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0 螺旋
    “被什么吃掉?”我连忙问道。

    “怪物。”女孩抬起头来,头发下垂遮住她的脸庞,闪烁的眼神有些异常,看上去就像一个小疯子,她的目光落在站在我肩膀的夸克身上,又转向我,问道:“你不躲起来吗?”

    “我是新来的。”我冷静地试探,“不知道应该往哪躲,你能告诉我吗?我们一起躲。”

    “不行。”女孩坚决地摇摇头,“它要来了,我要走了。”

    说着撒开脚丫闯出门口,明明看起来速度不快,可我竟然没能拦住她,也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跑到走廊尽头拐入转角。不得已,我只能将注意力放回房间中,我走进去,借助走廊上淡淡的光观察地上的图画。

    那是用红色蜡笔画的旋涡,似乎只是没有意义的随手涂鸦,但是盯久了竟然有一种旋转的错觉。

    我知道这个地方十分奇怪,因此绝对不能用常理去衡量,在我阅读过的所有叙写怪诞的书籍中有一种规律,越是怪异的环境,怪异的言行所带来的线索都不会是没有意义的。突破表象,追寻其中的本质,所有的异常都在折射某种深层意识。无论这个精神病院是真实存在,亦或者只是一个虚妄的幻想,它的基础都是人类自身的意志,而人们撰写的书籍,无论多么奇诡,基础也是人类自身的意志。

    因此,不需要疑惑,不需要害怕,我告诉自己,我的对手无论多么奇形怪状,多么狰狞可怖,但仍旧逃脱不了人类的范畴。即便是推动世界末日的神,也无法直接让火山爆发,地震来袭,海啸一夜之间吞没大陆,它仍旧必须假借人类的意志和手腕,让我们自食其果。

    所有这些怪诞的看似无可理喻的一切,不过是披着人类凶残邪恶的外皮而已,他们的伎俩早就在人类至今为止的书籍中揭露出来。

    这里是个精神病院,是人类建造的地方,在这个任何出现的事态,都无法逃脱“精神和心理”这个范畴。按照心灵折射的理论进行推断,这个红色的漩涡,107号门上的涂鸦,都一定代表着某个人的某种心理,说不定连那个女孩都是一种潜意识的外在表现。

    问题在于,这些是谁的意志?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一群人。但是,很明显,无论是哪一种,都指向精神病院当年的大火,自己要寻找的当年大火的知情者就在这里。

    吃人的怪物,也许是一种意指,一种潜意识的演化,但也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人,食人在生理和心理症状上并不稀奇,同时也可解释为一种冷血的掠夺行为,就像是对金钱太过贪婪的人会被责骂为吸血鬼。精神病院中曾经有个食人者?还是精神病院中曾经存在一种“吃人”的行为?

    女孩是受害者吗?

    我走到床边,将垫被掀开,那些虫子不在那里。门被打开了,意味着它们逃出去了吗?我又想起虫子腹部看似人脸的花纹,按照之前的理论,这些虫子也是人类的意识所化。这个虫子的形态,蜂拥而至的行为,以及扑到身上后产生的剧烈灼痛,有可能是一种对火焰的恐惧。也许这个形象,代表的是一位经历过当年火灾的受害者。

    我试图在脑海里勾勒当时的情景,他就住在这个房间里,门被上锁,无法逃脱,只能眼睁睁看着凶猛的火焰席卷整个房间,将自己吞没。他恐惧,颤抖,绝望,那张脸在这些负面情绪中变得扭曲。

    但是这个猜想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这个房间的门上的涂鸦。我返回大门,仔细观察那个被怪物抓起来,和怪物一样露出诡异笑容的人像。因为技法拙劣,所以我虽然觉得他跟虫子腹部的脸很相似,但也怀疑是自己先入为主的缘故。

    涂鸦上的人像的处境和表情截然相反,和我之前对此房间的受害者理论有分歧。

    还有被拿掉的门牌,以及刻上去的107,它一定有更深层的意义。我不得其解,放弃继续思考,因为线索不足,再继续下去很可能会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误入歧途。,

    我再次返回房间里,从窗口眺望外面的景物。和第一次进来时一样,窗户无法打开,外面的景致和教堂大厅里不同,是完全静止的。

    漩涡,有无法挣脱和闭合的寓意。

    在精神病院的旧址上兴建的公寓,其钟塔也给人时间停止的错觉。

    也许,这一切都在暗示,这个精神病院所发生的一切是一种轮回反复的永恒。无论是十年,还是二十年,一百年,若只是消极地等待,它永远不会结束,反而会如同漩涡一般,将正常的一切卷入异常之中,在平静的湖面下是急涌的暗流。这和我们在现实中所得到的推断不谋而合。

    只有像是教堂的大厅不一样,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它是供奉圣母玛丽亚的教堂?

    有一个必须重视的问题,无论是在心理经典还是怪诞小说中,处于极端精神状态下的存在都会进行伤害转嫁。也就是说,如果按照我之前的理论:门被打开,代表绝望的受害者的虫子逃脱,那么它将会展开更猛烈地报复。

    毫无疑问,虫子会攻击这栋精神病院中的每一个人。

    似乎在证明我的推断一般,走廊上突然传来一声凄厉惊恐的尖叫。

    我赶紧冲到门外,走廊上静悄悄的,可是刚才的一定不是幻觉,那个声音富含情感和生机。有其他人在这里

    是个成年女性。她在什么地方?我快步沿着女孩离去的方向前行。不一会,那声尖叫第二度响起。没有错,就在前方,我认定方向,撒开腿跑起来。夸克呼地一下张开翅膀,比我更快地转入拐角。

    我两步作三步冲过去,只看到前方走廊中间的位置,有一扇门好似被飓风吹动般用力关上,发出巨大的响声。紧接着是激烈地开锁声,续又变成撞击和捶打的声音。

    “救命救命啊”女人带着哭音的尖叫从房间中传来,恐惧而绝望的情绪在歇斯底里中愈发显得尖锐。

    夸克在门外盘旋,在它的下方,一串铁链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诡异地在大门的长型把手之间穿绕。当我赶到门前时,铁链已经将两个门扇紧紧捆住。

    虽然门上没有牌号,但是从大门的样式和位置就可以看出,里面绝对不是病人的疗养间。

    合页门上有巨大的玻璃窗,女人的脸紧紧贴在后面,双手也压在玻璃上,绝望和惊惧让原本端正的五官扭曲。她一看到我,那种扭曲立刻有了变化,好似有一道光芒从眼眸中升起。从没有被她遮挡的窗户空隙可以看到熊熊的火焰仿佛有生命般向四面八方蔓延,她的身后所有的物件都被烈火吞噬了,不时有被焚烧的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下来。

    浓烟弥漫,一切都在无可遏止地崩溃。

    “救我,求求你,救我”她隔着大门叫唤,又回过头去拍打身体和手臂,“滚开,滚开”

    她身上并没有着火的迹象,可是却偏偏露出痛苦的表情。不过,她身后的火焰快要将她吞没了。

    我一直在松开锁链,可是眼看来不及了。

    “夸克”

    乌鸦在女人转过头时化成挥舞,又凝聚成一把匕首落在我的手中。我退后一步,挥刀劈向门缝,仅仅传来轻微的阻滞感,锁链和门锁应声而断。来不及惊叹这把匕首的锋利,女人再一次发狂般撞击大门,整个人踉跄地跌出来。我连忙上前,搀着她往后拖。一股火舌从房间中扑出来,一时间,浓烈的热气和光亮让我的眼睛几乎只剩下一团火红色。

    千钧一发之际,我带着女人坐倒在地,又往侧旁打滚,只感到头顶一片灼热,带着一丝焦味。我顾不上自己的头发,连连打滚,瞥眼中看到那股火焰就像是青蛙捕食的舌头一般,猛然缩了回去。

    火焰燃烧的声音迅速熄灭,不到三秒,走廊上只剩下沉沉的死寂和昏暗的灯光,就像浸泡在一潭毫无生机的死水中。

    当我回过神来,空气中连一丝灼热感都没有了。

    窒息的沉默包裹着我和女人。

    我下意识摸了摸头顶,似乎并没有烧着。女人在怀抱中瑟瑟发抖,我紧紧抱住她的肩膀。,

    “没事了,没事了……”我轻声道,不仅是安慰对方,也是自我安慰。之前的险情如今回想起来,仍叫人不禁流下一背的冷汗。虽然并非自己陷入绝命的危险之中,但是那种诡异、凶狠和绝望给人心带来的冲击,无论多么意志坚定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忘怀。

    女人抽噎着,紧紧抱住我的腰部,似乎要将我的内脏都给挤出来一般。我好声安抚,用全身的力量拥抱她,亲吻她的头顶,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了,还有一个未婚妻,知道怎样才能带给女人安全感。

    果然,我的技巧生效了,女人的颤抖渐渐削弱。她深吸一口气,从我的怀里钻出来,用力抹了一下脸。看清我的样子时,不由得有些惊讶,又有些赧然。我自认心理比大多数男人都成熟,不过外表无法催熟,十七岁的亚洲男性比欧洲男性要稚嫩得多。

    我露出在学生会里锻炼出来的和善笑容,她破涕为笑,忽又觉得不妥,赶紧整理一下仪容。

    女人大约三十岁左右,身穿白色衬衫和西式筒裙,充满白领丽人的气质,肤色黝深,但是比普通的黑人女性要白皙一些,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她是黑人还是混血儿。因为之前疲于挣扎的缘故,发髻有些松乱,灰尘被汗水沾在脸上,胸襟也格外开敞,露出一大片被黄色x罩托起的丰胸。

    她很快就整理好心情,表情迅速平复下来。伸手将发髻松开,甩了甩头,金色的发丝染了几缕红色,搭在肩膀上。这才开始整理胸襟,不过她很快发现衬衫上的纽扣都坏了,却没有理会,反而站起来,主动朝我伸出手。

    她坦然大方地注视我,完全不在乎我的目光落在什么部位。

    我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开视线,然后将手放进她的手掌中。被她拉起来的时候,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少了点尴尬,多了一些同甘共苦的默契。

    “你救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她带着和睦的笑容对我说,“你是我的英雄。”

    “没什么,举手之劳。”我想了想,开玩笑道:“真要感谢的话,也许你可以给我一个吻。”

    我只是为了化解自己的窘迫,随便说说而已,哪知道对方真的将我抱住,给了我一个令人窒息的深吻。

    好一会,她才松开双唇,用力揉弄我的头发说:“如果这样就行,我不介意再多来几下。小男孩。”

    我用力抓住那只手,不满地说:“别惹我,我可不是处男了。”

    “是吗?”她的眼中滑过不以为然的神色,充满笑意地凝视着我,“有多少个女朋友?”

    “一个未婚妻。”

    这下她终于再一次表示惊讶。

    “总之,实在很感谢你。”她心有余悸地说:“如果不是你,我就要被那些虫子咬死了。天哪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虫子?”我有些愕然,“什么虫子?”

    “你没看到吗?一大群一大群的,像是蟑螂一样,拳头那么大,肚子上的花纹像人脸一样。”她忿忿地踢了一下地板,似乎在踩死那看不见的虫子一样,结果咔的一声,高高的鞋跟飞了出去。

    我和她看着鞋跟都愣了一下。

    “**”女人大跌眼镜地骂了一句粗话。

    我回过神来,经她这么一说,我倒若有所思。她所形容的虫子明显是我在107号房中见到的,也就是说,我的推测是正确的,虫子从房间中跑出去后四处肆虐。不过,虽然她看到的是虫子,但在我这个外人眼中,却是流水一般的火焰。

    那种火焰充满了生命感。就感觉来说,无比的真实,可是熄灭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我朝之前着火的房间看了一眼,那里和着火前根本没有什么分别。就像是时光倒转一般,女人注意到我的目光,于是也转头望去,顿时愣住了。

    “怎,怎么回事?”她不可思议地说,她想走上去仔细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可是终究有些心怯。

    我抓住她的手,她顿时停下来。为了缓解她心中再度升起的紧张和恐惧,我尝试转移话题。,

    “我叫克劳。”

    她看了我一眼,绷紧的脸稍微松懈下来。

    “我叫玛索。”她说:“听你的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是哪里的学生?”

    “我高中辍学了,正一边打工一边旅游。”我当然没有说谎,现在的工作就是这样的模式。

    “打工?旅游?”玛索露出惊奇的目光,“真让人惊讶,你的父母同意你这么做吗?”

    “幸好我的父母很开明。”我耸耸肩说。

    “你也没有让他们失望。”玛索感慨地说:“看来你学到了许多课本里没有的东西。你比其他学生,嗯,比很多男人都要男人。”

    “我也这么觉得。”我笑起来。

    气氛逐渐缓和下来。

    “你呢?玛索小姐,你是做什么的?”

    “你说呢?”玛索露出一种狡黠的表情。

    “是个白领?在金融公司工作?”

    “错了。”玛索说:“我是个心理诊疗师。”

    心理诊疗师?听上去是个了不起的职业。

    “是心理医生吗?”我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我从未听说过。”

    “不,硬要说来,是类似ji女的工作。”玛索抱着手,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高级ji女。有一些大名鼎鼎的男人会需要我们这种人,他们会向我们倾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让我们从心理方面缓解他们的压力。当然,也会帮他们解决生理上的需求。这可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做的工作。”

    在我因为吃惊,身体有些僵硬的时候,自称高级ji女的玛索伸手勾起我的下巴,眼神突然充满要把人生吞活剥的魅惑。

    “做这行的女人都有自己的名单,不超过十个顾客,你现在已经在名单里了。”

    “是这样吗?是这样啊。”我干笑了几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你厌恶ji女?”玛索仍旧凝视着我的眼睛,当我禁受不住,想要让过目光,立刻被她用力捧住脸。

    “不,怎么说呢……”我只好回答:“实际上,没什么感觉,因为玛索小姐……”

    “叫我玛索就可以了。”她的微笑十分锐利,语气不强,却让人无法拒绝。

    “好的……玛索。”我有些不适应当前的状况,她似乎一下子就将之前的危险抛到脑后了,刹那间从猎物变成了猎人,和之前的表现简直截然两样,“实际上,我从没见过真正的ji女。呃,我是说,我知道ji女是什么,不过玛索你一点都不像ji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