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二章 目标是谁
    刀的加入,让我们这个小组越发的有趣了,尤其是刀对提娜的追求,已经到了如日中天的阶段,但是一向放荡的提娜这次却并没有那么快结束与刀之间的游戏,就好像我对提娜一样,她对刀似乎也是同样的欲拒还迎。森达对于这个突然加入进来的刀虽然并没有拒绝,但是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一改以往不太参于与提娜之间的游戏的态度,而是变的同刀一样,占着提娜的便宜。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欲擒故纵,但是却总感觉去五色城的路上,不会那么平静。

    事实上果然像我想的那样,在刚出枯城不远,我们就遇上了这次旅程的第一个敌人,一个隐藏的敌人,一个杀手。自从上次在水月森林被阻杀后,让我对于一些诸如地上的水,多出的树枝,这些东西特别的敏感,而这个杀手,他隐藏的方式,是把自己融入到了风中,这是我从没想到的。第一个发现杀手的人似乎是森达,因为他突然停了下来,向提娜的身后退去,这个时候,刀也突然猛的向后退,同时在脖子上有一道血痕,刀在后退的同时,也快速的向前方砍了三刀,剧烈的刀气仿佛强风一样,把刀前方的一切吹的一干二净,同时也慢慢的显示出一个好像被束缚住的人影,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刀的武器,一把看不到的刀,因为直至刀上染了鲜血后,才慢慢的把轮廓勾勒出来,一把圆月弯刀。

    看着地上的死尸,都陷入了沉思。那奇怪的打扮,奇异的术法,很自然的让我们想起了一个名字,魔忍,生活在怒海另一面的北大陆,那个小岛一样的大陆,在那里生活着的人,他们的术法与妖族同源,但是不同宗,相比妖族那包罗万象的妖术,他们则更侧重于隐藏以及暗杀。他们就是被魔界人称为神界的看门狗——魔忍一族。

    魔忍一族在南大陆出现,对于目前南大陆那微妙的可以轻易打破的平衡来说,有着很大的影响,这一切的一切,因为魔忍的出现而变的更加的复杂了。

    而且这个魔忍明显是冲着我们几个人来的,我们有什么可以让魔忍来杀死的价值呢?尤其看刚才魔忍似乎只是向刀动手,于是都有些怀疑的看着刀。刀苦笑。

    “还真是倒霉,为什么只对我动手,要不是发现的早,可能现在我就要躺下了……”说完,摸了摸脖子上那微小的伤口。

    但是看到大家仍然怀疑的看着自己,刀沉默了一下,说:

    “我知道你们可能会怀疑杀手的目的是我,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这这帮杂碎。而且不一定是找我的,只不过我倒霉罢了。”

    “不管是不是,但是我们四个人,你又不是在最前面一个,为什么他要先进攻你?如果要进攻,黑夜才是最前面的。也就是说,魔忍是有目的的进攻,不是盲目的随意撕杀。”森达沉声道。

    “我也曾听闻,魔忍的进攻,从来都是一击,这一击是用来暗杀他的目标,既然他进攻的是你,我想,你就是他们的目标吧。”提娜也认同森达的观点,接着说。

    “虽然我们不知道为什么魔忍要找上你,但是为了我们的安全,似乎并不该和你一起走了。”森达又加上一句。

    “……既然大家都认为魔忍要找的是我,没问题,我走就是了。黑夜,不能与你们一起了,我自己先走一步。”说完,刀就要离开。

    “等一下,刀,我相信你。而且,我认为魔忍似乎找的并不是你,我们之间谁第一个发现的,我想他应该知道吧……”说完,对刀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刀愣了,看着我的背影,没有说话,跟了上去。

    森达与提娜两人对视一眼,提娜轻轻的说:

    “你可真坏,人家可是弱小女子。”

    “嘿嘿,弱小到让魔忍都不喜欢偷袭的女子吧。”

    经过这么一翻波折,我们对于路上的防范,比以前更谨慎了,而杀手也一直没有再次的出现。

    这一日,我们来到了自由联盟与妖族之间的界限,过了前面这个小村子,就正式进入了妖族的势力范围,我们走进了村子后,发现有些不对,因为这里太静了,静的有些可怕,一个个土屋在这寂静的状态下,仿佛是一个个坟包一样,非常的诡异,我们走进其中一个土屋,发现里面满是灰尘,似乎很久没有人住过了,虽然在魔界,一个小村子的全部人都死光了也不足为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却感觉到有些胆寒,同时总觉得好像遗漏了什么似的。

    直到我们出来后,看着这些好像坟包一样的土屋,才想起到底遗漏了什么,那就是这里没有尸体,甚至连一块骨头都没有,这是不正常的,就算一个村子的人全死光了,也应该有些尸骨残余存在的,可是在这里村子里,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竟然一丁点都没有,最后还是森达在地上挖了半天,然后拿出一块骨头给我看。我们没有问森达为什么他知道地下埋着骨头,因为目光都被这奇怪的骨头吸引了。

    一块巴掌大小,一指厚的骨头,已经看不出是身体哪个部位的了,初步估计是盆骨,但是似乎又像头骨,骨头的四周满是被咬划的痕迹,有的地方已经被咬了下来,在边缘上坑坑洼洼的牙印,让人有些胆寒,在魔界虽然有一些人喜欢吃掉自己的敌人,或者就算把整个村子的人全部吃掉的也曾发生过,我以前就喝过追捕我的猎人的血,当时感觉似乎喝完后自己就更加强大了。但是无论是吃掉敌人,还是喝血,都是有目的的,有理智的,就拿吃人来说,也仅仅是吃一些好吃的地方而已,绝对不会去吃他的屁股,更加不会连骨头都要咬碎吃掉,绝对不会。无论是喝血还是吃人,大多数都是为了表现自己实力,让其他人害怕的一种宣传而已,很少有那些妖魔族的高手会这么做。

    但是从这块骨头上看,全村的人应该都是被这么吃掉的,连骨头都全部吃掉了。我们几个谁都没有说话,森达把骨头仍了后,我们没有再这个村子过多逗留,就离开了。

    虽然嘴上都什么说什么,但是每个人的心理都压着一片阴影,前面的路,不好走。提娜也收敛了些放荡,把更多的时间,经历,放在了保护自己上。

    天色已经开始黑了,我们的脚步并没有停留,从那个村子出来后,我们就不停的赶路,每个人都沉默着,最后还是刀忍不住了,低声问我。

    “黑夜,你说到底是什么东西把村子里的人全部吃了,甚至骨头都……”说到这里,仿佛有些恶心,再也说不下去了。

    不是魔界的人,终究是不适合魔界的生活,我这样想着。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吃的,但是我想是妖族或者自由联盟的机会比较大吧。”森达听到刀的话,在旁边回答。

    “自由联盟一向神秘,应该和他们有些关联,就算没关联,他们也应该有所查询吧。”提娜说。

    “不过这些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不是我们发现了骨头加以想象推论,可能也不会去注意,虽然村子是在自由联盟的势力范围内,但是不一定会被自由联盟重视。”森达听到提娜的话后,不是很赞同的说。

    “无论如何,这件事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也不要去深思了,目前还是去五色城放在首位!”我听到他们的讨论,说。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大黑了,不方便在妖族的势力范围内赶路,这是很危险的。于是各自在附近的草丛隐藏,休息。每个人都与其他人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各自隐藏起来,至于是在那里一直不换位置,还是在休息一会后再换一个位置,这些就不细表了。我隐藏的位置是比较靠近路边的,运起潮起,四周微微的水气可以在有人向我这里来的时候,让我清晰的感觉到。

    月光照在大地上,四周一片宁静,悄然无声,突然,几个身影,一个接着一个,艰难的,蹒跚的,保持着奇怪姿势,在远处慢慢的走了过来,同时传来一阵沙哑的低吼声,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