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二章 无心伤害
    我走在沧海区的大街上,已经两天了,还是没有遇到我想遇的人,但是我不会放弃的。看着两边的武器店,原来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沧海区出名的武器一条街,在这条街上,遍布了无数的各色武器专卖店,而且都是保证质量,同时还有一些有着几百年字号的老店,这些老店,往往有着一些镇店之宝,名剑利器,而新店,则尽显时尚,无数的怪异武器,让人眼花缭乱,迷失其中。我兴致昂然的走在这里,想起了在枯城买的那把木刀,很是怀念,于是升起了再买一把武器的念头,信步走进一间武器店,逛了一圈没有满意的,接着向下一间走去……

    突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面的武器店里闪过,我马上回头走进身边的武器店,一个服务员看到我进来,走了过来,很礼貌的说:

    “欢迎光临,请问您要买什么样式的武器?”

    “刀。”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刚才看到的身影上,无暇顾他,随口回答。

    “刀是魔界最流行的武器,在这里有很多种,请您过来选选。”说完单手一引,带着我走向店里,我一边听着服务员的介绍,一边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个身影,枯城武器店的店主,那个肥猪,他竟然在这里出现,难道他也是魔族?想到这里,我打断了服务员的介绍,问道:

    “你们这里好像有很多并不是魔族,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可能是我的语气比较冰冷,同时看到我眼睛里明显的金色,这个正在给我介绍的服务员吓的花容失色,马上跪了下来,颤抖的回答,“大人息怒,大人息怒。”边说边磕着头。

    店里的其他魔族仿佛没有看到,或者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并没有在意,而其他的服务员则均都神色紧张,但却不敢看这里一眼。看到这里,我想起了在魔王城,魔族是真正的主人,其他的妖兽,在这里,就是奴仆,奴隶,杀死他们就好像踩死一只蟑螂般不被任何人重视。我看着正在磕头的服务员,尽量用和蔼的语气说: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也没有生气,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

    听到这里,她才慢慢抬起头,秀丽的面孔上挂满了泪痕,眉目如画,芙蓉如面,彷佛连一颗泪珠也会把她的腮儿滴破。大眼睛紧张的看着我,两只竖起的耳朵也因为害怕,连同身体一起颤抖着,我看到这里,心里不知怎么的升起一丝怜爱,轻轻的用手把她的眼泪擦干,然后把她温柔的扶了起来,把身上的衣杉给她整理了下,对她微微一笑,她傻傻的看着我,可能从来没见过这样对她的魔族吧,脸突然红了,原本颤抖的小耳朵也不在颤抖,而是变的通红,我看到她的摸样,可爱极了,轻轻的对她说。

    “还不过来帮我选个武器?”说完,走了几步回头微笑着看着她。

    “啊,是。”她红着脸快步跑了过来,可能是因为过度的惊恐之后又过度的紧张,竟然刚刚迈开腿就差点摔倒,我连忙上前扶住她,看着在我怀里的她有些紧张,又有些委屈的小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她说:

    “你看哪个武器我用比较适合呢?来,帮我选选。”我把她从我怀里拉了起来,然后问她。她先是深吸了一口大气,然后看了我一眼,对我说。

    “大人,我建议您买一把直刀,您看这个如何?”说完,低头从我身边走过,在我身后的位置拿出一把直刀,这是一把很秀气的刀,刀长三尺七寸,锋刃无瑕,一望而知,是一柄锋利宝刀!

    “我就要这把刀了。”说完,我付了钱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候她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恰好我又回过头,看到她张开的小口,因为我的突然转身而马上用手捂住,我笑了。然后顺手拿起旁边的一把匕首,对她说。

    “还有这把,我也要了,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

    “没……没什么,您刚才问我的问题,因为在魔王城的商业性质店铺,是除了妖族以外的任何人都可以经营的,尤其对枯城,以及通天城更是给予很大方便,向这间武器店,就是在通天城的主人开的,在枯城也设有分店,前面的那家,也是这样的,在魔界的商业里,很多都是这样相互开分店的。”一口气说完,说完后又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来,在我还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的时候,突然亲了我一下,然后低声说:

    “我叫珍尼,大人以后可以在通天城找到我。”

    “我叫珍尼,大人以后可以在通天城找到我。”说完,红着脸底下了头,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角。我阴沉的看着面前这位可人,早听说通天城的姑娘热情大胆,与众不同,是魔界一奇,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该怎么办好呢?我一向隐藏自己的感情,保护自己的感情,对于其他方面,我都可以与人虚与蛇尾,逢场作戏,笑里藏刀,但是惟独感情,一旦我对一个人有了感情,我就再也做不到虚与蛇尾,逢场作戏,笑里藏刀了,感情是我唯一的弱点,也是致命的弱点,一向我对于能够获得我感情的人,都刻意的疏远,坚持保护自己。

    珍尼表白之后,一直低着头等我说话,但是凭借女性独特的直觉,发现了我的异样,于是慢慢的抬起头,看到我阴沉的面孔,脸色开始苍白了,紧紧的咬着嘴唇,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最后凄凉的笑了,说。

    “大人,您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刚才吻您,是我们这里的特色,对于每一个光临的客人,我都会这么做的,我只是个弱小的下人,配不上您尊贵的魔族,我又怎么会高攀呢,您不要误会……对了,还没给您找钱。”努力使自己微笑起来,不让眼泪流下,最后借着找钱的借口,用力的甩了下头,把眼泪从眼眶里甩开。我的脸上一湿,一滴散发着些许热量的眼泪从脸夹流下,慢慢的流着。这个时候,珍尼转过头来,继续努力保持刚才的微笑,把钱找给了我,我看着那挂在小脸上的笑容,感受到那分明是在哭泣。

    “对不起,大人,钱找慢了,还有,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刚才是我们这里的特色,真的,不信,您看,我对别人也是这样,对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这样的。”说完,从我身边走过,我想抓住,可是却没有抬起手,看着她吻着一个买完东西准备离开的魔族,我的心开始痛了,是的,这种痛不同于以往,而是一种枯涩的痛,甚至不能说是痛,仿佛在这一瞬间,我的心脏消失了,那种因为突然的空虚产生的痛,一直蔓延到全身,直至整个灵魂……

    这个时候,她来到了我的身边,继续微笑的看着我,说。

    “大人,您看,我对每一个光临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的……我是不是很贱,还需不需要再向别人示范一次!!”说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跑进了武器店里层,我静静的站在那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嘴角有些发痒,伸舌添了添,咸咸的,瑟瑟的,酸酸的,苦苦的,少女的眼泪。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武器店走出来的,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心怎么好痛,我已经尽量保护它了,怎么还是这么痛,难道我没有保护好?可是我明明拒绝了她啊,但是为什么还是这么痛呢。可惜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感情的伤害,是一切力量都不能防御的,不能抵抗的,在伤害别人的同时,无论是什么原因,保护自己也好,为了他人也好,受伤的都是双方,所以有人说感情,就是一把双刃剑。

    爱情是突然的,但是却不一定是永恒的,我不能接受她,其实不是我不想接受,而是我的心接受不了,我习惯了隐藏自己的感情,保护自己的感情,我做不到感情上的虚伪,我的心,对一切可能伤害到我的感情,全部会拒绝,心就是我的一道大门,永远的关闭着。

    直到很多年以后,我同幽儿一起生活的时候,我还一直在思索,为什么我可以接受幽儿呢?比她优秀,美丽的女孩非常多,但是却没有一个走进我的心里,没有打开那道大门,甚至对于幽儿,我也没有打开那道大门,但是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幽儿竟然已经进入了我的心里,在没有开打大门的情况下,进去了。我一直很不理解,于是询问幽儿,她当时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笑眯眯的对我说:“因为她们太笨了,爱情,是需要一点一滴的渗透,无声无息的,我就从你的门缝里进去了,她们就不一样了,那么大张旗鼓的,所以我说,我是最聪明的~~~,你说,我是不是唯一一个进入你心里的,快说!”我马上投降,这是经验,因为我的耳朵已经在她的手里,被她轻轻的抚摸了,说慢一点,马上遭殃。

    可是,你真的不是唯一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