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2 试作型
    这本身就是敌人示敌以弱,诱敌深入的策略。

    脉冲根本无法瘫痪敌人真正的中枢,也正是因为基地结构复杂,进出还需要通过那扇诡异的通道和大门,决定了驻扎外层结构的士兵人数不会太多,从而让人产生戒备松懈,兵力不足的错觉。

    可实际上,就算是表面的陷阱,也已经让安全局的力量大幅度削弱。

    安全局的这次进攻计划十分仓促,无法有效结集兵力。我不知道安全局在正常情况下可以出动多少战力,若以这次实施计划的成员的力量作为参照,至少还需要十名和锉刀同等战斗力的魔纹使者。普通的天选者能够应付番犬部队的普通成员,但是碰上适才的精英部队,势必讨不到好处。

    我没有足够的战术修养,但眼下的状况却无法放任不理。先不提能否找到退出此处的方法,这里看上去没有返回的道路,也没有去搜寻道路的时间。尽管只有我和真江两人,也必须深入基地核心,阻止降临回路的构建。

    如何才能阻止?实际上我没有任何概念,但是从已知的信息中可以判断出,构建降临回路需要祭祀,主持仪式的是曾经的学弟,末日真理的干部峦重。也就是说,杀死峦重,至少能够拖延时间。

    我对接下来的战斗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对方可不止五个魔纹使者,即便如此,也无法动摇我的决心。

    我起身回头,真江从进来时就坐在门口,抱着膝盖,神情恍惚,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什么。我收拾心情,朝她走去,没必要再搜索其它房间了。

    “阿江,该出发了。”

    真江没有出声,摇摇晃晃站起来,如同傀儡一样跟在我身后,和清醒时相比判若两人。我们来到转道处的门口,那扇门是深棕色的,门牌上有醒目的红色危险标识。我起初以为这是并列的两扇门,获得地图之后才知道,入口只有一个,位于两扇门之间的墙壁后。

    这两扇门并非真正的门,而是开启真正入口的机关,需要在两扇门处分别使用特殊的身份卡,并经过虹膜和dna测试,否则就会触发陷阱,可谓是戒备深严。

    自己没有莽撞地强闯,而是选择搜索其它房间,此时看来无疑是明智之举。处于谨慎的考虑,我终究没有使用之前从士兵身上搜到的身份卡,而是带着真江返身回到大厅,沿着楼梯直上第二层。

    士兵们全部退往第二层后就没再出现,这是因为他们确信我们无法继续深入,并且认为在第二层防线拥有可以和我们对抗的东西。他们并非鲁莽之辈,因此可以从他们的行动判断出他们的任务至少有三种。

    第一,尽可能歼灭入侵者。

    第二,若第一任务失败,尽可能阻止入侵者深入基地。

    第三,若以上任务全部失败,尽可能拖延时间。

    在认识到无法正面抵抗真江的力量,会选择加固防线,退守关键区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们退守的地方才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进入第二层走廊,左右两侧都有入内的门口,这座建筑是对称的结构,所以无论从哪个门口都没关系。我尝试用身份卡打开右侧的大门,和我想的一样,被从里面彻底封死了。

    上方角落有监视装置,我看着微微伸缩的镜头,想象对面正有一双眼睛和自己对视,随即开枪将其摧毁。

    我和真江退后到另一侧门前,用强火力攻击门面。不过这些门并没有外表看上去的那么脆弱,一连三次剧烈的爆炸仅仅让门的表面向内凹陷。火箭弹和榴弹所剩不多,不过刚到手的破裂弹头高速子弹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蜂窝状的枪口进行微调,将弹道尽量约束在一个范围之内。我扣下扳机,耳中传来沉闷压抑的声响,仿佛装在罐子中的空气发生爆炸一般。手腕感受到比之普通子弹更加强烈的后坐力,尤其是如此猛烈的连射,换作普通人,手骨势必骨折。

    判定连锁可以自行调整身体,所以我才能最大程度地修正后坐力带来的偏差,即便如此,鞋底仍旧无法固定在原地,身体不断向后滑动。

    已经变形的大门再一次承受毫无喘息余地的巨大冲击力,出现一个个拳头大的凹点,这些凹点不断累积,形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彻底扭曲,随后在一声轰鸣巨响中颓然向内飞去。

    在面前的视野倏然扩大的同时,四枚弹体拖曳着尾眼从门后呼啸而来。我再次扣下扳机,之后进入速掠状态。此时第一波高速子弹正将四枚火箭弹撞个正着,在爆炸的火焰席卷整个门口之前,我和真江贴着地板钻进门后。,

    门后的家伙都是老对手了,全副武装的精英士兵在火光初现的同时就已经开枪。在低速的世界中,遮天蔽日的子弹扑面而来,即将覆盖门前的每一处空位。可是他们的反应仍旧慢了一步,火箭弹爆炸和子弹发射之间的瞬间空档,已经足够我和真江脱离覆盖打击区域。

    脱离高速世界的一瞬间,那些士兵们的注意力仍旧没有脱离门口。我开枪扫射,这种爆裂弹头高速子弹的威力,即便是士兵们身上的防弹衣也无法阻挡。眨眼间,被撕裂**和血液如同喷泉一般抛溅。

    幸存的士兵开始规避,在他们反击之前,我再次展开速掠,绕向其它位置。就在这个时候,从四周的墙壁中突然抛出十多枚球状物。我在高速的世界里亲眼看到到它们爆裂,撒出密密麻麻的钢珠,数量之巨触目惊心,直觉告诉我,这将是全方位的覆盖式弹幕攻击,根本没有足够的间隙让我穿过。

    似乎只有退出房间才能避免被击中,可是我此时正背对大门,而且高速通道的再构建必须脱离速掠状态才能进行,脱离高速世界的那一瞬间就会被打成马蜂窝。

    我的左眼猛然自动活动,转向最靠近自身的一名士兵。

    ——连锁判定。

    ——以此士兵为目标,测算此位置弹幕攻击轨道。

    ——以自身可承受的最大强度修正偏差。

    ——弹道数:十五

    ——准确性:百分之六十

    速掠中止。

    我和真江出现在那名士兵的身后,真江猛然抓住他的后颈提起来,我和真江背靠背,将行李箱挡在身前。

    一片整齐的撞击声,整个地面都在晃动。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在行李箱上,我和真江的背脊碰在一起,紧随而来的一片死寂。

    当我小心翼翼地放下行李箱,只见四周的墙壁和地面变得坑坑洼洼,几乎扩大了一圈。无差别的覆盖攻击,就连之前幸存的士兵也没有一个活下来,只剩下一片残肢断臂。承受弹幕冲击的行李箱侧面也明显有了凹陷,我悚然转身去确认真江的状态。

    被真江当做盾牌使用的士兵已经不成*人形,脑袋不见了,只剩下小半下颚,四肢都被打断,半只手臂被一层皮接在身躯上晃荡。

    她随手扔掉这个破麻袋一样的尸体,本人倒是一点伤势也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四壁再一次传来机关运转的声响。当我抓住真江的时候,覆盖弹幕的圆球再一次抛射到空中。

    速掠。

    我和真江退出门外,地面又晃动起来,再次经受弹幕洗礼之后,里面的空间显得更宽敞了。这个房间什么都没有,原本地面和墙壁都很光滑,也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和入口在同一条对角线上的大门应该就是房间的出口。

    全方位弹幕的发动时机太准确了,这里一定有监视装置。幕后者意识到自己的士兵落于下风,立刻毫不犹豫发动弹幕攻击,不惜将幸存的士兵当作弃子,也许他判断就算不放弃自己的属下,他们也会在撤退之前就被我完全清理。我甚至猜测对方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捕捉速掠状态。

    通过高速摄像头连接超级计算机进行即时处理,应该不难做到。

    这个房间的高科技含量相当惊人。我不敢贸然前进,出口大门理论上也是反锁的,只能用暴力破除,然而弹幕机关不会留给我那么多的时间。

    真江并没有回复正常状态,虽然她能够在当时迅速准确地进行防御,但我想那只是她的自卫本能。她靠在走廊的墙壁坐下,抱着膝盖喃喃自语。

    我将视线转回房间,希望能够找到隐藏着的监视装置。然而房间中就一丝动静都没有,从四壁的变形程度来看,几乎每一个角落都经受了强大的攻击,如同监视装置镶嵌在其中,也难保不会受到损伤。

    这么一来反而否定了监视装置在墙上的猜测。

    这个监视装置必须设置在一个能够纳入房间全景,并且不会被弹幕攻击到的位置。

    按照常理,监视装置会设置在房顶四个角落,以确保没有死角。但如果角落也无法避免被攻击,那么这个房间中第二个方便监视全景的地方……

    我的目光落在房顶正中心的位置,那里果然有一平方米大小的地方是平整的,而且还有两个脑袋大的玻璃罩。那也许不是照明灯,而是监视装置。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我朝这两个玻璃罩射击。然而威力强大的高速子弹只是溅起一片火花,就被那个浅黑色的半透明罩子弹开了,那个根本就不是玻璃做的,至少不是普通的防弹玻璃。,

    试探射击停下,房间中再一次传来机关运作的声音。一系列金属摩擦声和撞击声仿佛从远处汇集到房顶的正中间。我警惕地举起行李箱挡在身前,只露出眼睛确认接下来会有什么新玩意。

    没有让我久等,房顶中部那块平整的地方忽然晃动起来,猛然脱离房顶砸在地上。那竟然只是块挡板,后面是一个裸露出众多导管的机械部件。那两个半透明罩子镶嵌在部件上,罩子上黑色和白色交替闪烁,如眼睑般开合。

    下一刻,机械部件也脱离了房顶,但是并没有坠落到地上,它的后方是由更多导管和装甲构成的身体。机械部件在我眼前迅速变形,变成*人类头部的模样,两个半透明的罩子就是他的眼睛,只是头部下方的脖子一直延伸到房顶之后。

    这个从房顶下垂的诡异机械,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头蛇身状的怪物。

    它舒缓着脖子般在半空扭动,内部机括的机械声不绝于耳。可是一点也不显得优雅,反而给人十分强烈的排斥感,就好似身而为人的某种美好被彻底扭曲了一般。

    它仿佛并非由人来控制,给人一种活物的感觉,也许是被灌输了智能程序的拟人机械。

    我脸上不露声色,实际上心中却十分震惊。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科幻小说中才会出现如此栩栩如生的高级智能程序。

    我记起关于末日幻境的笔记本中的记载,在统治局遗迹中有一种类似的守卫和它有些想象,似乎是叫死体兵吧?这么说来,这个大家伙是统治局神秘科技的一种?

    一立方米大的头颅如梦方醒般摇头晃脑,左右四顾,随即转向大门,和我对上眼。我忽然有个猜测,也许控制这个房间的并非另有其人,就是这只高级智能化的拟人机械。说不定这个巨大的房间就是它真正的躯体,我们在他的肚子里捣乱,这才将其唤醒。

    头颅盯着我,眼睑开合数下,但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而是发出一连串声音。没有音调起伏,音节也异常连贯,可是我总觉得是一种语言。我听不懂,只能默不作声。

    我不知道手中的武器对它是否有效,要对付死体兵,普通的限界武器是无效的,因此在弄清楚它是什么东西之前,我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抓紧了行李箱,随时给它迎头痛击。

    魔纹和通讯装置的情报侦测功能同时启动。

    名称:试作型死体兵

    物种:安全警卫

    状态:残缺

    通讯装置试图找出其致命点,然而即便是看似脆弱的导管、眼睛和关节处都显示出巨大的数值,标明其十分坚硬,随后更闪烁起红色警报。虽然经历过无数苦战,可是面对这个刀枪不入的怪物,加上末日幻境笔记中对死体兵的描述,还是让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安全局成员的通用武器是普通限界兵器,这个通讯装置应该也是以普通限界兵器的威力作为初始标杆。显而易见,面前这个残缺的试作型死体兵的确不是限界兵器能够对付的庞然大物。

    死体兵不断发出音节,似乎在催促我进行身份验证,它看起来是一种被动防御型的安全警卫。

    我明白,验证失败的后果只有战斗。

    ——魔方系统启动。

    ——转换强击模式。

    ——临时强制加载火箭弹,残弹为零后正式挂载重机枪模式。

    ——重机枪弹药设置为爆裂型高速子弹。

    行李箱反转重组,巨大而狰狞的枪体让我的心脏跳动速度逐渐恢复平缓。

    我不清楚它拥有怎样的攻击手段,但只要不进入房间,就不会受到弹幕攻击。虽然无法从外界破坏其坚固的外壳,但是对其使用最强的攻击力量怎么也不为过,出现一线转机时才不会手忙脚乱。

    三秒之后,声音停止,空气中充满压抑的气息。

    它猛然张开嘴,仿佛上下颚骨脱节了一般,显得万分狰狞,从巨大的口腔中伸出一截枪管。我瞬即扣下扳机,三枚火箭弹鱼贯而出,紧接着手臂一轻,临时强制加载的火箭筒部件从枪体脱落。

    速掠!

    爆炸近在咫尺。在波及到自己前,我已经构架起高速通道,扯起真江翻过栏杆跳到楼下。焰火充塞了房间大门,开始向走廊膨胀。此时火箭筒部件尚未掉落地上,一道凝聚而刺眼的白光穿透爆炸的焰火,即便是位于高速世界,那道白光的速度也可以用电光火石来形容。之后,我亲眼目睹了火箭筒部件被白光贯穿,并迅速融化的景象。

    幸好准备充分,否则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光线的传播。

    我和真江落地之后,真江立刻和我分开。她的动作十分迅速,不知道是自卫本能在起作用,还是她已经恢复神智。不过我知道这是当前比较合适的应对,对方只是一个残缺的智能机械,两人分开反而能够干扰其目标的选择。

    我朝左侧跑开,从这个方向可以看到那颗巨大的头颅露出愤怒的表情。这实在是不可思议,就人性化表现来说,这个残缺的试作型死体兵反而比末日幻境笔记中记载的死体兵更要高级。

    蛇形的身躯将头颅送出房间,在爆炸的火光中蜿蜒。虽然它的表情显得有些狼狈,但之前于它的嘴部发生的剧烈爆炸并未伤害到一分一毫。只是它的躯体长度不足,只能在走廊上徘徊。

    那个狰狞的脸看向右侧,然而真江已经不在那里了,它立刻转过头,和我这个试图伤害它的罪魁祸首打了个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