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 鲜红骑士
    “处刑?在这里?”比利向前后眺望过去,色泽原本就深沉的金属景致,在昏暗的视野中几乎融成一片,能见度不及二十米。这里并不像是处刑所,只是通道的一截而已,也许末日真理或者在末日真理之前的某个组织押送人犯进来,抵达此处时发生事故,所以将人杀死在这里,那还说得过去,然而真江的意思却是他们专门在这里处刑犯人。

    怎么看,这里都不像是专门的处刑室。

    不过,真江的描述虽然并不生动,但是她那阴冷的声调,配合阴沉的环境,却仿佛让人亲眼目睹曾经那些悲惨的现场。行刑者的凶残和冷漠,屠戮者的绝望和恐惧,产生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残留在金属的斑驳上,即便时光也无法将之完全洗去。

    “一定有什么地方是我们没注意到的。”真江说。

    “到现在还在使用吗?”我问。

    “不,应该很久都没人用了。”真江想了想说。

    我努力用视线在地上查找可能存在的脚印。

    “我们应该在这里停留吗?”比利说,他似乎在征询我和真江的意见。

    “我有一种感觉,这里是通道退化的终点。”我说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是一个分界线?”

    我没有回答,只是取出灰石补充能量。

    比利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说:“休息一下也好。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这里到底藏着什么。”

    “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是白费劲。”我说:“联系一下ai,看看他们的状况如何。”

    比利应了一声,走到一边联络ai小队。过了一会,他走过来,对我说,ai小队正在按计划行动,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真江走到墙壁边,突然用鞋底刮了一下。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招呼我们过去。她指着那个地方,光线太过微弱,又是如此贴近墙角的地方,若不睁大了眼睛,还真的看不出来。

    那里歪歪斜斜地刻了一些字母,还有一个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图案,像是一个齿轮,中间有个十字,像是某种宗教的标志。

    “写的是什么?”比利问,那些字母不是英文。看样子是那些被害者留下的,比划间显得匆忙而恐惧,却留下些什么,也许是遗言。

    “是德文,有很多地方缺失了,大意是描述天启……”真江说,没想到她竟然懂得德文,“这个位置好像曾经是个祭坛,一个教派封印了天启四骑士,在这里进行血祭,平息它们的愤怒。他们的行为妨碍了四骑士的任务,是对神的亵渎。被献祭者于死前忏悔。”

    “天启?”

    “我知道,天启四骑士。据说在世界终结之时,将有羔羊解开书卷的七个封印,唤来分别骑着白、红、黑、灰四匹马的骑士,将瘟疫、战争、饥荒和死亡带给接受最终审判的人类,届时天地万象失调,日月为之变色,随后便是世界的毁灭。”在从末日幻境回归之后,我查找了许多关于神话末日的文献。

    “封印天启四骑士?在这里?也就是说,他们认为四骑士已经被召唤出来了?”比利应该也熟悉这个典故吧,所以才觉得荒谬绝伦,“又是哪个失心疯的家伙的妄想吧,如果天启四骑士曾经在过去出现,这个世界根本不是现在这个模样。我不认为有谁能够封印四骑士,它们出现就代表人类的失败。而且……这里的文字似乎并没有多到能够传递这么详细的意思。”

    “我猜的。”真江说。

    比利顿时和我面面相觑。

    就在这个时候,地面传来振动,一个轻微的金属撞击声如钢琴声般轻轻跳了一下。这种细微的变化让我们全都停住了手边的动作。振动越来越强烈,好似通道正处于地震带一般,四壁和天花板上的锈块簌簌掉下来,而金属撞击声也越来越嘈杂,越来越响亮。

    空气不知不觉变得温热,这些热量同样是从脚底开始的,温度越来越高。

    “快走!”比利大叫起来,我们想向前跑,可是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奇异的景象。在某种力量的驱使下,掉落的锈迹都悬浮起来,随即被来自前方的一股旋转产生的吸力摄取,密密麻麻的悬浮物勾勒出螺旋状的轨迹集中在前方的某一点。

    那个点迅速扩大,眨眼间形成一扇大门,将通道拦腰截断。

    我扣下行李箱的扳机,发射两枚小型火箭弹。火箭弹一头扎入大门中,更形象的说法是,被那扇并不牢固,却如同流沙般的大门吞了下去。下一刻,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和焰火只是让大门鼓胀了一下,就彻底被消化了。,

    “退后,离开这里!”

    我们都开始朝来时的方向跑,但是和之前一样,刚跑出不到十米,一个铁栅栏落下来,挡住去路。

    没错,不是金属墙,而是铁栅栏,相当符合此处的阴晦风格,同样锈迹斑斑。机关也随通道一起退化了。

    比利抽出狗腿刀狠狠劈在栅栏上,栅栏纹丝不动,却在某处响起“咯啦”的一声,混淆在混乱而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中,几乎微不可闻。

    “离开那里,比利!”在我察觉到危险,高声警告的时候,比利已经趴在地上。眼前一花,于他两侧的墙壁上出现十数个孔洞,一排箭矢骤然雨射,彼此交错,钉在另一边墙上。

    “下面。”真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速掠。

    在我和比利之间构建一条折返的高速通道。

    当我将比利拖回来的时候,他原先所在的地面正缓缓升起一排排的长钉。

    我和比利脱离高速世界,真江却抓住了我们的领子向后拽。

    “不要停下来,这里全是陷阱!”

    又是一阵箭雨从头顶落下。我再次发动速掠,以整个通道的空间构架一条回旋的长廊。

    奔驰于高速长廊中,我们几乎触发了所有的陷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许这些连环陷阱不存在死角,但是通过高速移动就能把握陷阱发动前后的时间差,就能和空中缓慢飞行的杀人利器擦肩而过。

    当我再次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回到尚未后退时的原地,前方十米长的通道如同长满利齿的口器,狰狞而险恶。数秒后,那些噬人的利齿渐渐缩回墙壁中,又变成*人畜无害的模样。

    我们尚来不及喘一口气,地面突然射来炽热的光线,蜿蜒的光线又构成了龟裂的表面。龟裂的地方终于一片片剥落,随之而来的更大的光芒将我们的影子推到通道上。我们目不转睛地关注脚底的变化,突然发现所有的龟裂都剥离后,自己竟然是站在一张巨大的铁网上。

    网眼之下,是至少深达百米的空洞,巨大的齿轮机械,在熔融灼亮的火焰中转动,发出锵锵的声音。

    这些齿轮和那道被害者所刻下的标志一模一样。外面是轮齿,中间是个十字。火焰的巨舌不停舔噬齿轮,但是看起来和通道一样陈腐的齿轮却没有融化,身上的斑驳锈迹反而散发出异样的光彩,仿佛在炫耀着自己的伤痕。

    在火焰之下,流淌着一条熔岩的河流,散发赤红的光,令人无法直视。

    “这是……什么鬼东西。”比利瞠目结舌。我也一时间感到难以置信,这个地方竟然会出现如此规模宏大的景致,而且还有岩浆。

    “这个位置是一处死火山吗?”

    陷阱已经解除了,但是我们此时的境遇却称不上好。暂时没有受到攻击,可是前后的路都被堵死,脚下只有一张看上去不怎么牢靠的铁丝网。一旦摔进地底,必定尸骨无存。前方由锈迹构成的大门安静地伫立着,样式十分简陋,却散发出一股令人望而生畏的气息。门上没有锁孔,使用暴力的话,说不定会像之前的火箭弹一样被吞下去。

    之前通道完好无损的时候,我们以为通道外都是坚实的石头和泥土,可是现在通道的地面变成了铁丝网,反而能够看清自己所在区域的样子。这是一个巨大的绝非人力形成的坑洞,两头都是岩体,这条隧道如同天桥一般架设在天坑上方,天坑底部就是那些齿轮机械和翻滚冒泡的岩浆,而我们所处的位置并非隧道的正中间,前方十米处的大门后就是岩层之内。

    我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一截隧道就是终点,通过那个大门,将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场所。

    真江的说法也得到了证实,墙壁再无法阻拦视线后,我们看到了祭坛的其它部分。一条条的管状物从脚下蜿蜒到岩壁上,如同一个巨大的花纹一直蔓延到岩浆中,如同岩浆深处有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恐怖存在,通过这些纹路般的导管汲取养分。

    那些转动的齿轮是做什么用的?没人说得出来。这个宏大的设施是什么时候,由何许人建造的?也没人知道。总之,它绝非一夜之间形成,曾经有许多人来到过这里,而今看上去被废弃了,可是那些奇怪的构造却仍在运作,似乎永远能够运作下去。

    简直就是奇迹,比利喃喃自语地说。

    “现在怎么办?”我问他。,

    “向前走吧,无论如何,我都想知道这个地方的尽头究竟是什么。”比利说,犹豫了一下,反问道:“你觉得在这个下面真的封印着天启四骑士吗?”

    “不知道。”我说:“就算有,它们也没有挣脱出来,这至少是目前最好的消息了。”

    “你说得对。”

    “末日真理在这里捣鼓了那么久,我很好奇他们得出了什么结论。”真江开口了,“看上去他们放弃了这个地段。”

    秘密也许就藏在那扇门后,我这么说到,比利和真江也顺着我的目光投在那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大门上。

    真江突然向前走。

    “阿江?”

    “我要打开它。”

    我和比利连忙追上去。真江带着我们一直靠近到距离大门只有一米远才停下来,没再出现什么出人意料的变化,也没有想象中的攻击。之前宛如活物般的大门,此刻如真正的门一般,没有任何声息。

    “你要怎么做?”比利问。

    真江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伸向大门。比利大吃一惊,伸出手要制止她。他抓住了她的手腕,却也被我抓住了手腕。我们僵持在门前。

    “你在干什么?”比利说。

    “相信她。”我说。

    “你疯了?你也看到了,它吃掉了两颗被引爆的火箭弹,一点残渣都不剩!”

    我当然知道,可是现在的真江不再是之前那个疯癫的病人,她是如此清醒,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这样的她仿佛一个完美的瓷器,我不想让她停止,似乎一旦停止,瓷器就会破裂。

    “没关系,让她做她想做的事情吧。”我对比利说。

    这是爱吗?这就是爱吧,就算有一天,这种令人窒息的爱会让人毁灭,可是爱不就是应该疯狂的吗?我真的觉得这并非自己不在乎真江,而是因为自己太在乎她。在乎到即便她精神病发作的时候,也没有试图阻拦她活在自己的妄想中。我想让她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即便得不到好结果,但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本身就是一种快乐。

    我不用自己的规则去看待她,也不让其他人将自己的规则限制她。我让她自由飞翔,即便有一天会在太阳中融化,坠落深沉的大海,但是自由飞翔本身不就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最大的快乐吗?人总有一天都会死去,在死之前拥有多少快乐,决定了此人一生的质量。这就是我的哲学,我的爱情。

    比利用一种看待陌生人的眼神盯着我,脸上浮现不可置信的动摇。

    “你们都疯了。我问你,你真的爱她吗?高川,为什么你能忍受自己所爱的人自杀?”

    “这不是自杀。”

    “好吧,就算不是自杀,而是冒险,可是你我都知道几率有多小,还是说你觉得成功的几率很大?”

    比利的激动出乎我的预料,我原本以为他不会在此事上纠缠。虽然他一直帮助我们融入安全局这个集体,但我一直觉得他只是行使作为引进人的指责而已,若我和真江一意孤行,他一定不会阻拦。比利是个骗子,能够很好的掩饰自己的内心,他的情绪也不一定是真实的。然而,此时此刻的他,却让我感到他的心情的确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为什么?我下意识用自己业余的心理学知识揣测他的想法,侧写他的心理。也许是从我的沉默中察觉到什么,比利猛然抽回手,神情戒备地退了一步。

    “你在做什么?”他问。

    “没什么。”我说,我相信自己的脸上没有流露半点信息。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同样也是优等生高川在学生会中得到的经验。

    “你在说谎。”比利瞪着我,一字一句地说:“你在试图侧写我。不要那么做,乌鸦。不要窥视别人的内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禁地。”

    “好的。”我和他凝视半晌,回答道。

    “我不会阻止你们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他对我和真江说。

    真江望向我,我对她点头,她那冷漠的表情似乎有那么一瞬间融解了。比利他不懂什么是爱,我想,如果他懂,就不会在这里失控。我知道,他在并非在责怪我,而是在责怪自己。他曾经有那么一段过去,如同针尖一样凝固在记忆里,让伤口不时地流血,也许他将那种伤害归咎于自己,但是我不一样。

    是的,我看着真江转过身去,心中想着,自己和比利是不一样的。只要真江永远不后悔,那么我也永远不会因为她而后悔。,

    真江在我和比利的注视中,就像插进沙子一样,将自己的右手插进了大门中。大门在蠕动,似乎在咀嚼,我在这儿凭空猜想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真江脸上没有任何表示。比利表现得有些紧张,开始在原地踱步。

    过了半晌,大门上浮现一个又一个的文字,几乎写满了巨大的门面。这些文字不是英文,也不是德文。是拉丁文,真江说这话的时候,仍旧没有将手臂拿出来。

    她没有完全翻译给我们听,只是转述了大概的意思:

    我看见羔羊揭开封印,一匹红马越了出来,骑士拿起权柄,将戒指扔在地上,声音如雷,说“你来!”,众人奋勇而上,从此地上失去太平,人们彼此相杀。

    “一个死亡,将有一个降生,一个陨落,将有一个升华,吝啬生命者无法开启天国之门,而必将锈毁。”当真江念出这么一段文字,我忽然意思到周遭产生了一些变化。

    这段通道并不平静,齿轮铿锵转动,岩浆沸滚涌流,除此之外又多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隐藏在我们的呼吸中,隐藏在混沌的声响里,隐藏在所有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地方,无可阻挡。当我和比利扭头四顾时,脖子就这么变得不利索起来,稍微转动就会发出一种咯吱咯吱的声音,并非骨头脆响,更像是金属的摩擦声。

    我看到比利脖子的肌肤浮现一种干涸的紫红色,如同锈斑,而这些锈斑正迅速朝脖子下的身体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