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4 飞翔的子弹
    144飞翔的子弹

    ai躺在地上,似乎失去了力量,但是藏在身后的手却紧握着手枪。然而女士官并没有接近她的意思,走到五米的距离就停下来用食指指着她。

    一瞬间,火星从ai的衣服上窜起来,地上如水般流动的火焰也将其包围。而我也在火焰彻底合拢前抵达她的身边,用力拍灭她身上的火焰,将她拦腰抱起。

    女士官的反应很快,一场爆炸在我进入速掠状态时发生。

    火焰冲击从四面八方涌来,虽然过程在眼中并非快不可挡,但没有空隙,无法闪躲。我将ai抱在怀中,垂头护脸,就这么撞了出去。

    皮肤灼痛,又好似被人狠狠打了一拳,我再也无法掌握惯性和平衡,狼狈地斜抛出去,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但也正好压灭身上的火苗。

    不过这个时候,距离女士官已经有二十米远了。

    我再一次速掠回到桃乐丝身边,原来站立的地方再一次被焰火和爆炸吞没,强劲的热风扑面而来。

    末日真理的魔纹使者死了两个,我方虽然有两人严重受伤,但是同样有桃乐丝在,相信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恢复一定的战斗力,就眼下的状况来说,我们看似有些被动,但是在大局上却具备优势。这一点敌人当然知晓,无论是出于同仇敌忾,还是对最终计划的了然,都让余下五人的攻势愈加凶猛。

    我知道,必须继续牵制,让锉刀、走火和斑鸠方面拖延更长的时间。

    “芭蕾熊的状况如何?”我一边问,一边稳定地给左轮上弹。

    “需要十五分钟,ai的情况要好许多,只需要五分钟就能恢复战斗力。”桃乐丝一边为两人治疗,一边回答。她的眼睛专注在伤者身上,手掌上绽放出白色的光芒,光芒接触的皮外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拢。

    “真是令人信赖呀。”我说。

    女士官见到我和桃乐丝汇合,犹豫了一下,没有前来进攻,反而转往锉刀所在的战场。

    在她转身的时候,我再一次重施故技,锁定六名魔纹使者,将左轮枪中的子弹尽数发射出去。女士官试图躲闪,身子却猛然一顿,捂住肩膀停下步伐,我也已经进入速掠状态。

    高速通道绕向女士官的身后,但这并非偷袭。我知道对方肯定有所防备,决定用最迅猛的一击将她拦截下来。

    女士官的判断和感觉很敏锐,我在高速通道中看到她缓缓转过头来,身体也朝一侧倾斜。

    但还是太慢了。我心里说。

    我的匕首已经递向她的背心,还差一掌的距离就能将她插个透心凉。可就在这时,她的身体产生灼热的波动。我情知不好,可在高速通道一旦确定方向和距离,在抵达终点之前无法解除,我想要停止,但身体仍旧承受通道中的推力。

    就在匕首刺破女士官的肌肤时,凶猛的冲击波携带高温火焰霎时间将我吞没。我的眼前却是火红的光,头发的焦味瞬间钻入鼻孔,随即产生窒息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如腾云驾雾向后飞去,首当其冲的脸部最先感受到灼痛和击打,差点就要昏迷过去。

    但是,也许是“江”的控制,那些痛苦一瞬间就被切断了。身体重重落在地上,我打了个滚,身上的火焰尚未扑灭,再一次进入速掠。在高速世界中,我发现女士官的肩膀根本就没有被子弹击中的伤口,立刻明白这次攻击是她早有预谋,甚至再一次让我落地的地方腾起火焰和爆炸。

    何等狡诈和细腻的心思啊。我心有余悸,为其惊叹,同时告诫自己,虽然之前干脆利落地剿灭了两个魔纹使者,但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任何三极魔纹使者都不是善于之辈。

    我之所以尚有心惊慨,全是托了寄生在体内的“江”的力量。我在高速通道中扑灭身上的火焰,同时感觉到被高温伤害的细胞正迅速死化,结痂,蜕落,取而代之的是快速增殖的新细胞。新陈代谢的速度是如此猛烈。

    女士官的火海将她圈在中间,如果有人贸然上前,一定会遭到迎头痛击。我一边寻觅机会,一边给左轮枪重新上弹,每当我脱出速掠状态,立刻有火焰袭来,只能再度游走。来去几次,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

    女士官终于不再徒劳发动攻击,正面和我僵持,脸上露出惊讶和凝重的神色。我不禁猜想,她对自己的陷阱极有信心,这次攻击是她面对拥有高速移动能力的敌人时的杀手锏。事实也确实如此,若非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下场说不定比ai更加凄惨。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乌鸦。”我说着,并用连锁判定将她锁定。

    她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盯着我的眼睛。她的警惕心很强,无法用语言分散她的注意力,如果我开枪,她就会发动超能力。

    我的左眼单独转向另外的战场,也许是从没看到过有人的眼睛如此诡异,她严峻的神色有些松动。

    我立刻扣下扳机,射出第一发子弹。

    爆炸在她身前近在咫尺发生,我顿时知道自己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第一发子弹被爆炸吹飞,眼前的气流无比紊乱,但是没有超出连锁判定的运算极限。在她反击之前,我依循第一发子弹试探来的连锁因素情报,再次射出二发子弹。

    环绕女士官的火圈腾空而起,接二连三的爆炸搅乱了视野,冲击波袭来,子弹再次偏移。我没有进入速掠状态,只是以平常的速度闪躲,只觉得自己就如同狂涛中的小舟,被巨大而灼热的浪潮不停拍打。

    如果进入速掠状态当然能轻易躲开这波自卫性的反击,但是进入高速世界后,就无法精确锁定对方。我早就打定主意,必须冒上一定风险快速解决战斗,采用这种添油式的压迫进攻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引发敌人的极限。

    对,就是这样。我虽然在很多方面都是半吊子,但是将这些知识和经验结合起来,同样能够得出正确的结论。只有解析敌人极限状态下的干扰因素,才能击穿她的防御。

    所有干扰因素都是在变化的,尤其在这种爆炸性的高温乱流中,变动更加剧烈,但是趋于极限之后,这种变动就会在一定时间内相对性平稳。因为从心理层面出发,很少有敌人在被压制的时候突然将防御弱化。

    虽然也并非绝对,但我却觉得必须要尝试一下。

    连锁判定启动,更改锁定目标,位置心脏和大脑。

    最高运算效率,修正干扰参数,重构目标状态,预测目标行动。

    翻滚爆裂的火焰将我们隔开,看不到女士官了,凝视强光的眼睛快要流下泪来,身体也被冲得东摇西晃。不过,没关系,你的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你在闪躲,隔着如有生命的火焰,试图摆脱我的准心。

    然而我切实地将你锁定了。

    “我的子弹没有死角。”我对火焰说,手臂移动,分从不同的方向射出剩下三枚子弹。

    子弹的轨迹并非直线,它在翻滚的气流中游移飘荡,并在无数干扰的帮助下修正自己的路线,最终抵达我想它去的地方。

    第一颗子弹击中她前方的前方,反弹向她的心口。如果她来不及闪躲,就会受到致命重创,但这并非是决定性的攻击。杀手锏在于最后一颗子弹,第二颗子弹打在她身后的地上,反弹起来后再次和最后一颗子弹发生碰撞。

    我感觉得到,女士官采取了和我预料之中的反应。霎时间,她的身体后仰,最后一颗子弹在碰撞后改变轨迹,发出噗的一声。

    爆炸停歇了,渐落的火海露出女士官的身影。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脑后不断溢出红白色的液体。

    我将转轮中的弹壳倒掉,重新装入子弹,重新给她的脑门补上一枪。这下终于可以确定她已经死亡了。

    没有过人的移动速度、反射神经和**抗力,是无法躲过我的子弹的。如果这个女士官能够和火焰融合,结果一定不是这样。

    “抱歉了,阿江,我们没有时间。”我对体内的江说。这个女士官是她看中的身体,可是死亡的话,也许就不能再用来繁殖人格了。

    我速掠到女士官的尸体边,对剩下的五名敌人进行牵制射击。我已经准备好承受痛苦,而痛苦也如预想般到来。

    左眼脱落,血液流淌。尸体接触到血液的地方,如同投入硫酸中般融化,成为一团岩浆般深红浓稠的血液,重新从左眼眶中回流体内。这种无比的痛苦和异物入侵的感觉,无论经受了多少次都无法彻底习惯。,

    不过也许是适应了一些的缘故,我至少可以站直身体,甚至能在最低运算效率下使用连锁判定进行攻击了。

    在女士官尸体消失的地方,像是“灵魂”的半透明光体如先前的两人那样,化作流星飞向棺柩。

    祭坛的六芒星已经有三个角被点燃了,恢宏的祈祷声变得更加沉重。我觉得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自己是应该心跳加速的,但是生理反应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平稳得让我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被囚禁在躯壳中的灵魂。

    虽然在战斗力和生存力上大为增加,但是总觉得令人惆怅。这种惆怅在心灵中发散,再一次生出如在幻梦中的情绪。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介意“江”在自己的身体里,只是因为一时的不适应,以及人性本能所产生的复杂心理。

    想想看,自己所爱的人和自己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就算不是正常情况下的结合,但在这个混乱、刺激而恐怖的世界,还能奢求更好的方式吗?

    虽然亲手杀了两个第三等级的魔纹使者,但魔纹却没有新的变化,我不禁想,到底该如何才能晋升为第四等级呢?晋升为第四等级后,又会获得什么权限?可惜的是,这些尸体变成血液变成江的一部分后,就不能提炼灰石了。不过这些想法迅即就如火星般消失了。

    这时,ai已经恢复过来,提着枪前往协助锉刀。她的射击当然不像我这般如有神助,所以必须更接近敌人。在ai的协助下,战况逐渐向锉刀倾斜。比起范围性烈焰爆炸,ai在冰霜中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另一方面,走火和斑鸠真的很厉害,他们分别应付两名魔纹使者,但绝非独立作战,更像是以两人组合应付四名魔纹使者,以关键性的配合,真正意义上让那四人无法抽身去救助同僚。

    在我进行牵制攻击后,更是不时可以做出具有强烈威胁的反击。

    斑鸠的超能力是拥有锁定追踪能力的七色虹光,在彻底消失之前会咬住敌人的尾巴不放。走火的超能力显得有些神秘,但是他的**防御能力却十分惊人,往往直接承受敌人攻击的同时进行反击,但我觉得这并非是他的超能力的本质。

    四名敌人的超能力现象都不像两名女士官那么明显,他们也没有超人一等的速度,这让我开始觉得这九人的战力分配和战术计划并不是十分正确,才会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渐渐落于下风。有能够控制折叠空间的恶魔附身者作为屏障,完全可以解放拥有高速移动能力的快腿男,让其承担游击任务,就像我现在做的那样。

    当然,这也不过是我的一家之言,末日真理教或许有更深层的考量也说不定,毕竟他们的目标并非杀死我们,而是完成降临回路的构筑。

    另一方面,富江和那名恶魔附身者打得十分激烈,并非完全落于下风。看起来刀状临界对冲兵器的确会对恶魔造成伤害,因此恶魔附身者不得不保持一定距离,用折叠空间作为两者之间的屏障。彻底混乱扭曲的空间景致让他们那一处战场宛如处于异空间中一般。

    但是,富江要战胜敌人,斩杀祈祷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她如今光是应付折叠空间的包围网就足够头疼的了。而且还要躲避或摧毁地上丛生的怪异植物,这些植物会喷出子弹一样的种子,还会散播毒气,甚至突然张开利齿,将地面布满蛛丝一样的丝蔓,那应该是那名编号“十三”的末日真理干部的超能力,他不停地抛洒这些怪异植物的种子。

    虽然怪异植物给富江带来了许多困扰,不过这些植物在折叠空间和震荡波遍历后根本无法存活。对富江来说,就算无法快速解决敌人,但要僵持下去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到此为止,局势开始向桃乐丝的计划发展,当然也没有偏移末日真理的计划,但他们一定想不到,在最后一刻,我们会给予其意想不到的致命一击。

    我相信桃乐丝,她虽然不是江,但身上拥有和江类似的东西。,

    我一边仔细观察局势的发展,一边用左轮对以二对四的走火和斑鸠进行牵制攻击。现在的情况很好,并不需要我进行主攻,狙击和暗杀更能出其不意。

    机会很快就到来了。

    使用冰霜超能力的女士官在地面铺上冰层,对于习惯在冰面活动的她,在移动速度上比ai和锉刀都快,可是惯性并不容易控制,每次急停都需要凸升的冰柱卡位。她的攻击方式是将凝结冰刀发射出去,以及手持冰刀近身攻击。

    放在ai参与战斗之前,甚至能够让子弹在身前静止的锉刀并不惧怕她的冰刀射击,只是在滑溜溜的冰面上,不太容易防御对方的近身攻击。但在ai加入之后,立刻用子弹进行远程牵制,让女士官不得不将冰霜在身上凝结成护甲,放弃冰刀射击,更多地采用滑行近战的进攻方式。

    锉刀和ai也因此设下陷阱,当锉刀和女士官挨近的时候,即便是女士官背对着ai,ai也表现出畏首畏尾的模样。来去几个回合后,女士官终于不再理会ai,集中精力攻击锉刀。这样一来,冰霜护甲也不再增厚。

    当她又一次以高速蛇形滑动的方式,一边躲避弹雨,一边接近锉刀的时候,忽然间锉刀深处手掌,女士官猛然在她身前静止下来。

    没有任何惯性,就这么突然失去了前进的力量。ai瞧准机会一阵猛射,女士官甚至连闪躲的力量都失去了,护盾顿时被打得冰霜飞溅,迅速削弱下去。

    当她终于可是行动的时候,立刻从锉刀面前转移,一个蛇形滑动规避成功避免了被打成筛子的下场,然而原先包裹全身的冰霜护甲并没有来得及复原。

    对于一般的枪手来说,这种机动能够生效,但在我眼中就是活脱脱的死靶。我立刻扣下扳机,为了保险,将全部六发子弹都射了出去。

    两发子弹直接攻击,一发子弹在冰面上反弹,并撞中另一发子弹,一发子弹击中ai的枪械反弹,一发击中锉刀的匕首反弹,五颗发子弹从不同的角度,不同时间将那名女士官纳入包围网中。她及时闪躲,翻滚,凝聚冰盾,挡下四发子弹,却被那一发被另一颗子弹撞中的子弹从地面上弹起,射入眉心,当场倒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