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八三章 神海之风
    谢灵儿她们震惊之时,张信却已大致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他正目含深意的看着台上,那位负手傲立的紫色身影。

    心知自己与墨婷她们几个入门后的去向,多半已经确定。而那位新任的擢贤司司主,这次也九成九是对他们特殊照顾了。

    不得不说,这种被照顾偏袒的感觉,还真不错,

    原本他还想着,自己想要拿下最后入试总成绩的第一,可能还有几分难度,可今日看了这份榜单后,张信倒是凭空生出了几分信心。

    只是他随后,又歉意的往崔神州看了过去,

    就他本心而言,更愿与这几人在公平的环境下竞争。可张信却更知人心这东西,在人体内本就不太端正。想要绝对的公平,绝无可能,也是异想天开。

    尤其这‘神海峰’一系,一向都是以护短与手腕霸道而着称于日月玄宗。

    只是如此一来,却未免有些对不住这位崔兄,

    而此时此刻,数十丈外,同样在看着榜单的宫翼,也同样是神色不可思议,

    “这张信的灵测总成绩,能到第一?这简直,简直就是~”

    宫静神色泰然,毫不以为意,宫沛不禁失笑:“你是想说荒唐还是不要脸?”

    “这就是明目张胆的偏袒!”

    宫翼一声嗤笑:“公子这边是没办法,名次低点也就算了。可那皇泉与崔神州的灵测成绩,他怎么都没法越过去的,她当大家,都眼瞎了?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也真是匪夷所思。”

    “可如他已内定入神海峰门下,倒也在情理之中。那位原司主的性情,早就是众所周知,她才不会管别人怎么看的,”

    宫沛依旧是笑意盈盈,而话音落时,他忽的心中微动,往侧旁看了过去。随后就只见那皇甫诚,一双手臂与脖颈,都是青筋暴起,面色扭曲狰狞,一双眼则似野兽般的圆睁着,死死的注目前方。

    对这人的心境,他自是心知肚明,却唇角微勾,透出了嘲讽的笑意,

    宫翼那边,则还是难以释怀。可他才刚欲开口,就见宫静神情不耐的扫望过来。他心中微寒,当即就闭嘴不言。心想此事,也确实轮不到他宫翼来报不平。

    就在同一时刻,皇泉的身侧,皇图亦是铁青着脸,语声阴冷:“这张信何德何能,可居总榜第一?这份榜单,也未免太离谱了!”

    “这还不明白啊?”

    皇节神色悠然:“那原司主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调任藏灵山,不就是为了要将张信收入神海峰门下,对人家自然是要照顾关怀有加的。至于我们小姐,才不会放在她这个第一道种的眼中了。啊,不对,几日前第一天柱万俟天藏成功登顶圣灵,估计再有几日,她就是第十天柱。”

    闻得此言,皇图却并未回应,不过他的眸色,却更显阴冷,

    其实对张信的第一排位,他倒也不是太意外。原空碧一向无所顾忌,行事疯疯癫癫,神海峰一脉更是恶名昭彰,她要照顾自己人,旁人即便再不满,也只能强忍着。

    真正让他恼怒的,是那个崔神州,这次居然也能凌驾于他小姐之上,位居第二?

    再看下面的榜单排位,就可知这位第十天柱对他们世家子弟的歧视,可谓是毫无掩饰。

    皇图甚至已可预见,接下来的几个月,自家小姐的艰难。

    此次灵测的排位,会直接影响到三试完结后的总成绩。这意味着皇泉,必须获取更多的贡献值,必须在武试中获得更高名次,才可能拿下入门三试的魁首。

    而皇泉本人,虽对身旁的议论听如不闻,可她那盈盈秋水般的双眸,却始终都在注视着台上的原空碧,眼中满蕴着不满与桀骜。

    原空碧也似对她的目光有所察觉,神色淡淡的往这边看来。当二女的目光接触,原空碧先是微微怔神,可仅须臾之后,她就回以轻蔑不屑的冷笑。之后更将皇泉当成不存在一般,再未往这边扫望哪怕一眼。

    皇泉则依旧注目如故,直到十几个唿吸之后,前方又一阵喧哗声响起,她才将视线偏移,转往台下的那面告示牌看过去。

    可见那边的排位榜单之后,赫然又多了一张醒目的通告。而此时在她身侧,皇图与皇节二人,亦都眼现凝然之色。

    过了须臾,皇图就微微一叹:“看来那妖邪北上的传言,确实不虚~”

    他们出身苍天皇氏,侍奉的少主,又是皇氏最尊贵的嫡女之一。所以哪怕是在千页峡内,也能拥有比寻常玄宗弟子,更为灵通的消息渠道。

    皇泉则唇角微挑:“一个月么?这倒正合我意!”

    话音落时,皇泉就已袍袖微拂,对此间再无半点留恋之意。

    而就在那沸腾鼓噪的人群中,张信也已从那告示牌上收回了目光,面上同样微蕴喜色。

    ※※※※

    在回归山灵居的途上,周小雪的柳眉,一直是紧蹙着的,墨婷与谢灵儿二女,也都是若有所思,

    只有张信是面色如常,全无半点异色。

    “真的好古怪,这次入门试的时间,居然削减了三个月,将入门二试与三试合而为一,这在以前,从没有过,”

    墨婷神色忧心的说着:“该不是群山法域之外,出了什么变故。”

    “更过分的是,这次连补偿都没有!刚才好多同门,都不满呢!差点没闹起来。”

    谢灵儿亦语气烦乱:“我还想着这四个月,尽力把灵能修为,冲至第三阶的。”

    这六个月入门试,对他们这些新晋的弟子而言,可谓是重要之极。

    尤其是第三试的时期,按照入门试的规则,内门弟子的人选,在这一阶段,就已基本决出。后续只是名次与排位的争夺,可那是张信与皇泉这些道种级弟子间的较量与争斗。

    最后的这一试,对绝大多数入试弟子而言。与其是说是日月玄宗对他们的试炼,倒不如说是福利。他们能在千页峡内,获取远超过外界的修行资源,初步适应与灵兽邪魔间的争斗厮杀,掌握斗战狩猎之法。

    像今次这样,直接将那三月时间砍去,这些年来,可从未有过。

    “也还好了,至少我们这一届,还经了一次帝流浆,其实不算太吃亏。”

    此时已快临山灵居附近时,周小雪注目看着一副胸有成竹模样的张信,终是忍不住问道:“张大哥,你说这是为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