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八六章 神师舍利
    “看来还不错,至少这字不丑!”

    看着镜子里面的英俊少年,张信眼神颇为满意。

    这个‘玄’字符印,只能由授印之人书写,所以这符印的美观与否,直接与授印之人的书法挂钩。

    前世给张信授印的那位,明明书法不怎么样,还偏偏喜欢写篆体符文,印记极其难看。

    所以张信修为到了神师境界之后,就果断的将之隐去。不过这一次,他运气不错,雷照的这个‘玄’,不但满含玄意,更暗含一股犀利如剑般的气势。

    这朱红色印记,将他整个人衬得愈发英姿勃发。

    “看起来是比主人的书法强多了耶!”

    叶若却是惯例的提醒着:“可若儿建议主人,最好不要把这么强大的辐射源,放置于头部附近,可能会引发病变哦喵。”

    张信听如未闻,又换了几个角度打量。片刻之后,他还是取出了一枚不久前临时炼成的护额,绑在了自己头顶,将那印记遮住。

    这‘玄’字符印颇为美观,可在他这个年纪,修为才只二级灵师的时候,还是太引人注目,也太骇人惊闻了。

    之后张信才走到那云床处坐定,随后微一抬手,将两个锦囊,取在了手中。

    第一个锦囊内,正是这次三次灵测的奖励,其中有包括三十枚‘淬灵丹’,二十枚‘升灵丹’。

    这二者对于其他的入室弟子而言,或可算是珍贵之物。可在他这里,却只能算是不无小补。

    不过这次奖励中最珍贵的东西,却是这囊中的一枚玉简。

    这次灵测前十,都可从传法堂挑选一门御使灵兵的法门。且成绩越好,挑选的权限也就越高。

    而张信选择的,就是一门名为《风雷四斩》的御刀之法。虽只是基础的御刀法门,可却与他的大风诀一样,都是最顶尖的功诀。

    昔日创此刀诀之人,就以这一套《风雷四斩》,在那篆星楼的第五层留名。

    里面不但包含有各种御刀诀窍,更包含有四式威力奇大的绝式!可以引发风雷之力,威能一式比一式浩大!尤其最后的第四式,杀伤力可超越同级风灵斩八倍,甚至十倍以上!能劈山斩岳,使江河断流。

    所谓的绝式极招,按照他对叶若的解释,就是所谓的复合灵术,却又远比那什么风炎斩与冰风斩之类,还要更为复杂。绝式极招类似于法宝,是多种灵术的结合体。

    他前世上官玄昊,之所以能够从众多英豪中崛起,晋位天柱,自然不可能只依靠风灵斩。源自于风雷二系的几式强大极招,也是他傲世群雄的后盾之一。

    而御刀术中的极招,乃是灵兵与复合灵术的合体,威力尤其强悍。可在日月玄宗传承的所有基础御刀法中,记录有绝式的,少而又少。至于极招,那基本只有门中那些高级功法中才能见到。

    所以灵测之后,张信在那奖励清单中,见到这门《风雷四斩》时的愉悦,可谓是笔墨难以形容。

    似这种等级功法,如果是正常的兑换,最少也得一万点五级贡献值不可!且只有进入道种名单前三百,并取得玄宗‘秘传弟子’这一地位之人,才可有资格修行。

    可这次原空碧,却将之混入到入门试的奖励中,使张信可以提前修行,这门最顶尖的基础御刀法。

    估计也是传法堂中,最适合他的一门刀法。

    李光海认为神海峰诚意十足,这不是没有缘由的。毕竟哪怕是第十天柱,想要办成这样的事情,也是很不容易。何况现在的原空碧,还只是第一道种。张信猜此事,多半是有那雷照的一份功劳。

    张信探手一招,将那玉简贴在了自己的眉心。随着一团灵光,从那玉简荡漾开来,张信只觉自己的脑海一胀,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强行挤入了进去。

    这种感觉并没错,张信的意识之内,突兀的出现了一段段的文字,一副副的图影。且似背诵已久,记忆清晰无比。

    而就在两刻时间后,当张信脑海内这本《风雷四斩》渐渐完整。这块玉简,也在顷刻间化为黑灰散去。

    这枚记录《风雷四斩》的玉简,本就是用于一次性传法之物。阅过即毁,使任何人都无机可趁。

    当这玉简散化之后,张信又闭目存神,继续观想着《风雷四斩》的内容。

    直到确定自己记忆里的这门御刀术,并无任何遗漏之后,张信才睁开了眼,打开了第二锦囊。

    这个锦囊,却是来自于雷照。

    张信将那力士改良方案上交之后,收获极大。可因他现在,还要继续参与入门试的缘故,无论是神海峰的赠与,还是传法堂的奖励,都暂时不能到手。

    不过张信,到底还是以今日遇袭与自己的安全为借口,从雷照的手中,要来了几样好东西。

    可惜全都是些防身之物,且无法任意使用,至少在那些入试弟子面前不可以,否则就有被剥夺入试资格的风险。

    当锦囊打开,里面共是九张符,一枚拳头大小的玉珠,以及三枚黄色玉符。符是五张等级四十级的灵符‘玄金盾’,四张三十五级的‘雷走术’。

    其中最具价值的,毫无疑问是前者。四十级的玄金盾,遇到神师法座级的人物,他都可凭此术,稍作抵挡。

    那‘雷走术’,则是用于逃遁之用,三十五的灵术等级,已经不低。

    至于那三枚黄色玉符,则是用于示警求助之器。一旦遇到了足以致命的危险,张信可将此符捏碎。可令周围一千里内,所有身有‘真’字以上符印的日月玄宗门人,都得知警讯。

    不过这些东西中,最使张信在意欢喜的,却还是那玉珠。

    “这是什么?好奇怪的磁场?”

    叶若一边让机械蜘蛛扫描,一边发问:“磁场强度很高,也很纯净,包容力很强,感觉能与任何磁场相融似的。可惜它本身的磁场,似乎已固化。”

    “是神师舍利!顾名思义,只有神师法座的尸骨火化之后,才有可能获取。”

    张信将这‘舍利’又放入那锦囊内,再在那囊袋口处穿了一条线,将之挂在了自己脖颈上。

    这就是他之前期待的,能够抗拒‘灵压术’之物。

    戴上了这锦囊,张信感觉近日自己心灵内涌动的不安与心潮,陡然平复了不少。

    二级的‘神师舍利’,足可抗拒九级灵师的灵压术而绰绰有余。

    他最近入定修行时,总觉心头肉跳,难以宁静。

    有了这东西,张信才感觉自身的安全,真正有了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