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十章 天武大陆之追杀
    楚阳剧烈的哆嗦,脸色惨白,心神惊悸到了极点。

    刚才他被破军追杀,前方无路,就沟通脑海中的青铜门,流光一闪,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分解成了亿万万微尘颗粒,似穿梭诸天万界,观遍亿万时空,跨越时光长河,从命运中抽离出来,然后分解的身体汇聚一起,再次形成完整的身体。

    有生到死,有死到生,远比当初进入风云世界来的要强烈,简直就是一场轮回。

    雪白的衣衫上染着点点血迹,后背上背着剑鞘,右手中依然握着无双剑,腰间的钱袋里有着一颗颗金豆和宝石,怀里还揣着断脉剑气的武学。

    没有任何不同。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楚阳才恢复过来,周围是河滩,乱石成堆,前方是一条河流,在他脚下还有着大片的血迹。

    “这就回来了?天武大陆?”

    楚阳再次回味刚才的变化,对脑海中的青铜门才真正的升起无限的敬畏,同时也明悟过来,这个天武大陆,才过去一个时辰而已。再想通过青铜门穿梭世界,就要等一个月后才可以。

    走到水边,低头一看,面容没有变化,正和当初离开时的‘楚阳’完全一致,当然神态上还是有些不同。

    楚阳耳朵动了动,听到了旁边树林中传来了动静,当年的记忆立即涌上心头。他还记得,当时重生之后,就发现高空有一头追踪鸟发现了他的踪迹,绝望之下,就通过青铜门进入了风云世界。

    如今过去了一个时辰,显然,追杀之人已经赶了过来。

    “占你身体,担你因果,我楚阳,必将仇人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风云世界的十几年,见惯了杀戮,早已心硬似铁。

    手握无双剑,走了过去。

    唰唰唰……!

    呼吸之间,五个黑衣人出现眼前。

    “楚家余孽,将他拿下,进行拷问!”

    看到楚阳后,正中间的黑衣人大手一挥,下了命令。另外四个黑衣人立即围了上来,分左右前后,先将楚阳围困中间,然后才出手。

    楚阳冷冷一笑,手腕一转,剑刃便划断了四个黑衣人的手筋。不等他们手中武器跌落,又是一招剑八,喷吐的剑气,割断了脚筋。

    四个黑衣人惨叫着跌倒。

    “后天圆满!”楚阳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四个黑衣人,将目光投放在了第五人身上,“先天之境。你们到底什么来历?为何杀我楚家满门?”

    “你真的是楚家余孽?怎么会这么强?”

    第五个黑衣人眼中闪过忌惮之色,不答反问。

    “真的不说?”

    楚阳话音落下,化作一道旋风,席卷过去,让黑衣人瞳孔骤然缩小,正要举起手中刀进行抵挡,就感觉手腕和脚脖同时一痛,便失去了力量,跌倒地上。

    “说不说?”

    楚阳俯下身子,冷声质问。

    “嘿嘿,敢挑断我们的手筋脚筋,你必死无疑!”

    黑衣人发出了冷笑。

    “是吗?”楚阳淡漠的说了一句,手起剑落,便将对方的左手斩掉,让黑衣人惨叫惊天,继续道,“说不说?”

    “有种你就杀了我,定有师兄弟们为我报仇!”

    黑衣人咬牙切齿。

    唰……!

    剑光再次落下,斩掉了右手。

    “说还是不说?”楚阳又举起了长剑,淡漠道,“再不说,我就斩掉你的双腿,然后扔到蚂蚁窝里,看看有没有人来救你?就是有,他们会救一个废物?马上,我就先废掉你的丹田气海!”

    “你、你敢!”

    黑衣人终于恐惧了。

    “我说三声,也是你最后的机会,反正你不说,那边还有四个呢!”

    楚阳露出了笑容。

    “一!”

    黑衣人露出挣扎之色。

    “二!”

    似想到了什么,黑衣人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三!”

    黑衣人终于下定了决心:“我说!”

    一炷香时间后,楚阳将五人全部斩杀。

    “天魔宗,白秋生!”

    楚阳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也了解了很多事情。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金光寺的两个和尚在一处曾经的佛门圣地的遗迹中,找到了一本秘典,却被天魔宗的白秋生得知,就立即进行拦截,进行抢夺,将两个和尚重创。

    白秋生单人独剑前去追杀慧能,另一群天魔宗弟子追杀慧聪,就一直找到了楚家,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楚家上下满门屠绝。

    “慧能被杀,白秋生一无所得,却又有事情牵绊,安排之后就突然离开,留下一帮弟子寻找在楚家消失的慧聪。”

    楚阳心中思量,“慧聪,你重伤之后,来到我楚家,又怎么会逃脱?”

    “天魔宗啊!”

    仰起头,望着白云悠悠,楚阳就感觉脑仁疼,无论是天魔宗还是金光寺,都是当今四大宗派之一,势力之强,让人生畏。

    可不管如何,既然承担了因果,就要去尽到责任。

    嗖……!

    楚阳稍微收拾一番,根据有些模糊的记忆,朝着楚家而去。

    夕阳已经落山,天色彻底的暗了下来。

    不久他就来到了楚家的废墟前。

    偌大的楚家被付之一炬,现在还有点点火光窜出,周围已经被衙役圈了起来,画上了白线,可这又有什么用?

    哪怕夜色降临,依然有很多围观者,议论纷纷,感叹异常。

    楚家啊,放在整个大楚皇朝或许不算什么,可在河阳县那是真正的大族豪门。

    楚阳站在黑暗中,远远的看着,莫名的,心中升起一股悲痛,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这是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

    一直站到了夜深人静,周围之人彻底的散去,楚阳才从阴暗中走了出来,朝着十余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走去。

    唰唰唰……!

    身形闪动,剑光如瀑,转眼间剑刃就划过了一个个咽喉,只留下两人,也被他废了修为。经过一番拷问,得到不少消息。

    他们这些人守护这里,是想看一看有没有漏网之鱼,不久前得到追踪鸟带会的消息,就分派出五位前去查看情况。

    至于主力,早已离开,前往另外一个方向追杀,怀疑发现了慧聪的踪迹。

    “慧聪吗?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

    楚阳眸光闪了闪,顺着黑衣人的指点方向追了过去,楚家的身后事,现在还没有功夫搭理,不过他相信,定然会有人善后。

    风神腿疾驰如风,如幽灵一般出了县城,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山峰而去。越过两座山头,他停了下来,在前面,正有厮杀声。

    淡淡的月辉洒下的光芒,让楚阳看的一清二楚。

    那片地方,本有着高大的树木,如今尽数被摧残,方圆百米内宛若被轰炸过了一般,坑坑洼洼,还躺着二十多具尸体。

    此刻,还剩下五个浑身带伤的黑衣人围着一个和尚,一个左臂被斩杀,浑身鲜血淋漓的和尚。

    “慧聪,交出秘典,我们给你个痛快!”

    一个黑衣人吐出一口血沫子,冷幽幽说道。

    “交出来,否则杀了你之后,就将你的僧衣扒下来,扔到河阳县的街道上,让你死后蒙羞!”

    另一个黑衣人威胁道。

    “嘿嘿!要我说啊,先将他的四肢斩断,废了修为,然后将他丢到妓院中去,找十几个七老八十的老龟奴好好的伺候伺候他!”

    “不,应该找几头母猪,让他尝尝**的滋味!”

    你一言,我一语,污秽不堪。

    “阿弥陀佛!”慧能道了声佛号,无悲无喜,“想我慧聪,自幼遁入空门,六岁修炼,十五岁先天,年方二十四,便破入了宗师之境。恃才傲物,狂妄自大,又仗着过人的头脑,算计过不少事情,却被白秋生重创,又被你们这些肮脏物围困。阿弥陀佛,当真是罪孽啊,莫非这就是佛祖对我狂妄降下的灾难,对我阴暗心思的惩戒?”

    “不,这不是对你的惩戒,而是对你的惩罚!”楚阳走了出来,面色深寒,气息阴冷,目光可怕之极。

    前方的慧聪,正是他昨夜救回家的那一位。

    以他斩杀众多黑衣人的实力,昨晚怎么会晕倒过去?

    不言自明。

    “慧聪,为什么?”

    楚阳一字一句道。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慧聪看到楚阳,心中一颤,不禁哆嗦,低下头来。

    旁边的黑衣人微微一怔,当即走出一个,朝着楚阳就杀了过来,“这样的场面,你竟敢出现?嘿嘿,真是活腻歪了!”

    唰……!

    刀光降落,楚阳一侧身子,剑光闪烁之间,已经划破了对方的咽喉。

    “先天后期吗?若你没有受伤,或许还能坚持几个回合,如今不过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楚阳淡淡的说了一句,继续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