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七一章 百万魔潮
    当宗法相来到神玄峰,日月神殿之时,就望见那殿前,正被道童们喂食的两头灵宠。

    那是一只三人大小的金翅雷鹰,还有一头背生双翼,浑身金毛的雄狮。

    宗法相只看了一眼,就不禁眉头大皱。后者是传法堂善法首座的护驾,今日出现在此的原由,不问可知。可另一只金翅雷鹰,却是属于神海峰的那位峰主大人。

    这使宗法相叹息不已,他那高师弟还真没说错,这次他希望渺茫。

    其实这一幕,也早在他意料之中,可当见了之后,宗法相还是心情糟糕之至。

    而须臾之后,宗法相更见一道光影,从远方直飞过来。仅仅霎那,就掠过了数十里虚空,落到了殿门之前,

    当望清楚来人之后,宗法相口中就更是苦涩,不过他依旧毕恭毕敬,行了一礼:“见过神月峰主!”

    来者却是一位*****大约三旬多一点的年纪,风华绝代,聘婷秀雅。正是第三天柱简倾雪的师尊,十三峰系之一神月峰的峰主施洛神。

    望见宗法相之后,施洛神就不禁笑道:“你那师尊,闭关的可真不是时候。”

    宗法相闻言,却是面无表情:“可在我看来,神月峰主这边希望也不大。你那弟子,也把藏灵山知事职司,放弃的太早了。她比我还小五岁吧?就这么着急,要与我一较高低?”

    “倾雪啊?自从三年前上官玄昊叛门,她这人就好似是换了个性子,在道途上激流勇进,半刻都不肯停歇。”

    施洛神一声轻叹,随后就径自往那殿内行去:“今日你我确实晚来了一步,且姑妄为之!”

    宗法相心想这何止是晚了一步而已?可他也同样迈步,尾随在施洛神之后。

    再当他踏入殿门之时,果见那传法堂善法首座与神海峰峰主,都已在座。随后就听那位神海峰峰主,语气淡然的说着:“入试弟子张信,由我亲自收录!其余三女,亦一并归我神海峰门下。此后神海峰二十年之内,不录亲传!”

    闻得此句,宗法相与施洛神二人,都不禁再大吃一惊。都心神震撼的,齐齐目望那神海峰主。

    二十年之内,不录亲传,也就是未来的十次入门试,神海峰都将放弃录取道种与天柱级的机会。

    这神海峰,竟舍得如此代价?

    宗法相愣了片刻,就又眉头大皱。他是重视张信不错,可远还没有到神海峰主这个地步。绝不可能将神天峰一系的前程,也一并押上!

    道统传续,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才是正理,可观这位神海峰主之意,竟是打算将所有的鸡蛋,都投在张信这一颗篮子里。

    这使他一阵狐疑思绪,难道说那千页峡内,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的?

    神海峰究竟是哪来的信心,认为张信与那三个女孩,可以担负起未来神海峰的道统传承?

    而正当殿内的几人,都惊疑不定之时。殿门之外,忽然传来些响动。

    宗法相微一凝眉,回望身后。随后就只见一位四旬年纪,气质精明干练,目光似隐透电芒的瘦削男子,也正从门外大步行入。

    巡山堂副首座,天眼秦知来?

    宗法相暗暗讶然,心想这位,竟已出关了么?不知今日此人,来此何事?

    那秦知来目不斜视,径自步入到殿中站定,朝上方的掌教一礼。

    “真人!方才弟子有报,发现广林山之南三百二十四里处,有大量妖魔聚集,数达百万!已确证其中有八臂神魔薛智,千眼神魔司空绝之部属。”

    他这句道出,就仿佛是在平静的湖泊中投入了巨石,使得殿中这几人都变了颜色。便是那位一直阖目端坐的掌教,也突然直起了身躯,睁眼往秦知来看了过去,目中精芒四溢。

    “此言,果真?”

    “有影石为证,决然不假!”

    秦知来将袖中一枚暗灰色的玉石取出,托于手中。待那掌教真人拂尘一招,将这玉石取去,他才又继续言道:“与妖邪战事,自有掌教真人与斗部八殿执掌定策,弟子不敢置喙!然则我巡山堂,亦有守土护山之责,弟子自接警讯之时起,就已命藏灵山巡山司,即日清肃诸山,保持戒备。可除此之外,藏灵山下还有一隐患,不可不忧。弟子今日来此,除通报敌情之外,也特为请掌教法旨!”

    宗法相听到此处时,神色已恢复了平静。他知道秦知来想说什么,这所谓的‘隐患’,就只可能是千页峡内,那因入门试而得以入藏灵山下的近千灵师。

    这些人分属诸宗,心思各异,其中不乏日月玄宗的对手仇敌,

    除此之外,千叶峡内这场入门试,也至少占据着藏灵山上院近千人力。值此大敌临近之刻,也是不合时宜。

    不过更让他讶异的是,这次巡山堂的消息,居然如此灵敏。明明那执掌日月玄宗对外一切战事的斗部八殿,至今都无反应。

    才刚思及此处,宗法相就又心中微动,目光又再次移向了殿门之外。他的灵觉,已经感应到了大门之外,亦有三人陆续来临。气息皆浩大深邃,都不逊于他身侧的两位峰主。

    宗法相不禁容颜微肃,心道这三位斗部殿尊,来的也不算迟。

    ※※※※

    当张信四人退入到山灵居的时候,周围亦布满了各种邪兽。总数成千上万,一片黑压压密密麻麻,难以辨清。

    他们这一路奔逃,过程也异常惊险,只差毫厘,就将被这兽群围堵。而叶若寄以厚望的子母弹,却并未起到她想要的效果。

    这炮弹内的千颗子弹,对于正常的生物,确实杀伤力极大,危险之至。可对于那些邪兽,且是效果不彰。这些畜生,哪怕身躯被打到千疮百孔,都仍能行动。倒是张信与谢灵儿的风灵斩,对它们的威胁更大,一道风刀过去,只要被斩中了,那必是身躯两分,或者四肢截断,即便不死,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也将难以行动。

    好在张信,对此早有预料,他用这子母弹,就是为借助那弹幕阻敌,效果总比那普通的金属炮弹好。

    这里可不是地窟,而是地形开阔的平原。以那些邪兽的灵敏,很容易就能闪避炮轰。

    而当那一连十二发子母弹轰出之后,便是张信,也不禁生出了遗憾之意。

    要是能在那些‘子弹’上面,刻录下火系符就好了。哪怕只是最基础的炎符,也能将这些邪兽,打入万劫不复之境。

    可这念头闪过之后,张信却不禁发愣,之后却是眼神复杂的笑了起来。能想到这种事情的,绝不可能只自己一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