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劝告和杀意
    想到这里,卫子青直接朝着宁采臣道:“你这一次,是准备到郭北县收账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听到这话,宁采臣脸色一变,无比震惊的看着卫子青。

    不止是他,原本正拿着馒头啃着的夏侯剑客,眼神也是看向了卫子青,看这书生的反应,这男子,还真猜对了?

    卫子青没有去理会宁采臣震惊的神色,更直接无视了夏侯剑客的好奇目光,而是依旧淡淡道:“你别管我为什么知道,我只想奉劝你一句话,趁现在还来得及,回家去吧,这一次,你不止账收不回来,小命,更会不保!”

    听到这话,宁采臣这个人愣子在了原地,不说这个公子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去收账的,更重要的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会收不回来账,还会小命不保?

    想到这里,宁采臣有些不解的看着卫子青弱弱道:“这位公子,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

    卫子青笑了笑,他就知道这宁采臣不会相信自己,当下淡淡道:“收账,需要账本,你有账本?更重要的,当今天下大乱,人心叵测,你这账,去收的,不在少数,为何却始终没收回来?”

    账本?

    听到这话,宁采臣心中一松,原来是账本啊,自己有啊!

    当下就拿出来,想要翻开给卫子青看,可是这一翻,整个人顿时呆滞在了原地,只见那账本上的墨水,因为雨水的缘故,早就模煳不清,哪里还认出什么字迹!

    “这……这……”

    夏侯剑客的目光一凝,这个小子,怎么知道这书生的账本不行了?可是很快的,他就冷笑了起来。

    “没有账本,索性自己填写,大不了就是收不回账本,又谈何说性命之忧?你这小子,纯碎是吓唬这书生罢了!”

    “哦?是吗?”听到这话,卫子青眉毛一挑:“这书生身无分文就,收不到账,就必须露宿荒郊,而最近,却只有一座兰若寺可落点,这书生一去兰若寺,岂不是性命难保?”

    说道这里,卫子青嘴角微微翘起:“更何况,夏侯兄,这话,可不仅仅是对这书生说的,更是对你说的,我奉劝你还是别去兰若寺找燕赤霞比武了,不止会输,更会被树妖害了性命呐!”

    原着中,这夏侯剑客去了兰若寺找到了燕赤霞,却被燕赤霞打败,还说教了一番,愤怒离去,却正好遇上聂小倩的***导致被树妖吸尽阳气而死!

    所以卫子青说这话,并没有忽悠这夏侯剑客!

    树妖!

    听到这话,宁采臣脸色刷的变得苍白了起来,这公子说的莫非是真的?

    那兰若寺真的有鬼?

    自己这一次去收账,若是真没有收到,自己还真的去露宿荒郊,这兰若寺,自己还真有可能去,要是真的这样子,自己就会遇上树妖?

    想到这里,宁采臣脸上一阵冷汗直流!

    和宁采臣不同的是,那夏侯剑客却并没有在意这卫子青说的若兰寺有妖,但脸色也是陡然大变,更是杀气冷冽道:“小子,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某的名字,更知道某是去找那燕赤霞比试?”

    卫子青笑着看着夏侯剑客,却没有去解释!

    怎么解释?

    说自己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当下淡淡道:“我如何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真的,夏侯兄,你当真以为你能赢得了燕赤霞?更重要的是,若是赢了燕赤霞,你就当真是天下第一剑客不成?”

    这夏侯剑客功利心重,为了天下第一的剑客名称,追了燕赤霞整整七年的时间,为的就是这虚名!

    然而,这夏侯剑客心地却也不错,从原着中,他在这草亭下,看到宁采臣挨饿,给他馒头便可以看出来了。

    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年代,他,终究还算是一个人。

    故而,卫子青索性给他一个忠告,看能不能救他一命!

    哈哈哈!

    听到这话,夏侯剑客扬天大笑了起来,就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你说我赢不了燕赤霞?”笑罢,勐地用那冰冷的目光盯着卫子青杀气腾腾道。

    “赢不了!”卫子青淡淡道,仿佛没有察觉到他那目光中的杀气一般!

    “你说我就算赢了燕赤霞,也不是什么天下第一的剑客?”

    “没错!”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也是个高手,你才是天下第一了?”夏侯剑客眼神中的杀气越发的凌厉了起来,那手,更是缓缓的朝着手中的剑柄握去,大有一触即发的动作!

    他,可以不管这卫子青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更可以不去知道,他为何知道自己要去找燕赤霞决斗!

    可是,他竟然说,自己赢不了燕赤霞!

    就算赢了也不是天下第一的剑客,这点,他无法忍受!

    多少年来,他夏侯就是为了追求这天下第一的名头,一次又一次的被燕赤霞打败,一次又一次的锲而不舍的纠缠着,就是要打败他,成为天下第一!

    而今,他今天丝毫不客气的破灭自己这个念头!

    这一刻,夏侯剑客决定,这小子若是敢说他是第一,他绝地会一剑杀了他!毫不迟疑!

    卫子青当然看到了这夏侯剑客的动作,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却是摇了摇头道:“天下第一?不,我不是!”

    卫子青还没有自大到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的地步,不说近在咫尺的兰若寺中的千年树精,以及那黑山老妖,就说朝廷上那万年蜈蚣精演变的护国法丈,以及那燕赤霞!

    虽说自己身怀九字真言和百般武艺剑法,可是在没有和他们对上,便说自己是天下第一,那便有些惹人发笑了!

    夏侯剑客听到这话,眼神中的杀气这才稍减了一些,刚想要朝着卫子青冷笑一番,接下来卫子青的话,却是使得他眼神中的杀气,再度陡然暴起!

    “我虽不是天下第一,可是对于你,却绰绰有余!”

    夏侯剑客整个人楞了下,脸色青红交加,气极反笑道:“好……好一个绰绰有余,那么某就要看看,你这武功,到底有多么的高深!”

    话音落地,夏侯剑客锵的一声,手中的长剑拔出,带着凌厉的杀气,直接刺向了卫子青的喉咙!

    大言不惭,竟敢这般的羞辱自己,这人,必须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