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2 厄夜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危险的地方碰到比自己更小的孩子,我心中吃惊,就算这个女孩就站在面前,也不由得去猜想,也许只是外表上稚嫩,真正的年龄已经成年了吧。于是我下意识启用魔纹的情报鉴定功能,结果却被对方提前制止了。

    “请,请不要随便偷窥别人……很,很不礼貌呀。”桃乐丝说。

    被她这么一说我立刻满腔羞愧,耳根灼热得说不出话来。我也知道这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然而以前使用这个能力的时候,没有人来制止我,即便是在安全局的基地里,也悄悄使用了几次。

    虽然比利隐约提醒过大家十分注重自己的私隐,可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仍旧寻找各种理由无视了,以为没人能够看出来。

    面前的女孩却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一点,立刻让我觉得自己的龌龊被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一向小心翼翼,甚少会面临这样的局面,因此不自在的感觉就特别严重。

    我偷偷扫了一眼围在我身边的人,他们并非敌人,而是即将一起作战的同伴,现在都将目光投在我的身上,更令我感到压力沉重。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些视线中似乎深藏着某种异样的情绪。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富江,生怕她也用同样的目光看我。让我安心的是,她主动握紧了我的手,眼光坦荡,用无言的声音支持着我。

    “对,对不起。”我感到喉咙干涸,好不容易才对桃乐丝说出这句话。

    “嗯,下次不要做这种事情了,我们不是敌人呀。”桃乐丝说着,走到芭蕾熊的跟前蹲下,将手覆盖在他的断腿上。

    就像是将弯折的金属条扳回原状般,那只变形的小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不到三十秒,桃乐丝抽回手时,芭蕾熊已经完全没事了。

    他放开压在我肩头的臂膀,轻快地在原地活动,就像没有受到伤害一样。

    “这是超能力吧?桃乐丝。”富江说。

    “是,是的……我可以修复一定时间内的伤口。”

    富江似乎确定了某种信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桃乐丝坦荡地和她对视着,两人再没有更深入的交谈。

    “我们很累了,请问有休息的地方吗?”富江朝周围的人问道。

    这个时候有人分开走廊上的人群,是个戴眼镜,显得斯文的亚洲男性,相貌平凡,但是从姿势、神态和笔挺的正装都透露出一丝不苟的个性。和印象中从事行政助理工作的上班族一模一样,任谁都会在第一眼就猜测,他是个管事的副手。

    果然,他用平静刻板的声调让诸人解散,并请我们跟他上楼。从口音来判断,应该是国内的人。我就此话题询问,果然得到了应证。他并没有参与之前的诱饵行动,属于新增的后援,安全局本国方面将他临时抽调来本地,作为本次行动的协调者,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个城市安全局分部的驻扎成员。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看起来安全局已经重新看待这次行动。

    “在四楼还有空房,不过你们来晚了,休息时间不会太长。”他说。

    “请问……”

    我只是将疑惑开了个头,但这个男人知道我想问什么。

    “您可以称呼我斑鸠。”他说:“和您一样,是第三等级的魔纹使者。也许之前没人告诉您,但今后请不要随意探测他人的情报,并不是所有低等级者都无法察觉。”

    “是的,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希望不会引起大家的不快。”

    “新人的话,大部分人应该没关系。”

    听到他这么说,我立刻放下心来。也许之前的行为太过冲动,不过往好的方面想,同样可以试探出在这里的众人的度量,从而推断安全局的人性成份。这种涉及私隐的事情可大可小,如果只是小部分人心怀芥蒂,那么或许今后在这个组织中的处事可以再大胆一些。

    我的社会经验并不多,不过在学生会里学到的东西,倒是可以让自己更快地适应新的组织。

    果然,让自己成为优等生,并加入学生会,是十分正确的选择。回想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自己能够活下来并成为三级魔纹使者,除了天生的性格之外,学生会的经验也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

    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剧变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若换成普通的学生,肯定会一时间焦头烂额吧,无法第一时间适应并正确应对的话,就会被迅速积累的压力杀死吧。

    这让我无法不感到庆幸。

    “比利呢?”富江问。

    “他作为你们暂时的引领者,正在接受这次作战的负责人的咨询。”斑鸠说。

    他将我们带到四楼靠近走廊尽头的第二间房子,房门没有上锁,扭动把手就推门进去。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和庭院中满是尘埃的杂房截然不同,应该是有人事先整理过。摆设不多,只有一个柜子和两张床,床上架着蚊帐,推开屋后的窗户,就可以看到五米外长满青苔和野草,高达十米黄褐色石壁。

    临近初秋,山中的夜晚就再也感觉不到炎热,高处的山风比起平地更有劲,已经谈不上凉爽,抚过肌肤时产生丝丝的冷意。

    床上整齐叠放的也不再是毯子,而是薄棉被。不过今晚是用不上了。

    我和富江都感到满意,若换做闲暇的旅游,势必更让人感到愉悦,可是一想到再过一个小时,一场惨烈的战斗就要席卷这一切,悄然升起的游兴就被浇灭了。

    “有其它需要的话可以到一楼大厅找我,肚子饿的话也可以到那里去吃东西,在行动之前随时提供热食。”眼镜男斑鸠交待完就告辞了。

    我将武器放在床边,富江已经打横躺在床上。我出到走廊上,左右再没看到半个人影,也没有灯光,恢复成我们刚来时的模样。楼下大厅的昏黄的灯光甚至不能抵达庭院的每个角落,越接近正门,一块铅状的黑暗沉甸甸地压在那里,再远去就是薄纱一样的朦胧。

    ?眺望着和夜色融为一体的景致。不远处的山林中,传来乌鸦嘶哑的叫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夸克。一时间,我升出一种梦魇般的感觉。

    “真是厄夜。”我用仅能让自己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