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九章 遇到阻杀
    “既然你们执意寻死,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见识下神界帝宗的真正实力吧,一群蝼蚁,一下消灭你们!!”

    说完,在原地消失,出现在出现在妖魔两族中间.

    “借你们的力量用用。”双手掐印,眼睛闭上,身体周围突然散发出那股妖邪的灵气.

    “临!!”随着一声临,风云变色,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闪电交错,雷声滚滚,大自然的力量被这一声临,引发了出来.

    随着雷电的闪鸣,在男人周围的妖魔族人大部分爆体而亡,其他功力超级的也是死狗一样,苟且残生,同时,在男人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影,四周散发着让人窒息的能量,具体是什么看不出来,依稀看到一条尾巴四处摇晃,每摇晃一下,闪电雷鸣,就大一些,乌云更密一些.

    “兵!!”天地变色,白昼变为黑夜,又由黑夜变成白昼,不停的相互交错替换,诡异万分,胆小的人已经趴在地上颤抖了,而男人后面的虚影,也变的稍微清楚了些,本来的一条尾巴,也变成了两条,两条巨大的尾巴相互摇晃着,控制着白与黑,雷与电.

    “斗!!!”无数强大的能量从四面八方聚来,天空仿佛起潮的大海一样,任由那些力量肆虐,聚集,地面上也冒出无数的仿佛地泉冲一样的能量束,其中最大的就是魔界的黑炎,能量聚集到一起,最后变成那个虚影的第三条尾巴.

    “者!!!”地缝伴随着男人的呐喊出现了,仿佛是一个巨人在拿着神兵利器向地下乱砍,天空也是一样,变成一块块,好像随时会崩溃似的,天崩地裂,这个时候,虚影变的可以看清楚了,狰狞的表情,赫然是一只巨大的露出深深獠牙的四尾妖狐.

    就在那个男人要念下一个字的那一刹那,两个身影以超越闪电的速度从那几个苟且残生的人中冲向男人,一前一后,重重的打在那个男人的前胸以及后脑,然后哈哈大笑向两边退去,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男人吐了一大口血,身后的妖狐虚影也随之吐了口血,神情狰狞的盯着偷袭的两个人,说:

    “大意,没想到妖魔两族的百年族长都来了,难怪,不过,我虽然重伤,但是,我还是有能力发动九尾妖狐的,皆!!!!!”

    几乎是呐喊着喊出了“皆”字,然后又吐了口血,与此同时,妖魔族长飞快的喊到.

    “摆阵!!”

    两个人差不多是同时喊出口的,天空中残余的一万八千妖魔级别的妖族人与地面上10万妖灵级别,还有在万里之外妖族总部的50万高级妖术师同时发动,摆出了妖族最强大的也是最没用的“封空阵”.

    同时,魔族天空中的两千余大魔神,和地面上的两万多魔神,以及总部的十万魔将一起发动的魔族最强大也同时是最没用的“印间灵”.

    说他们最强大,是因为两者结合使用,可以说是魔界第一阵,说他们最没用,是因为单独使用,就是型同虚设。两者结合使用,成为“封印空间阵”和“封印空间灵”,前者主防,由妖族引魔族,后者主攻,由魔族引妖族.

    阵势瞬间结成,快到让那个男人皆字刚出口,就马上被封印空间阵消耗掉,丝毫传不到外面,同时,阵势突然变为封印空间灵,从四面八方打出的能量被封印空间灵增幅到丝毫不亚于妖魔族长的实力,然后向男人打出.

    在这危机时刻,一道残影出现在阵中,在这样的条件下,能够进入阵中的人,本身实力堪可于妖魔族长相比,他出现后只说了一句话,就挡在那个男人身前

    “天地通!”

    以天地通接住了从四面八方打来的能量,结结实实的为男人挡住了封印空间灵的第一次也是最强大的一次攻击,后续的攻击远远没有第一次那么厉害,这是封印空间灵的特点也是缺点,第一次攻击消耗魔族1/2的能量,抵挡住的代价是,死亡.

    其实在他施展天地通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一生只能运用5次的天地通,这是他第6次运用,他的身体一直按照他的意愿,坚持的完成了天地通的一系列动作,成功的救了他的主人,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粉末,随风飘散,额头上红色的封印也慢慢的消失了……

    男人没有丝毫停顿,甚至没有看那个救他的人一眼,双手不停的结着各种手印,快速的念:

    “临,兵,斗,者,行!!!!!”

    最后双手结成圆形向四周爆发开,身后的五尾妖狐做出咆哮的动作,与此同时,妖魔两族改灵为阵,用封印空间阵防御,没有任何壮观的场面,包括妖魔两族包括族长在内,每人都吐了口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死亡……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虽然只是五尾,但是威力已经可以毁天灭地了,怎么可能这样,我不甘心,临,兵……噗~~”

    男人由于重伤未愈,尤其是妖魔族长打的伤,非同小可,再加上强行运用九字真言,一次已经是极限,可是偏偏要运用第二次,结果吐了一大口血,其中还有一些内脏碎块,而他的身体,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挣扎的站了起来,抬起高傲的头,看着面前无数的妖魔,又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戒指,已经很小心的保护戒指了,可是上面原本的宝石还是碎了,只有金属环被灵气保护没有损坏,温柔的抚摩着戒指.

    然后猛的抬起头,咬破食指,念出了神界的超级禁术——黑魔界.

    黑暗笼罩在这片土地上,无穷无尽的黑暗,吞噬着妖,魔,在一瞬间,方圆百里1/2的妖魔消失了,甚至连地上的鲜血也都消失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就在刚才,不到5分钟前,这里曾经全是人,曾经血流满地,唯一证明战斗存在的证据,就是地上巨大的裂痕,妖魔两族族长相互看了看,说:

    “他非常强,如果要跑,没人可以阻止他,不愧是神界第一奇才,神界第一玄术——九字真言,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练完的,仅仅5字连珠,就让我们损失妖族总部50万妖族,和魔族总部10万的魔将,如果不是我们偷袭在先,恐怕凶多吉少~奇怪的是,他怎么不用封印之书??”

    说完,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似有所悟,各自带人离开了。若干年之后,地面上巨大的裂缝慢慢的变大,其中一块变成了现在我所处的断崖……

    这一切就是这棵树和这片土地的记忆,那个天神一般的男子到底是谁呢?那恐怖的九字真言,妖魔两族的大军,这一切都激荡在我的脑袋里,久久不能散去……

    不知不觉天亮了,当第一缕阳光从密集的树叶中照进来的时候,我也从那与树同乐的神奇境界中苏醒过来,慢慢的睁开眼睛,屏住呼吸,一动不动,仔细的倾听外面的声音.

    过了很久,直到认为非常安全了,才慢慢的站了起来,迎着阳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抖擞精神,朝着前方的水月森林跑去,只要过了水月森林,向南一直走,就能到魔王城了,在魔王城想必可以用自己剩余的金币打听到如何去魔界之源吧,到了魔界之源,嘿嘿,学会控制影子,那就无敌了,想到这里,我又快跑了几下,远处看来,只见一条黑影,嗖嗖几声,消失不见了。

    “嗖”一声,我跳了下来,半跪在地上,前方就是水月森林,俗话说逢林莫入,因为在这样的地方,是敌人偷袭的最佳地点,但是我却并不害怕这点,在森林里,没有人可以发现我,我就是在森林里长大的,进入森林,就好像针入大海一般,我有这个自信.

    所以,在进入森林的这一段路是最危险的,我不会幼稚的认为把敌人甩开了,也不会认为敌人对我没兴趣,我太了解魔界中人了,贪婪,是魔界的美德,是本性,尤其是黑魔戒的诱惑,哪怕你实力再高,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妖兽来抢夺,我看着前面10多米外的森林,虽然地上有许多水渍,但是只要轻轻一冲,就能进入森林.

    我笑了一笑,飞快的向前冲去,突然,笑容僵住了,我停了下来,看着四周的水渍,虽然前面五米左右就可以进入森林,但是我却一动也不敢动,静,非常的寂静,寂静到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心跳,虽然我感觉不到任何杀气,但是多年的直觉,让我感到自己正处在一个笼子里,我就是笼子里的小鸟,被笼子外的毒蛇死死的盯着.

    毒蛇在等我动,我一动,它马上就会以比我更快的速度把我杀死,这就是我的感觉,问题出在那里?敌人在什么地方?

    我飞快的思考着,我甚至连回头的动作都不敢做,我怕那一瞬间,我会死掉,对方绝对是精于暗杀的高手,我怀疑对方甚至掌握了我的资料,知道森林是我的天堂,所以在这森林的边缘布下这个杀局来等我.

    “啪”一声,冷汗从我的额头沿着脸夹掉在了地上的水渍里,在掉到水渍里的同时,我飞快的向空中跳起,然后右手拔刀向地面的水渍斩去,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地面上的水渍突然漂浮起来,变成一个大网向我扑来.

    而我那一刀的由于重心放在地面,速度太快,而且力道极大,并且以为对方只会躲避,没想到对方竟然不但不躲,反而向刀锋冲来,想变招以是不能,另外如果硬收力变招,虽然能伤那藏身在水渍里的妖兽.

    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有其他人向我进攻,我是很难防范的,所以要有所余地,仅仅是把网划了个口子而已,并没有影响它扑向我的速度,但是仅仅这样是困不住我的,就在网马上包住我的时候,无数的绿色冠状植物在瞬间从网的各个地方钻了出来,这些就是我那滴汗水里包含的吸血植物的种子.

    一声掺叫,网慢慢的变成了妖兽的形状,但是他却并没有向我想象的那样掉在地上,而是变成妖兽形状后,依然一脚向踢来,由于距离实在太近,我的头发都被对方脚带起的狂风吹的向一边散去,这时身在半空中的我更本没有办法躲开,只有硬拼了。

    这个时候,突然从身后传来一阵杀气,后背的皮肤被那仿佛实质般的杀气刺激的出现了一个小坑,虽然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觉到,身后这个人,手里一定拿着武器,而且他的实力并不简单,要是被他刺中要害,必死无疑.

    同时,那个被我的吸血植物覆盖的妖兽竟然如此强悍,在突然流失几乎80%血液后,仍能向我进攻,这样的实力,那怕是单打,胜负也很难分,现在是前后夹击,我在空中又躲避不开,难道真要死在这里?我似乎看见对方那狰狞的笑容……

    我突然举起右手,转过身,向那手持武器的妖兽斩去,任由身后的妖兽一脚踢中我的头部,一阵巨痛,我强忍住眩晕,上半身借势向左移动.

    与此同时,一把很锋利的刀穿透了我的胸腔,几乎帖着心脏出去的,就这样,本来致命的一击被我躲过了要害,而我的刀也同样砍在了妖兽的身上,刀携带的强大的能量砍掉了他的左手,这一切写起来虽然很长,但是现场的动作在瞬间就完成了.

    这一次,我输的很惨,由开始的没有观察好环境,以至于进入对方的局里,本来很简单的道理,现在这个季节,是不会下雨的.

    那么,地上更本不会有水渍出现,这么明显的破绽直到自己踏入对方局中才发现,这是第一个失误,为了不打草惊蛇,自己用汗水包含植物种子落在水渍里,以为吸血植物的能力可以摧毁对方,但是没想到敌人如此强悍,竟然还能反击,以至于埋下败笔.

    这是第二个失误,本来最后以为回身那一刀可以使自私的魔界妖兽放弃进攻,以为他不会为了杀自己而牺牲一只手,但是,我又错了,这是第三个失误,连着三个失误的代价就是死。

    我感觉眼前越来越黑,一片黑暗笼罩在四周,光明越来越少,就在最后一丝光明马上就要消失的时候.

    我仿佛看见了人间,看到了一家三口在草地上休息,一个小朋友在旁边尽情的玩耍,那位母亲温柔的看着小孩,时而叫孩子几声,而孩子却不理会,还是在玩,最后爸爸喊了一声,小孩才不情愿的跑了回来,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

    突然,天地变色,空中出现一道裂痕,仿佛被撕开一样,从里面冲出无数的妖兽,然后其中一个妖兽一抓扫过,把小孩的父母杀死,母亲身上喷出的血液把小孩浇醒了,他睁大的眼睛看着死去的父母,看着自己全身的父母的鲜血,他已经不会哭了,因为一个巨大的妖兽爪子已经按在了小孩的头上,他一使劲……

    这一瞬间,我仿佛变成了那个小孩,我不想死,不想死,突然,一个声音在我的心底想起。“接受我的力量吧,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放开你的心灵,尽情的接受我的力量,只要你接受了我的力量,你就不会死了,你会变的很强大,强大到你可以去人间,我保证!!”

    意识逐渐模糊的我,跟本就没有仔细听他说的话,只是听见不会死和可以去人间,于是我答应了他的要求,放开自己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