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刘武周(三)
    若说徐乐此前武勇,震惊全云中之城。那么这一番言辞之犀利周密,在更有见识的一群人当中,引的内心震动更大!

    苑君章本来只是冷着脸负手站在一旁,一副高傲模样,都懒得为自家兄弟分说两句的架势。听到徐乐这一番话之后,才瞳孔微微一缩。

    论法的话,徐乐杀常舒欣一火鹰扬兵,是论不清的,因为实在没有见证,苑君玮大可以纠缠在这一点不放。这么多鹰扬兵在这里,刘武周总要给部下一个交代!

    但徐乐这番话,将夜中山地杀常舒欣这件事干脆就略过不论,就扣在人情二字上面。

    以徐乐本事,投马邑鹰扬府,只要表露三分,王仁恭能不重用?

    只因念刘武周为乡邑豪杰,恒安府为马邑郡百姓长城,宁愿交十倍免行钱也不愿与恒安府,与刘武周为敌!

    如此行事,岂能主动去杀常舒欣他们?

    杀人之后,不想着逃遁,反而来云中城讨个说法。也就是相信刘武周会给本乡本土之人一个公道说法。

    现在徐乐自己就等在这里,若没有公道说法,哪怕刘武周在云中城可以一手遮天,作为边地男儿,也绝不会束手就死!

    乡邑人情,对恒安鹰扬府的感情,边地男儿宁折不弯的英雄之态,在这一番话里占得完全,面面俱到。

    苑君章此刻心中就是一种莫名卧槽的想法。

    自家兄弟怎么招惹了这样一个少年怪物,这样的少年,又是何等样人物教导出来的!

    尉迟恭本来还在替徐乐揪心,徐乐这番话说出来,尉迟恭没苑君章想得那么深,但只觉得这番话完全能说服他。

    常舒欣那人尉迟恭又不是不知道,小气贪婪,行事狠毒,虽然有跟随刘武周出征高丽的情分,却因为这般为人行事一直未曾升上去。说常舒欣在荒山野岭起意截杀行商,尉迟恭完全信得过。

    就算中间有点什么小小出入,但徐乐这般乡谊深重的英杰少年,这般理直气壮的行事,尉迟恭也觉得信徐乐为多。恒安鹰扬府立足于马邑,本来就靠着人心才能站稳以抗王仁恭,这件事情还追查个鸟啊!

    尉迟恭眨巴着眼睛只是看着刘武周,迫切的期待着刘武周说一句就此揭过。

    而围观云中城军民和尉迟恭姿态差不太多,目光全都集中在刘武周的身形之上,屏气凝神,只待刘武周的决断。

    刘武周却皱着眉头,迟迟未曾开口。

    徐乐持槊而立,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刘武周。

    秉直道而行,问心无愧,又有什么好怕的?

    ~~~~~~~~~~~~~~~~~~~~~~~~~~~~~~~~~~~~~~~~~~~~~~~~~~~~~~~~~~~~~~~~~~

    就在大家一口气憋得都要消耗干净的时候,刘武周终于缓缓开口。

    他眉毛紧紧皱着,每一个字似乎都说得艰难:“将苑四放了。”

    场中鹰扬兵都是一震,这是要回护苑君玮,还是以自家老部下的性命为重?

    但将主号令,大家奉命唯谨,立刻将苑君玮放了。

    苑君玮活动手脚,只是挑衅的看着徐乐。也在暗暗蓄力,一旦徐乐准备行险,别看他现在赤手空拳,照样敢冲上去找徐乐拼命!

    那边韩约又提盾平胸,目光也凶狠起来。乐郎君说了要杀出这云中城,那么他就护着乐郎君杀出这云中城,再没有别的什么想法!

    尉迟恭也愁眉苦脸的提起马槊,全神贯注在徐乐身上,徐乐只要有半点想挟制刘武周的意思,他就毫不犹豫的出手!

    不过徐乐要只是想冲出云中城…………

    尉迟恭决定自己只装模作样比划两下就得了,胯下那匹翻山越岭如履平地的大黑马,到时候保证跑得比乌龟还慢。

    刘武周身边亲卫,凑近他的身边,注视着徐乐,戒备着徐乐每一丝可能的动作。而围观数千军民,也都将心提得老高!

    徐乐却纹丝不动,仍然只是静静的看着刘武周。

    刘武周对身边之人这些动作,恍若不觉。眉间已经蹙成了一个川字。

    “…………王太守不给云中粮饷,二千七百子弟要吃要喝,要兵刃甲胄,老刘我是穷急了,这才遣人去抽点商税…………是老刘我的错!常舒欣那一火弟兄出事,不管当夜到底怎生回事,也都是老刘我的错!”

    这一番话一字一顿,刘武周说得艰难无比。

    “…………还追究什么?一边是我的兵,一边是本乡子弟,手心手背都是肉。因为我老刘一时糊涂,出了人命,要论起来,也该是砍我的脑袋以谢诸位弟兄!”

    刘武周声音骤然高昂起来,突然抬手,狠狠的拍着自己颈项!

    苑君玮一直桀骜,哪怕被人制住待罪,也都是一副不服不忿的样子,刘武周突然如此,苑君玮再也撑持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喊一声:“鹰击!”

    周遭恒安鹰扬府子弟也再都站不住,纷纷拜倒在地:“鹰击!”

    就连一直不说话的苑君章,这个时候也同样拜伏在地。

    刘武周声音却越来越大:“秋日大集终了,我便去寻王太守,要杀要剐我刘武周也好。却不能再连累了二千七百恒安鹰扬府子弟,不能连累了云中城百姓!这入娘的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这时连云中城百姓都站立不定,纷纷拜伏下来:“这如何能怪鹰击!”

    刘武周神色狰狞,继续愤愤开口:“如何能不怪我!就因为我掌了恒安鹰扬府,现在马邑郡中,可有一日安宁?云中城缺吃少穿,二千七百弟兄忍饥耐寒度日,还要随时准备打仗!郡中其他地方,青壮得入马邑常值鹰扬,不入便是十倍免行钱!去年兵火劫难,今年收成又差,王太守还在一粒也不少的收粮!还不都是我刘武周一人的罪过?为马邑百姓,我刘武周也要寻王太守去诉冤!”

    刘武周话语之声,只是在数千人头顶盘旋。这看起来朴实憨厚的鹰击郎将,面红耳赤青筋毕露,看来是真的动了感情!

    刘武周又转向徐乐,猛然一挥手:“常舒欣之死,入娘的不论了!你商队货物,老刘让苑四还给你!你安心在这里做生意!谁敢动你一下,老刘给你撑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