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九章 月家宿命
    月,苍两人相互看了看,看到苍矛张开嘴似乎要说话,月家家主马上抢先对二管事说:

    “还不快把这小子送到别院去,等我回去亲自给他化解,都是这丫头闯的祸。”说道这里,又笑着对苍矛道:

    “这次真是要感谢苍兄了,要不是你及时赶来,那丫头就创下祸了,魔族现在是不能内斗的,我一会给这小子把身上乾坤功化了,然后亲自道歉,这次实在是太感谢苍兄了。”说完赶紧上前几步,挡在苍矛与我之间。这时二管事也已经把我背在了肩膀上,准备带走,苍矛身形一闪,但是却被月家家主拦住。

    “月长存,你什么意思,这小子被你们打伤,你们难道还不满足,还要继续折磨他?我苍矛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今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今天这小子我一定要带走!!”说完全身散发出浓厚的杀气。

    “苍矛,说明白吧,这小子身上有古怪,乾坤功的能量在他身体内,万万不能给你,谁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秘术禁法可以借此偷学,其次,刚才他用的招式,就是沧海魄的第八招,海狂,说明这小子和我们月家甚有渊源,一时的误会我们应该马上讲清楚,你这么不想让我带走他,难道想借此挑拨?嘿嘿,再者,打架,我怕你不成,从小到大,有几次你赢的,来。”说完,直接运起海怒,在月家家主身边出现了十多个燃烧的水球,和我运用的不一样,我是需要身体去接触才能引燃,而他更本就没有任何的接触,就凭空制造出现十多个正在燃烧的水球,同时双脚在地面上一晃,一个巨大的太极在月,苍两人的脚底出现了。

    就这么一耽搁,二管事已经在远处消失不见了,苍矛犹豫了一下,阴沉的对月长存说。

    “既然月家主人害怕别人通过他知道沧海魄以及乾坤功的秘密,那就算了,不过这沧海魄第八招,有些牵强吧,从来没听说有第八招,不知道族长有没有兴趣知道呢?另外,如此的招式,如果在月家主人手里用出来,恐怕威力不止这样吧,不知道作为月家主人的你,会这招么?”

    “这就不用苍兄多虑了,告辞。”说完,带着月家在这里的所有人走了。

    看着月家逐渐消失的人影,苍矛原本红润的脸开始变的苍白,又吐了一口血,喃喃自语:

    “好奇怪的力量,竟然连魔帝冥都难以驱除的能量,还真是少见,这样的招式,只要三招,恐怕我就抵挡不住了,吗的,月长存,让你检了个宝贝,如果不是我受伤在先,唉!不过,我还是有机会的,这个所谓的沧海魄第八招,我要定了,而且我还是死活不论,只要有尸体,我就可以掌握这招,这就是阴风引的威力,等着吧……”

    月家别院地下秘室里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黑发的年轻人,苍白的脸色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个死人,唯一可以证明他还活着的,就是微微起伏的胸膛,在他的周围,站着四个人,其中包括二管事,三管事,以及月长存,最后一个,是一个中年人,看样貌与月长存有几分想象,他的目光一直留在我的身上,没有移动过。

    “这件事二总管和三总管就当没发生过,陪同月幽去客栈的三个魔将,二总管你知道该怎么办吧。下去吧。”貌似月长存的中年人说。

    “是,少主。”恭敬的态度与面对月长存时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总管,你也一样,一会把黑夜送到另一个客栈去,然后去安抚他,至于你原本的计划嘛,……一切照旧,如果他连这些困难都不能度过,死了也罢,也正好证明了他不是我们需要的人。去吧。”

    “是,少主。”说完,躬身走出秘室。

    这时时候,中年人才把目光从我身上收回,看着天棚仿佛在思索,然后把手放在我的胸口,过了许久,说:

    “果然是这样,他身体的恢复能力已经逐渐的跟不上毁坏的速度了,但是他的心脏在这样的连续恢复下,变的很强,应该是心脏已经记住了伤痛,从而加强了细胞的强度。但是,这也正是让他昏迷不醒的原因,因为他的心脏已经慢慢的开始被身体排斥了,本来处于平衡的五脏各个器官,一旦有一个产生了异变,那么就会遭到其他器官的排斥。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死了,可是他不会死,只会变成活死人,也正好与古书上的记载相吻合。”然后又拿出一个针管,从我身体上取出了少许血液。这个时候,月长存也变的不在沉默,说话了。

    “他真的是那个人么?我们一直等的那个人?”月长存疑惑的问道。

    “我想应该错不了,他很有可能就是能够把我们带回故土的人,族内的古书上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沧海现,飚风起,乾坤下,活死人,魔族身,妖族魂,回归梦,在其身,天地红,雷霆闪,妖狐现,回人间。这十三句话已经实现了六句,沧海现,飚风起,乾坤下,活死人,魔族身,妖族魂。”

    “可是,父亲……”月长存刚说到这里,马上收口,中年人慢慢的转过身看着他,走了过来,一直到马上就要贴着他的时候,低身在他耳边以仅仅两个人能听见的微弱声音说。

    “我再最后说一遍,我已经不是你父亲了,相反,现在你是我父亲,如果你再叫错,那么父亲大人,你就要小心了。”说完,左手轻轻的拍了下月长存的腹部,没见怎么用力,但是却让四周发出了一声仿佛玻璃破碎的声音,接着,长存跪在了地上,七孔流血,只能用一只手勉强的支撑着,低下了头,盖住了眼中那恶毒的目光。

    “恨么?应该恨的,月家的人,没有恨怎么行,我当日在你面前杀你亲生母亲,就是想让你恨,可惜你不争气,对我只有怕,没有恨,于是我再杀你妻子,这个时候,你才稍微有了些恨,这么多年了,到现在你才刚刚让我满意,记住,月家的子孙,必须要学会恨!这点,幽儿就比你强多了.

    甚至这个躺在那里的小子都比你强,刚才他为什么能发出那样强大的招式?因为恨,恨,是这个空间最原始的能量,一切的生命,一切的存在,都被他控制,被他影响,但是只有我们人类,才可以反控制他,利用他来增强自己,这也是为了让你不要忘记,你是人类,人间的人类,不是魔界的魔族,记住了。还有不要忘了,现在你是月家的家主,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我的父亲,我的替身!!”

    说完,在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散发着红色光芒的三角形,然后一起消失了。

    月长存也在这个时候坚持不住倒了下来,狠狠的用手砸着地面,他曾经一度的迷茫过,为什么前一刻还是自己非常敬爱的父亲,还把自己抱在怀里,在下一刻就能在自己面前残忍的把他的妻子,自己的母亲,杀死。他本来是要恨的,但是他看到了母亲临死前的眼神,平静的眼神,仿佛早就知道会这样的眼神.

    这一刻,他迷惑了,就这样,他长大了,娶妻了,可是在生下幽儿的第二天,他的父亲再一次在他的面前把他的妻子残忍的杀死了,而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恨,的确,他成功了,自己对他的恨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切,并且凭借着恨,自己学会了沧海魄的全部境界,同时乾坤功自己也练成了三十二招,当他认为足够实力去杀死父亲的时候,却被一掌打倒在地上

    当时他在床上躺了一年。也思考了一年,一年后他复原了,并没有向以往的性格立即冲动的去杀死他父亲,而是平静的来到父亲面前,跪下恳求父亲传授把他打倒的那一掌。当他父亲问他为什么要学习的时候,他用恶毒的目光看着父亲.

    “为了杀你!”

    父亲听后,哈哈大笑,让他答应三个条件,就传授他。第一个条件,用月家的禁术,同父亲互换身体,这个禁术,必须两个人一起操作才能成功,而且两个人必须是全无保留的,全心全意接受,一旦在施术的时候有一丝的犹豫,就会两个人全部死亡.

    乍一听这个条件,月长存唯一的想法就是借这个机会同归于尽,但是他精明的父亲又怎能给他机会,在施术的时候,用另外一个人作为媒介,让他先与媒介互换身体,这个时候他没有其他的选择,必须全心全意,因为他不能死,他还要报仇。就这样,他用媒介互换了身体,他的父亲又与媒介互换了身体,最后,他同媒介再互换了一次,第一个条件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