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六三章 大战前兆
    张信闻言,不禁心怀大慰,随后他就又手按刀鞘,豪气干云的笑道:“也好!今日就让那些不开眼的家伙,再领教一下我们狂猎天团的强大!”

    只是张信话音未落,就有一声哂笑传至:“想来这不开眼的人,也包括我皇泉一份?”

    张信闻言之后,顿时眯着眼,向那声音的来处看过去。随后就见那皇泉的身影,正俏立在左前方的一颗杏树上。依旧是一身男装,可在夜间的狂风吹拂下,却尽显窈窕身姿,衣袂飘舞,身姿似如谪仙。

    张信目中微现惊艳之色,可随即就笑着回应:“没想到这个时候,你皇大小姐,居然还有心思来寻我。记得不久之后,七十二里外,还有一枚四级的灵系奇珍,即将成熟。我记得那边有一枚灵殊石,可以炼成灵装的。”

    “此事自有皇图他们去办,无需我来忧心。”

    皇泉似笑非笑,目光炽热的看着张信的大袖:“倒是你的身上,整整十一件五级奇珍在手,完全就是一个人形宝库,让人不在意都不成!”

    此时她的眼眸里,除了贪婪之外,还略含艳羡。她今日拼死拼活,也才得手三种五级灵珍,可这张信的袖里面,已经藏了十一件之多。

    这个家伙的猎团,规模虽小,可却偏是汇聚了四大道种,战力强绝。

    且猎团小也有小的好处,比如行动迅速,反应更灵敏等等。就是因他们在速度上的优势,才能在这短短时日,收取了十一件奇珍。

    那各处灵根所在,战力强的比不上他们人多,人多的地方则未必能够及得上他们的战力。

    真要说实力,皇泉自信自己的部属也很不弱,超出张信这四人至少一倍。可除非是双方正面决战,否则她亦无把握能够压制这所谓的狂猎天团。

    真正让她顾忌的,也正是这四人的游击转战之能这也是初次交手以来。她一直并未动用部属之因。

    一旦这几个家伙,完全放开了手脚,便是她堂堂通灵天骄,也必定难受之极。

    “那么皇大小姐,是打算现在出手了?”

    就在张信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脚下的金灵力士,刚好从皇泉附近掠过。二者偏头斜视,目光交锋,似有火花四溢。

    “吾之独霸刀,渴饮汝之鲜血呢!三次交手,希望你能撑过十招,不使我狂刀失望。”

    闻得此言,皇泉的唇角不禁微抽,心想这个家伙,真是没救了。她自己被人冠以天骄之名,都感觉心虚,这个张信倒好,一直狂刀狂刀的不离口,

    还有前两次,她只是暂时落于下风,哪里输了?

    不过她却懒得与张信这个二货计较,直接一挥袖:“那些东西,先寄放在你那里无妨!还没到我出手的时候。这次来只是提醒你,今日血剑山庄的血阿鼻败于你手后,并未善罢甘休。他现在已与王绝联手,加上李孤舟几个,对你虎视眈眈,只怕将动手在即。”

    张信满不在乎的微一挑眉:“所以呢?”

    他知道皇泉所说的王绝,正是这一届空剑宗的超绝人物。据说这人的一身天赋实力,更凌驾于宫静之上,几乎直追皇泉,与血阿鼻比肩!

    至于李孤舟,他之前也见过的,实力只较融合雷鹤骨的宫静,逊色两分,亦是位不凡人物。

    “所以来提醒你一句!”

    说到此处,皇泉的唇角微扬:“你是我皇泉的!在我将你击败之前,你张信最好不要输给了别人。也需记得,你张信如今,已是我们藏灵山这一届入试弟子的第一人,你能输给我与宫静,却绝不可败在血阿鼻与王绝之手!否则的话,后果自负。再如你害怕了,那也可以退回你那座山灵居。可从此以后,再不得在我面前,称一个狂字。”

    说完之后,她又看墨婷:“再还有婷儿,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必会将你碎尸万段!”

    这位道完之后,也不急着离去,就这么抱拳于胸,冷目看张信他们离去,倒是那尊金灵力士与雷犀的速度极快,只顷刻间就已拉开了百丈。

    也就在这刻,她的身侧,突然有人出言:“小姐,我们人手已集结妥当,就埋伏在十五里外某处地窟之后。只需待张信显出败势,吾等必可在三百个唿吸之后,介入战场。”

    此时如有熟悉皇泉猎团的人在此,便可认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皇泉口中,正在为她收取灵殊石的皇图。

    “待张信显出败势?如此说来,你也不看好他啊?”

    皇泉哑然失笑:“之前你皇图,不是很担心来着?”

    “之前是被他威名所摄,可之前亲眼观他与小姐那一战。感觉此人,强则强矣,可还远未到真正超类拔萃的地步。说什么小姐十招败于其手,实为夸张之辞。”

    皇图摇着头,语声诚恳的认错:“皇图以为,那张信的实力,与小姐您并无本质差距,甚至可能还略逊一筹。只因其手段繁杂,又在金灵力士这门灵术上推陈出新,初次交手,难免让人无所适从。此番血阿鼻与王绝李孤舟等人有备而来,张信胜算不高。”

    皇泉却未置可否,而是陷入了深思:“可现在我倒觉得,此战的胜负,仍未能定论。我是越来越看不清楚,此人的实力极限,到底如何。看他的样子,似乎蛮有自信的样子,还是得再看看”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距离此间不远的另一处,宫静也是以淡然的语气,说着几乎同样的字句:“这一战,胜负未定。张信敢如此狂妄贪婪,自有依仗。是否出手,还是得再看看。”

    宫沛闻言,眼中不禁闪现喜色。感觉自己这位少主,与以前是真的不同了。置身此等境地,也未被仇恨冲昏头脑。此时再没有比这,更让他欣慰的。

    “公子之言有理!其实即便张信输了,我也不建议公子参与!除非是张信真正身死,或者失去入门试的资格。毕竟此人的金灵力士,依旧克制着公子雷系术法。至于其他人,倒是无所谓。”

    “宫沛你的意思是说,只有等待张信战败,我等再出手争夺?”

    宫翼凝思片刻,也颔首道:“此言有理!那些五级奇珍,只需不是从张信手里夺取,就可无妨!”

    他语中饱含斗志,战意沛然,也坚信此时的宫静,绝不会输给血阿鼻与王绝。

    那二人的天赋,可能真超越于宫静之上。可雷系灵术,克制天下一切术法,只要不是遇到张信那样的怪胎,都可有一战之力。

    何况公子他已炼化了雷鹤王骨,相较于那二人,已占据极大的优势。

    至于那张信,这次的下场如何,宫翼完全未加以考虑。他知道这座小山丘后,究竟有着何等样的阵仗,在等着这所谓的‘狂猎天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