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9 丝
    升降机逐渐放缓速度,过了一会就停止了,大门即将开启。我做好了速掠的准备,富江却走到我的身前。

    “没关系,堂堂正正地走出去,告诉他们,我们来了。”她如此说道。

    刀状临界兵器启动,一个半透明的偏向护罩将我们包围起来。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激烈的战况映入眼帘。有人比我们更快地抵达这个地下铁,数百名士兵正在对他们进行狙击。

    一共有四辆二十节的机车在轨道中停放,最靠近月台的一辆镶嵌着狰狞的钢板,几乎每一个车节都配备有强火力,这是一辆武装列车,精锐士兵在车柜里朝月台扫射,月台上的士兵将入侵者在升降机出口处分割包围。弹片和火光如同烟花一样闪烁,一粒粒发光的弹粒宛如夜空的萤火,剧烈的轰鸣声充斥在这个宽阔的地下金属世界。

    有一部分士兵发现我们,即刻朝这边射击,甚至有五颗火箭弹拖着尾气驰来。

    富江没有闪躲,我清楚看到,所有攻击到护罩的子弹立刻改变方向,朝四周散开。火箭弹在数米前爆炸,熊熊火焰和冲击波遮掩了我的视线,却感受不到任何爆炸的威力,就像拍击在礁石上的海浪,破碎,分割,朝两旁泻尽。

    不一会,更多的士兵发现我们这边的异状,更多的枪口调转过来,甚至有三节武装车箱在朝我们射击。子弹、榴弹、火箭弹……火光和黑影如乌云压顶,可是完全没有效果,任何异物进入护罩范围就会产生偏向。

    “无法在防护形态进行攻击。”富江说。

    对刀状临界对冲兵器的测试结束,我从身后抱住富江发动速掠,原来的位置眨眼间就被弹火吞没。

    脱出高速世界的一瞬间,富江挥动刀状临界兵器,空气中发出风暴和海啸的声音,之后我和富江再次进入速掠状态。我清晰看到在攻击轨道上,空气是如何一层层地扭曲,如同油脂一样堆积前涌,甚至让人产生整个空间都在分崩离析的错觉。

    震荡波在我们脱离士兵反击视野的同时击中武装列车。直接命中的车节一层层撕裂,人体和机械在空中溃散。因为传播介质的扭曲,以及空气呼啸的掩盖,殉爆的弹药在扭曲的世界里安静绽放。

    密集的撞击声和爆炸声从并行的后方列车上响起,车体明显脱出轨道,差点就要翻倒。

    浓烟滚滚,整个世界有那么一瞬间变得死寂。

    似乎所有人都被刀状临界对冲兵器的威力吓呆了。

    第一个反击的是安全局的成员,他们身经百战,见过的大场面可不少。在其他士兵反应过来前,立刻将包围网撕开一条口子。

    几次速掠之后,富江用刀状临界对冲兵器将整辆武装列车彻底摧毁,没有物事能够在猛烈的震荡波中苟延残喘。

    月台上的士兵有撤退的迹象,我和富江速掠到他们身后。当他们发现后即刻散开,试图减少同一时间位于临界兵器攻击范围中的人数。

    “此路不通。”

    富江说着,将左手按在石质地面上,就像插入沙子中一般,手臂一直陷入手肘处。她左肩上的奇怪刺青花纹霎时间活过来,蝌蚪般沿着手臂流进地面,并迅速向四周蔓延。这一刻,我终于明白那间密室中的活性纹理是怎么来的了。

    每当士兵的脚下出现花纹,这名士兵的脚踝就会被石手抓住,就算用子弹打碎,也跑不出几步又被抓住。这些石手无穷无尽。片刻后,这些士兵全都动弹不得,只能徒劳地朝富江射击,眼睁睁地看着子弹被偏向护罩弹开。

    “刺穿他们。”富江轻声说。

    话音落下,上百条石矛从地面伸起,眨眼间洞穿士兵们的身体,将他们的尸体高高悬挂在十米高的半空。

    战斗在我们进入地下铁后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

    月台上的安全局成员朝我和富江走来,一共只有六个人,全都认识,分别是走火、斑鸠、锉刀、桃乐丝、ai和芭蕾熊。我以为他们连场血战,伤势断然不轻,但眼前这些人除了衣装有些狼狈,几乎完好无损,精气充足。,

    “就你们两个?”走火问道:“比利呢?”

    “他死了。”富江说。

    我对比利的死充满愧疚,只是默然在富江身后注视着众人,无法像富江那样将他的死讯理直气壮地说出来。比利被锈化的时候意识清醒,我无法忘记他当时惊骇的目光。虽然他是被真江推进那扇门中,然而在之前,我也意识到只有那么做才能挽救自己。

    令人困扰的是,我已经弄不清楚,若是当时自己能够活动,是否也会那么做。虽然可以告诉自己,自己和真江的所作所为都是迫不得已,但是,又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那全都是借口,你就是一个欺名盗世的伪君子。

    也许,我和富江的差别,仅仅在于真江曾经和比利在那里一同死去,而只有我活了下来。

    “他死了?”走火用狐疑的目光盯着富江,“你是谁?”

    “我是bt。”富江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他的确死了,在我的面前死掉的。”

    “我见过bt,她长得可不是你这副样子。”走火将视线转到我身上,“乌鸦,这个女人是bt?”

    “是的。”我说。

    “你确定?”

    “确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跟我认识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走火沉声道:“还有比利,我不觉得他会轻易死掉。”

    “说来话长,我想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叙旧。”我迎向他充满压迫感的目光,说:“我能保证,她的确就是bt,现在的她可以使用临界兵器。”

    走火和我对视半晌,最终没有追问下去,只是警告我,此次战斗结束后要给他一份详细报告。

    我们没有在原地停留,径直前往直抵总部的列车。路上询问锉刀,才知道事情发展的确如自己所预料,在发觉通道的异状之后,每支队伍都分出一部分人手返回初始大厅,调整留守人员后才再次返回通道。锉刀是从其它通道中进来的。

    “仍旧留在大厅中的只有五人。不过当我们离开通道后就失去了联系,如果他们还活着,想必会在后面赶来。”

    “闪光他们呢?”

    锉刀的情绪顿时低沉下来,她没有说话,沉默本身就是一种答案。

    “不休整一下吗?还有半个小时,也许还有人能赶上。”我转移话题道。

    “那得看他怎么想。”锉刀撅起嘴朝前方的走火撇了撇,“他才是指挥官,不是吗?”

    我们登上列车,各自分散排查内部状况,确认没有敌人藏身之后,却又碰上一个麻烦事。我们在列车头控制室发现了士兵的尸体,他没能摧毁控制装置,但在临死前锁定了自动驾驶系统。斑鸠用暴力破解的方式解开密码锁后,发现自动驾驶系统已经销毁,并且需要进行身份验证才能开启手动控制系统。

    “我来。”富江当仁不让地说。

    她上前操作,轻车驾熟,不一会驾驶系统的运作指示灯就一个接一个地亮起来。当然,她能够顺利通过身份验证,并且对操作系统如此熟悉,都让其他人心怀警惕,但此时境况紧急,同时富江也具备强大的战斗力。因此在我的再三保证下,众人给予了谨慎的信任。

    虽然众人的态度有些微妙,但是富江本人却完全不在意。

    列车越行越快,除了刚启动时,其它时候十分平稳。大家都留在车头,这里没有窗户,所以有时会令人产生列车停下来的错觉。

    所有人趁这段时间进行休整,没人有闲聊的兴致,气氛格外沉闷,每当他们想起在这次战斗中死去的同伴,就有一种悲伤压抑的情绪充斥在空气中。富江不时调整驾驶系统,其余时间就是坐在我的身旁打量沉默不语的其他人。则躺在她的大腿上假寐,察觉有人靠近,睁开眼睛后发现是桃乐丝。

    桃乐丝不仅是这次进攻计划的实施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而且还是幸存的数人之一。

    “你,你们受伤了吗?我可以帮你们。”她说着,抱着熊玩偶在一旁坐下。

    这个女孩的语气有些怯懦,但是眼神明亮,她所呆的队伍也只剩下她一个人,但是她看上去不怎么伤心,也不像其他人那样缅怀死去的战友。如同撇开声音带来的印象,她给人一种强烈的优秀感,让人觉得无论什么时候,何种境地,她都能比其他人更好地活下去。,

    这个令人充满矛盾感觉的十岁左右的女孩,是我所见过的安全局成员中最独特的一位。

    “谢谢,不过我们不需要。”我坐起来,委婉地答谢。

    “我,我说了……我可以帮你们……”桃乐丝就像没有听到我的拒绝一样,自说自话,将手伸向富江。

    在被她碰到之前,富江快如闪电地将她的手腕箍住。

    “没听到吗?他说,我们不需要。”她语气不善,一字一句地说。

    “你抓住我了。”桃乐丝的嘴角勾起。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笑容和语气突然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我正要劝开她们,却悚然看到富江抓住桃乐丝的那只手掌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

    “你在做什么”我叫起来,却不敢伸手将两人分开。

    我的惊呼顿时引来周围诸人的注目。

    “怎么回事?”

    “桃乐丝你在做什么?”

    “放开她,桃乐丝”

    他们围上来,脸色变得很差,可是虽然出声斥责,却没有人上前分开桃乐丝和富江。

    富江之手的萎缩应该是桃乐丝的超能力在作用,这种超能力威力之大,足以让她越过层层防线,成为抵达此地的幸存者。我的猜想间接被其他人的表现证实,我注意到他们无意识表现出来的警惕,他们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触碰她。

    可是,为什么桃乐丝要针对富江?

    富江的手彻底枯萎,如同老人一样佝偻。我想起桃乐丝曾经治愈芭蕾熊断腿的场景,对比起富江此时的状况,可以判断出桃乐丝的超能力可以控制细胞的生长和衰竭。

    “你是什么?”桃乐丝没有松手,和富江相互凝视,她说:“我可以感觉得到,你在这个身体里。”然后又将目光转向我:“还有,你是谁?”

    她的问题成功引起了其他人的警戒心,这一下,戒备和审视的目光转到我的身上。

    桃乐丝察觉了我和富江在身体上的异常,这份敏锐不同寻常,但也绝非不可能,因为她的超能力似乎同样是细胞层面的操作系。

    她的警惕也并非全无道理,也只有拥有这种超能力的她,才会知晓这种能力之诡异,也许她在怀疑我和富江是冒牌货吧。可是,真江的超能力在山中农舍时就已经开发出来,当她第一次将左眼移植到我身上时,“江”就已经寄生在我的体内,为什么桃乐丝现在才觉察出来?

    我猜测,这个女孩的感应能力存在某种限制。

    我正要辩解,忽然车体震动,所有人差点跌倒在地上。操作台上红灯闪烁,警声大作。一直没有动弹的富江猛然暴起,桃乐丝措手不及,被头锤狠狠砸在面门上,顿时血花绽放,连声音都没呼出来,就被富江抓着手腕硬生生摔在地上。

    等诸人反应过来,齐齐用枪口对准我们时,我已经抓住富江的手速掠到门边。

    “不要动,谁都不准动。”走火第一时间喝道。

    “不要开枪,你们知道子弹对我没用。”我举起一只手,示意没有恶意,“只是误会而已,bt只是自卫,现在似乎不是内讧的时候。”

    震动感不断袭来,警铃声不断撕扯紧绷的沉默。

    “我们能相信你们吗?乌鸦?bt?”走火用凌历的目光扫视我和富江。

    “是的,你们应该相信我们。”我说:“富江的变化,只是因为她的超能力和桃乐丝类似。”

    仿佛要印证我的话般,富江举起那只佝偻的手,在众目睽睽中迅速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不要惹我,劣质品。”富江没有理会其他人,冷漠的目光落在桃乐丝身上。

    桃乐丝正被ai从地山搀扶起来,脸上的伤势在一层白光中快速愈合。

    “我想起来了。末日真理干部养成所999号,代号江。”桃乐丝用同样冷漠的眼神和富江对视着,“我早就想和你见面了,看看到底谁才是劣质品。”

    她此时的声音完全没有之前那种怯懦的感觉了,虽然她和真江在外表上没有一点相似之处,但是那种神态和语气却让我仿佛看到了真江的影子。她似乎和真江有一些渊源。

    得知富江真实身份的众人,再一次绷紧了神经,手指似乎下一秒就会扣动扳机。,

    “乌鸦?”走火看向我。

    “我和她见过梅恩先知。”我说。

    只有这个回答才能营造回旋的余地,前方还有更加强大的敌人,我极力想要挽回濒临崩解的局面。

    “我只是要确认,那到底是不是bt。”他沉声道。

    “我已经回答过了,你只能选择相信或不信。”我毫无畏惧地直视他,说:“快点做决定吧,你没有太多的时间。”

    我刚说完,列车又是一次强烈的震动。

    走火终于做出决定,第一个将枪口放下来。

    “全都把枪收回去”

    “走火?”芭蕾熊激烈地喊了一声,可是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也陆续放下枪口。

    “我们没有时间争执了。”走火走过去,将芭蕾熊的枪口压下来,之后目光落在小女孩身上,“桃乐丝,没问题吧。”

    “……没关系。”桃乐丝说。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也无法断定你真的是bt。”走火对富江说着,目光转向我:“同样的,我也不信任你。但至少请你告诉我,我们的目标相同。”

    “是的,我们的目标相同。”我说:“这本来就是一场误会。现在可以工作了吗?”

    走火沉默了一秒左右,侧身站到一边,让出通向操作台的道路。我朝富江点点,富江步伐稳健地走上去。不一会,她调出列车的平面图。我们从图像中看得分明,从列车尾部开始,一节又一节的车厢以平稳的速度被染成红色,随后彻底消失。

    红色代表它们被破坏了。似乎有一个透明的饕餮巨怪正在逐步蚕食这辆列车。

    “是什么东西?”走火问。

    “不清楚,反正是敌人。”富江回答道。

    “走,过去看看。”

    走火带领其他人走向门口,桃乐丝没有跟上,他也没有理会,只是最后关门前,他对我说:你们会来吧?

    “很快。”我说。

    现在,就剩下我、富江和桃乐丝三人了。我知道走火的用意。他不关心我们之间的问题,只关心任务是否完成,但是此时内部临时爆发的冲突将极大降低完成任务的几率,这才是他在意的地方。就如他说的那样,他不信任我和富江,但是不得不信任我和富江。现在,我们三人必须在短时间内解决彼此之间的问题。

    “你们认识?”我问富江。

    “虽然没有记忆,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她和我一模一样。”富江冷笑道:“再没有比这更令人作呕的感觉了。”

    “……亲戚?”我有些疑惑,无法体会她所说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富江如此说到。

    “太好了,我也有这种感觉。”桃乐丝露出同样的冷笑,“最初见面时就觉得奇怪,感觉很模糊,那是因为你才刚刚觉醒吧?太可笑了,到底谁才是劣质品?”

    “你到底是谁?”我问桃乐丝。

    她完全变了一个人般,嘴角裂开一个嗜血冷酷的笑容,她的眼眸中深藏着我无比熟悉的黑暗和邪恶。

    “999补完体,代号‘丝’。我才是完美的。”

    我似乎看到了另一个理智状态下的真江,或者说,是她幼年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