况下,即便圣灵人物想要将之猎杀,也是极其不易。

    她原空碧近年确实积累了不少财富,可将自己辛辛苦苦攒到的贡献值,用在一个区区二级灵师创造的术法上,总感觉有些不划算,

    且在她想来,这门术法既要在宗门内普及,那就不可能总维持如此高价。

    等到传法堂研究明白了,形成系统,这兑换的价格,定会降低到真传弟子们能够承受的地步。

    “那真可惜,没想到师妹你,也有目光如此短浅之时,”

    雷照一声失笑:“张信的这个绝缘体,其实对师妹你的土系灵术,也极有益处。可能几年之后,兑换他这份改良灵术的价格,会大幅下降,可在我看来,此术越早兑换,越能在未来灵术革命,天下变局中,抢占先机。”

    原空碧几乎就被雷照说动,可最后还是善财不舍:“这终究只是师兄的一己之见而已!说张信之术,可能掀起一场灵术革命,我也深有同感,可要说此术,能够影响天下大势,实在过于夸张。”

    “那师妹就不妨拭目以待。”

    雷照洒然一笑,并不打算与自己师妹争辩。随后他又目望远处,发现那边简倾雪,司马信德等一众藏灵山的权势人物,都已凌空飞来。

    这想必是为给他这个传法堂副首座送行的,可雷照却浑不在意,继续对自己的师妹交代,

    “我走之后,张信的安全仍需小心在意。如今他虽将那改良灵术上呈于传法堂,又立下了符誓。可难保有人嫉恨其才,想将他毁掉。千页峡那些入试弟子与邪兽,估计是奈何他不得的。可其余的监考与监察灵师,却需仔细注意。这些人,无论门内门外,我都不太放心。”

    “我知道了,师兄你怎么就嗦个不停?还当我原空碧,是当年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原空碧眼神不悦:“说到张信的性命安危,我倒是想问问师兄,为何要答应他十年天柱之请?”

    “这不好么?”

    雷照神色淡然:“十年之后,他如没有冲击天柱的资格,那是一切休提。可如真有这希望,也是我们神海峰的幸事。”

    “你这是在鼓励他行险!有你之诺,他必会全力争取。”

    原空碧一声冷笑:“我的雷师兄,可是聪明绝顶之人,别说你没想到这一节。冲击天柱,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十年天柱,确有无数凶险,可张信执意甚坚。”

    雷照依旧反应平淡,可他的眼眸之内,却闪烁微光:“我倒是感觉,他的天赋资质实在太高,一身具三大灵体,哪怕不去争抢,按部就班也能得入天柱之列。可若是如此,那未免也太没趣了。”

    原空碧眉头微凝,可接下来她却再未反驳,而是陷入了深思。

    “试问我玄宗十大天柱,哪一位不是身经百战,历经磨练,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张信他这一生如若太平顺,只怕反非好事。故而~”

    雷照说到此处,语声微凝:“你我又何需去折了他的心气?他想试一试十年天柱,那就任其自然便是。哪怕是撞到头破血流。也是一份难得的经历。”

    “大道理倒是挺多的!随你吧。”

    原空碧明显仍未释怀,语气不满:“这个张信,是我原空碧不惜前程,为神海峰寻来的未来栋梁。他日后如有什么三长两短,师兄你可别后悔。”

    她语音落时,那简倾雪一众人等,恰已行至他们近前。雷照再无瑕与原空碧说话,转身与简倾雪等人一一见礼,寒暄问候,

    “雷师兄这就要离去么,真让师妹我措手不及!”

    简倾雪确实很是意外,她是正将一门功法修行到紧要之时,听闻雷照欲离去的消息。

    不过此时她的面上,却依旧笑容温婉,并无半点异色:“何不多留些时日?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

    “可下次也不迟!”

    雷照也同样满眼含笑:“近日藏灵山事务繁忙,大战在即,雷某实不敢多做搅扰,劳烦各位。”

    “雷兄这话说的有意思!可在我看来,你这只怕不是不敢,而是不愿吧?原师妹将这藏灵山上下人等,都视如无物,雷兄却亦不遑多让。这次急欲返回,是要回去报喜么?这一届除崔神州之外,四大道种,都俱入神海峰门下,当真是可喜可贺!”

    闻得此言,雷照的眼神微凝,往人群中的司马信德看了过去。可后者却神色闲适自若,似乎刚才说话的,并非是他。

    而此时周围诸人,则神色各异,有的蹙眉,有的不满,有人哂笑,也有人不为所动。

    原空碧则是气势勃发,目光也凌厉阴冷,杀意森然的,定定的注目着司马信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