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章 宿命缠身
    第二个条件就是用这个身份成为月家的家主,而他的父亲,则退到了幕后,三年了,三年前月长存同他的父亲互换了身体,完成了这两个条件,他父亲传授他两招神秘的掌法.

    他曾问过父亲,这两招掌法是那里来的,他的父亲告诉他,不是魔界的魔功,是祖先流传下来的人界武功,仅次而已,只不过这套武功在人界已经失传,现在人,神,魔三界也仅仅是他们月家才掌握这神秘的掌法,他有一个不是很响亮的名字,空间破。于是月长存拼命的修炼.

    练成后再次去杀他的父亲,可是结果还是一样,一掌被打在地上,唯一不用的是,这一次在床上躺了半年,半年后的月长存,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了,不在时而露出恶毒的目光,而是变的学会了隐藏,这一幕幕片段,在长存的脑中回荡着,他在地上爬着,双手狠狠的抓着地面,过了一会,他重新站了起来,把身上的污垢清理干净,来到我的面前,在我的胸口拍了几下,然后五指收缩,慢慢的一个七彩斑斓的能量球从我的胸口心脏的位置浮了起来,最后离开了我的胸口,从手心进入他的身体。接着看着昏迷中的我,低声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还是不是我们月家需要的人,但是我希望你是,希望你能把月家带回人间,我终究还是个人类,还是有感情的,我不想我的下一代受同我一样的苦,我发现我现在已经渐渐接受了月家的这种传统,而且似乎认可了,在我还有理智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早日带我们回到人间。”说到这里,月长存叹了口气,低声对我说。

    “我知道你听不见,可笑我也只敢对听不见的人说,我不想做出父夺子身,杀子母,杀子妻的事情,月家的传统,我终于知道了,什么狗屁空间破,根本就是诱惑亲子的手段,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在我很小的时候,只有爷爷最关心我,而当时的父亲,根本就没有理会我一眼,我在他的心里,只是个没用的垃圾,是个为他儿子准备的躯体而已,真是荒谬,我小时侯的爷爷,才是我的父亲,在我十岁那年,由于意外,他们相互换回身体后,爷爷死了,可是我却一直感觉他没有死,因为父亲对我就像爷爷对我似的,我也明白原因了,父亲的爸爸在临死前把身体还给了父亲,随后他在自己真正的身体内死去了,而父亲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感觉爷爷没有死的原因,他们更本就是同一个灵魂,只不过前后两个躯体罢了,接着,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并且在以后,我还会用同样的方法来夺取我的孩子的身体,在自己拥有年轻身体的同时,自己的孩子也因为恨而加倍努力,成就自然高人一等,这就是月家的传统,也是使月家成为魔族四大世家,并且屹立不倒的原因所在。这就是月家的宿命。”

    月长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走了出去,这个时候,二管事以及三管事都已经在门外侯着了。我并不担心他们能听见我在秘室说的话,刚才的那个秘室,经过特殊的处理,就算里面响声惊天,外面也丝毫听闻不到。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月长存沉声问。

    “主人,陪同幽小姐去的三个魔将,已经按照吩咐处理了。”二管事以他一贯的说话方式回答着。

    “属下也正是赶来带走黑夜的,客栈已经找好了,同样是沧海区,距离以前的客栈不是很远。”三管事恭敬的回答。

    “恩,还有一点要记住,关于黑夜的来历,不要再查了,他的确是魔族人,而且他的沧海魄是我当初教给他的,你们明白么?”

    “属下明白。”二三管事回答道。这么明显的暗示要是在感觉不到,他们也不够资格做月家的管事了,这个黑夜看来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重要,两人各怀鬼胎,想着日后对黑夜的态度该怎么表现。

    “你们也不用考虑那么多了,照旧,一切照旧,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三管事,同黑夜一起执行计划的是谁?”

    “回主人,一个是魔卫级别的提娜,还有一个是魔将级别的森达。提娜,24岁,擅长沧海魄以及传自通天城的……奇门遁甲!!”

    “什么!!!!奇门遁甲,她处于奇,门,遁甲的那一个什么阶段,你怎么不早上报!”月长存一听奇门遁甲四个字,马上询问。

    “主人息怒,因为她只是在通天城无意中学得‘奇’当中的一些符咒,所以才没有及时上报。”三管事沉声回答。

    “以后密切注意有关通天城奇门遁甲的一切消息,尤其注意通天城的八神十二将,奇门遁甲,奇门遁甲,嘿嘿,这个所谓的魔界第一秘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接着说吧。”

    “提娜,魔族,实力达到魔卫级别,24岁,擅长沧海魄以及传自通天城的奇门遁甲中的奇,不过只是一些简单的符咒而已,沧海魄掌握前两个阶段。森达,魔族,实力达到魔将级别,28岁,擅长乾坤功,可以运用一十六招。由于时间紧迫,而且主要的调查都放在了黑夜身上,所以他们两个资料相对比较少。”三管事回答。

    “黑夜你都查到了什么,说说。”月长存问。

    “黑夜,魔族,23岁,实力增加飞快,处次见面属于魔卫级别,到魔王城第二天,同刀的奴仆魔将级别的大郎交战,用智以三招取胜……”还没有说完,就被月长存的问话打断。

    “刀?那个族长的贵宾?”

    “是的,就是他,他与黑夜在客栈认识,然后一起出门。”

    “……接着说吧”月长存沉思了一会,说。

    “同刀的奴仆魔将级别的大郎交战,用智以三招取胜,其后悟出海枯,同时根据刚刚得到的资料,他同时也初步了解了海魂的境界,可以使用小规模的海怒。升级为魔将,但是他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他对沧海魄的理解已经开发,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虽然是魔将级别,但是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时鉴于上次在客栈的那招,可以肯定他是隐藏了实力,如果把实力全部运用,应该是达到了中位魔将的级别,这些是黑夜的实力报告,以下还有他的身份报告,不知道大人您……”三管事小心的问道,毕竟刚才主人已经强调过不许查黑夜了,可见其中有一些不是自己能知道的事情,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一件好事。

    “说吧,不用顾虑,我也想听听这几年没见他,他有什么特别的经历,要看仔细了说。”深深的看了一眼三管事,知道三管事背后开始流汗,才收回目光,慢慢的说。

    “是,黑夜,第一次出现是在水月森林,也正是在这里,我遇到了他,但是之前的事,查出了一些东西……”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月长存,又继续说道。

    “实际上,第一次出现应该是在枯城,在枯城的猎人联盟总部以5张低级猎人凭证,4张中级猎人凭证,一张高级猎人凭证换取了25050个金币以及1本书,1个铜戒指,当时的接待员是叫做凯,不过在黑夜离开枯城的第二天,他就被发现死在了枯城总部,另外猎人遗物当中的书是普通的大陆地图册,戒指……怀疑是黑魔戒指……”接着又抬头看了看月长存,继续说。

    “从猎人联盟总部出来后,到他在水月森林出现,这之间的一切事情,无论怎么查,都毫无头绪,这是很不正常的,除非是有人特意把这段时间的资料掩盖住了。”抬头看到月长存有些阴下来的面孔,三管事快速的说。

    “本来有些怀疑他是妖族,并且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但是后来查到原来在几年前,他曾经遇到一位隐藏身份的魔族,这个魔族看到黑夜拥有s球基因,于是传授了沧海魄给他,也正是凭借着沧海魄,他才能杀死五个猎人,四个中级猎人,一个高级猎人,并且能从深渊峡谷进入枯城。”一口气说完,说完后抬头看见月长存微笑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很好,还有一个疑问,那个戒指,到底是什么戒指?”

    “根据可靠的资料,只是一枚很普通的铜戒指,黑夜可能一出猎人联盟总部就把他仍了,恩,对了,刚才我没有看清楚,忘了一点,不是可能,是很准确的,黑夜一出猎人联盟总部就把他仍了,当时有人看到一个妖族把他检了起来。”

    “很好,你查的非常仔细,以后可能有很多人会不厌其烦的查这件事,为了他们方便,你就按这份资料办吧,明白吧。”

    “是,属下明白。”

    “下去吧。”

    “是。”回答完,三管事悄声退下。

    “黑夜,不管你是妖狐也好,魔族也罢,同我月家都没关系,月家卖了个这么大的人情给你,你要好好把握,好好回报啊。”月长存低声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