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一章 多了一个
    枯城,看着远处的枯城,想起了第一次来是从深渊峡谷进去,而这次,却是从正门进去,真的是很不一样。交纳了一定的金币,我们进入了枯城,再一次看到了那些奇怪的建筑,希奇的交通工具。我不担心有人会认得我,因为我相信月家的实力,相信在这里的一切关于我的资料,都已经按照想象的那样修改好了。同时那几个找过我麻烦的流氓也已经被我杀了,所以,何惧之有。

    我们三个人走在枯城的马路上,提娜****的模样,大胆的装扮,立刻吸引了无数火辣的目光,仿佛一把把利器,把提娜里里外外看个透彻,而提娜也是时候的抛着眉眼,打着香啵~~,正是招蜂引蝶的典型代表。

    尤其是此刻放荡的腻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耳边吹着风,让我也有些忍不住飘飘然,随即马上冷静下来,亲切的搂着提娜,但从表面看去,谁能知道这一对亲切到好像情侣的两个人,心里却不时的计算着自己从对方身上得到多少利益,谁说貌合神离是虚伪的最高境界,我说貌合神合,才是虚伪的最高阶段,虚伪到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切是假的,虚伪到庄生梦蝶,谁是庄生,谁是蝴蝶,才是最高境界。

    这个时候,森达突然停了下来,对我和提娜说:

    “不如我们分开各自准备下,然后明天同样在东门集合,离开枯城。”说完,并没有等我们回答,好像是有什么急事,迅速离开了。

    我看着森达离开的方向,然后转过身问提娜:

    “提娜,不知道你发没发现,森达似乎有很多秘密。”

    “恩,这个人家就不知道了,不过人家知道他很好色,而且知道你似乎也有些秘密哦。”说完,像我抛了个眉眼,然后紧贴着我,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

    “黑夜哦,人家可是第一次来枯城哦,本来想好好的逛逛,但是人家有些累了,我们找个休息的地方吧,。”

    我捏了下提娜仿佛滴出蜜的脸蛋,微笑的对她说:“可惜我要去买一些用品,我们明天东门见吧。”说完,亲了下她,然后向森达消失的方向去了,不一会,不见了身影。

    提娜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我的身影,一直到我消失了很久,才收起了笑容,冲着与我们相反的位置走去。可惜她并没有发现,我其实一直都没有走远,当提娜转身走的时候,我开始紧紧的跟着她,从提娜左转右转的路线来看,她对枯城应该非常的熟悉,似乎并不是她说的第一次来。不一会,提娜来到一个房子前,左右看了下,然后迅速的桥起了门,从她的手势来看,是轻四下,重四下,然后又轻九下,接着,门冲里打开,提娜闪身进入,门又重重的关上了。

    这个提娜,也不是像表现的那么白痴嘛,而且看到刚才来这里时那端庄的神情,绝对不会相信,再不久之前,她的另一个模样。我再一次感慨,我的这两个组员,为什么每个人都那么神秘,让我很是好奇,三管事安排的很巧妙嘛,突然,一阵警觉,迅速全身潮起,双手出现两个潮起水球,向身后仍去,然后就地一滚,一道裂痕在我刚才藏身的位置出现了,接着,偷袭我的人似乎被我的两个水球阻挡了一下,借这个机会,我转过了身,看清楚了偷袭的人。

    “呵呵,黑夜果然进步了不少,在我突然偷袭的情况下,仍然能想到在躲避的同时扔出水球来防御我第二次的进攻,这么快就能够把劣势搬回,高!!”刀说完,好像觉得仅仅是表情赞叹还不够,于是刀伸出了大拇指,仿佛刚才的那一刀不是他偷袭的一样,直言不讳。让听到的人,只会觉得那一刀是他在试探,又或者是在打招呼,而不是偷袭,同时觉得这个人很直爽,不做作,显示出很强的人格魅力。

    我面无表情看着一脸赞叹的刀,突然笑了,笑的很开心,仿佛看见了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亲切的对他说:

    “刀兄的打招呼果然是和别人不一样啊,呵呵,如果在下躲慢了几分……”边说着,边向刀走去,刀也同样微笑的看着我,但是我能感觉到,随着我的到来,他的手稍微动了下,嘿嘿,应该是在防御呢吧,这个时候,我来到了刀的身边,接着说。

    “如果在下躲慢了几分,那刀兄身上的毒,可就要没的解了……”刀听到这里,虽然还是一样微笑,但是眉宇之间却是一震,就是这个时候,我等的机会,复制学会的乾坤掌以雷霆的速度打在了刀的腰上,刀全身一颤,吐了口血,脸色苍白,然后闭上眼睛苦笑的说:

    “黑夜还真是永远不吃亏啊,我只不过偷袭了你一下,你居然用乾坤掌打我,真是……唉,都是我自找的!”说完,挣扎着站了起来,脸色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叹了口气,又接着说:

    “黑夜,我们也算扯平了,你怎么来枯城了?”

    我看着脸色逐渐恢复正常的刀,很佩服他的疗伤能力,被乾坤掌打到,这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的,他还是我第一个看到的,本来我刚才可以趁他受伤接着出招杀了他,但是想起他的身份,于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还没问刀兄是为了什么来到枯城的,刀兄就问起我了,也罢,我是和另外两个组员,准备去五色城处理一些事情,刀兄呢?”

    “我来调查妖狐,上次找到的资料显示,这个妖狐曾在枯城出现过,而且手里还带着黑魔戒。”说完,看着我。

    “哦?查到了什么?”我问道。

    “很少,应该是有人刻意的把资料抹掉了,而且还被修改了,我实在是有些佩服妖狐,居然有本事做到这点,要知道,把真相隐瞒,修改真相,这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你说呢?黑夜。”刀表情有些郁闷,看似随意的问。

    “我对这些没有兴趣,如果刀兄没有什么其他事情,我就要先走了。”

    “黑夜你去五色城?恰好我也要去五色城查查,不如结伴而行?”说完,期盼着看着我。

    我想了一下,本来就已经很复杂的小组,再加上一个变数,未尝不是件好事,水清则无鱼,变数多了,水混透了,就可以浑水摸鱼。于是满口答应,还建议一起结伴去买些路上需要的用品,于是,我们这个队伍就又多了一个人,一个似乎是神界的人,至于他的目的,怎么想都能知道,无非是观察我,这点从他的眼睛里我能看到,虽然他隐藏的很深,很深,平时怎么看都不会看出,但是在刚才他偷袭我的时候,露出的杀气,以及我转身看他的第一眼,我看到了隐藏在他眼睛里的怀疑。

    “黑夜,你的刀很好啊,上次还没看到,真是把好刀,一看这刀,就知道他的主人是多么的威武,这刀,好,是在是好……”

    我没有听他的长篇大论,凭我上次的经验,千万不要点头表示自己再听,否则他会没完没了,果然,过了一会,可能是看我没有点头认可他,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就在我为自己可以耳朵清闲一下的时候,他又说了:

    “啊,对不起,刚才我在想这把刀似乎再那里见过……啊,通天城,对,这把刀的样式,以及规格尺寸,都是与通天城的宝刀——梵魔,是一模一样,不过黑夜放心吧,这把刀绝对不是梵魔,因为梵魔是一把拥有魔灵的刀,他可以根据持刀人的心情,而改变颜色,所以这把刀的另外一个名字,就是真实的心,可惜了这把宝刀,虽然威力强大,但是这致命的缺点掩盖住了一切,毕竟战斗,是非常诡异的,如果被敌人通过刀来掌握了自己的情绪,那可能会发声致命的错误,也正因为这点,一直都没人愿意持有它,最终被收藏在通天城里。黑夜的这把刀就是模仿梵魔做成的,这样的款式,也只有通天城才有的卖……”

    我听着刀的介绍,梵魔,还真是一个好名字,有机会到要见识一下。

    这时,刀的面容变的非常的严肃,看着我说:

    “黑夜,你刚才说的毒……是怎么回事?”

    “终于肯问了嘛,我记得我以前告诉过你的,如果你忘记了,我可以把那天的话重复一遍,‘酒里我下了毒!’”说完,我微笑的看着刀。

    刀听完后,沉默了一会,然后笑了笑,说

    “我还是那句话,黑夜你真会开玩笑!”

    “三界中最歹毒,排行第一的断魂,可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呵呵。”说完,不理会刀,向前走去,刀听到“断魂”两个字,再次沉默了一会,最后微微一笑,冲着前面的我喊:

    “黑夜,等等我,我知道一个晚上休息的好去处。”说完,追了上来……

    当第二天,我与刀出现在东门的时候,一个火辣的身躯扑到了我的怀里,不用说,只凭借这香味,就知道一定是提娜,我看着刀那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表情,刚想介绍,刀已经先下手了。

    他全身颤抖着看着提娜,双眼朦胧,抓住提娜的手,温柔的摩挲着,然后单腿跪在地上,哽咽的说:

    “魔啊,这是真的么,我居然看到了我的初恋,让我每天夜里都在梦中哭泣的初恋,亲爱的,自从上一世,在大海里,我为了救你,把最后一点粮食给了你,结果我自己饿死了。今天,魔终于感到我的诚意,被我打动了,让我看到了你,你还记得么,在上上世,我为了让你活下去,在大海里把最后一块木头送给了你,而我却含笑着和你永别了,难道你忘了么,不!!我不能接受,你居然把这些都忘记了,你难道不记得上上上世,在大海里,我为了救你,宁可自己咬舌死掉,让自己的身体漂浮在水面上,成为你的浮漂,啊,不,难……”还没等说完,被我一个“毒”字把后面的话打住了。然后一脸可怜的看着我。

    “那个……那个请问一下,为什么每次都是在海里呢?为什么每次都是死在海里?每次都在海里遇难???而且似乎每次我们的下场都不太好……”提娜有些疑惑的问。

    “这个,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