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零五章:元凶是谁?
    苏凌雅没有说话,只是从身边的公事包中拿出一份档案递到卫子青身前。

    接过档案,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变打开,伴随着他这一看,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铁青了起来。

    整个牙齿更是紧咬着,整个人显得无比的阴沉。

    “这是小九调查的?”

    许久,卫子青将档案放了下去,目光紧紧的盯着苏凌雅,想要确定这档案中的事情。

    “嗯,是它调查的,自从你将小九弄到维度之后,整个维度已经成为了针孔不入的军事堡垒,而在这段时间,我让它查查你当年的事情,却没有想到,查出的,会是这样的结果。”

    苏凌雅当然知道这里面的档案上,写的究竟是什么,所以听到卫子青这话,脸上顿时有些担忧了起来。

    毕竟,不管是谁,在发现陷害自己的,杀害自己父母的,竟然会是……

    这种事情,谁也接受不了!

    看着脸色阴沉得恐怖的卫子青,苏凌雅微微迟疑了下还是开口:“我们和蓝光的合作,要不就……”

    “不必要!”听到这话,卫子青淡淡道:“这件事情,你暂时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如同往常一般便行。”

    卫子青很平静,平静得恐怖,可是苏凌雅却明显的看到,在那平静下,他的双手正不断的颤抖着。

    看着卫子青这个样子,苏凌雅内心有些生疼,她知道眼前这个平静的男子,此刻内心早已经奔溃了,毕竟,谁又能想到,害死自己父母,陷害自己的人,竟然会是自己最为亲近的人。

    她想安慰下这卫子青,可是最终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是轻声道:“我明白了,既然如此,下个月十五号,度门电脑的新闻发布会,我会照常发布!”

    看着没有回应自己的卫子青,苏凌雅轻叹了一口气,直接站了起来,静静的离开了这包厢,她知道,此刻的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

    就在苏凌雅离开包厢,关上房门的时候,包厢之内,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听到这一阵响动,苏凌雅的脚步停了下来,脸上满是心疼的神色。

    “发泄吧,发泄出来,便会好受一些!”苏凌雅轻叹了一声,深深得看了眼那包厢,最终,随即转身离开。

    她知道,他不会希望,此刻的他的样子,被人看到。

    包厢之内。

    卫子青静静的靠在椅子上,一双眼神通红无比,脸上更是带着泪痕。

    他哭了!

    这是他第二次哭!

    第一次是自己父母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责,痛苦哭泣的!

    而这一次,他没有痛苦,有的只是崩溃!

    他想过所有人,可是,却从来没有去想过会是她,以为,他不信,哪一个从小呵护自己,敬爱有加的她,她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情?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泪水,从卫子青的脸上滑落,往日的一幕幕哪怕是过了十多年了,却依旧清晰的印刻在他的记忆中,无法磨灭!

    卫子青就这般静静的坐在那包厢之内,整个人如同失去的魂魄一般,显得那般的令人心碎。

    许久,卫子青颤抖的拿出了手机,直接打出了一个电话,他想要找人聊心,所以,他便想到了宫九歌!

    “青……青哥?是你,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想我了?”电话那头的宫九歌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只是自从卫子青出事之后,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哪怕是上次,要自己处理钻石也不过是发一条短信罢了,所以,这宫九歌如何能不激动?

    卫子青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他,不是不信他,而是,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只是努力的如同往常一般淡淡道:“只是想知道,你最近在忙什么罢了。”

    “青哥,你是不是出事了?”原本脸上满是激动的宫九歌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

    别人不了解卫子青,可是他却了解,他绝对不会打电话来和自己扯这些家常的,更重要的是,他的的语气,有些沙哑,哪怕是强装着冷静,可是他还是听出了他的不寻常。

    卫子青嘴角咧起一抹笑容,这笑容,显得那么的苦涩。

    “没什么,只是,想我父母了,不知道找谁说话,便想到你了!”卫子青没有说谎,他是想他们了,前所未有的想,尤其是在知道他们的死因之后,更是前所未有的想。

    听到卫子青这话,宫九歌楞了下,许久,才轻声道:“青哥,伯父伯母已经死了一年多了,你,要看开点。”

    “嗯,我知道了!”卫子青没有心思在和宫九歌聊下去,敷衍了几句,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即又静静的坐在包厢了好久,这才离开咖啡厅,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苏凌雅没有再去公司,而是回到了大厦这里,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卫子青,可是她相信,他能从那一个事实中走出来。

    可是,慢慢的,苏凌雅的心,就变得有些不安了起来,站在卫子青房间的门口外,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担忧。

    七天了!

    整整七天了!

    自从知道了是谁陷害自己,又是谁杀害了他的父母之后,卫子青已经将自己锁在房间,整整七天的时间了!

    这七天,他没有出过房门一步,没有吃过饭,更没有发出一点的声响,就仿佛,他不在里面一般!

    可是苏凌雅却知道,他在,所以,她才担心!

    “不行,在这样下去,他会受不了的!”苏凌雅语气中满是着急,最终下定了决心,不管如何,也要见一见这卫子青,就算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要她让他恢复过来!

    就在她准备敲门的时候,那紧闭着七天的房门,终于嘎的一声打开了。

    一向干净的他,此刻头发有些糟糟,眼框更是深陷,显得无比憔悴。

    这般憔悴的他,这是苏凌雅从来没有见过!

    只是,尽管如此,此刻的他,依旧还是显得那么的平静和沉稳,原本担心无比的苏凌雅,在看到这卫子青出来,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她知道,他,想开了!

    刚想要开口,那卫子青却是已经先开口了:“放心,我没事,帮我件事情,好吗?”

    苏凌雅微微楞了下,随即点了点头:“嗯,什么事情?”

    “帮我订一张飞往京都的机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