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 混沌死亡
    士兵们没有冲进来,他们看不到我的身影,片刻后就停止射击。即刻又有十数枚手雷腾空而入,我从门口上方高速绕过,落在地面上,在手雷爆炸之前贴着地面速掠出去。

    这一次他们似乎光顾着门口上方,反而忽略了下方。我成功闪出房间之后,六管重机枪的子弹这才打在我的影子上。

    和之前一样蛇形机动,士兵们分开,一部分在指挥官的带领下后撤,一部分分成小队试图进行围堵。可是我的速度比他们更快,闯入人群中接连斩杀三人后不再恋战,迅速朝玄关外移动。

    只要不和他们纠缠,以我的速度,想走谁也拦不住。

    在高速世界中,我看清了后撤士兵究竟要做什么。他们按下控制器,四周的地面立刻爆炸,也不知道是房间的机关,还是他们适才在此处埋下了炸药。

    无数的弹丸在爆炸中升起来,再一次爆炸,更多的弹丸覆盖性打击所有的空间。

    这些家伙已经意识到我的抉择,试图以自杀攻击的方式将我留在房间中。

    密密麻麻的弹丸在半空开花,相互碰撞,击穿人体。残存的三十多人就在这种愈加趋近饱和的弹幕中死亡。这些弹丸虽然细小,但是进入人体后就会旋转开裂,撕咬出一个又一个拳头大的血洞。被波及者死状凄惨,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如同热水瓶胆一样破裂,内脏迸裂,肢体分裂。

    玄关地面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生爆炸,可是他们的反应仍旧比我的速度慢了一线。在出口前方被弹丸彻底覆盖之前,我已经从弹丸的间隔中电射而出。

    当我拐进转角,追上来的弹丸击穿了大门外的墙壁,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

    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向烟尘密布的来处。没有敌人从那边冲出来。爆炸声片刻后才安静下来,只剩下一片死寂。

    我知道,里面的所有人都完蛋了。

    自己千钧一发之际逃出升天,可是心中半分紧张感都欠奉,这也许是打从一开始就觉得会变成这样的结果吧。

    我点燃香烟。

    接下来该去寻找真江了。

    毫无疑问,她们就在这个建筑中,不过我从显示器中看到的场景并不存在记忆之中。那是个自己之前没有去过的地方,这个建筑中的房间不少,除非运气很好,否则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地点找出来。

    话又说回来,自己为什么要做那种傻乎乎的事情?我一直有一种奇妙的感觉,真江就在自己的身体里,只要自己安然无恙,她就不会死去。回想起我和她之间的谈话,第一印象是像个精神病人的呓语,可是实际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她的死而复生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放任那一处的真江不理,女士官身上有钥匙,我认为她的首要任务并非杀死我们,而是拖延时间,因此不能保证她杀死那个真江之后会现身于自己的面前。

    真江的情况十分异常,可是这种异常反而让我确信,体内的“她”会指引我找到她们。

    我认真回想自己身体所产生的变化。

    虽然没有切实的证据,不过在平时的状态,体内的“她”似乎处于一种沉睡的状态,比起“生命体”或“寄生体”这种说法,更像是单纯以“本能”这种形态存活于我的身体中,是一种只会对危险和进食产生反应的独立本能。

    “她”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我的**机能,我不由得想起一篇科学论文中对“线粒体”这种物质的描述。

    于1850年发现的线粒体是一种半自主性的细胞器。拥有复杂酶系,独立的dna和遗传体系,几乎可以看作独立的生命形态。它又是构成*人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人体的各项机能,尤其是生命遗传方面,产生着重要影响。因为同时具备独立性和共生性,因此在一些科学幻想中,甚至被描述成“觉醒后会反噬人格”的恐怖存在。

    我体内的“她”,看上去也和线粒体于存在十分相似,我能感觉到,“她”并非硬塞进来,或许一开始是,可是现在,已经变成和这具身体互补共生的结合。,

    这个形态的“她”其实和“真江”有着极大的区别,我觉得已经不再适合用“真江”这个名字。因为“她”是一种十分贴近于本质的存在,因此为了便于今后的理解和推测,我决定用真江于末日真理干部养成所中的代号“江”来称呼她。

    所有这些推断更大程度上依赖我的直觉,可是,“江”的存在,似乎也只有最靠近本能的直觉才能佐证。

    我不知道现代的医疗科技是否能够辨认出自己体内的“江”,不过,至少只用人类肉眼,是无法确认她的存在的。

    “江”和“真江”在精神方面是不同的存在,但在物质方面却是相同的产物。我相信她们之间必然有一种源于本质的联系,就像“左江”和“富江”一样。

    我按住左眼球,借助这种行为,把自己的精神集中起来,并非专注于自身,而是更加深入,想象自己在触摸体内那个无形却独立的存在。

    我呼唤她,因为专注在她的存在上,因此其他的念想只是一种朦胧的轮廓。

    眼球在跳动,鲜血哗哗作响,我似乎顺着血管和神经进入自己的身体中。

    “江”似乎真的做出了回应,虽然那只是一种近似错觉和幻想的感觉,但是我深信不疑,拾起之前扔下的两把配备高速子弹的机枪,施展速掠顺从本能前进。

    那是一条廊道的死角,一堵普普通通的墙壁,没有任何入口。可“江”告诉我,“真江”就在那堵墙的后面。

    也许是个密室?我想,对于能够携人自由穿梭墙壁的士官来说,的确不需要任何门口。

    我举枪射击,高速子弹在墙上打出一块又一块的凹坑,当子弹用尽的同时,墙壁也摇摇欲坠,被我用力一撞就塌出一个洞来。

    墙后的确有一个密室,我用力过猛,差点就被绊倒在地。一只手从身旁伸过来,扶了我一把,那熟悉的力道和触感,让我立刻反应过来,自己闯入的地方就在真江身边。

    真江的外表有些狼狈,头盔早就没了,披头散发,衣服上都是血迹。一缕缕的黑色发丝从额头垂下,遮盖了大部分的面容,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足以吸引他人全部的注意力。她用精神病人特有的疯癫和茫然注视着我。虽然右手齐肩消失了,但是已经不再流血,她似乎也不觉得痛楚。

    她的眼神差点让我以为自己是个陌生人一般。

    “真江?我是高川。”

    “我知道,你是阿川,是我的男人。”她说。

    她扔掉手中的刀状临界对冲兵器,就像那只是不值一提的破烂。

    她的手沿着我的脸颊抚摸过去,手指轻轻插入我的发鬓中。

    “我好想你,你不在的时候,我的心就好似裂开一样痛苦。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有人想要分开我们呢?我们是那么的深爱着对方,我们的结合是神的旨意,是天作之合,可是那些人却总是不明白。”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我一边应付似乎有些神志不清的真江,一边用目光寻找那名女士官。

    这个致命的敌人正不知所踪,可是我有一种感觉,她就在这里,没有离开,一直在某个地方窥视着我们,也许就躲在某堵墙壁里,她一点都不着急。

    “不,你不知道”真江似乎有些生气,用力把我的头扭向她,她用深沉的目光盯着我,藏在头发后的脸不带丝毫表情,显得有些恐怖,“为什么你不正视我?你应该好好听话,我在告诉你,我有多么爱你。”

    她趴在我的肩膀上,咬着我的耳朵说:“所有试图破坏我们关系的人都要死,我要杀了他们。”

    我一点都不明白,真江现在究竟是怎样的状态,她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她的意识丝毫没有放在战斗上,或许这正是她败北的缘由。我唯一能找到的理由,就是她的精神病发作了,而且正在恶化,导致她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正因如此,我更加不能放松警惕。我深切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真江已经帮不上忙了,这是一个人的战斗,自己必须要保护她。,

    我不想让真江感觉自己被忽视,于是紧紧将她拥在怀里。我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地上的刀状临界对冲兵器上,只用眼角余光扫视其它位置,同时聆听身后的动静。如果对方能够自由出入墙体,那么这里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也许那个女人会试图将这把临界兵器夺走,这样我就能捉住她。

    我右手食指搭在左轮手枪的扳机上,用左手安抚真江的背脊,她终于安静下来,惬意地依偎在我的怀中。

    “出来”我在空旷的密室喊道:“我杀了你那么多属下,你不想为他们报仇吗?”

    声音孤独地在四壁间反射。

    “我知道了。你觉得我太过强大,所以想要用拖延时间的方法。我真是为你的属下感到悲哀,他们试图和我同归于尽,可是你这个当头的却只想逃避这场战斗”

    “激将法早就过时了,小男孩。”女士官的声音响起来。我觉得是从身后传来的,立刻抱着真江转过身体,可是那个位置什么东西也没有。

    如果还有高速子弹,我不介意给那堵墙来上几发。

    “你的警惕性很高,不过你能绷紧神经到什么时候?”女士官的身音从左侧响起,下一刻又出现在右侧,“我喜欢你的表情,我可以立刻杀了你们,可是那多没趣。你把其他人都杀了,我的确很生气,不过如果立刻杀了你们,那谁来陪我解闷?”

    我觉得诱饵不会再有效果,于是用脚挑起刀状临界对冲兵器,抓在左手中举起来。

    “杀了我,你就可以得到这把临界兵器。你应该知道它的力量。”

    “我的确知道。看来24号已经死了,他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家伙。他是谁杀死的?小男孩。”

    “我们杀的。”我说。

    “你们?不,不是你们。小男孩,你不是24号的对手。”女士官的声音来到头顶,我不由得抬头去看,“让我猜猜,其实动手的是999?”

    “你觉得呢?”

    “她就在这里,虽然我不觉得她可以杀死24号,不过她的确有些神秘。”她用诱惑的口吻道:“我不需要临界兵器,跟我谈谈她如何?如果你能告诉我她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许我可以放你们离开。”

    “我想走,谁也阻挡不了。”

    “你在开玩笑吗?一点都不好笑。”她说:“在仪式完成前,没有我的钥匙,谁也无法离开。”

    一边说着,人形从天花板上浮现。她只露出上半身,倒挂着注视着我们。我可以清晰看到被在黑色紧身背心挤压出的沟壑,巧克力肤色的胸部显得异常丰满,我觉得她没有穿内衣。裸露在外的左肩有青色的纹身,一直蔓延到肩胛骨后。

    “你和999做*了吗?是什么滋味?也许我能告诉你普通女人和她的区别。”她的说法有些暧昧,可是军人式冷硬的语气一点都不撩人。

    在她的目光压迫下,我抱着真江缓缓后退,突然举枪射击。

    女士官没有闪躲,子弹打在她的额头上立刻反弹出去。她似乎没有受伤,却一动不动,我注意到命中点似乎落下些东西。当我集中注意力时,猛然发现那只是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塑。可我相信之前看到的,的确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是错觉?还是真的把人变成了石头?

    如果这只是障眼法,那么她的真身到底在哪里?我打量这间密室,这并不算宽敞,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这种压抑来自于悄无声息中,来自于石壁的纹理之间。我忽然知道这里为什么会给人异常的感觉了。

    “什么都没有。为什么?”逻辑上来说,密室是用来藏匿秘密的地方。可这里似乎没有藏匿任何见不得光的东西,也不是人或其它某些东西住的地方。

    为什么要独立出一个空无一物的密室?这个建筑每一处都可以作为战场,为什么一定要把真江带到这里来?

    结论昭然若揭,这个密室是一个囚所,是敌人最得心应手的战场。

    必须离开这里。速掠

    我抱起真江冲向墙壁的破口,可是却差点撞了个趔趄。在我的前方,那堵倒塌了一半的墙壁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完整如初。,

    四面都是严实的墙壁,我们被困在这个里了。墙壁上的石质纹理忽然动起来,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眼花,可是这些纹理的变动很快变得激烈起来,看上去就像是有无数条泥鳅在墙壁上游动。

    我不禁牵着真江倒退几步。

    不仅是我面前的墙壁,另外三堵墙、地板和天花板上,都出现这种诡异绝伦的异动。

    我继续退后,可是真江却站在原地,被我拉得身体前倾,可是脚步却一动不动。我的目光落在她的脚上,发现两只手腕从地面伸出来,抓住她的脚踝。

    我开枪射击,子弹打在那两只手腕上立刻弹开。这一次看我得仔细,那的确是人类的手,只是被子弹击中后就变成了雕塑。我发动速掠,冲上去用刀状临界兵器将手腕击碎。我和真江不再跑了,这个密室里已经没有一处正常的地方。

    头顶上传来奇怪的响声,我抬起头一看,那尊女士官半截身体的雕像沿着腰际迅速断裂。下一刻,雕像砸到地上,可是并没有发出理应有的碰撞声。当它和地面甫一接触,立刻就变成沙子和尘埃扬起来,弥散在我和真江的周遭。

    这一下我几乎看不清近在咫尺的真江了,头部没有任何防护的真江立刻剧烈地咳嗽。

    我抓住真江发动速掠,可是她的身体却传来一股牵扯的力量,然后就是什么东西被撕开的声音。

    我停下脚步,发现手中只有真江的小半截身体,另外一大半停留在原地。她整个人被撕成两半,内脏稀里哗啦地落下来。无比凄惨的死状让我整个人呆住了,身体又冷又热,脑袋发胀,似乎快要爆炸一样,一股酸气从胃部涌上来。

    换在平时,我就算只用一只手也能将真江提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残躯的重量却无比沉重,当我意识到时,它已经掉到地上。

    鲜血沿着真江身躯的破口流淌到我的脚边,她的眼睛了无生气,失去焦距地看着一旁的墙壁,满头黑发遮住了她大半的面容,却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反胃作呕。我不知道自己是在恐惧、愤怒还是悲伤,我的脑袋一团乱,就算是刚进入这个建筑的大厅时也没有如此难受。

    真江就在自己的眼前被分尸了,就在之前还牵着她的手,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对失去生机的眼睛,以及她的半截尸体在我的手中晃荡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