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八章 乾坤功现
    “你们三个不要动,否则一旦我的手指塞了进去,那就是灾难了。对了,还有你们八个小鬼。”

    我微笑着看着他们三个准备赶上来救我手里这个白痴的魔族。不紧不慢的对着这三个白痴魔族讲清楚了我的危险,以前就听说魔族在战斗的时候比较笨,经过这几次的战斗,果然如此,如果是妖族,诈死都有可能。

    “你以为就凭一个手指就能吓唬住我们?”其中一个说。

    “他是骗人的,我们冲!!”几个小鬼也跟着起哄。

    “这个……”

    “他说的是真的。”声音突然在客栈里响起,虽然不大,但是却让整间客栈都嗡嗡作响,而且我的身体连同手里的魔族也被一阵大力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开,等停下来的时候,我束缚在被我抓住魔族身上的四个海枯结界,竟然被刚才的声音,生生的给震碎了两个,惟独双手上的因为我发现不妙,迅速牢固才没有被震碎。这个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高大老者从客栈门口走了进来,随之而来的,是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折服,其他三个魔族看到老者,全都跪了下来,恭敬的说:“二管事好。”

    二管事?我仔细的看着这位身材魁梧的老者,他就是二管事,月家的二管事。他走了过来,随意的拿了张椅子坐了上去,然后笑着对我说:

    “我听老三说过你,果然后生可畏,但是没想到你居然仅仅凭借三招沧海魄就能领悟到海魂的境界,而且更让我吃惊的是,你对沧海魄的运用,可以说前所未闻,运用巧妙。难得。好了,都是自家人,黑夜,你还不把人放开。”

    一席话说的我无话可说,心里很是佩服,第一,他决口不提战斗的原因,第二,不偏帮任何人,第三,用一句话显示了自己的实力,第四,就是叫出了我的名字和三管事,第五,就是那句自家人。短短的两句话,向我表达了这么多,这样的本事,我觉得比他的实力更加的可怕。

    于是我缩回了手指,把包含水球的结界消散了,就在准备把束缚在他手上的结界消散的时候,突然,他自己震开了结界,这个时候,二管事飞快的起身,向我冲来,大声喊道:“幽儿不可!”但是已经晚了,两道x形状的掌劲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胸口,不过很可惜,因为自从掉进我的陷阱,被我抓住后,他就一直没有说话,这种很反常的事情,我又怎能不留意,在给他消散结界的时候,我已经在全身运起了潮起。

    但是我还是忽略了那两道x型能量的破坏力,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潮起只不过消弱了它的一部分能量,还是有一部分被打进了我的身体,这种奇怪的x形状能量并没有外在的破坏力,而是破坏身体内的各个器官,经脉的一种阴功,一种柔功。这种能量一旦进入身体内,就会顺着经脉破坏,一旦拯救或者自救不即时,那么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很多人都是被打中后因为没有认识到危害,结果经脉全毁,五脏破碎而死,这就是月家掌握的乾坤功,与沧海魄齐名的乾坤功。

    这种奇怪的阴柔能量一进入我的身体,就开始破坏我的经脉,然后迅速向心脏蔓延,因为是打在我的胸口,所以几乎是瞬间,就蔓延到了心脏,接着,一阵我从没经历过的疼痛从心脏传来,哪怕是当时在深渊里错误运用九字真言,伤害心脏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疼痛过。因为虽然我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但是也仅仅是恢复,不能把这股能量从心脏处驱除,也就是说,我的心脏现在是刚刚被乾坤能量震的四分五裂,但是马上又被身体来自血继遗传的恢复能力迅速的恢复完整。

    本来我的恢复能力是没有这么快的,但是由于面临死亡的多次威胁,引发了身体的潜力,以超越以往无数倍的速度进行着恢复,就这样,在我的身体内心脏破碎,又被恢复,然后再破碎,再恢复,周而复始,从能量进入身体到现在,短短的几秒内,我经历了一生难忘的痛苦,真正的刻骨铭心。巨痛以及心脏的连续破碎重足,使的血液循环变的时会时慢,我的脸部血管也全部绷起,我强忍着痛苦,紧紧的咬着牙齿,对于这样伤害我的人,我怎能放过他。

    我要用我最强大的招式,来杀了他,心里默念“临”,这是我在前所未有的巨痛下发出的我最强大的招式,仅存的一丝理智让我在进攻的时候运起沧海魄来掩饰着九字真言,天地之间闪过一声霹雳,接着凭空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龙卷风,一道由水组成的龙卷风,强大的能量使客栈连同四周的房屋在瞬间崩溃,接着龙卷风以异常的速度越来越大。

    最后几乎上可接天,在天空中出现了一**巨大的涟漪,天空也变的阴森可怕,仿佛魔界末日一般,在这个时候,从魔王城的各个区,都有人飞快的赶来,其中目前魔王城最厉害的苍,月两家家主几乎是不分先后的来到了这里,也正是这个时候,龙卷风引起的强大力量最颠峰的时候,我以以雷霆万钧的气势,向那个已经傻愣在那里,叫做幽儿的魔族打去,此时的我,已经双耳失聪,更本听不到旁人的呼喊,存着必杀的心,打出了我至尽为止最强大的一击。

    如果此时三王子在的话,看到这一击,一定会很欣慰的,因为,这一击,完完全全的把九字真言中的临,展现的淋漓尽致,堪称完美。就在我认为必定能杀死幽儿的时候,二个人影毫无任何征兆的出现在幽儿的面前,而幽儿也被赶来的二管事抱走,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我的招式更本不能改变,可以说我更本就只能控制它一次,无力控制第二次,那么既然你们两个老不死的要足碍我的报仇,就让你们来尝试下我黑夜最强的一击吧!!!

    一声仿佛来自上古时代魔兽的怒吼,我黑夜这最强的一击终于发出了声音,也只有这个声音,才配的上这招,巨大的冲击力使周围一阵模糊,等我看清楚的时候,赫然发现,我的这招竟然是被一个人接住的,不是我开始认为的两个人,但是这个接住我招式的人也并不好过,上半身的衣服尽碎,全身无数个被飚风刮开的伤口,流血不止,但是似乎只有外伤看起来比较严重。

    这个时候,我在也忍不住疼痛,再加上刚才运用临,对心脏的超负荷伤害,终于倒下了。接住我招式的那位老者突然吐了一口血,仿佛又苍老了几岁,对着身后的人说:“月老头,可以把结界打开了,你的海枯还真是厉害,这样的能量冲击都没碎,呵呵。”

    “苍矛,是你老了,这样的攻击就能吐血,不过话说回来,没碎是没碎,骨头都散了,这小子疯了,要不是我们来的快,幽儿那丫头就被他杀了。”说到这里,喘了几口气,转过身连同被称为苍矛的苍家家主一起走出了走到了我的身边,就这么一会,苍家家主已经恢复如初,仿佛没有受过伤一样。月家家主不满的哼了一声,说:

    “这魔帝鸣就这么厉害,可以让伤食马上转好?不如我用二十招乾坤来和你换这方法,如何?”

    “哈哈,月老头,你就别打魔帝鸣的主意了,想学?可以沧海魄加乾坤功,两套换一套,哈哈。”说完低身用手按着我的胸口,皱起眉头对月家家主说。

    “中了你们月家的乾坤功,应该是你们家的那个小丫头打的,嘿嘿,还真狠啊,正好打在胸口,应该是偷袭,怪不得这小子疯了似的要杀她。”

    月家家主铁青个脸,瞪了一眼苍矛,说。

    “被乾坤功打在胸口,你试试,看死不死,要是真这样,这小崽子早死了。”说完上前把手按在了我的胸口,讶了一声,又把我反转过来,按在后心处,过了许久,站了起来沉声道:

    “小二,怎么回事?”

    二管事马上上前躬身回答,就把事情如此这般,并且连同从三管事那里得到的关于黑夜的资料详细叙说了一遍,这个二管事何许人,聪明的很,早在苍,月两人与黑夜在结界内的时候,他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问了个明明白白,算准了自家主人要问自己。有仆如此,夫复何求~~~!

    关于乾坤功:

    所谓乾坤,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乾坤,这八卦即为,乾,坤。艮,巽,震,兑,坎,离。乾为天,坤为地,艮为山,巽为风,震为雷,兑为泽,坎为水,离为火,所谓道者,规始于一,一而不生,故分而为乾坤。乾坤合而万物生,故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为乾坤。清乾阳上而升,浊坤阴而下,乾坤相并俱生。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齐乎巽,巽,东南也,齐也者,言万物之洁齐也。离也者,明也,万物皆相见,南方之卦也,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盖取诸此也。坤也者,地也,万物皆致养焉,故曰致役乎坤。兑正秋也,万物之所说也,故曰说言乎兑。战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阴阳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劳卦也,万物之所归也,故曰劳乎坎。艮,东北之卦也,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是为乾坤。

    乾坤功共分为八招,乾,坤。艮,巽,震,兑,坎,离,这八招,其中每一招,又蕴涵无数招。而六十四招,是至尽为止修炼出最多的了,修炼乾坤功,主要看机缘,有人一生只练会八招,也有人练成十六,二十四,三十二,四十,四十八,五十六,直至六十四,乾坤就是天地,修炼乾坤功,就是需要悟,看个人的机缘,造化了。但是每悟出一招,威力都是惊天动地。乾坤功是魔族九大魔功中,最简单,也同时是最复杂,最容易,也是最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