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九章 魔族月家
    我收拾了战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大吃一惊,我竟然丝毫没有察觉有人在我的背后,刚刚因为初战告捷所升起的那小小的骄傲马上烟消云散,同时认为这个人并没有想杀我的想法,于是我慢慢的转过身来,赫然发现,身后居然站了十多个人,而且瞳孔里明显的金色告诉了我,他们都是魔族中人。拍我肩膀的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阴沉的目光看着我。

    “沧海魄?运用的不错,有机会要领教一下。”说完,往旁边一站,露出了站在他身后的一位中年人,那位中年人仔细的看了我一眼,我心神一震,他的眼睛就像一把利器,直透心灵深处,仿佛把我看透一般,他并没有运用任何武功,妖术,仅仅那种气势,压的我不得不低头,但是倔强的我硬是把头又再次的抬起,暗运临字决,万物动,天地动,唯心不动,双眼由开始的慌乱变的坚定下来,而其他的魔族看到这样的情形,都为止动容,他们知道,月三管事发动的精神遏止,可是非同小可,就算魔将,甚至魔神级别的人物都吃过苦头,但是在这里,一个并不是很强的魔族,竟然能完全的抵抗住,并且还有反击的迹象,不能不为之奇也。

    “不错嘛。”中年人说道。然后停了一下,仿佛在思考些什么,最后目光又落在了我的身上,说:

    “你怎么会在这里?从那里来的?”看似随意的问道,但是却仔细的注视我的神态,我不怀疑,如果我的回答有他不满意的地方,我可能马上被杀掉。

    “从枯城来,准备去魔王城,途中看到那道白光,认为是有宝贝出现,于是过来看看。”幸亏听见了那三个猎人的说话,否则还真回答不出来为什么到这里来,而我这句话,真中带假,他怎么听,怎么看我的神态,也找不出破绽。

    中年人听到我说看到了白光,神情一动,继续问道。

    “看到白光?这一带地区在这几个月被妖魔两族所包围,其他人更本不可能进来,你在说谎!!”说完,眼睛一亮,紧紧的盯着我。

    看来他们并没有听到那三个猎人的对话,而是在我战斗的时候来的,想到这里,我不紧不慢的回答。

    “本来进来是不容易,不过在你们和妖族相互撕杀的时候,就容易了。”

    中年人沉默了一下,继续问道。

    “沧海魄那里学的?”终于问道点子上了,这个我苦思了好几个月都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不被发现的解释,如今,也只有用这招了。

    “无可奉告。”

    “恩?有点意思,也罢,怎么说你都是魔族,会沧海魄也不是什么忌讳,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不问了,小兄弟,有没有兴趣成为我们月家的家臣?”

    “月家?”

    “不错,魔族四大世家中的月家,而鄙人,就是月家的月三管事,我看小兄弟你武功不俗,成为月家家臣后,魔族的武功,定能让你更上一层。”

    这么一个身份,对我来说是很珍贵的,把握住这个机会,对于挑起妖魔的战争可能有着很大的作用,于是,我略做思考,同意了。接着月三总管向我介绍了下这十几个魔族,他们全部都是魔将级别,而且都是直属于月三总管,我特别注意的有四个,首先是一个老头,我听月三总管介绍他的时候,用的是敬语,可见这个老头的不一般,特别引起我兴趣的,是他的手,他的两只手密密麻麻写满了魔族的密语,另一个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年轻人,他看我的目光有些奇怪,但是当我们两个接近的时候,一阵水气形成的波纹在我们的中间出现了,仿佛一面镜子,照出两个不同的人,他修炼的也是沧海魄,看实力,在我之上。

    “我对你运用沧海魄的方法非常感兴趣,如果半年之后,你没死,我要向你挑战。”说完,转身走开了。

    他很强,当我们的水气相撞的时候,我就已经受了伤,如果不是体内的恢复能力,恐怕就要出丑了。

    第三个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高大的汉子,懒洋洋的看着我,毫不理睬,但是在我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

    “你最后杀死暗兽的招式,很奇怪。不是魔族的武功吧。”

    我仿佛没有听到般,神态上没有丝毫改变,继续听着月三总管的介绍,心里暗自留意起他,这个人,观察的很仔细,很难缠的人。

    最后一个让我注意的,就是刚才在背后拍我肩膀的人,他看着我,突然笑了,伸出了右手,他的这个动作,不仅是我,连同月三管事和其他的人都大吃一惊.

    这个动作,是一个魔族中人最忌讳,但也是最渴望的动作,一旦向对方作出这个动作,就表示想和对方做朋友,在魔界,朋友这个词,是最危险的。

    在魔界,最难得的就是感情,最脆弱的也是感情,最杀人的同样也是感情。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向人作出过这个动作,反之,在很小的时候,有一个曾对我作出这个动作的朋友.

    当时,他把他的食物分给了我一半,我们成了朋友,在第三天,我就被他出卖了,我们一起逃避猎人的追杀,一起躲在暗处,当猎人在我们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不小心发出了声音,当时我什么也没想,马上就要战起来引开猎人,因为我们是朋友,因为他把他的食物给了我一半,但是,我还没有来的及站起来,背后就传来一阵大力,我身不由己的被推了出来.

    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停留,马上就向旁边跑去,奔跑中,我流下了我第一滴眼泪,被最信任的朋友出卖,或许,当时他给我食物,和我做朋友,就是为了日后用来保命的吧,我并不恨他,因为在魔界生存,需要背叛,我只怪自己太傻,从那以后,我就不在相信任何人了。

    看着他深出的手,我犹豫了,这么多年来,哪怕我再凶狠,再残忍,再危险,我都没有触及我心灵的底线,那就是感情,也正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感情不受伤害,我一直让自己变的坚强,不给别人伤害我感情的机会,感情,是我最大的弱点,或许只有在人间,才会有真正的感情存在吧。

    但是如果我不伸出手,去接受他的感情,那么我一定会暴露我最大的弱点,因为只有珍惜感情,相信感情的人,才不会轻易伸手,反之,大部分的魔界中人,都会很乐意的伸出手,去接受一个虚假的,充满尔愚我诈的,背叛,利用的友情.

    一旦让人知道我这个弱点,这个在魔界大部分人眼里的可笑到有些幼稚的弱点,针对弱点对付我,我将无力反抗,我的内心在挣扎,放弃对感情的执卓,放弃自己的幼稚的想法,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妖兽,一个十足的魔界人,还是宁愿让对方知道弱点也要坚持保护自己底线,对于这点不容一丝妥协的不理智的想法,我到底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