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4 末日真理
    我带着真江不疾不徐地向前走,我听到频繁的脚步声。他们在运动,每一次的呼吸,每一次的举手抬足,都会让空气流动,让空气中所有肉眼难视的粒子偏移,声波在四壁反射回荡,所有这些变化就好似涟漪一样,一波推动一波,在我的脑中构成无数清晰或朦胧的轨迹。在士兵们出现在我的视野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他们的位置。

    随着我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大,经验更加丰富,这些轨迹也变得更加清晰和准确。

    速掠。

    我向前扑去,身体在自行调整,沿着轨迹中的空白奔驰。他们开枪,子弹产生新的轨迹,可是这些轨迹都在我的身边擦过。更加复杂的高速通道席卷了我和他们之间的空间,在地面、天花板和墙壁上旋转反弹,精确地穿梭于子弹的间距中。

    我和他们交错而过,他们的目光甚至来不及转动。匕首吻过他们的咽喉,削过他们的手指,握着柄部的手掌感受到柔软的触感。

    敌人的增援迅速结集,他们理所当然试图以火力优势进行战地固守。在他们的攻击形成弹幕前,我不断进出高速和正常的世界。利用速度和反应的差距将他们肢解,在高速的世界中,鲜血慢慢飞溅,如同盛开的花朵,我用指尖触摸它,它便消失,不可思议的,我从中感受到生命的温暖,就好像每一次的死亡,都有一团活力进入我的身体。

    我听到自己的血液如大河般轰鸣着奔流,我的左眼强有力地鼓动,力量在我的手脚中蔓延。我将匕首扎进敌人的颈部,抽出时,喷洒的血液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发出如风吹的声音。

    地上的鲜血似乎在某种力量的牵引下流到我的脚边,匕首上的血液也流到我的手上,从每一个毛孔中渗入。

    对于夺走他人的生命,我起初只是不觉得恐惧,只是有一些恶心,可是现在却浮现一种浸透本能的愉悦,即便是曾经的反感,也在悄然融化,我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改造着我的灵魂,让自己对这种事情变得向往。

    可我仍旧有是非观,十七年来树立的道德观正针锋相对地拷问自己。

    正是这种拷问维持着自己的理智,让我不会迷失在这种异常的愉悦中。

    我曾经当做杀人鬼,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我不想彻底变成那种东西,并非打心底想要滥杀无辜。可是那死亡所带来的温暖和欢欣却挥之不去。无论压抑,还是鼓励,都不会削弱其分毫,也不会增长其分毫。它按照自己的步调,在我的身体和灵魂中扎根、生长、沉积、酝酿。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自己的本性,还是末日幻境对自己的侵蚀,又或者,是因为自己体内属于真江的那部分为了成长壮大而发出的本能信号?

    死者的血液汇聚在一起,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竟然开始变得香甜起来。有一种莫名的渴望无法得到满足,我极力压抑这种感觉,快步从血液上践踏而过。不要去想,不要去看,我警告自己,这就像痛苦,越是在意,就越是深刻。

    每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小分队都会增加人数,而且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

    令人在意的是,敌人明知这种程度的火力无法阻挡我和真江,可是并没有立刻排出大部队进行拦截。

    我能够预测他们的位置和行动,可是愈加密集的子弹,愈加紧凑的发射间隔,令呈现在脑海中的轨迹变得密集,逐渐压缩着我的行动空间。士兵的人数增加,站位也无法让我能够一次性解决他们。

    我又一次发动速掠,惊险地从子弹之间掠过。我看得清楚,站在最后方的三人并没有开枪,只是专注地盯着前方的同伴。当我将最中间的敌人杀死,打开一个突破口,那三名严阵以待的士兵第一时间开枪了。

    他们的反应距离我再次速掠只有毫秒之差。

    这就是他们的战术,将最前方的同僚当作盾牌和标识。如此冷酷的战术,但是执行者完全无动于衷,就算是明知自己被当作诱饵,也丝毫没有动摇。

    给我造成压力的并非他们的配合和武装,正是这种冰冷的意志。我相信他们在步下战场后,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类,甚至有自己的妻子儿女,驱动他们如此行为的究竟是什么?

    纪律?荣耀?信仰?

    不,不单纯只是这些。我深深感受到,同样的躯壳里,装载着不同的灵魂。,

    无法理解。

    我抽身后退,不同速率的世界中,子弹和我之间的距离不到二十厘米,甚至可以清楚看到子弹光亮壳面上的自己脸部的倒影。高速通道在这些紧追而来的子弹中穿插翻转,我甚至要用匕首击打一些无法避开的子弹,令其轨迹偏转。当我停在十米后的转角处,飞溅的子弹瞬间擦身而过,深深嵌入墙壁、地板和天花板上。

    再一次速掠,士兵们试图填补之前被撕裂的阵线,可是人数的缺失让空位不可能完全弥补。我贴着墙壁和侧旁的士兵交错而过,割断他的喉咙,抓住他的后颈,扫向其他站立着的人。子弹打在这具尸体身上,我已经再次进入速掠状态,在他们身边缭绕穿梭,鲜血和残肢一如既往地飞溅起来。

    我停下来的位置,正巧和身旁一所房间的大门平行,刚脱离高速世界,就察觉到门后延伸出危险的轨迹。

    门后有人

    速掠

    枪声大作。

    眨眼间,走廊侧的大门被撕成碎片,子弹喷洒而出。

    我在高速通道中极力压低身体,近在咫尺的弹头几乎是擦过肌肤射到另一侧的墙上。

    我滑出十米才地停下来,躲藏在房间中的五名士兵已经冲出来,扣住扳机毫不放松,微微转动枪口。

    一波又一波的子弹在空中构成螺旋交错的弹道轨迹。

    我再一次进行速掠,沿着螺旋轨迹进行翻转,从墙壁滑向顶壁,头下脚上将匕首插进一名士兵的脑袋。翻身落地后再次挥动匕首,将侧近士兵的脸部沿中线横切而过。

    士兵的半边脑壳掉到地上时,余下的三名士兵正迅速散开。如此一来更不是我的对手,被我进行高速移动,从容肢解。

    直到确认战斗结束,才招呼躲在安全后方的真江走出来。她至今仍旧神志不清,刀状临界对冲兵器在上次启动之后就一直沉默,我不能肯定她身上的防弹衣能够阻挡这么密集的高速子弹,因此不敢冒险带她一起上阵杀敌。

    我从口袋里掏出从士兵房间搜出的香烟,点燃后叼着,从地上拾起枪械,退下弹夹收起来。

    我知道敌人绝非只是加压式的试探。

    阻挡在我们面前的小分队人数不断增加,让我破费手脚,好几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敌人之前使用添油战术为最后的大部队赢得了拍兵布阵的时间,当我和真江抵达终点,推开大门时,面前并非是预想中的指挥所,而一个足有三百平方的宽敞玄关。正前方的另一扇大门前是一个足有五十多名士兵的阵地。排除之前被杀死的士兵数量,出现在这里的应该就是这批精英部队最后的兵力了。

    除了人数已经大规模减少,但在装备上几乎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大厅时的翻版,我甚至认出了那名看不到真容的指挥官。

    他蹲在在阵地的中心,操作一台体型狰狞的六管连射重机枪。我曾经使用过ky3000的强击模式,明白它的威力究竟有多大,而且面前这台六管重机枪使用的弹链,其子弹比普通的高速子弹更长更粗,毫无疑问,只要挨上一发,只是缺胳膊断腿就是幸运女神光顾了。

    士兵们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让我掐断了立刻抽身而退的想法。他们身后的大门缓缓打开,里面的布置和我的想象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一排排的显示器镶嵌在墙壁上,有一些屏幕呈现雪花状,另一些屏幕则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那是安全局的成员浴血奋战的场景。

    这里的确是这个基地外部区域的指挥中心,他们在这里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不过既然一共有十条通道,那么指挥中心很可能不止一个。我猜测这处指挥中心的功能仅仅是能够监测和控制我们所在的这条通道,但却可以和其它通道里的指挥中心进行联网,共享数据。

    除此之外,房间里还有一个巨大的会议桌台。一个身材精悍的女士官正翘着二郎腿,大张旗鼓地坐在桌台上,不断吞吐着雪茄的烟雾。她留着板寸头,斜戴一顶扁帽,脸上有一条狰狞的伤疤从额头穿过右眼,那只右眼紧闭着,似乎已经瞎了。军靴,有吊带的迷彩裤,紧身黑背心勾勒出女性起伏的体态,袒露在外的腹部和手臂上,肌肉健壮有力。

    我的魔纹开始发烫。

    魔纹无法侦测其情报,这个女人至少是三极魔纹使者,而且安全权限比我更高。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她对我说。,

    “高川。”

    “没听说安全局的三极魔纹使者中有你这号人物,是新来的吧。”她磕了磕雪茄的烟灰说,“我很欣赏你,要不要做我的属下?”

    “抱歉,我虽然不介意做下属,但我不喜欢末日真理教。”

    “不喜欢?能说说理由吗?”

    “我对现在的世界并不讨厌,如果末日降临,我会十分困扰。”

    “也就是说,你想做个英雄?”

    “是的。”

    她拍着大腿哈哈大笑。

    “你是认真的吗?你可不像是热血傻蛋,不过我却觉得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我知道你们打算在这里做什么,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阻止你们。”我认真地说。

    “真是有趣。一个理智的想成为英雄的小男孩。”她说:“像你这样的人在故事里都会变成*人人憎恨惧怕的大魔头。”

    “我是与众不同的。”我深信这一点。

    “这份自负也十分相似。”她说:“相信我,像你这样的人在末日真理会过得很惬意。”

    “很可惜,我们在理念上截然相反。”

    “不,你错了。”她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我,似乎要剖开我的内心,“末日是无法阻止的,就算有英雄,也不是魔纹使者。你真的相信末日幻境中那个红色家伙的话吗?”

    我知道她口中那个红色家伙指的是末日代理人。她的问题自从我回到现实后就认真考虑过,可是,如果不相信他的话又能怎样呢?没有魔纹,就没有力量修正这个动荡的世界。

    所以。

    “我宁愿相信他的话。”

    “真是自欺欺人。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一点也发觉了吧,无论我们在做的事情,还是你们在做的事情,甚至是黑巢那些家伙做的事情,都是在加快末日的到来。”

    我知道,我明白,我早就察觉了。无论灰石也好,魔纹也好,甚至统治局神秘科技,都从那不知道是神还是恶魔的手中得到力量,末日幻境本来就是为了末日而存在。用神的力量去对付神,这本来就是可笑的悖论。可是我仍旧在意末日代理人的说法,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相信他的说法,去相信天选者的存在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

    如果不这么去想,就会心生悲哀和绝望。我并不是那么坚强的人,我也有在意的人,希望他们能够快乐安全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不知道神是什么样的存在,如果有神的存在,那么我却也相信它的意志无法违背,但至少末日代理人的说法让我产生一种暧昧的念想。

    末日降临?拯救世界?该如何抉择,在我的心中早就有了答案,就算这个答案是个谎言,但在它真正成为谎言之前,我也会去相信,会去为之战斗。

    就算这个战斗也只是末日降临的催化剂。可是,既然放弃也会迎来末日,不放弃也会迎来末日,那么我宁愿选择后者。我的经历和思索都在告诉自己,只有不放弃才有可能性,哪怕这个可能性微乎极微。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和我同样想法的人,他们也在用自己的生命去接近这个渺小的可能性,所以我们才聚集在这里。

    “至少,可以让人类拥有一线生机。”我这么回答眼前的女人,结果却换来她的一声怒喝。

    “大错特错”她斩钉截铁地说:“你在做的事情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在神的意志下,对抗和中立都不会有好结果。末日真理才是正确的,只有末日真理才能拯救世界。”

    “你在阐述自己的信仰吗?疯狂而盲目的信仰。”

    “没错,这就是我的信仰,但这并不疯狂也不盲目。”女人深深吸了一口雪茄,吐出来的烟雾好似白蛇一样凝成一条直线。她的眼神清明而鉴定,那并非疯子的眼神,她说的都是自己心中的想法,并且有自己的理由去坚持这种想法。

    “我不知道你以前对我们的行为产生了什么错觉,但你首先必须明白一点。”她盯着我的眼睛说:“末日就是真理,无法扭转。这是末日真理一切行动的核心纲要。”

    “这点我很明白……”

    “不白痴你根本就不明白”她用力打断我的话:“既然末日无法逆转……你其实在心中也明知这一点吧?那么就用你那个满是泥浆和蛆虫的脑袋瓜好好想想,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才是拯救世界?”

    以末日是无可扭转的真理为前提,如何才能让更多人幸存下来?她如此问到。,

    “只有一个方法,让那些无知的人知道这个世界快完蛋了让他们提前知道末日是什么样子让他们更快地适应那个恐怖的世界而不是像鸵鸟一样,让他们都把头埋进沙子里,不是让他们如温水煮青蛙一样还没反应过来就死掉”

    “所以你们在地下铁投下沙林毒气,建造降临回路,将整个城市都毁掉?”我反唇相讥。

    “没错。”她用刀锋一样锐利的目光盯着我,无比坚定地说:“因为你们的存在,我们不得不加快计划,原本可以再温和一些。你应该可以理解,这等小事比起真正的末日,不过是小儿科而已。但光光这样还不足够,我们拥有足够先进的科技,可以提升人类的素质。”

    她用夹着雪茄的手指点了点站在身前的士兵们说:“看看吧,这就是我们的成果,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魔纹使者,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使用灰石来强化自己的体质。可是使用我们的产品,足以获得最接近天选者的力量。这还不是全部,我们确信,这次末日将会大幅度改变世界的模样,人类也将会获得第二次进化的机会,适者生存,人类到了必须改变自身的时候了。”

    她反问道,你们网络球又做了什么事情呢?将末日的情报隐瞒,鼓吹一切都是迷信,可笑的是,亲身经历过末日幻境的人中竟然还真有相信这种事情的家伙。喂,高川,我知道你将我们看作是恶人,可是,立志拯救世界的你,仅仅是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吗?宁愿做个获得美誉的刽子手,也不愿做个真正去拯救世界的恶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