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七零章 天柱之议
    宗法相却凝思了片刻时间,才开口答道:“此事稍后你也会得知,今日帝流浆之夜,千页峡群雄相争。血剑山庄与空剑宗有两个小辈,纠集千余人,意图围杀张信。结果还未照面,就被张信的金灵力士击败。”

    高元德闻言也微一愣神,半晌之后,才又继续问道:“那么这两个小辈,实力如何?”

    “自是那十数万弟子中的佼佼之辈,据说都仅逊于皇泉。这一届我们日月玄宗,似他们那样的,也只**人而已”

    宗法相的眸里,明显是强抑着惊喜:“据说这二人败落之前,都底蕴尽出,借助灵装法阵之力,将一身灵术上推至二十重之上,”

    也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远处虚空忽有一道光华疾飞过来。高元德大袖一拂,就将那光影摄在了手中,那赫然也是一枚传音剑符。高元德握在手中,仅仅须臾,就也脸色凝重。

    “果然了得!七里之外,就能轰杀同级天柱!”

    说完之后,他又好奇的看宗法相:“时隔近二十日,那司马信德,难道一直都无动作?”

    “怎么没有?此人倒还算聪明,直接从墨氏与天丹坊那边下手,意图说服墨氏与周小雪的家人,将墨婷与周小雪二女,送入神天峰。”

    宗法相说完之后,就一声叹息:“可那原空碧,同样非是蠢人,早有防备。墨氏亦非易与之辈,墨雍贪婪狡诈。而且时间上,只怕也来不及了。”

    “时间?”

    高元德略一思忖,就已明悟于心:“师兄之意,是说这次张信可能破格录取么?”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吧?”

    宗法相神色凝然:“要从他手中要来这门革新奇术,宗门怎还可能将之拒于门外?也绝不可吝惜厚赏。日后哪怕此子再无建树,宗门拿一个候选道种的名额养着他,也一样不亏。再者~”

    说到此处,宗法相又一声轻叹:“近日我们日月玄宗的时局,可谓是风波诡谲。广林山坍塌之后,不但外有邪魔压境,周围诸宗派,亦是骚动频频,便是这门内,也一样不安稳。”

    “不错!”高元德微微颔首:“十三宗系争权夺利,四阀七姓亦有崛起之势,玄昊党人搅风搅雨,门内无一日太平。”

    “换成元德你是传法堂首座,敢在这等情形下,再放任那张信,继续参与千页峡的入门试?”

    宗法相苦笑:“所以我说,时间不够。”

    高元德闻言了然,知晓宗法相,是在担心张信的安危。

    此人身怀的革新之术,价值巨大。一旦在千页峡内出了什么意外,又或者那天竹宗,血剑山庄几家的监考灵师起了什么异样心思。那么这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可高元德却不置可否,继续反问:“张信改良之术,完全可支撑得起一个世家甚至宗派,他是否会心甘情愿的交出来?如若不愿,他无寸功于日月山,如何能得候选道种之名位?且即便此人,得以身晋候选道种之林,可未必就会放弃入门试。难道宗门要为他,再拿出三颗神血石?”

    “宗门所需,就只是张信的避雷法门而已!他那尊金灵力士的真正价值所在,就在于此。其余奥义,宗门都可不问。就说他那种弹丸喷射,通过其他方法,也不是不能办到”

    说到此处,宗法相的口中,蓦然道出了几句富有韵律的灵言,手结道印。随后就有一尊精钢力士,在他的身前凭空聚成。

    只是在这尊力士的前臂上方,赫然镶嵌着一条中空的圆形钢管,周围则绘有无数奇异的符文。

    随着周围那些符文,纷纷闪烁红芒,那铁管之内,也赫然爆出了一团火光,将一枚银白色的弹丸喷射而出。那光影快极,带起一片唿啸之声,直到数里之外,才终于无力坠落。

    “这是?”

    高元德明显吃了一惊,仔细注目望着。

    “二十日前,我就在琢磨如何以阵符之法,达到与张信那尊金灵力士类似之能。看看这种力士,能否普及。可惜时间不够,这弹丸发射之速,还远不如张信。可曙光已现,不难继续改良,以我预估,这钢弹射程最远可达二十外。”

    宗法相摇着头,笑了起来:“可是今日,那个家伙,却又给我上了一课。居然预先炼制好了那种特殊弹丸,再填装到力士体内。这种创新,真可谓天马行空。元德你知道这法门的意义么?”

    “师兄是打算将符与这弹丸结合吧?”

    高元德陷入凝思:“张信那种弹丸,我不知他是如何制作的。可如再结合符之力,那么这弹丸的威力,势必可再有增长。再如有高明的炼器师与符师出手,三十级甚至五十级威力的符弹,都不难制成。借助师兄设计的这款金灵力士,最远应可在二十里,甚至五十里外投射。呵~这就有些可怖了!宗门内三十万金系灵师,只需有一万人,掌握了师兄这种改良灵术。那么南方的魔潮,何惧之有?原来术法革新,真已近在眼前!”

    哪怕是没有那避雷之法,这种类型的金灵力士,也是极具价值。

    “果然不愧是元德!所以我说此子仅凭他改良的这门灵术,入篆星楼七层已是十拿九稳。甚至他如能将所有的奥秘,尽皆交给传法堂,那么篆星楼的第九层,也有他的一席之地。我日月玄宗开派以来,似这样的人物,也才三五十人而已。至于入门试的那三颗神血石~”

    宗法相眼眸中,精芒隐透:“他要继续参加入门试,也无不可。可这力士避雷之法,无论如何都必须上呈宗门!也需让他尽快立下灵誓不可!”

    高元德失笑:“也就是说,只有能取得他那尊金灵力士的核心隐秘,不愁有泄露之险。此子的生死安危,也就无所谓了?”

    “胡言乱语!似此等灵术天才,宗门只会更重视有加!便是本座,哪怕不能将他收入神海峰,也一样会对此子期许备至。如今一应之所为,只是防患于未然,我日月玄宗更不会亏待了他!”

    宗法相说完,又随手将一口飞剑,从袖中招出,而后轻叹着道:“我得去一趟神玄峰,希望还来得及。”

    “师兄你自去无妨,只是以我看来,你这希望是渺茫得很~”

    高元德摇着头,目送着宗法相的身影,化光离去,随后他又眼神奇异的,看着下方的渊池,口中呢喃道:“可惜了,万俟师兄他此番成就圣灵之阶,本该是万人瞩目的。”

    “可有了今日这一出,万俟天藏的光辉,必将稍稍逊色,”

    一个从高元德怀中传出的女子声音,笑着应和:“你是怎么看的?”

    “我啊~”

    高元德眉眼微扬:“只是感觉这个张信,生不逢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