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七章 战斗暗兽
    我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深渊里空气稀薄,很久没这么的畅爽了,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去洗个澡,然后想办法迅速的把九字真言全部练成,冲破神界的结界,到人间去,至于妖魔的战争,有机会的话,到是可以“帮”下忙。好像记得水月森林里有一条小河,去那里洗个澡,想到这,飞快的向水月森林跑去,途中来到上次遭遇阻杀的地方,也不知道是该感谢,还是该气恼,没有停留,直接冲进森林,一入森林,那种自在的感觉让人全身从骨头到皮肤无处不舒坦,这种久违的感觉,是最让我感到安全的,只要在森林,可以说,我是不怕任何阻杀的,在这里,没有人比我更懂得隐藏自己,每一棵大树,每一株小草,每一朵鲜花,都是我的眼睛,都是我的杀手,都是我的灵魂,我愉快的在水月森林游荡着,最后来到小河旁边,一个猛子扎了进去,把这几个月的污垢洗的一干二净,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我把身体沉进了河底,紧靠着河岸。不一会,脚步声在河边停下。

    “老大,那小子都消失几个月了,说不定都死了,戒指早落在别人手里了,我们还找个屁,不如抓几个小妖去卖点钱实在。”

    “就是,老大,别的组都去抓猫妖去了,就我们在这方圆几里呆了几个月了,连个戒指影都没看见,何必呢。”

    “都闭嘴,你们两个笨蛋,几个月前那道白光,你们忘了么,连魔族和妖族都来这里寻找,你说这里能没好东西么?那个小子我到是不在乎,但是能令妖魔两族寻找的东西,你们说和猫妖比,哪个好?白痴!”

    “高,老大实在是高,你一说,我突然就明白了,说起来,还真奇怪,什么东西能让妖魔两族一起来找?要不是他们打了起来,我们还真进不来,你说会不会是什么天材地宝。”

    “照我说,应该是绝顶的武功秘籍,或者术法,要不然,不可能让妖魔一起来找。是不是老大。”

    “哼,我说是找人。”说完,冲其他两个人使了个眼色,慢慢的向后退开,成三角形把我所在的位置包了起来。

    “河底下的朋友,出来吧。”说完,眼睛紧紧的盯在我藏身的地方。

    我暗自纳闷,他是怎么知道我躲藏在那里的,难道在深渊的那几个月,太安逸了,自己隐藏的本领变差了?我飞快的从河里冲了出来,带起一身河水,在我出来的那一刹那,从三个方向传来进攻,三支魔矛,其中两个两支速度稍慢了些,但是,从后面扔过来的那支速度飞快,同时,一丝游离的能量围绕着魔矛四周,这是高级猎人特有的招式,但是从能量的多少来看,这个人还未完全达到高级猎人的实力,应该是接近高级猎人。正好借此机会试试沧海魄的威力,潮起,四周被带起的河水以及运用潮起这招,空气中产生的水气,迅速的交融在一起,在我的四周形成一个绝对防御,就算背后的那支魔矛,也硬是被挡在了防御之外,但是三只魔矛并没有被我的潮起弹开,而是被吸住,顺着我的潮起形成的防御圈旋转,同时因为运用沧海魄,瞳孔里魔族的特征,那一丝金光扎现。

    “魔族!”三个猎人惊呼,同时四下看了看,发现就我一个,才稍微放下心来,三人打了个眼色,一起向我冲来。

    “就算你是魔族,就你一个,杀了你也没人知道,一个魔族可是10万金币!!!”

    正所谓,人为财死,在他们三个冲上来的时候,我大喊一声,潮落,同时,本来在我四周旋转的防御圈突然炸开,分成三股,每一股都带起一只魔矛,仿佛深海怒龙一般,直逼三人,其中两个猎人被怒龙吞噬,当场爆毙,另外一个实力最高的,在怒龙及体的那一瞬间,从身上拿出一道灵符,默念口诀,“轰”一声,灵符化做一团黑雾,抵挡住了怒龙,然后从黑雾中伸出一条布满鳞片的手臂,狠狠的抓在怒龙的脖子,一声清脆的响声,怒龙变成水气消失了,那支魔矛被抓成两截,从那只手两边掉在了地上。

    “哈哈,看看是你魔族厉害,还是我这花了10万金币买的暗兽厉害。”边说着,边跑到那团黑雾的后面。

    这个时候,那个黑雾中的怪兽已经出来了半个身子,头部只有一只眼睛,看着我张开大口,露出巨大的獠牙,一丝丝唾液顺着牙缝滴了下来,虽然看起来是怪兽,但是却有着人的体形,只不过全身布满了乌黑的鳞片,随着它的出现,天空似乎也都暗了一下,不能再让他出来了,趁现在他行动不方便,试试他的皮有多厚,于是,我冲了下来,凭借被改造的魔族身体,一拳打在它的头上,可是,它身上那可恶的鳞片,就像图满了油一样,好不着力,这一拳不但没有伤到它,发而差点被它抓到,就这么一耽搁,它已经完全的出来了。

    如果仅仅是看影子,那么,可以完全肯定它是一个人,但是,如果看到它的样子,那也同样可以完全肯定,它是一个怪兽,这么一个怪兽,浑身布满鳞片,更本打不痛它,看刚才潮落的力量并不能把他怎么样,除非把鳞片拔掉,想到这里,还没等有所行动,它已经冲了过来,带起一阵腥风,向我抓来,我运起潮起,但是它却无视我的防御,继续抓来,巨大的力道让我向后划去,在地上划出两道划痕。

    “哈哈,没人能抵挡暗兽的攻击,这是经过我们自由联盟特制的战兽,你就等着被它撕碎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