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七章 成长
    傍晚时分,剑晨一跃而起,喜不自胜,也难以置信:“我竟然从后天中期巅峰,直接达到了后天圆满,真难以想象,这只是一颗果子的功效而已。”

    “血菩提乃是天下罕见的灵物,自然功效非凡。”楚阳笑道,“恭喜师弟了,修为大进。”

    “还要谢过师兄,省了我几年苦功!”

    剑晨再次道谢,他修炼的也是剑气,此刻,一身剑意澎湃之极,眼露精芒,看向楚阳,有些跃跃欲试。

    “怎么?想斗一斗?”

    楚阳自然看出了他的想法,似笑非笑道。

    “师兄,我师无名,号称武林神话,剑道无双,亦悟出天剑之境,堪称天下绝顶。你师剑圣,剑道赫赫,威名天下,圣灵剑法无人不知。”剑晨正色道,“你我二人交手,也不失为武林佳话。”

    楚阳笑了,“你小子手痒就手痒了,哪有那么多大道理。”

    剑晨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就来吧!”楚阳将包裹接下,放在了石桌上,抽出了自身的长剑。这柄剑,虽不是天下闻名的神兵,却也是难得的利器。

    “那好!”

    剑晨当即兴奋了,学艺以来,都是师父教,徒弟学,还从来没有动过手,如今有了机会,怎能不高兴。

    两人在院子正中站定。

    “剑晨,无名弟子!”

    剑晨珍重抱拳。

    “楚阳,剑圣弟子!”

    楚阳心中好笑,却也十分郑重,“你先出手吧!”

    “好!”

    剑晨不客气,剑光一闪,便是漫天剑影。

    楚阳不慌不忙,身子一晃,便从容躲开。他比剑晨的实力高的太多,这几个月杀伐不断,磨练剑法,也算有了不少经验。

    唰唰唰……!

    剑晨剑光展开,便连绵不绝,忽左忽右,飘渺不定,在院中都形成了一股旋风,吹散了尘土。可楚阳依然如此,脚踏步法,从容不迫,身形滴溜溜乱转,任剑晨如何攻击,就是不能触碰丝毫。

    “师兄,小心了!”剑晨长剑一转,诡异莫测,“莫名其妙!”

    楚阳心中一动,就见剑尖以一个诡异的方式出现在了左肩之处,让他心头大震,脚下一蹬,便退出两米开外,然而剑尖紧跟而上。

    “好一招莫名其妙,果真来的莫名其妙!”

    楚阳提升几分功力,身形一闪,宛若流光遁影,已经消失在剑晨眼前,出现在了他的左侧,手中剑一抖,刺向了咽喉。

    剑晨大惊,略微慌张,手腕一抖,后发先至,“名动一时!”

    堪堪挡住了长剑,也将他吓出了一头冷汗。

    楚阳稍微认真,剑晨便狼狈不堪,哪怕莫名剑法高深莫测,也难以弥补其中的差距,再说,楚阳的剑法并不比莫名剑法弱,眼光和经验更是远超对方,差距自然明显。

    剑风呼啸,凌厉之极。

    两人你来我往,好不激烈。

    楚阳堪堪维持在超越剑晨一筹,逼出了对方的潜能,也让他将莫名剑法完全施展了出来,窥视其中奥妙。

    然而没有心法要诀,即使看穿剑招也没用。

    一炷香时间后,剑晨累的气喘吁吁,额头出汗,头顶冒烟。

    “好了!”

    不知何时,无名已经站在了房顶,倒背着双手,此时轻飘飘落下,喝止了比斗。

    “师叔收了个好徒儿,假以时日,剑晨必将名震江湖!”

    楚阳飞身倒退,冲无名行了一礼。

    剑晨脸色一红。

    “相比你,却也差了不少。”无名道,“晨儿,你楚阳师兄,年岁和你相仿,可修为却达到了先天中期,你不敌他也情有可原。接下来一段时间,就让你师兄给你喂招,将暴涨的修为沉淀下来,打牢基础。”

    剑晨身躯大震,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楚阳,然后冲无名行礼应道。

    这一天,楚阳便留在了中华阁。

    从第二天开始,无名给剑晨讲解功法时,也没有避着楚阳,甚至有意将莫名剑法的心法要诀从头到尾重新讲解了一番。

    “无名就是无名,一旦认定,就宛若自己人一般,丝毫不藏私!”

    楚阳心中感叹,也认真学习,不明白的就请教,对于剑道的理解也飞速猛增。相比而言,剑圣教徒,就差了很多。

    其实,无名对他的认同也是有几方面原因的,一是楚阳为剑圣弟子,身份不差;二是楚阳出道以来,便斩杀江湖恶霸,山匪强盗,从没有滥杀好人;三是一来便恭恭敬敬,剑心坚定,心性坚韧,品质上佳;还有第四点,就是奉上了奇珍灵物血菩提,十分大气。

    得到无名的认同并不容易,可一旦认同,就不会藏私。

    无名的人品,在整个风云中,都少有人能及。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就是半年,楚阳离开无双城也将近一年时间了。

    这一天。

    中华阁后面的小院中,冲出一道裂开天空的剑意,无坚不摧,锋芒毕露,令周围的树叶都沙沙作响,有了萧杀之气。

    片刻后,剑意收敛。

    “恭喜师兄,修为更进一步。”

    看到楚阳站起身,旁边的剑晨连忙道贺,他双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也难怪,这半年来,跟随无名学艺,楚阳对剑法的理解,对剑道的参悟,远非他能及,就是无名都几次被触动,赞叹连连,让他都生出了几分嫉妒心思。

    甚至楚阳对莫名剑法的理解,都已经超越了他。

    如今见对方达到了先天后期,自己才不过将后天圆满的境界稳定而已。

    “师弟,最多一年,你便能够达到先天境界了!”

    楚阳笑道。

    他心里也感叹,耗费这么久才突破到先天后期,若是想达到圆满,恐怕需要两三年的积累才有可能,至于先天之后的宗师,楚阳估计,没有十来年苦功,恐怕没戏。

    如今江湖,先天强者就不多,如闯出偌大名声的段帅和聂人王也不过先天境界而已,就是江湖南北对峙,平分天下的无双城主独孤一方和天下会帮助雄霸,肯定都没有达到宗师境界,最多先天圆满罢了。

    “希望如此吧,到时候我也可以去闯荡江湖了!”

    剑晨没有把握。

    看着走出来的无名,楚阳行了一礼,然后认真道:“师叔,我想挑战你!”

    “自从你来时,我就感觉会有这么一天,好,我答应你!”

    无名没有丝毫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