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7 在路上
    公路两边的人烟越来越稀少,偶尔能看到田地,但更多的是种植经济林的山包,凹地也变得陡峭,甚至不时变成高达十米的悬崖,这些景致起初仍能让人看得兴致勃勃,但过了一段时间就只剩下单调和疲劳。

    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三点,天空变得更加晦暗,巨大的虫鸣声包围着我们,除此之外就剩下汽车引擎的声音。转过一个弯道,远远听到晚风送来的轰鸣声,一列火车从右前方的山洞中钻了出来,缓缓地拐进前方的山体后。

    这些天被敌人追赶,接连恶战,虽然身体很快就能恢复,但在精神上,疲倦就像海潮般将我吞没。开始时还有人兴致勃勃地追问我晋级三级魔纹使者的事情,但后来无论如何搜藏刮肚,话题也快速干涸下去。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出声了。比利在司机位不断抽烟,风从失去大门的副手位灌进来,渐渐让人感到寒冷,即便如此,也难以让我继续保持清醒的状态。我忍不住将身体靠在富江身上,富江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如士兵一样端正地坐在那里,双手在胸前交叉,闭着眼睛,呼吸也变得微弱绵长,似乎就这样睡着了。

    从我和富江接触的部位传来温暖和柔软,持续瓦解着我身体的每一丝气力,我开始变得迷糊起来,后来干脆就倒在她的大腿上,躲避寒风的吹袭。

    似乎过了很久,似乎只是一分钟,我从打盹中强自让自己振作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从侧躺变成了仰躺。富江的右手轻轻撩拨我的头发,左手靠在窗边,她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一边吸烟一边朝窗外眺望。

    我的动静立刻被她知晓。

    “还没到目的地,你还可以多睡一会。”她说。

    “不了,这么睡着不上不下,真令人难受。”我说着,并没有立刻起身,继续躺在她的大腿上,汲取她的身体散发出来的温暖,因为开口说话的缘故,脑子里的睡意很快就被驱散了。

    这是我第一次熬夜,感觉很差劲,身体中好似有一团又粘又涩的油脂在滑动,内脏变得比白天更加灼热,皮肤却感受到格外的冰凉,两者的反差让喉咙干渴得仿佛要冒烟。我几乎以为自己生病了,但是体力上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当我坐起来,被冷风一吹,反而觉得好过了一些。

    “还有多远?”我探头问比利。

    “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比利说:“这辆车似乎哪里有出了问题,最高时速只有七十公里。而且,这座城市的范围很大,就算火车跑上三个小时也还属于远郊呢。”

    “有水吗?”

    比利伸手打开车上的置物柜,将一瓶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矿泉水递过来。我一口气将水全喝光了,将空瓶子用力扔向车外,塑料瓶轻飘飘地掉出公路外的山壁,那下方有一大片的树影在风中摇摆,发出巨大的沙沙声。似乎是竹子,又像是别的作物。

    我从富江手中要了一根香烟,点燃后用力吸了一口,充满口腔的苦味让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其实我一直觉得,狙击我们的敌人太少了。”我没话找话地说:“虽然有一个分队的士兵,还有一个c级的魔纹使者,但是这种强度似乎还是太弱了。你们和他们打了好几场,一直处于下风吧?”

    “我倒不觉得。”比利通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应该是你们强得有些出乎预料。别忘记了,番狗部队可是把基地里除了我们三人之外的其他人都杀死了。那个c级的魔纹使者,分队士官和那个奇怪的男孩,在战斗力上也无一不是精英。我也称得上是身经百战,但也只是和士官打了个平手而已,你们能那么快地结束战斗,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如果c级魔纹使者大部分都是这种水平,那还真是没什么了不起的。”富江如同在陈述一个事实般说道。

    比利咂咂嘴,最后只是发出一声苦笑。

    “你这话太打击人了。”

    “是你太弱了,太弱了啊,比利,战斗的时候拜托你多动点脑筋。”

    “不,不是那个问题,实际上,我倒是很好奇,你在刚进入末日幻境的时候竟然没有得到魔纹?以你的能力,要干掉守关的boss应该没有问题吧。”

    “没办法,阿川下手实在太快了,在我抵达之前就干掉了那个小家伙。”富江耸耸肩道。

    “即便如此,你仍旧干掉了一个c级魔纹使者,获得了他的魔纹。你们是联手,还是单独干掉他的?”

    “基本上,是富江一个人做的。”我抢在富江回答之前说道。

    “真是这样!”比利的声音有些变调:“像这种d级杀死c级的情况很少出现,至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也就是说,我们与众不同,是吧?”富江得意洋洋地说。

    “大概……吧。”比利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不过这绝对不正常,每一个超乎寻常的力量都拥有自己的使命,但我想不出神想让你们做什么。”

    “别这么神神道道了,比利,你想在街头摆算命摊吗?”富江挖苦道。

    “哦,那可是我的本行。”比利一点也不介意,反而炫耀起来:“不过不是在街头,像我这种专业的一般都随马戏团一起行动,赚够钱了就在闹市区开个事务所。我还经常上电视,被报纸报道,在这一行可是年少多金的名人。不过我更喜欢牛仔一样奔放的生活,所以就退休了,在西部乡下买了农场和房子,没想到竟然有黑巢的杂种在那里安置了幻境传送阵,再后来就变成现在这种情况了。”

    他虽然骂了粗口,可是却听不出来有多少生气的成份。

    “你觉得哪种生活更好?”我问道:“如果没有那个传送阵的话,你可是在还快乐地当牛仔呢。”,

    “若不知道世界已经变成了这副鬼样子,也许是之前的生活更快乐一些吧。不过知道了事情真相后,反而觉得现在更好,虽然又苦又累,还有性命危险,但是反过来说也是刺激有趣,让人充满干劲。而且,我最不喜欢被蒙着眼罩去生活,至少现在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现在我所做的一切,就是我的天职。”

    “啊,啊,莎士比亚,真令人感动。”富江故做夸张地堵了一句。

    “你干嘛老是和我作对?”比利发怒道:“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也早该清算完了吧!你只是单纯的讨厌我吗?”

    “说讨厌,也没那么严重啦。”富江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我是心理学高手,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是在生气还是没有,我都能看得出来。”

    “所以呢?”

    “你之前也承认了自己是小有名气的神棍吧?像你们这些骗子,起码也是心理实战的高手。我们是同性相斥,说白了,我一点都不信任,也很讨厌你们这种人。”

    我以为比利会立刻反驳,却没想到在后视镜中看到他的脸上浮现一种和之前的气质截然不同的,成熟而绅士的笑容。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骗子。”他说。

    “也许吧,不过我能够看破一切虚妄的眼睛。”富江没精打采地说:“知道微表情吗?”

    “看过那方面的研究,挺有趣,不过也很烦人。”

    微表情的概念我也知道,那是在人类潜意识作用下,内心不自觉的流露和掩饰。它持续的时间很短,幅度也极小,完全可以说是一闪而过,它会泄露人们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完全不受到人们的控制。对于习惯了嘴里一套心里一套的人来说,的确是个烦人的特性。

    “我的才能可以实时监控人体极细微的反应,听到你脉搏的跳动,感受血液的流动速度,你的每一个再轻微的动作,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无法逃过我的感应。”富江将烟头扔出车窗,“任何掩饰在我眼中都是徒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心理学家,比起行为和心理不一致的家伙,我更喜欢坦率一些的人。”

    “原来如此,我听过类似的故事,能够读心的怪物总喜欢拿说谎的人当下酒菜,那是因为无法承受人们真实内心传达的压力,所以它们最后不是逃到没人的地方就是疯了。”比利闪亮的笑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富江小姐,你……该不会是从监狱附属的精神病院出来的吧?那可真是好地方,病人混乱单纯的内心反而可以减轻读心的压力。”

    比利的语气第一次明显地流露出恶意的挑衅,可是他的判断几乎和我所知的事实极为贴近。也许富江直率的性格,杀人不眨眼的态度,不时表现出的狂热,都是这个心理学才能产生的副作用。

    富江并没有表示肯定或否定,就像是对比利的机锋一点都不感兴趣。

    “我的才能没有弱点和副作用。”她说:“不是才能让我变成这副模样,而是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才得到了这个才能。你想从我这里窃取点什么,就试试看吧,反正我也很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