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5 面具
    富江从越野车中钻出来,将情报局的证件递给我。

    “我可不期待能在那个警长口中弄到什么。”她说。

    荣格没有否认。其实大家都知道,如果情况属实,对方能够将案件压下十年之久,当然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要找到突破口并非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不过荣格并没有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警长身上。

    “注定要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我们只需要做好份内的事,接下来就是等待了。”荣格不疾不徐地说,“不要忘记,八景是先知。”

    先知的预言绝非无的放矢,她说过我们要密切关注警长身边所发生的事情,那么警长身边就一定会产生足以扭转局面的线索。

    “俗话说,醉翁之意不在酒。”潘笑起来。

    小镇警局的规模不算大,进门后就能将厅内的格局尽收眼底。靠近正门的右侧是前台,一名女警正在整理造访者的档案,笔直的走廊两侧是办公室,从玻璃窗外直接能看到年轻警察们来来往往,不过看神情并不是十分忙碌的样子,有数名老警察正悠闲地凑在一张办公桌前喝咖啡聊天。

    不过是一个城郊小镇而已,没什么大案子也是无可厚非,大家都习惯了领干薪悠闲度日,看上去没什么干劲。不过这样一来,警长要在案件中做点手脚也难以察觉。

    注意到身边有人影晃荡,前台的女警转过头来,她也许以为来者和往日一样是普通市民吧,结果一下子就被荣格的气势吓到了。荣格曾经是勿容质疑的警界领导精英,一直板着脸,平淡而严肃,结果女警盯着她愣在那里。

    荣格假咳了一声,女警慌慌张张站起来,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钢笔,椅子也被剧烈的动作撞开。

    “请,请问,你们是……”还没等她说完,荣格就道明了来意。

    “我们是情报局行为分析部的调查员,来这里进行调研工作,你们的警长在吗?”荣格将证件出示给对方看,虽然有点措手不及,但女警还是仔细看了一下证件。

    “哦,哦。好的,警长在办公室,我带你们过去。”她回过神来,有些紧张地走出柜台,快步带领我们朝警长的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不少路过的警察朝我们投来诧异的视线,和我们擦身而过后,才有些惊疑地在身后窃窃私语。路过警员办公室的时候,那种被注目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我明显看到几位老警察皱了一下眉头,不自然地搔了搔脸侧。

    他们知道点什么吗?我注意到女警向他们微不可察地点点头。不过也许只是寻常的互通风气而已,谁都有好奇的时候。

    警长办公室的玻璃窗没有拉下百叶帘。警长恩格斯正伏案工作,如资料所示,是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人,体格精瘦,穿着深色西装,额前和头顶的头发掉光了,在日光下有些发亮。他看上去不像是在第一线积累功勋,因为兢兢业业外加一点好运气而获得升职的警察,反而像是在政府部门用干练圆滑的手腕获得人气,顺风顺水获得高层赏识的政客。

    话又说回来,在这种没什么大案子的镇子里,善于钻营的人自然拥有更大的优势。恩格斯的资历足够,口碑人缘不错,又描淡写地解决了十年前的精神病院大火案,没有造成*人事纠纷,登上本镇警长的高位也是理所当然。

    据说他曾经有机会调到城市中更进一步,但最终还是选择留在本地。在排除乡土之情后,其中的缘由也值得考量。

    恩格斯在我们路过窗边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女警刚敲门,他立刻从里面将门打开。

    “碧奇,这位是?”他盯着荣格说。

    “这几位先生和女士是来自情报局的长官。”女警说。

    荣格已经伸出手和恩格斯紧紧握了一下。

    “我叫荣格,这位是克劳(乌鸦),潘和碧特(bt)。”荣格一一替我们介绍道。

    “情报局?”恩格斯露出狐疑的神色,他对女警点点头,示意她出去。

    女警离开办公室后,恩格斯将门关上,领我们到办公桌边谈话。,

    “请问你们有证件吗?”他的声线有些沙哑,最初的狐疑收敛起来后,眼神既不亲近也不抗拒,但是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就是一种强烈的质疑。

    荣格没有说话,伸手将证件取出来。恩格斯接过去,又将视线落在我、富江和潘的身上。我们会意地将各自的证件掏了出来。恩格斯拿过所有的证件回到办公桌后,不紧不忙坐在椅子上,从抽屉里取出一副老花镜戴上,这才仔细检查证件的真伪,不时还抬起头打量我们的相貌。

    “这位克劳先生还真是年轻啊。”恩格斯盯着我,突然开口道:“现在情报局也雇佣童工了吗?”

    虽然这话显得轻蔑,不过结合他的经历,我下意识认为他是在故意触怒我们,以获得更多的情报。这个时候是沉默,还是反唇相讥比较好呢?我一点经验都没有。

    我还没有想好,荣格已经说了。

    “克劳是碧特女士的助手,这两位都是情报局行为分析部特招的精英。碧特女士是心理学博士。克劳今年十八岁,拥有犯罪心理学、哲学和新闻学三项学士学位。”

    原来我这么了不起吗?真是信口开河。不过若论唬人,我在学生会中也做过不知道多少次,当然不会露出任何马脚。

    “刚满十八岁。”我装出局促尴尬的表情解释道,“我希望能在碧特博士的指导下多参与一些实际工作,然后再考取硕士学位。”

    恩格斯收回直勾勾盯着我的目光,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真是年少有为。”

    随后话风一转。

    “情报局的人到我这里来还是第一次。请恕我唐突,虽然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想先向总部确认一下各位的身份。”

    “应该的。”荣格不拘言笑地点点头。

    恩格斯没有二话,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向对方报上我们的名字,并要求核实身份,期间仍旧打量我们的神色。没过一会,那边传来准信。我们没人动摇,虽然是挂名,但要应付这种粗糙的核实已经足够了。只有我第一次经历这些,就像是用假证作弊的学生,心中微微有些紧张。

    “好,好的,麻烦你了。”恩格斯寒暄后挂了电话,重新站起来,双手将证件交还给我们,“刚才失礼了。请问情报局的诸位,到这个小镇来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是情报局行为分析部的调查员,碧特博士想要收集一些犯罪资料,我们负责提供例行的罪案调研。”荣格说。

    “来这个小镇做罪案调研?”恩格斯似乎觉得好笑,用锐利的目光剐着我们,“这里可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恕我直言,本镇出现连环杀手是五十年前的老黄历了。”

    “请不要紧张,警长先生。”荣格无动于衷,脸上仍旧没有半点表情,“碧特博士要收集的正是那些普通的案件。这十几年来,犯罪者的年龄和犯罪模式有了新的变化,我们有一个项目,想要根据这些案件修正泛性犯罪模型,以便于今后为教育部门提供更好指导。”

    “哦……也就是说,是面向未成年人的预防犯罪教育吗?”虽然恩格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过他到底明白了什么就不清楚了。总之我是一点都没听懂荣格在说什么,虽然有几个听起来很酷的专业词汇,不过也许包括这些词都是胡诌的呢。

    我扫了一眼富江和潘,她们都是一脸自信的笑容。一群骗子

    “我们想要最近二十年的犯罪档案。”荣格趁热打铁说。

    “二十年?”恩格斯终于露出异样的眼神,他盯着荣格说:“全部的都要?别开玩笑了,你们看得过来吗?”

    “应该没问题,我们调查过,本镇在包括您在内的最近几位警长的管理下蒸蒸日上,属于全国犯罪率最低的地方之一,所以来本地取材才更具备代表性。”荣格平静地说,根本听不出是嘲讽还是恭维,“纠纷类的案件就不需要,我们要的是刑事案件,应该没有多少。”

    恩格斯稍微想了一下,最终点点头认可了。,

    “如果你们认为有帮助的话,不过我必须提醒一下,我们这里的工作很清闲,所以在结案的时候比较轻快。”他含糊地说。

    荣格终于露出一个平和的笑容,再度和恩格斯握手,他同样含糊地说:“我明白,我们的职责不同,但都是为了打击罪犯。”

    恩格斯来到桌子旁按下电话的免提,让一位叫做“尼采”的警员到办公室来。这位“尼采”警员大约只有二十岁上下,精神气貌一看就知道是刚就职的菜鸟。他用力地跺脚行礼,刻板正经得令人忍俊不禁。

    “这几位是情报局的长官,他们需要过去二十年所有的刑事档案,你帮他们找一找。”恩格斯对菜鸟警员说。

    “明白,长官”菜鸟警员大声说,然后转过身对我们行礼,看得出他的动作有些紧张。

    “这位尼采……”恩格斯咳了一声,显然对这个名字有些不适,“他是刚从警校毕业的优等生,负责档案工作,很有才能,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他。”

    我看到富江和潘一直在旁边偷笑。先不提这位菜鸟先生的鼎鼎大名,他的性格显然和警局的整体气氛格格不入,被扔到档案管理部门也是意料之中。不过我想,这样的人上进心应该很强烈,也许能从他身上弄点什么。

    “麻烦你了。”荣格主动和尼采握手。

    “我很荣幸。”尼采警员说,“需要的话,我可以马上工作。”

    真是直截了当。

    荣格没有意外的神色,他转头对潘说:“你和尼采走一趟。”

    潘点点头,和尼采一起出去了。

    “这个尼采和警长大人是亲戚。”富江突然走到我身边,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

    “你怎么知道?”我有些诧异,他们的姓氏、长相和性格截然不同。

    “我就是知道。”富江故作神秘地说。

    虽然不太明白,不过既然富江这么肯定,我也只能相信了。仔细想一想,我都能看出那位尼采先生是怎样的人,恩格斯当然比我更了解。我还想从对方身上套出点什么,这点小心思又怎能满过谨慎圆滑的恩格斯呢?既然恩格斯刻意指明尼采协助我们,反而更表明他根本不怕我们下暗手,说不定我们无法从对方身上拿到所要的东西,还会被歪曲了方向。

    这样一来,恩格斯和尼采两者之间迥异对立的风格,反而更像是一种掩饰了。

    “真是麻烦。”我轻声跟富江咬耳朵,“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事。”

    “我也一样。”富江说。

    恩格斯注意到荣格、富江和我还呆在原地不动,不由得问道:“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有些冒昧,但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十年前的精神病院纵火案……”荣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不是纵火案。”恩格斯不耐烦地说,“这个案子已经盖棺定论了。”

    “请问,起火的原因是?”

    “一个精神病人不小心引起的失火。”恩格斯在办公桌后坐下,斜眼看向荣格,“在报告里有注明,这不是刑事案件,也没有任何纠纷。那场大火至今仍令人心有余悸,许多证物都被烧毁了,所以在我们这里也没有太多的资料。”

    “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才列入失火案吗?”富江突然尖锐地插口道。

    “你想说什么?”恩格斯对富江的逼视无动于衷,冰冷地和她对视着,“作为失火结案,经过合理合法的程序,所有人都认为十分合理,我们不想提起那件悲痛的事情。如果你们有异议,应该上报法院,不过我建议你们不要那么做。”

    “抱歉,是我们失礼了,我们不是来翻案的。”荣格挡住富江,说:“我听说警长您的母亲也在那场大火里……”

    “是的,已经过去很久了,什么东西都没剩下。”恩格斯垂下眼帘,流露出沉痛而平静的情感,这并非作伪,那场大火在他的心中留下深刻的阴影,异常的愤怒和悲伤。

    “你不想查明真相?”富江再一次逼问。

    “真相?”恩格斯冷笑一声,毫不动摇地说:“真相就是失火,现实就是那么无奈。我认为这个对于受害者的家庭才是最合适的。”,

    “你认为。”富江轻笑一声,对我和荣格说:“我出去看看。”于是转身便走。

    “实在很抱歉……”荣格面露歉意,对恩格斯说:“她的父母是在一起纵火案中丧生的,那起案件一直没侦破。”

    配合得真默契啊,两个大骗子。若不是我对富江的性格十分了解,也知道此行的计划,十有**就要被他们糊弄过去了。

    “是吗?”恩格斯难得地沉默下去,过了半晌,说:“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如果你们需要,可以让尼采把那个失火案的档案调出来,不过我想你们会失望的。还有,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去打扰死者的灵魂。”

    尽管他说得十分隐晦,但是我和荣格明白他指的是在精神病院旧址上重建的公寓。

    “我替碧特博士谢谢你了。”荣格诚挚地说。

    他正准备和恩格斯告别,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请问……”我说,“大火的当时有下雨吗?”

    恩格斯第一次露出惊诧的目光。我没有说话,只是直视着他。

    “有些不可思议,所以没有报道出来,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说:“是的,大火的当时在下着暴雨。”

    我和荣格从警长的办公室走出来时,看到富江正靠在走廊墙壁上拿着一杯罐装咖啡轻啜慢饮。我朝一旁望去,果然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自动贩卖机。虽然在电视里看过,不过亲眼见到还是觉得惊奇。

    “接着。”富江朝我扔来一罐,“有什么收获吗?”

    “恩格斯不是帮凶。”我接住咖啡,压低声音说。

    “在有确实的证据之前不要下判断。”荣格淡淡地教训我一句。我只能耸耸肩,荣格是我的上司,他的性格和职业习惯比我更加谨慎。就理论和经验来说,他的做法是正确的,不过我仍然相信自己的判断。

    “我也觉得他不是。”富江说。

    “为什么?”荣格看了一眼周围,低声问道。

    “他的愤怒和悲伤是真的。”

    “你应该知道,像他那样的人,情绪并不是行为的主导。”荣格说。

    “你听他说了,他认为自己的处理方式对受害者是正确的,而且事后的确没有纠纷。他注重的是人情和结果,而并非规则。”富江说:“打个比方来说,一个杀人犯被他捉住,如果这个杀人犯做得巧妙,足以逃脱法律的制裁,那么他会私下处决罪犯。”

    “也就是说,他隐瞒事实,不是为了掩护凶手,而是为了保护受害者。”荣格点点头,“看来当年的事情还没完结,这也许是他不离开这个镇子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