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五章 或许是梦
    就快要到了,我能够感觉到前方因为战斗而产生的能量波纹,几个跳跃之后,终于来到了现场,当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我最不能原谅要挟我的人,从小到大,只要是要挟我,我就会想尽办法把对方杀掉,决不留情,再加上这里由于妖族人比较多,四周荡漾着一些游离的妖气,于是在从空中跳过来的时候,迅速的释放出我特有的妖气结界,把月家的人包在了里面。

    同时运用潮起把躺在结界外的珍尼保护住,然后用我来自妖狐的强大妖气催化结界内的植物,一声声惨叫在结界内回荡,也仅仅是在结界内回荡,丝毫传不到外面.从外面看,就是一个半圆型的红色结界把我连同月家的人围住,红色的可以肉眼看到的妖气围绕着整个结界.

    就这么一刹那,结界内九个人当中的六个魔卫级别的月家魔族全部倒在了地上,然后迅速的融化,被结界吸收,最后连一丝残余都没有留下,仿佛不曾存在过似的,而仍然顽强抵抗的三个人,就是那个我恨之入骨的叫什么幽的魔族,以及另外两个魔将级别的月家魔族.

    苍家的小队本来就没打算过多逗留,只是想把月家引开,再加上看到我居然能释放出肉眼可见的妖气,各个神色大变,身为妖族的他们,当然知道能够释放这样的妖气代表着什么,于是转身就要跑,但是已经晚了,一只红色狐狸在他们的身后出现了,狰狞的露出两刻獠牙,发出阵阵嘶吼声,身后的尾巴缓缓的摇动着,只见一条红线在苍家小队中闪来闪去,接着从里面发出一声声惨叫。

    在这宁静的夜里,显得那么的刺耳,当红线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红线就是九尾,因为速度太快,所以根本看不到身影.只见从九尾的牙齿上滴下很多血滴,而倒下的妖族脖子上,均都有着一个深深的伤口,咽喉破碎,动脉被咬断,鲜血向喷泉一样喷了出来,好狠的九尾,好锋利的牙齿,好一个凶兽九尾.这个时候,妖族中只剩下两个妖灵级别的小队长了.两个人全身颤抖着的望着九尾,作为妖族,天生对于上古妖族的本命兽有着恐惧感和服从性。

    本命兽的级别越高,越是如此,尤其是妖灵以下阶段的妖族,更是这样,只有修炼到妖魔的级别,才可以摆脱这着来自灵魂的恐惧烙印.妖狐一脉本身就是妖当中的佼佼者,所以,面对九尾,两个人根本是一点斗志都没有,九尾慢慢的绕着两个人走,吸着死亡妖族的妖气,然后快速的向其中一个的脖子咬去,这个人反应也是飞快,马上施展火术,另一个人则借机向远处逃跑。

    但是九尾真正要进攻的正是这个逃跑的,一道红线在他的脖子上划过,倒在了地上.而刚刚运用火术的妖族,根本不知道九尾已经离开,还在那里闭上眼睛任凭汗水流下,用火术在身边不停的防御,但是结果还是一样,被妖狐一口要断了脖子,可怜这几个妖族,面对月家的几个人都可以一战,但是却因为灵魂中的对上古妖族的恐惧,服从的烙印而变的如此的不堪一击,可惜……

    另一方面,我快速的冲向结界内顽强抵抗的三个人,运起潮起做成的水球,这个吸收了结界内妖气的水球,变幻成一条红色的水龙,张开大口,恶狠狠的向其中一个魔族咬去,而魔族因为在我的结界内,被我的妖气所干扰,速度有些慢,在堪堪躲过的同时,被我从背后把手从他的后心处伸了进去,一用力,捏碎了他的心脏,同时妖气在进入他的身体后,他整个人爆炸了。

    这个时候,另外两个人的攻击也赶到了,我没有停留,飞快的向后退开,同时凭借着现在妖气正盛,第一次用起了妖狐一脉的独特能力——复制.

    这个能力是和精神能量有关的,目前我的精神能量,也只能让我每天能运用一次,虽然不知道这个特别的能力可不可以让自己学会乾坤功,但是哪怕是一招,也值了.当我运起复制能力的时候,我的瞳孔迅速变大,最后完全占居了整个眼睛,双眼全部都变成了黑色,然后在他们两个人吃惊的看着我的时候,快速发起了进攻,而叫幽的魔族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再次的运用了乾坤功。

    在这一刻,我终于知道复制的原理了,因为我竟然看到了能量,看到了乾坤功的在他的体内运行的位置,甚至能看到对方全身的经脉,骨骼,并且竟然在体内自动的模仿……等等,这样的骨骼比例……她是个女的,在我面前的人竟然是个女的,突然想起了当日在客栈二管事说的那声”幽儿!”,能够让二管事亲切的称呼为幽儿的人,身份一定不简单,说不定是二管事的亲属,但是现在你是男的,只要让你没机会说出身份,那就可以了。

    打定主意,同样运起刚刚学会的乾坤功,双手出现卐型的能量痕,同时,幽儿以及另外一个魔族的两人一前一后向我冲来,并且身后的魔族运用的也是乾坤功,幽儿的实力是不容小瞧,虽然在我的妖气结界内被大量的妖气束缚着动作变的有些慢,但是一旦打中我,也不是很好玩的,但是他们两个人一起进攻的话,到是给了我一个机会,于是,我抓住时机,跳了起来,突然的收起我的妖气结界,在这一瞬间,幽儿和那个魔族恢复了原本的速度。

    由于在结界内两个人冲来的速度可以说运到了极限,但是现在突然全身的妖气束缚消失了,快上加快,于是结果可想而知,两个人都没有控制好自己的速度,结果双双打在了对方的身上,那个魔族被幽儿打中心脏处,当场死亡.而幽儿是被打在了肩膀,同时因为本身就是修炼乾坤功,所以仅仅是受了重伤,吐了口血,躺在地上挣扎着坐了起来,怨恨的看着我.刚要张口说话,我岂能让她有说话的机会,刚刚学会的一招乾坤功运用到最大的威力,狠狠的向她的心脏打去……

    我是存着杀她的心才动的手,这个女人已经完全的失去了价值,该学会的已经学会了,再留着她,只会让我以后在月家很难生存,但是非常的可惜,由于九尾在咬死那几个妖族的时候,他们的惨叫声太过凄惨,太过刺耳,所以把月家的人引来了,拉住我手的正是三管事,他皱着眉头对我说:

    “黑夜,她是幽儿小姐,月家的大小姐,主人的孙女,你竟然要杀她?”

    我听到这里,愕然的对三管事说:“大小姐?他是个男的,怎么能是大小姐?”

    三管事仔细的看了我一眼,伸手在幽儿的头上一晃,一团黑色的浓雾把幽儿包住,随着雾快速的散开,幽儿的真面目露了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原本清秀的面孔因为肩膀的巨痛而变的有些发青,紧皱的眉头以及颤抖的身体说明她正忍受着强烈的痛楚,但是却紧紧的咬着牙齿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怨毒的盯着我,最后实在是忍不住痛楚闭上了眼睛,微微颤抖的眼睫毛下流出了一行泪水,过了一会,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说:

    “三管事,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走。”说完,睁开眼睛看着三管事。

    “这,小姐……”三管事看了看我,犹豫的说。

    “我再说一次,带着这些人走,我月幽儿自己能够回去,不需要你们。”说完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想站起来,三管事想上前扶持,但是想起这个小姐的脾气个性,叹了口气,带着人走了。

    我没有理会摔倒在地的月幽儿,饶过她来到珍尼的身边,抱起她,准备离开,这个时候,月幽儿冲我说:

    “我知道你叫黑夜,我月幽儿一定要超过你,我一定要打败你。”月幽儿狠狠的说。

    我把珍尼放下,来到她的身边,蹲了下来,抓起她的下巴,她的手刚想抬起,被我一下拨了开,可能是引发了她的伤势,脸色更加的发青,同时不停的颤抖,我对她说。

    “我等着你。但是每一次失败,都要付出代价,今天的代价就是……”说到这里,我突然使劲捏住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下去,月幽儿睁大了眼睛,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她的嘴唇,然后抱起珍尼,以及刚才咬死妖族后一只躲藏在一边的九尾,几个起落,消失了。

    月幽儿,很讨厌的一个女孩,这是我对她的第一个印象。对于让我讨厌的女人,我是不在乎多占些便宜的,因为我知道,无论我怎么做,都不会伤害到自己。

    我回到客栈,把珍尼放在了床上。早在我刚赶到月家与苍家战斗的地方,用潮起把她保护住的时候,我就查觉到她只是被人在体内输入了一道能量,压住了神经,所以才昏迷的。把能量化掉后,珍尼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突然间看到我在她身边,先是一愣,然后扑到我的怀里哭了起来,边哭还边断断续续的说:

    “他们……他……要害你……”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难道是命运么?让我这几天几次的看见她,还因为自己而被连累,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自己他们要害我,这一刻,我的心感动了。我把她从怀里拉起,轻轻的擦去她的眼泪,低声在她耳边说:

    “为什么每次看到你,你都会在哭呢?”

    说完,温柔的亲了下她的眼睛,珍尼红着脸,把头埋在了我的怀里,用仅仅我能听到的声音,说:

    “因为我喜欢你给我擦眼泪时候的神情,让我感觉很温暖,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感觉到的温暖,恩,有些像我爸爸,咯咯。”

    我一愣,“爸爸?”珍尼看到我愕然的表情,开心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