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2 天门计划
    天门计划

    玛索为什么要去打开那个明显奇怪的保温箱?她当时的神情和动作十分怪异,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一般。

    说实在的,我十分担忧她。她就是那种可以让任何人对她生出好感的女人,更重要的是,她是我在梦境中唯一碰到的人。她和我相比起其他人,究竟有哪些区别?以至于只有我们进入了梦境?

    还好,我知道她的名字和相貌,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她,而且必须找到她。

    不止是玛索,我也同样记得那名女鬼、女孩和男孩的长相。那些涂鸦也记得清清楚楚。

    我不愿去想玛索的下场,宁愿认为她就像我一样苏醒过来,可是有一个声音却在不断提醒自己,如果她遭遇不幸,反而能让我们获得更多的情报。就像对付穷凶极恶的罪犯一样,如果对方足够聪明,又很快收手,那就很难抓住。但是如果他继续犯案,那么线索就会接踵而来,直到真相大白。

    我们希望能够在惨事发生之前制止对方,但实际情况是,如果对方不制造惨事,我们就无法捉住他。

    我将手臂从富江的丰胸里拔出来,搁在头上。在天亮之前,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似乎距离闭上眼睛才过去了几分钟。没有做梦,却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若有若无地飘荡,偶尔能感觉到身边的人有动静,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十分沉重,头部和身体也无法自如转动,好似灵魂被囚禁在一个坚固的牢笼里。

    虽然觉得只要静下心来,就能深沉睡去,但是莫名有一种恐惧感,好似一旦跌入黑暗的深远,就永远无法醒来了。所以,我在昏沉中拼命挣扎。当一缕光将眼帘映得生白,时钟的响声传入耳中,我顿时挣脱禁锢,猛然睁开眼睛。

    我觉得很困乏,盯着天花板半晌才感觉好了一些。我尝试活动身体,脖子和背脊好似生锈了的齿轮。

    门被人推开,脚步声靠近,富江的脸进入投向天花板的视野。她垂头看着我,略一低下视线,就能看到她因弯腰呈露出的深深乳沟。落地窗的窗帘不知什么时候被束起来,洒进的阳光将她的轮廓染上一轮金光,充满生机,精神奕奕。我这才意识到,已经是清晨了。

    “你又做噩梦了?”富江在我的额头吻了一下,“早餐已经做好了,快去洗脸,你的脸色可不怎么好。”

    “你做的?”我还是有点茫然。

    “咲夜做的,卖相还不错。”

    昨日的记忆一股脑涌出来,顿时冲淡了昏沉的感觉,以及那个诡异绝伦的梦境。我努力回想,觉得自己当晚整理过的思绪,此时却变得有些支离破碎。就像是日光不仅冲淡了阴霾,也在驱散黑暗的记忆和思想。也许我应该用纸笔记下来,可我实在太疲乏了。

    “我又做了那个梦。”我说。

    富江没有说话,只是侧头用明亮的目光和我对视。她知道我指的是什么梦。

    “我遇到了一个叫做玛索的女人。”我不知自己是想告诉她,还是告诉自己,“我想救她,但是可能失败了。”

    如果换作其他人,也许会安慰我说,那不过是个梦,但我却知道,那不单单是一个梦。

    “可能?”富江只是这么对我说:“失败没有可能。既然你不确定,那么我想,你会再见到她的。”

    “嗯,希望如此。”我在她的开解下心情好了一些。在她的帮助下坐起来,我觉得有点腰酸背痛。

    “她是个怎样的女人?”富江说。

    “心理诊疗师,高级ji女。”我想起玛索的自我介绍,不自觉去摸自己的胸口,可是和在梦境中不同,身上没有衣服,当然也没有她给的名片,就连艾琳的照片也不在。我记起来,艾琳的照片在眼镜店老板的手中,而无论我如何回忆,也想不起名片上的内容。啊,这才是现实呀。我深深感受到梦和现实之间,白天和黑夜之间,隔着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站在这端眺望那端,所见之处被遮掩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

    “ji女?我的技巧可比ji女好得多。”富江勾起邪魅的微笑,将头垂向我的双腿间。

    我的精神有些颓靡,可是身体却敏感地产生反应。舒畅的感觉如电流一般沿着神经奔驰,战斗结束时才过了一分钟。她轻车熟路地将白浊的液体吞进肚子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舌头。正如她说的那样,我的身体好似卸下铅块,脑袋也在快感的冲击下变得清醒。

    “看,这样不是好多了吗?”富江将我拉起来。

    我下到客厅时,咲夜正将围裙解下来,饭桌上的早餐和我平日做的没什么区别。黄油面包、牛奶和煎蛋,看上去热气腾腾,在这个国家也只有这些东西了,早些时候觉得新奇,不过这一阵倒有些怀念国内的菜肴。

    “早上好,阿川。”咲夜听到动静,转过身来跟我打招呼。她的气色不错,似乎昨晚的尴尬都一扫而光,脸上没有半点勉强的样子,就好像在大黑市和我同居时一样。虽然昨晚和富江不怎么对付,不过现在那种针锋相对的感觉却淡了许多。她今天穿上牛仔裤,双腿显得更加修长有力,上身仍旧是白衬衫,只是将下摆打起结。

    我洗漱完后戴上昨天买来的眼镜,盯着镜子打量了一番。觉得头发有些长了,于是问咲夜要了一根橡皮筋,疏了个背头扎起来。不知为何,镜子中的脸有时会产生扭曲,变得轮廓深深,如病人般惨白,可是眨眼后却又完全正常。第一次看到那张脸,我吓了一跳,但渐渐就习惯了。

    那是谁的脸?但一定不是我的脸。我所见过的人中,也没有人长得那样。我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精神衰弱产生幻觉,还是有某种力量给我的提示。

    “听阿江说,你最近经常做噩梦?”咲夜小口小口地撕着面包,一边问道。她对富江用上了昵称,似乎真的心无芥蒂了,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嗯,应该和这次的任务有关。”我说。

    “你的报告做好了吗?”

    她这么一提,我才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还没有来得及将报告整理出来。不过,如果那个关于精神病院的梦境很频繁的话,再怎么努力做报告也赶不上进度。我有些担心荣格会发火,他的态度不温不火,却是个谨慎尽责的人,绝不允许队员放任自流,特别不待见办事拖拉的家伙。

    “不要担心,我已经做好了。反正我们是搭档,算在一起也不会遭人闲话。”富江在另一边毫不在意地说。

    听她这么说,我终于放下心来。富江是揣摩人心的高手,她说荣格不会追究,那事实就应该是那样。不过我所经历的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在会议上说明后,其他人应该也会谅解,说不定还会感到兴奋吧。从第三者的视角来看,的确是一个有趣而且意义重大的经历。

    在前往别墅的路上,我将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重新筛选拼合,一一记在笔记本中。过去还是个学生的我,有时会为自己比他人掌握了更多的知识而沾沾自喜,可是从末日幻境出来后,我愈发感觉到自己的知识面太过贫瘠。经常用到的武器应用、战术战略、心理分析和情报筛选,全都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外语也是马马虎虎,只能进行普通的日常对话。现在我又觉得自己缺乏一些绘画的天份。

    我想把脑子里的那些人物和涂鸦画出来,但是才勾了个轮廓就撕掉了,我可不想被人看到这些连幼儿涂鸦都不如的东西。当我将揉成一团的稿纸塞进口袋,咲夜平视前方的脸上浮现一种怪异的表情,我觉得她肯定看到了,不由得十分尴尬。虽然小学时上过素描课,不过当时在班里也不过是中等水平,加上不感兴趣,所以那些技巧早就所剩无几。

    于是笔记本里就只剩下这几行字:

    ——现实——

    艾琳玛尔琼斯:精神病院大火的当事人。

    马赛:艾琳的儿子,父母双亡后离开小镇,据说看到了母亲艾琳,疑其未死,因之重返小镇。

    眼镜店老板:精神病院大火的救火者,爱慕艾琳,艾琳已死的人证。玛尔琼斯,

    恩格斯:警长,疑是精神病院大火的知情者,并试图掩盖证据,可能和凶手有地下交易。

    ——梦境——

    精神病院:产生原因不明,所处时间疑是大火发生前的当夜。外厅是教堂,供奉圣母玛丽亚。内部是病栋,可能在进行人体实验。107室和113室有涂鸦,门牌被摘掉,用利器刻上门牌号,内部会诞生怪物,推测怪物和当时房间主人的遭遇和潜意识有关。

    女孩:详细情况未知,疑是精神病院的患者,或是患者亲属,可能亡故于十年前的大火中,多出现在涂鸦房内及其周边。

    男孩:详细情况未知,涂鸦房怪物诞生后出现,之后脱离梦境。

    玛索:另一位进入梦境者,详细情况未知,可能在小镇中,但并非镇民,目前生死不明。

    脸虫:疑是病人居室的107室诞生的怪物,当事人看到虫子形状,腹部花纹如人脸,和大门涂鸦中的人像相似,第三者看到的是火焰。被捕食后有被灼烧的感觉。

    女鬼:鬼脸,手术室的113室诞生的怪物,五官和墙上的涂鸦中人相似,疑是被进行人体实验的患者,脑部有问题。尖叫会产生震荡波,正面承受会导致人体分解。

    失踪和烧伤两个单词画上圈。虽然在之前对刑事档案的分析中,所有的死亡方式都是为了为失踪打掩护,不过既然过去发生过大火,如今梦境里的精神病院也强调灼烧,火焰很可能是凶手的犯罪标签,不能和其它死亡方式混为一谈。

    我虽然还能写得更详细一些,不过车子已经抵达别墅。我们刚上了二楼,正好看到荣格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出来。他看过来,和往常一样,用平静得令人觉得刻板的表情和声音打了一声招呼。

    “你们来得真晚。”

    “我的状态不是很好。”我说。

    “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荣格敏锐地问道。

    “是的,我说过,我做了一个梦,昨晚又做了。”

    “看来不是一般的梦。”

    “是的,我想又必要将这个梦境列入分析范围。”我将笔记本递给他。

    荣格接过去,脚步不停,在进入会议室前翻看了一遍。他在门口站住,将笔记本还给我,脸上浮现慎重的神色。

    “你必须在会议上分析一下,没问题吧?”

    “没问题。”

    我们推开门依次走进去。其他人都已经到了,会议室里和昨天一样热闹,也和昨天一样,待荣格进去后立刻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天的工作开始了。这时会议桌上每个人的位置都放有报告档,最后进来的我们四人也将自己的报告档分发给其他人。

    “按照昨天的队伍分配,由领队进行报告,队伍中的其他人可以进行补充。”荣格平静地说,然后打开其中一份:“洛克,你们先来。”

    “好的。”洛克转了一下手中的墨水笔,将其夹在耳朵上,也不看自己的报告,直接胸有成竹地述说他们的遭遇。我这时才知道,山顶公寓的名字就叫做“精神病院”。据业务员说这个名字虽然不吉利,但是和本镇的历史结合起来,却拥有独特的魅力,毕竟他们的顾客对象都是充满好奇心,追寻怪诞和刺激的人。

    “也就是说,这个名字是个鱼饵。”洛克形容道,“不过,我觉得钓的不仅仅是普通的客人,也许还有别的什么意义。很多年以前,传说中的巫师将名字看得无比重要,他们认为名字中充满神秘的超自然力量。”

    “是的,巫师觉得,如果自己的名字被其他巫师知晓,自己的性命就会被对方掌握。”巴赫插话道:“这虽然看上去像是神话,但在现代的科学研究中,名字也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它代表着特征和传承,一旦失去名字,存在的作用就会模糊化,从而渐渐失去维系。我想,公寓会不会保存了当年精神病院中的某些遗产?而这些遗产必须在指向性的名字下才能起作用,例如是类似宗教的心理和精神方面的研究成果。

    昨天下午,bt让我查了一个人的名字,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巴赫一边说一边起身去摆弄幻灯机,简直像个迫不及待想要卖弄新发现的孩子。不一会,一个女人的半身像投影出来。那种高傲冷漠的神态,和充满贵族气息的服饰,不正是艾琳玛尔琼斯还有谁。

    “这位女士叫做艾琳玛尔琼斯,是当年火灾的受害者之一。她的丈夫叫蒙克维特,儿子叫马赛维特。艾琳出身于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祖上拥有爵位,不过到了艾琳这一代已经被取消了,而且就只剩下她一个后人,可谓是人丁稀薄。

    艾琳在早年就被确认有精神疾病,和蒙克结婚后就搬到本镇疗养,生下儿子马赛,负责接生的正是山顶精神病院的原主人斯恩特先生。有意思的是,斯恩特和蒙克是好友,就学于同一所大学,导师也是同一人,同样拥有心理学、社会学和医学方面的博士学位,并且曾经在国家的资助下参与一项代号为‘天门’绝密研究计划。”

    “天门?”荣格皱了一下眉头,“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这是一项得到多个合法宗教支持,没有公开的机密研究。他们试图通过人类潜意识、集体意识和死亡幻觉探讨灵魂的秘密,并且声称取得了一项名为‘思念体’的研究成果。”

    “思念体?指的是灵魂吗?”达达问。

    在座的大多数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我近来翻阅了不少神话、怪诞、灵异和意识方面的典籍,所以大约知道一些关于思念体的定义。

    “所谓的思念体从某个具有灵魂生命的母体中分裂出来,不具备自我意识的类似分身的存在。有可能不止一个母体,并有可能拥有自我意识。思念体的产生往往是因为母体有强烈的愿望没有完成,部分意识散落出来就形成了思念体。”我解释道:“所以,与其说思念体是灵魂,不如说是人类意识的残渣,而且很可能是死亡前某个最强烈的情绪和愿望的混合体。它和灵魂唯一相同的地方,在于它能够不依赖身体而存在。”

    “听起来的确比灵魂更有理论依据,思念体已经被确定是真实存在的吗?”荣格平静地问道。

    “不,它和灵魂一样,是认为存在却没有证据证明确实存在的类型。”巴赫说:“虽然‘天门’自称发现了思念体,不过无法找到证据。而且在那以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研究被中止了,所有的档案也被封存。我骇入相关数据库,不过里面也没有留下相关的资料”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