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六章 神魂狐印
    “黑夜,我想我明天就要走了。”珍尼躺在我的怀里,轻轻的说。

    “要去那里?”

    “我本来就是通天城的人,昨天收到通知,在魔王城的人要全部回去,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有哦,通天城你去过么?”看到我摇头后,又继续说。

    “通天城是我的家乡,那里好美,而且不像是这里那么阶级森严,在那里,会受到城主以及各个武观保护的,你知道么,我哥哥很厉害的,他一个人能打好几个呢,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回去后他一定要骂我了。”说完冲我伸伸舌头。我看她可爱的样子,还有夸张的形容,一个人能打好几个,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在她鼻子上一刮,说。

    “啊,你哥哥这么厉害,一个人能打好几个,恩,那到时候我要小心些了,万一他要打我,唉,原本打算去通天城的,还是算了吧,万一被人打该怎么办。”说到这里,摇了摇头。

    “哼,不去拉倒,我回去叫我哥哥来找你,也是一样。”皱了皱鼻子,说。

    “还有哦,我要你和我一块去通天城。能去么?”说完,睁大眼睛紧张的看着我。

    “你们明天一共几个人回通天城?安全么?”我没有回答珍尼的问题,反问道。

    “我们一共三十多个人,其中八个是通天城的护卫,安全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说到这里,语气忽然一变。“而且,目前正是各方势力非常巧妙的时机,牵一而动全身,无论魔族,妖族,还是枯城,都不会首先下手,但是要小心各方势力的借刀杀人,不过总的来说,现在是大战前最安全的缓冲期,通天城短时间不会有麻烦。”边说边露出深思的神色,最后实在是装不下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我说。

    “这是我哥哥和别人说的,我听见了就学会了,怎么样,还可以吧。”我正纳闷,这个小丫头不像是能说出这席话的人,听到这里,在取笑她的同时也开始对她的哥哥有了些好奇。

    “快点说明天能不能和我一起走啊?快点说嘛。”边说着,边摇我的手,然后用手指在我的手心里划圈。

    我想了一下,对她说:

    “珍尼,你先同大家回去,我在魔族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暂时不能和你一起去,等我这里事情一处理完,我马上第一时间到通天城找你,听话,好么?”我把手放在珍尼的俏脸上,轻轻的摩挲着。珍尼听到这里,翘起了小嘴,对我说:

    “恩,那你一定要早点来,还有,要多久才能来啊?”

    “恩,快的话,几个月,慢的话……半年吧,不超过半年,我一定去找你。好么?”说完,亲了下她翘起的小嘴,珍尼脸变的红红的,然后对我说:“不许撒谎!”

    我把嘴放到她耳边,轻轻的说:“不会撒谎的,不过……”听到这里,珍尼马上紧张的看着我,张开嘴就要问,我马上接着说:“不过我怕这段时间看不到你,到时候你变的更漂亮了,我该认不出来来,所以我要……嘿嘿,仔细的里里外外看清楚!”说完,跳上床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睁开双眼,看着在我怀里沉睡的珍尼,美丽的小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看到她幸福的样子,我也感觉到很温馨,这就是爱情吧,虽然来的那么的突然,但是她的确走进我的心里,这一刻,我很知足,怀里的人,就是我要保护的人了,用生命保护的人,不会让她有一丝的伤害,我黑夜发誓!

    想了一下,运起潮起,于是在四周产生了一层水气,然后把水气均匀的散布在珍尼的身体上,但是并没有接触到她,反复的重叠,压缩,最后一层防御力极强的潮起完成了,从我输入的能量看,能坚持半年。想了一会,还是不太放心,于是轻轻的在珍尼体内输入了一道能量,使她更昏沉的睡去,然后把她从怀里放下,让她爬在床上,露出了洁白无暇的背肤以及完美的腰部曲线,咬破大拇指,在她的背部画着一个奇怪的印。

    这个印就是当日体内九尾苏醒后,就存在与我脑中的一直被我忽略的,妖狐一脉独有的狐印,由于九尾刚苏醒,力量还是出生期,于是我只能体会到一个狐印,就是神魂狐印,原本这个印是最没用的,因为这个印是最原始的狐印,也就是当年上古妖族的残余,用灵魂以及血脉划下的血继遗传而产生的,存在与每一个后代体内的印,这个印的作用,就是可以让拥有妖之一脉的人召唤出他的本命兽。但是在我用来,就是等于在珍尼需要的时候,我可以被她召唤出来。

    但是,不是说把我从别的地方突然的召了过来,比如我在魔王城,珍尼在通天城,她一召唤,我就嗖一声从魔王城出现在了珍尼的面前,不是这样的,而是可以把我的一部分灵魂召唤过来的一种印,也可以说是可以召唤我分身的一种印。有了这个印,我可以在珍尼最危险的时候及时的保护她,但是这个印也是有危险的,如果珍尼背叛了我,用这个印就可以使我万劫不复,但是既然爱了,就不后悔,无论是错与对,结局是喜还是悲,我都会去面对,不爱则已,爱则全力,哪怕为之付出生命,也都是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

    这就是我的缺点,最大的弱点,可惜明知道自己的缺点,还是一头栽了进去,好像飞蛾扑火,不是飞蛾傻,也不是飞蛾不知道火的危险,而是飞蛾的执着……

    做完了这些,轻轻的把被盖在了珍尼的身上,开始总结昨天的战斗,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每一次战斗后,都要在脑中把这一切都在重演一下,找出自己的不足,下次绝对不能再犯,最让我高兴的,就是学会了一招乾坤功,虽然只有一招,但是已经足够我用来防御乾坤功了,搞清楚了乾坤功在身体里的路线,然后用自己身体内乾坤功的力量来作为引导,就完全可以驱除掉乾坤功对身体的伤害,这个驱除乾坤功的方法对我是拥有唯一性的。

    因为乾坤功对身体经脉,器官伤害实在太大,就算有的人运用我这个方法,可能还也来不及运用,就已经死了,就算是来得及运用,就算成功了,身体也被损害个七七八八了,生死难定,也只有我这样的身体,才能用这样的方法。而传统的方法只有两种,一是自己的力量远远的超过对方,这样就算被打到,也可以凭借质量来驱除,二就是找会乾坤功的人来驱除,但是要看对方用的是第几招了,一旦超过了施救人所掌握的,那就没的救了。

    所以乾坤功才被列为魔族九大魔功中,个人杀伤力最大的一种。

    这个时候,珍尼醒了过来,看到我坐在旁边,从我的后面一下子把我的眼睛蒙上,然后装出怪异的声音说:

    “猜猜我是谁?”我听到这里,实在有些好笑,怎么还和个孩子似的,于是想逗逗她。

    “哎呀,是美丽的小红?温柔的大红?大方的小紫?委婉的大紫?……”我每说一个名字,珍尼的手就使劲的扣我眼睛一下,最后在我耳边说:“哼,最后一次机会,我叫什么?”

    “等我想想,不是美丽大方,不是温柔委婉,恩,那就一定是珍尼了,哈哈。”说完把珍尼的手拉了下来,转过身微笑的看着她,珍尼看了我一眼,也笑了出来。

    “珍尼,我教你一个术法,记住了,这个术法只能在最危险同时我又不在身边的时候用,一定要记住,必须是最危险的,而且我不在身边的时候,才能用,知道么?”我严肃的对珍尼说。她看到我严肃的表情,也变的慎重起来,冲我点头。于是我接着对她说;

    “在危险的时候,并且我又不在身边,你就心里默默的喊我的名字,多喊几遍,这个时候,我就会出现了。”说完,感觉说的有些神秘,笑了。

    “你就会出现???”珍尼睁大的眼睛看着我,一脸的疑问。

    “恩,我刚才在你睡觉的时候,把一个召唤的封印种在了你的身体内,以后知道你有危险,就可以召唤我,不过召唤的是我的一部分灵魂,而且每次被召唤过来,都对我的身体有一些损害,所以一定要在危险的时候才能用,知道么?”

    珍尼听到每召唤一次就对我的身体有损害,马上重重的点头答应,然后有些疑惑的问我:

    “这个封印,是不是那些传说中召唤魔兽的封印啊……”

    “……是召唤我的,不是召唤魔兽……”我有些郁闷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