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7 终末阶段
    限制级末日症候

    “他,他死了?”锉刀蹲下去探芭蕾熊的鼻息,回过头,对迎向她的目光摇了摇。

    “这样就行了?”ai怀疑地盯着走火,他手中的刀状临界兵器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但也同样一点血迹都没有。

    “也许吧,看运气,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走火无动于衷地对她们说:“接下来是谁?”

    “你这么做,我不太相信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锉刀这么说道,但又露出笑容,“不过,我相信你。我是第二个。”

    锉刀站在走火跟前张开双臂,走火没有丝毫犹豫,干脆利落地将长刀插进她的心脏又拔出来。

    锉刀倒下了,接下来是ai,然后是斑鸠。

    没有怨言,没有畏惧,被长刀刺穿胸膛,脸上带着坦然的神情倒地不起,沉默而又诡异。倒下的人再没有呼吸和心跳,和尸体根本没有区别。走火说过,他们说过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活下来,难道他们并没有死亡吗?可是现场几乎不给人那样的遐想。

    我几乎要让走火停下来,可是在这个时候停下来一点意义都没有。既然锉刀他们相信走火,我也不得不相信他。

    最终,只剩下我、富江、桃乐丝和走火四人了。桃乐丝走上前的死后,走火将刀状临界兵器垂下来。

    “怎么了?”桃乐丝问。

    “足够了,你和富江去缠住那个恶魔。”走火淡淡地说:“如果我们失败了,才轮到你们。”

    “这样不行,走火,每多一份力量就多一分成功。”桃乐丝突然用一种阴沉的目光盯着他:“这是我的计划,不要阻止我。”

    “没错,这是你的计划,所以你必须活下去,亲眼目睹计划成功的一刻。”

    “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我会活下来相信我。”桃乐丝有些愤怒。

    “现在没必要冒这个险。”

    “这是你的决定?”

    “没错。我不确定bt一个人能够牵制恶魔。”走火对我说:“看住桃乐丝,如果力量还不足够,才轮到她和bt。”

    我明白了,他一开始就不打算拿桃乐丝的性命去赌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不管是出于对孩子的怜悯还是其他理由。一种沉重紧紧揪住了我的心脏,我顿生许多想法,可是每一种都让自己无法反驳他的决定。我和我所在意的人不用承担赌博的命运固然令人欣喜,可是正因为如此,更让我对此时倒在地上的人感到惭愧。

    如果……没有如果,在这个计划中,我才是最后扣下扳机的人。在这个时间和地点,没有人能比我做得更好。

    没有,一定是这样的,不要羞愧,自己和他们都肩负着同样的重担,只是分工的不同而已。活着的人要承担比倒下的人更重要的责任。

    “我们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活下去,如果有可能,尽可能带走我们的身体。”走火说。

    我坚毅地对他点点头,桃乐丝还想说什么,但我抓住她的手。

    “这不是羞耻。”我对她说。

    我不寄望她能明白这一点,她的确和普通的孩子有很大的不同,但也有相似的地方。她和我以及富江不一样,她在同伴的关怀和照顾中成长,她接受过相应的教育和集体观念的灌输。我和富江在数个小时前才加入安全局,可她迄今为止都在安全局中生活,即便同伴的死亡在她看来已经是家常便饭,即便她表现得与众不同,但她毕竟拥有人类的情感,这些人的死亡一直累积着,对她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即便我不深入分析也能知道,一直在不正常的世界中生存的桃乐丝,其情感和思想都不可能是正常的。同伴的慨然赴死对她的影响,也一定比我受到的影响更加强烈。

    桃乐丝沉默下来。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走火好似嘱咐身后事般对我说,即便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

    就这么平静地,淡然地,将刀状临界兵器插进自己的胸膛,然后向后倒了下去。我上前将手按在他的脖子上,脉搏迅速虚弱,然后就这么消失了,呼吸也停止了,体温开始降低,比起寻常的刚死之人更快,呼吸间,身体就变得冰凉。,

    桃乐丝在一旁默默地注视这一切,我看了她一眼,突然错觉般,她似乎笑了一下,可我再去确认的时候,她仍旧是那副沉默中有些悲戚的神态。

    “发什么呆呢?乌鸦。”她低沉的声音将我唤醒。

    我再三确认,她的确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可是无论如何,那如幻觉般的笑容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是不是我的判断出错了呢?也许她的确是不正常的吧,不,应该说那才是她的正常吗?

    我觉得有些可怕,这种可怕来自于女孩体内某些隐藏在黑暗深处,无法理解的东西。但是这种可怕却又令人产生莫名的安心感,因为在“江”身上,我已经看到过多次。或许江的存在,以及她和江的关系,让我已经对这种可怕的感觉习以为了。

    “没什么。”我随口应道,将刀状临界兵器拔出来。

    我看向站在对面一动不动的恶魔附身者,以及他背后那庞大的影子恶魔,刀状临界兵器自发振动起来,细锐的嗡鸣声好似直接扎进大脑中一样,令人感到难受,却也感受到这把刀所蕴含的强大无比的力量。

    “阿江……”我正想说些什么,富江突然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那笑容不是给我的,她目光落在我的身后。

    当我悚然转头望去,只看到桃乐丝扔出怀中的熊玩偶。熊玩偶融化成的液体瞬间将躺在地上,和尸体没什么区别的走火等人吞没。

    “你做什么……”我惊叫起来,可还没把话说完,就看到桃乐丝的脸上的确露出之前那种诡异阴森的笑容。这种和女孩的天真截然相反的表情,令人背脊窜起一丝冷意,瞬间让我的腋窝下渗出汗水。

    “看呀,阿川。这下你该清醒点了吧,不会认为她是人畜无害了吧。就跟你说了,这家伙也是怪物来着。”富江对她说:“喂喂,吃相别那么难看啊,平胸的丑八怪。”

    几个呼吸,我仍没有压制住急剧跳动的心脏,地上所有的人已经被消化成液体,重新变回熊玩偶跳回桃乐丝的怀抱中。

    “咯咯,乌鸦,你的表情为什么这么难看?”桃乐丝的五官和身材没有丝毫变化,天真无邪的声调配合她低垂的头,上眺的幽深的目光,令人感到心脏骤然被恐惧揪住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桃乐丝的身体和五官在变形,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只令人联想到“邪恶”这个名词的形状。可是当意识从格外的惊悚中挣脱时,她仍旧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就像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甚至在富江突然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时,身体不由得跳了一下。

    “不要害怕,阿川,我会保护你的。”富江在身后将我环抱着,可是噩梦中女孩的五官却一瞬间取代富江的脸,就好像抱住我的不是富江,而是桃乐丝。她似乎在我的耳边吐气,那具成熟丰满的身体再不能让我感到温暖,我的喉咙干涸,身体好似被恶灵缠住般僵硬得无法动弹。

    但是这种恐惧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尽管我仍旧知道自己在“恐惧”,但是这个“恐惧”仅仅只是一个名词了。

    “江”控制了我的生理。,但是这个“恐惧”仅仅只是一个名词了。

    “是我,阿川。”富江的声音传入耳中,是的,背后的人是富江。确认这一点,我全身的骨头都松弛下来。

    再看向桃乐丝的时候,她似乎又和平常没什么不同了。可是那种感觉……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巡视地面,走火他们的身体的确不见了,我之前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幻觉。就像对付之前那个快腿男一样,桃乐丝的熊玩偶把他们全都“吃掉了”。

    “为什么?”我看向桃乐丝,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还没有死”我认为自己此时应该是愤怒的,但却感觉不到愤怒的情绪和生理反应。

    “不,他们一开始就死了,这就是计划。”桃乐丝回答道,她看着地面说:这就是我的计划。

    “杀死自己的队友?把他们作为自己的养料,这就是你的计划?”,

    “是的。”桃乐丝供认不讳,从声音中也听不出有多少愧意,“这也是我在这里的原因,只有这么做,才能保证达成目的。”

    空气中似乎发生了某些改变,似乎有一股硫磺的味道钻入鼻子里,我寻找味道的来处,却突然发现空中洒落的星星点点的金光,变成了闪烁着火星的灰烬。不远处,巨大的六芒星已经完全染成金黄色,纺锤体机器中的液体开始沸腾,液面不断降低,被蒸发的气体从纺锤体下方喷出来,袅袅的奶白色气体迅速在地面上蔓延。

    祭坛笼罩在迷幻而浓烈的光芒中,四周变成一片火海,火焰中有许多虚幻的影子在跃动,置身于这片燃烧的世界中,却感觉不到温度的上升,让人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虚幻。

    祈祷声停止了,可是祈祷者们仍旧保持着祈祷的姿势。仪式还没有结束,他们似乎在等待什么。

    我的目光重新落在桃乐丝身上,那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桃乐丝仍旧抱着熊玩偶,低垂着头,就像在注视自己的双脚。在她的脚下,影子的颜色正变得浓郁,继而朝她的身后伸展扩散,覆盖了大约六十平方米的地域。可那并非是女孩的影子,而是一只长着翅膀,拥有四只昆虫节肢状的手臂,可以区分出人脸五官的怪物。

    那是恶魔。

    恶魔在桃乐丝的身后直立起来。刀状临界兵器的震动变得无比强烈,甚至发出警报式的尖叫声。

    “你也是恶魔附身者……”

    “恶魔附身?不,你错了。”桃乐丝将脸抬起来,她的眼睛已经没有瞳孔,如同一整块黑石雕刻而成,她说:“我可不会像对面那个无能家伙一样被恶魔控制,这是我刚刚孵化的使魔。这才是真正的王牌。”

    我紧握着刀状临界兵器,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原来,这才是桃乐丝一直隐瞒的最终计划的真相吗?

    “没有它,我们也能阻止末日真理。”我说。

    “在这里不行。”

    “你说过,走火的超能力能够增幅临界兵器的威力。”

    “还不够。”

    我盯着桃乐丝非人的眼睛,那黑暗中隐藏的东西,让我再也说不出话来。而且木已成舟,再争执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我现在只希望她是对的。

    末日真理的布局虚实参半,真假难分,安全局的布局只在最后一刻才露出锋利的獠牙。我一只觉得这次迫不得已的进攻计划仓促而虚弱,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受到终局的来临。

    无论如何,最终的目标并没有改变,所有的隐藏、付出和改变,都是为了迎接这一刻的到来。我曾以为自己改变了许多,所以可以拯救更多,然而从一开始,我能做到的事情就没有改变过。

    富江和桃乐丝冲向恶魔附身者。巨大的折叠空间挡在她们面前,桃乐丝的使魔化作一片黑幕,将两人一卷,即刻变成数不清的蝗虫冲进折叠空间中。当其中一只穿越十多米的距离,突然出现在士官身边时,富江的上半身凭空出现,一拳打在士官的脸颊上,将他的头硬生生砸在地面上。

    越来越多的蝗虫在富江身边聚集。

    士官身上也爬满了蝗虫,眼看着只剩下一具人形。

    士官身后的恶魔伸出爪子朝富江挥去,折叠空间如同瀑布一样倾泻而下。在被吞没之前,无数的蝗虫再次化作黑幕将富江裹住,又化作蝗虫四散而去,再不见富江的踪影。

    速掠

    在士官爬起来前,我在高速通道中奔驰,绕过战场落在以神父峦重为首的祈祷者们的身前。他们到这个时候,仍旧低垂着头,做出祈祷的样子。

    ——连锁判定。

    ——分析关联因素。

    ——寻找崩溃节点。

    一瞬间,无数的信息涌入大脑中,我的脑髓似乎要坏掉般发烫,可是就算坚持下去也无法找到,不得不停止下来。

    这个祭坛的机构和运作相当稳定而复杂,完全找不到弱点。这算是桃乐丝所说的内部压力最大,结构也最脆弱的时候吗?

    我举起嗡鸣不止的刀状临界兵器朝祈祷者们挥去。震荡波呼啸而出,前方的视野完全扭曲起来,在吞没祈祷者们的前一刻,一层电光形成的护照浮现在他们身周。震荡波和电光护照对撞的地方,迸射出浓烈的电浆,如一条条蟒蛇甩动身体。若非我及时启动临界兵器的防御,差点就被电成焦炭。,

    虽然没能突破对方的防护罩,但这一次攻击并非无功而返,九名祈祷者吐出鲜血,立刻倒地不起。

    我还想挥第二刀彻底了结他们,身边的空间突然发生异变,我第一时间速掠退开,只见折叠空间瞬间吞没了那些扭动的电浆。那只恶魔的进攻并没有结束,它完全放弃了对宿体的保护,不断向我攻击。

    刀状临界兵器经过威力增幅后,产生的震荡波能够和折叠空间相抗衡,我挡住又一波折叠空间后,进入速掠通道绕向纺锤体机器。

    ——再次连锁判定。

    ——寻找机械体运作关联。

    ——取消摧毁其结构,重设为停止机械体运作。

    ——……

    ——判定失败,无法获取足够的连锁因素。

    又是一波折叠空间袭来,对方甚至不怕这种可怕的攻击会波及这台核心机器,事实也证明,即便是折叠空间,也无法对纺锤体机器造成丝毫损伤。祭坛有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维持自身的稳定。

    纺锤体机器中的液面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高度了,在中部似乎有一个若有若无的东西,无法看清楚。

    剩下的五名祈祷者仍旧对此时的战况无动于衷,直到一种可怕的无法形容的声音如海啸般传来。巨大的气浪席卷着空中的灰烬和火焰将整个祭坛吞没。当气浪消弭时,折叠空间的干扰停止了。我转头望去,只看到桃乐丝的使魔用那只昆虫节肢状的手臂击穿了士官的腹部,将他高高挑在半空。

    那只手臂乍然分解成无数的蝗虫,将士官包裹成球体,再散开时连一滴血肉都没剩下。

    脚下和四周的回路绽放起更加剧烈的光芒,失去宿主的恶魔被这光芒捆束挤压,无论它如何挣扎,都无法避免被拉进地面的下场。它渐渐失去影子状的形体。

    “时间到了。”一个平静又毫无起伏的声音传来。

    峦重站起来,如同要拥抱天空般伸出双手。

    虽然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却明白,无论他要做什么,都不会是有利于我的好事。

    [bookom]限制级末日症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