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6 攻坚战
    我们随同人流前往楼下的大厅,不断有人对散发出异样气息的真江投以注目礼,她和当初刚到来时的差别太大了。..真江对其视若无睹,安静地如背后灵般在我身后亦步亦趋。比利若坐针毡,悄声在我的耳边问道:

    “她怎么了?”

    “没有问题。”我说这话时有些心虚,但是也不可能向他说明真相。

    “是不是做得太激烈了?”

    “绝对不是。”我斩钉截铁地说。

    “总之……”比利酝酿了一下说辞,“接下来的战斗很危险,我们需要她的战斗力。”

    “放心吧,她完全没有问题。”我对他说:“她刚刚获得超能力,比之前更加强大。”

    听我这么说,比利露出诧异的神情,但总算放下心来。

    在一楼大厅聚集的人大概接近百人,大厅很宽敞,一些奇形怪状的设备、桌子和箱子都被移到靠墙处,留下的空位摆满长椅,布置成一个简陋的作战会议厅,对面的墙上有一个电子挂屏。这时我才第一次看到这次作战的指挥官。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黄种人,身穿迷彩服,一举一动都散发出沉稳老练的感觉,一眼看去就觉得是个经验丰富的士官。

    “我们都叫他‘走火’,据说是特种部队出身,早在三年前就是三极魔纹使者了。”比利悄悄跟我说。

    我、比利和富江在最左侧的第三排长椅坐下,我看了一眼其他人,从他们的神情和交谈中察觉并非随意乱坐,同一队的人都聚在一起。虽然人们在交谈时都刻意压抑声量,不过这么多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同样显得异常吵闹。

    真江一直都很安静,有些恍惚,似乎又陷入自我的精神幻觉中。

    有几个人的目光朝我们这边看来,是俄罗斯佬芭蕾熊。他朝我裂开笑容,和同伴说了些什么,不过注意到真江的时候,脸上同样露出疑惑的表情。

    这些战士中若论年龄,只有桃乐丝比我小。桃乐丝虽然和芭蕾熊很熟悉,但并非一个队伍,她对身边的喧嚣置若罔闻,自言自语地自摆弄怀中的玩偶。

    之前碰到的两名女性成员ai和挫刀似乎都是各自小队的队长,正在跟自己的队员商讨事情。

    过了大约五分钟,再没有人进来了。指挥官走火拍响手掌,大厅中顿时安静下来。

    “大家都知道此行的目的,我就不再多说了。”他一边说,一边按下电子挂屏边的按钮,电子屏幕上顿时流出图像和文字。

    “我们在不久前和这次的敌人交过手,损失了许多同伴。敌人准备得十分充分,不得不承认,神偏爱他们,不过我们向来都是逆境下战斗,而且取得了胜利,我相信,这一次我们也会胜利。而且……”他环顾我们一眼,说:“一定要胜利。”

    “敌人的战术意图很明确,打算以逸代劳将我们围歼于基地中,这次的作战属于攻坚,你们之中将有很多人会死去,希望大家做好心理准备。目标在两公里外的屋子里。”电子屏幕上的地图不断扩大,目的地变得清晰起来,3d实景在旋转,标示出一堆数据,“周围没有守卫,突入之后可能会有陷阱,由bravole小队进行突袭,解除陷阱后找出进入地下基地的入口。没问题吧?”

    “没问题。”坐在最右侧的一个男人回答,没有丝毫犹豫。

    “全员进入地下基地后将根据环境分派各小队任务,尽快找出节点位置。ai小队负责安置定时炸弹,时限九十分钟。”电子屏幕上的图像和文字再度变化,列出数个头像,“这几人是敌方之前出现但并未击毙的高级战力,非第三等级魔纹使者在遭遇后立刻撤退。”

    其中一个头像迅速放大,构成完整的人体,这个人我十分熟悉,正是担任神父的同校学生峦重。

    “此人是主持仪式的关键人物,尽量击毙。”

    峦重的形象退下,一个身穿和真江类似的战斗服的男人形象浮现。

    “这是目前为止碰到的唯一一个恶魔附身者,请大家碰到后第一时间撤离,并通知我和比利小队。”走火朝我们投来视线,其他人顺着他的目光也朝我们这儿看过来。比利带着微笑和众人点头招呼,走火的目光在真江身上停留了半晌,顿了顿,说:“比利小队的bt女士拥有临界兵器,可以抵抗恶魔。”

    “可以吗?”走火谨慎地向我们确认。

    “她刚才已经晋升c级。”比利说。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很好。”走火拍拍手掌,让大家安静下来,“必须注意的是,这里列出的人物名单可能并非他们的全部高级战力,若发现其他人,请在保证任务完成的前提下不要正面对抗,迅速通知其它小队。必须谨记,我们只有九十分钟的时间,目的不是杀死敌人,而是阻止敌人的仪式,大家不要恋战。”

    “了解。”

    “明白。”

    “知道了。”

    众人纷纷表示。

    “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吗?”走火环顾众人,大厅中一片肃然的沉默。

    “很好,出发!”

    所有人站起来,行动迅速地离开大厅。在我们离开之前,走火走过来,我猜测他会说些什么,结果他只是拍拍我的肩膀,对我们说:“欢迎加入安全局。”

    “希望不会死掉。”我说。

    “第一次进行统合作战?”

    “是的。”

    “好好干,这次能活下多少人,就看你们的了。”走火说:“和末日真理的战争,并不是靠人数就能取胜的。”

    我能说什么呢?他要的是行动。我笑了笑,尽量表现出自己的信心,不过说实话,因为真江的状态看起来不太稳定,因此比起刚来时更加充满担忧。

    走火的目光在真江身上顿了一下,我无法从那张严肃的脸上看出什么,之后,我们一起出了大厅。

    车辆陆续从黄泥道转出来,我、真江和比利坐回那辆残破的轿车中,紧跟大队的尾巴驶向山下。,

    目的地和我们所在的山林隔着一条河流,车队沿着上流行驶,河面逐渐收缩,在大约只有十米宽的地方出现一座简陋的木桥,在夜色中若隐若现。

    我觉得有些不安,觉得在骚动的山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窥视着自己。敌人会不会在前方设下埋伏?例如将士兵藏在道路的两侧,或者在路上埋下地雷。不过这里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应该会在行动之前进行实地勘察。

    矛盾的想法在脑海中闪现,我紧绷起神经,做好随时跳车的准备。

    快要抵达桥梁的时候,真江猛然清醒过来,她朝目标所在的那块土地投去视线。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依稀看到几个黑影匍匐在地上,从轮廓来看,似乎是尸体。更近了,没错,的确是尸体,有制服统一的士兵,也有打扮各异的其他人,一些尸体浸在河滩上,偶尔有像是浮尸的轮廓在河中沉浮。

    我的心情愈加下沉,显然在我们抵达之前,安全局和末日真理教已经有过试探性的交锋。

    比利也看到了,吹了声口哨,并不显得紧张,这个情况在他的意料之中。

    车队在木桥前停下,所有人下车,但并没有立刻过桥。在走火的带领下,前方的小队中陆续走出一些人,将一排重武器在桥头架起来。一分钟后,炮火震碎了黑夜的寂静,将房舍和桥梁之间的区域犁了一遍。爆炸之剧烈超乎我的想象,甚至看到有一些并非弹药落点的地方也发生爆炸,烟尘迅速将视野遮蔽起来。

    “谨慎无大错。”比利一脸司空见惯的神色,在身旁点燃香烟。

    我只觉得心脏随着密集的爆炸声剧烈跳动。手臂被人碰了一下,我反射性转头,原来是真江递烟给我。

    “别怕,阿川。”她说:“没有人能阻挡我们。”

    我不是害怕,只是有点紧张。不过我没有说话,接过香烟,凑在她的火机上点燃了。吸了几口,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烟雾被夜风吹散后,我们开始过桥。抵达对岸的小队沿着弹坑,行动有序地从两侧包抄,这一次并没有再遭到狙击。目标的房屋比山上的农舍要小得多,只有两层,被一圈歪斜的篱笆圈着。我们被安排在后方隐蔽,按照计划,bravole小队开始行动。他们一共八个人,从没有窗户的屋侧翻过篱笆,小心翼翼地压低身体,贴墙来到门边。

    他们在门边停了一会,经过无声交流后,一人用力踹开正门,下一刻闪向一旁,枪声骤然响起,一排子弹从门后射出来,火光在窗户玻璃后闪烁,映出一些人影。这种盲目的射击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很快就停下来,bravole小队的成员第一时间将手雷扔进去。

    房屋中有人惊呼,又是一阵剧烈的爆炸,之后一团浓郁的烟雾从正门涌出来,显然bravole小队的人之前还掷入了烟雾弹。

    屋里的人发出剧烈的呛咳声,他们推开窗户,伴随着弥散的烟雾,枪口也暴露在窗外。藏在窗户下方的brovale小队成员突然起身,抓住枪管将那些人拖出来,一一击毙,行动干净俐落。在房间里的敌人再次开枪前,他们已经再度隐蔽起来。就在这时,几个小物体从窗后飞出来。

    枪声从我的身旁响起,比利突然开枪了。与此同时,其它小队的方向也响起枪声,那些飞出窗口的物件反弹回去之后再次发生爆炸。

    是手雷,被几个和比利类似的神枪手反击回去。我当然也有这种能力,可是因为缺乏经验和默契不足,没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bingo!”比利用力吹了一下枪口。

    屋子里的人似乎遭到了相当沉重的打击,一时间静默下来。bravole小队的人再一次掷入一些东西,屋里顿时亮堂起来,尚未完全散去的烟雾被照得五颜六色,却没有人影,没有声音。bravole小队成员立刻拉下防毒面具鱼贯而入。

    紧接着房子里传来零星的枪声,以及翻箱倒柜的声音,不一会,七个人匆忙走出来。

    “有炸弹,离开十米!”我听到他们这么说。

    隐蔽在篱笆外的人立刻随着他们向后撤退一段距离。

    “能解除吗?”走火问。

    “在尝试。该死的!”回答的人狠狠摔下帽子,“被摆了一道。”

    “看来是踩中陷阱了。”比利对我耸耸肩,说:“有些事情,不是有准备就能避免的。”

    我不由得对陷落在房间中拆除炸弹的人担心起来。

    “别担心,担心也没用。”比利抽着香烟说:“拆炸弹的那个家伙我认识,是这方面的专家。这个时候需要一点运气……”

    他的话还没说完,灾厄的轰鸣声顿时席卷了那个房屋,膨胀的火光从正门和窗户喷出来,整栋屋子剧烈燃烧起来。灼热的气浪拍打着我的脸庞,比利的表情凝固了。

    当我反应过来,好似满口咀嚼着冰块,一股寒意刺痛了神经,深深感受到这个战场的严酷。

    战斗开始还不到十分钟,我们就失去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

    我原以为必须等火焰熄灭后才能行动,但是身后哗哗的水声突然变得激烈起来,我不由得朝河岸望去。只见河水在一股超自然力量的牵引下飞腾起来,那是何等震撼人心的景象,一条至少五米粗的水龙,沿着彩虹的轨迹落在熊熊燃烧的房屋上。

    几个呼吸后,火焰就被压制下去,渐渐熄灭了,蒸腾的水汽笼罩着整栋房屋,bravole小队的成员第一时间冲了进去。他们反应之剧烈让我产生一种错觉,那个落入陷阱的小队成员可能还活着。可是过了半晌,出来表示安全的人脸上表情生硬,告诉我那的确只是错觉。

    他们找到了机关,原先埋置炸药的地方,石板已经炸散,露出一片铁板,打开之后是一个能够容纳十多个人的升降梯。屋子里的摆设都被摧毁了,四周饱经灼烧的墙壁黑乎乎的,依旧灼热的空气充斥着火灾和弹药的刺激味道,让我的鼻腔和喉咙十分不舒服。,

    这一次轮到我们当前锋了,比利带着我和真江越过众人,因为升降梯足够宽敞,因此和我们一同进入的还有挫刀小队,加起来一共十人。

    “万事小心。”

    在走火的嘱咐声中,挫刀小队的成员陆续跳进升降梯中,当比利也下去之后,我和真江也跳了下去。脚底传来坚实的触感,些微的震动和铿锵的回声令人有些不安,按下控制键后,突然袭来的下落感让人不由觉得似乎这又是一个陷阱。

    我们的运气比bravole小队的要好一些,敌人没有在升降梯上做什么手脚,大概是巴不得让我们主动进入瓮中。

    下降途中所有人都沉默着,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机械嗡嗡的声音十分压抑,封闭的环境坚硬而冰冷,令人觉得自己正渐渐堕入噩梦。

    可能醒来吗?或者在噩梦中死去。

    升降梯缓冲,静止,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纷纷抬起枪口。我走到最中间的前方,将行李箱当作盾牌挡在身前,真江跟在我的身后,我感觉到她像小女孩一般牵着我的衣角。

    一丝光从逐渐开启的门缝中泄进来。

    我的心渐渐提起来,嘭嘭作响。

    升降梯的门终于完全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而空旷的圆顶厅堂,正前方是一排黑洞洞的枪口,一百多名番狗部队的士兵摆出严阵以待的阵列。第一排趴在地上,身前架着重机枪,第二排半跪着举起步枪,两侧还有人扛着火箭筒,第三排的人站立着,人手一把冲锋枪。

    几乎在我看清他们的同时,身前身后立刻传来冰冷的号令。

    “射击!”

    速掠!我抓住真江的手。

    枪口火焰闪现的第一时间,我的世界彻底变得缓慢,一条高速通道在身前延展,出了电梯后向右拐了一圈,绕向敌人阵列的后方。我和真江在时间和空间扭曲的世界中奔驰,魔纹能量的流逝比第一次使用时更快更清晰,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快,但一定比子弹更快。我看到子弹缓缓地飞出枪膛,前后绵延的波纹轨迹在中途交错,甚至有不少弹头碰撞在一起,不断变形偏转。

    当我抵达番狗部队的身后时,子弹甚至还没有抵达电梯。

    真江的电锯高速转动,我带着她沿着敌人的阵列移动,横置的电锯如切豆腐一般,砍掉第二排半跪射击的敌人的头颅,连同最后一排的敌人拦腰斩断。

    遁出高速的世界,密集的枪声轰然响成一片。虽然敌人的火力十分凶猛,然而奇异的是,一堵无形的墙壁封闭了电梯的正门。挫刀光明正大地站在电梯中,张开手掌,用超乎常识的力量将枪火完全抵挡下来。

    那些子弹凝结在距离他们不足一米的地方。

    我转身按下机关,行李箱一侧的滑盖打开,风暴般的火力从蜂窝状密布的枪孔中喷出,席卷向趴在地上射击的士兵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