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八四章 十年天柱
    “这根本不用想吧?就不信汇灵班里面的那些老师,没有提到过?估计你与墨婷,都已想到了吧?”

    张信笑了笑,语气波澜不惊的说着:“在我们藏灵山上院的群山法域完成之前,我们这边入门试的时间,可从来都没固定过。你们对比一下天琅山那边就知道了,有时三个月,有时半年,甚至还有取消不办的。”

    所谓的天琅山,正是日月玄宗二十五个上院之一,位于东面一带,与藏灵山上院的辖地接壤。

    只因那边的群山法域并未完成,几乎每隔三五年,都会面临一场大战。

    “信哥哥的意思是,这次宗门之所以把入门试的时间,缩短到三个月,很可能是有大群的邪魔北上?”

    说这句时,三女都面色苍白。即便是最胆大的谢灵儿,也不例外。

    她虽对那些妖邪恨之入骨,却更知现在的自己.在那些邪魔面前,依旧如是待宰羔羊。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张信刚说完这句,就顿住了脚步。此时他已走入到山灵居所在的那处峡谷,而就在前方不远,那灵居门前,赫然已有数人候于此间。

    其中为首的那位,正是原空碧。此女的身侧,则另有一位紫衣男子,亦是笑意盈盈的看过来。张信眼神微凝,认出此人,正是不久前公示亭内,出手救下他性命的那人。

    此外那李光海,亦置身其间,却神色寡淡。

    望见这几位,谢灵儿与周小雪二女都吃了一惊,神色不解。墨婷倒是明白了几分,眼神意味深长。

    ※※※※

    那原空碧几人,虽是一同到来,可与他们四人的接触,却是分别进行,

    此时可看出神海峰对他们四人的重视程度。负责与谢灵儿三女谈话的,是三位九级灵师。

    可张信这边,除了原空碧与另一位紫衣法座之外,还有四位传法堂的九级灵师,此外那李光海,也同样在场。

    不过李光海,却只是最开始说了一句:“月前司马信德,将你择师之事交托于我,比较几家之后,以神海峰诚意最足。只是此事,仍需看你意愿!谈不拢的话,可换下家。”

    张信顿时了悟,先是感激的冲李光海一笑,随后又目视另二人。他想知道,神海峰到底拿出了何等诚意?

    那原空碧也是干脆利落之人,直接开门见山:“这次你如愿拜入我神海峰门下,将由峰主上师亲自将你收录。此外峰主大人,还会额外给你提供一枚神血石,属性任选,而其余亲传弟子该有的资源,也一样不少!”

    而此时另一紫衣男子,也是一笑:“顺便说一句,峰主大人对师侄你,真可谓是重视有加。神血石不止是有你一颗。那墨婷与周小雪,谢灵儿三女,也是一样,这却是爱屋及乌。”

    张信听到此处时,才终于身躯微振,眼透讶色。可随后他的面上,就又恢复了古井无波。

    “可这还不够!”

    “不够?”

    原空碧柳眉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眼神不悦。感觉眼前这家伙,是真有些得寸进尺,不知好歹了。

    这次他们,确实已尽最大诚意,

    万载以来,日月玄宗的十三峰系,除了那声势暗弱,传承堪忧的几家,其余还少有对一初入门的弟子,施以如此厚遇的前例,

    似他们现在这样的做法,本就是近乎讨好,体统全无!

    难道此子,还不知满足?

    可那紫衣男子却是极有耐心,笑容温和如故:“那么你说说看,还想要什么?”

    “弟子别无他求,只要一个承诺!”

    张信深深看了眼前这位一眼,目光灼然,似有火焰燃烧。

    他其实认得此人,姓雷名照,也是神海峰支柱之一,九年前为第五天柱,

    因时隔百年,仍无晋升圣灵,循例从天柱之位退下。

    可传说这位,并未断绝圣灵之道,近年不但身任着传法堂的副首座,积累清望,其人在神海峰内的地位权柄,也不降反升。是神海峰几位圣灵上师之外,最具威望者,

    深吸了口气,张信一字一顿,声如铁石:“如弟子十年之内,有望晋升天柱!就请神海峰不计代价,送弟子上位!”

    “十年天柱?”

    那雷照微一扬眉,语声古怪:“师侄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原空碧也用看白痴般的眼神,目视张信:“你这家伙,是不知宗门的规矩,以为天柱唾手可得,还是真疯了?”

    她原空碧素来都是以狂妄任性的言行而著称于世,可这一次,她却感觉自己是小巫遇大巫了。

    十年天柱?这个家伙,到底把日月玄宗的天柱当成什么了?是随处可见的萝卜白菜么?

    可知她原空碧为了现在,为了这第十天柱的资格,吃了多少苦头,经历了多少磨难?

    她承认张信才华超群,可以如今门中形势,这家伙别说十年,二十年内能够成为天柱,就已是难能可贵了。

    李光海同样感觉不可思议,昔日的上官玄昊成为天柱,也用了整整二十四年,且是气运所致。

    十七年前日月玄宗与北神宗一场大战,陨落了整整四位天柱,以及诸多高位道种,否则以上官玄昊的天资,无论如何都难在八十年内成为天柱,

    而日月玄宗开派以来的最高记录,也是十九年,可那已是很早之前。

    要想在十年之内,登顶此位,那真是等同于天方夜谭,

    只是此事,终究是张信与神海峰间的事情,他虽觉诧异,却仍不置一词。

    而那几位同样在场的九级灵师,则是纷纷失笑面色各异,有人欣赏,有人鄙薄,有人以为张信志气可嘉,有人则感觉眼前这少年,是不知天高地厚。

    “弟子明白的!十年天柱,难如登天!”

    张信的神色幽然,他岂能不知十年天柱的艰难?前生身为上官玄昊之时,为了这一个天柱资格,在短短二十余年内,经历了大小战事数百场,十余次濒临绝境,距离死亡仅差一线。更与数位好友反目成仇,将门中数十位英雄豪杰踩落在了脚下,遭来了无数人的艳羡嫉恨。

    甚至在最后,为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并且累及宗派,使广林山周围七十万人,死于妖邪之手。

    可以想见,他张信如欲在十年之内,对那天柱之位发起冲击。必将引来无穷的明枪暗箭,经历无数的争斗厮杀。

    可他现在,已是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