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三章 致命暗杀
    悲伤,无奈,痛苦,这就是我目前的感觉,我再一次的非常的渴望去人间,在那里,我可以放开我的一切,没有魔界规则的束缚,我会活的很开心,很自由,无忧无滤,不像是在这里这么压抑,没有感情的魔界,但是我毕竟还是要生存的,我收起了有些恍惚不定的心神,努力的忘记刚才不愉快的经历,打起精神,对于处理和控制自己的感情,我可以说比任何人都要强,因为基本上,我一直都是在操控着自己的感情,在我的保护下,不让它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我再次回到了武器一条街,顺着与珍尼所在的店铺的另一边,看着店里的武器,随意的向前走,终于到达了我认为可以观察到肥猪的最准确地点,然后仔细的观察着,同时借着摆弄旁边摊子的武器,来隐藏自己不被人过多注意。那是一间与枯城武器店同样造型的店铺,而肥猪看起来还是店主,脸上的肥肉,在露出满意笑容的时候,微微的颤动,仿佛挂在了脸上似的。

    不管他还认不认得我,总之这是一个隐患,为了安全,以防万一,还是杀了他比较好,小心使得万年船,不能在关键的时候,让他揭穿我买过木刀,而木刀与黑魔戒,几乎成了找到妖狐的最重要线索了,现在主要是看怎么能无声无息,而且不被人怀疑的杀了他。另外,要不要和三管事打个招呼?恩,还是算了,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想到这里,随意的问起旁边地摊的商贩。

    “你们这里人还很多的嘛,生意不错啊。”

    “大人,还不是脱您尊贵的魔族的福,才可以这样,不过说起来,这几年比以前是好太多了,以前是任何非魔族都不能进入城里的,只有那些有着身份证明的才能进来,唉,一言难尽……。”

    “你们一般都什么时候打烊?我恐怕要晚一些时候来买东西”

    “恩,一般天稍黑的时候,我们这样的摊子就走了,但是店铺可能会晚些,其实我们打烊的时候,基本就没有要买东西的人在这里了,只不过店铺可能要算帐,会晚些,但是大都关门了。”

    “恩,就这把刀,大概要两把,但是我要特制的,要稍微短一寸,在这两把刀上分别刻上东,西两个字,然后送到魔雨客栈天子八号房来,这是定钱,一定要在今晚送来,能做到么?”我看了几眼他的摊子,发现这里只是一些成品,这说明他如果要打造东西的话,是很麻烦的,于是随意拿起一把刀问道。

    商贩听到这里,想了一会,点头说:

    “可以送到,刻字容易,但是要短一寸就有点麻烦了,因为要到打烊后回到家里才能打造,我这里不像那些店铺,可以随时打造,不过今晚一定能送到,您放心吧,魔雨客栈天子八号房来是吧,行,今晚准到。”听到这里,我把定钱给了他,然后转身离开了武器一条街,在客栈与武器一条街之间转悠了许久,回到了客栈。

    一进屋,把身上的两把刀拿了出来,拿着那把珍尼介绍的刀,握在手里,仔细的看了起来,刚才一直神情恍惚,恢复后又在思考该怎么杀肥猪,所以一直也没有时间仔细的品这把刀,现在看来,果然是一把好刀,刀长三尺七寸,宽约三指,尾尖如剑,刀刃极锋,可砍可刺,握在手里,很有力感,正适合自己,寒气逼人的刀锋,锐利无比,虽然第一眼并没有太仔细的看这把刀,但是也略窥一二,现在仔细看来,更是不凡。就叫做尼刀吧,我这样想着。再拿起自己随意挑选的那把匕首,就逊色了不少,但是这个匕首是自己为了杀肥猪而买的,能用就可以了,但是还需要改造一下。

    把匕首握在手里,小心的在匕首内部的微小空间里布置里大大小小数十个海枯结界,同时在每一个结界内都有一个肉眼难见的水滴,做完这些,喘了口大气,要做到在匕首内部安置这些海枯结界本就异常困难,再加上还要包含水滴,更是难上加难,制作了这么一个匕首,就是为了不让人察觉到杀手运用的是沧海魄,这样,就怀疑不到我了,虽然有些过于谨慎了,但是总比在万一的情况下措手不及的好,我坐在床上,一边思考着要进行的每一步计划,看看有没有什么致命的错误,一边等待着天黑。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我起身招来了伙计,让他上一些酒菜,然后每口菜都吃了一些,让人不会一看就知道没有动过,同时餐具上也沾了些菜油,接着运起一个海枯结界,把酒菜包了起来,这是为了有人在我不在的时候,进来下毒。做完了这些,从头上拽下一跟头发,夹在了门边上,又在地面上布满了一层薄薄的紧贴地面的水气,然后来到窗户旁边,静下心默默的等了一会,看清楚四周无人,快速的从窗口跳到了屋顶上。

    并且顺手把窗户虚掩上,另外窗户边上也同样夹了一跟头发。最后迅速的顺着白天回客栈的时候观察所定下的路线飞速的赶往武器一条街,当到达这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了,距离送刀的时间应该已经不多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只是一些店铺里还亮着光,似有人影晃动,我快速的顺着边缘来到了肥猪的那间铺子,在路过珍尼所在铺子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收起心神,跳到肥猪店铺的窗户上,眯着眼睛忘里看。

    里面人不多,三个人,肥猪正低着头在算帐,一个女服务员正在给他按摩,时不时的被肥猪摸几下,另外一个正在打扫屋子,擦着武器。我伏在那里又等了一会,确定里面只有三个人的呼吸,但是另外一个服务员的距离有些远,不太方便,于是接着等待,不一会,肥猪抬起头色咪咪的叫擦武器的服务员到身边来,那个服务员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好时机,我看到这里,抬起窗户,飞快的跳了进去。

    在他们惊愣的一瞬间,两只脚在两个服务员的头上点了一下,再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啪啪两声脆响,倒在了地上,同时从头部凹进去的的部位流出了一些红白相间的粥状液体。在她们两个倒下的同时,一把匕首插进了肥猪的心脏,同时我的手也捂在了肥猪的嘴上,匕首内的海枯结界被我输入进去的空气点燃,连同整个匕首一起碎裂了,而匕首的碎片也被燃烧的水滴瞬间产生的高热而融化,变成铁水顺着肥猪的血管流遍了全身。

    肥猪睁大了双眼,剧烈的颤抖着,最后安静下来,一动不动。我迅速的检查了一下整间铺子,然后把他们三个的衣服全部脱光,放在一起摆成交配的姿势,接着顺手拿起一把武器,放在肥猪身下的女服务员手里,趁着还没有僵化,让她紧紧的抓着,同时把另一只手放在了肥猪已经被高温愈合了的胸口上,做完了这些,又把店铺内的所有金票,金币拿走了,所幸金币不多,大都是金票。设置了这么多烟幕。

    想要查清楚,应该有很多的东西都需要查吧,其实最后一步计划就是放火把这里烧了,但是刚才看见珍尼好像在隔壁的店铺没有离开,默默叹了口气,迅速的离开了。

    悄悄回到客栈的房顶,来到我房间的上方,凭借我在深渊里练出来的远超常人的目光,发现头发露出来的部位不但长短,而且位置都和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于是运起潮起,打开窗户跳了进入,进入房间后又仔细的观察了片刻,直至认为同临走的时候相比没有丝毫的改变,无论地上的水气,还是门边上的头发,都完好如初,至此,才收起潮起,坐下来打开包住酒菜的结界,继续吃了起来。不一会,敲门声响,看门一看,正是来送刀的,接过刀,仔细的观察了半天,然后露出满意的微笑,同时把钱给了商贩。就这样,一个并非完美的谋杀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