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零二章:一年后……
    嘉嘉大厦距离港城城郊距离颇远,哪怕是马小玲将油门踩到了极限,也始终是无法在第一时间就到达。

    一路上,况天佑和马小玲沉默无言。

    这段时间下来,因为王珍珍的缘故,两人的关系,变得越发的复杂了起来!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赶路,两人终于离开了港城市区,眼看着距离城郊,那怨气冤气最为浓郁之地没有几公里的时候,原本正疾驰的车,勐然停了下来!

    “结……结束了吗?”

    两人抬着头望着那天空,那一轮血月,正在迅速的消退,缓缓的回归皎洁,于此同时,两人更是发现,那城郊之外,那浓郁的煞气,正迅速的消退,不过是这眨眼的时间,竟然再无一丝。

    就仿佛,刚刚的那一切,一切皆不过是幻影罢了!

    血月消失,怨气消散,饿修罗死了,可是,卫子青呢?

    两人脸上闪现一抹担忧和期待的神色,随即依旧朝着那城郊而去,几公里的路程,不过短短两分钟的时间罢了,很快况天佑和马小玲便来到了那卫子青和金正中的地方。

    只是,此刻这地方,哪还有一丝卫子青和金正中的影子?

    满到处是死寂沉沉,四周到处一个个恐怖的深坑,将方圆一里之地,破坏得满目苍夷,尤其是四周,更满是鲜血。

    那血,还带着丝丝的热气,显然是刚洒下不久!

    虽没看到,却依旧知道,在这里,曾经经着一场恐怖的血战!

    马小玲脸上满是苦涩的神色,她还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这卫子青还活着,可是……

    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知道,这只是奢望,因为,在不远处那,到处是一片片白色的碎布片,这是衣服破碎的碎片,而这衣服,不止是马小玲,就连况天佑也清楚的认出,这是卫子青的!

    尸骨无存?魂飞破散了吗?

    这一刻,两人静静的站在这战场上,谁也没说话,有的,只是苦涩和无奈。

    ……

    一年后……

    华夏内陆,一个遥远的偏远小村中,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正微笑的陪着几个老者坐在老魁树下,而在两人的身旁,一个个的村民,正围在两人的身旁。

    这一老一少,却是在下着围棋,只是和白衣男子的风轻云淡不同,这老者,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

    不为别的,就因为,棋局上的形式,对他非常的不利,因为他发现,不管他走哪一条路,那白棋,始终如一条蛟龙一般,围困着自己,竟丝毫没有退路!

    许久,老者却是扔下了黑棋,有些幽怨的看着那男子道:“卫先生,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懂得尊老爱幼呢?哪怕是安慰下我,也好啊,不是吗?”

    “哈哈”村长又输了!”

    “是啊,还是卫先生厉害,整整十盘,这杀的村长毫无还手之力,哈哈!”

    听到这老者的话,一群正在观看这场妻子的一群村民,一个个的大笑了起来,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而这幸灾乐祸,看的村长脸上满愤怒无比,只是这愤怒,却并不是真的愤怒,到像是恼羞成怒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男子脸上的微笑,更是盛了几分。

    “卫先生,自从你来了之后,村子里再也没有什么脏东西,就连生病的人也少了,反正闲着无事,要不,我们在来一局?”村长仿佛是受不了这一群村民的嘲笑,开口却是又要和这卫先生在来一局。

    那白衣男子笑了笑,刚想要答应,眉头却是勐然一皱,随即恢复了平静朝着村长微笑道:“村长,今天恐怕不行了,我得去见个客人,有机会在来吧!”

    听到这卫先生这般说,村长也只能无奈作罢。

    辞别了老村长,这白衣男子却是没有回家,而是走出了村外,来到了一条溪流畔,远远的,便看来一个短发白衣女子和一个长得粗狂无比的武僧,正站在那里等待着自己。

    “你来了!”白衣男子淡淡的看着这白衣女子,语气说不出的平静,仿佛早就猜出了这女子会到来一般!

    “你很不想见到我?”听到白衣男子的话,白衣短发女子静静的看着他,眼神如深海般莫测。

    卫子青脸色有些复杂,许久才道:“一年前若不是你救了我,我便活不到今天,我说过,离开,便会离开的!”

    一年前,和金正中之战,虽然最后在最后关头,用杨柳枝消灭了他,可是自己也到了灯耗油枯的地步。

    原本以为自己会死,可是却没有想到,这妙善,竟然出现了,还救了自己,当时自己问她为什么救自己,她却没有说,只是希望自己离开港城,不要在回到港城!

    他同意了,也借着这机会,游走于华夏内陆,平时帮人看看病,做做清洁,又直到后来,来到这村子,除了一只厉鬼后,便在这里定居了下来。

    “那你为何不离开?”妙善看着卫子青淡淡道,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现在心中有多么的不安。

    一年前,他出现在竹林蝉院的时候,自己还能多少知道他的一些命运,可是一年后的今天,他站在这里,自己的预言术,却再无用,就仿佛,如同当初他突然闯入命运河流一般,不受控制!

    所以,这也才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的缘故,因为,这卫子青,已经延迟了当初约定离开的日子将近三个月了!

    “因为,我想要问一个问题!”卫子青抬着头静静的看着妙善,离开,他会离开,可是心中一年的疑惑,他必须要弄明白,他,才能离开!

    妙善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卫子青,许久,这才点了点头。

    “你说过,我的出现,打破了命运的轨迹,按道理来说,你应该杀了我才对,又为何救我?坐视不理,对你,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吗?”

    这个问题,一年前卫子自己已经问过了!

    当年的妙善,选择了不解答,一年后的她,卫子青相信,她会解答,因为,她已经不想自己在待下去了!

    故而,卫子青必须再问一次!

    妙善不变的脸色终于起了一丝的变化,那是迟疑,知过去,晓未来她。终究也有了迟疑的时候了。

    许久,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这才淡淡道,而听着她的话,卫子青的脸色却是变得复杂无比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