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八章 树的记忆
    脑中一直放不下那奇怪的手印,单单一个手印,竟然有如此的震撼力,山雨欲来风满楼,手印仅仅是结成,还没有释放就可以引天地之力夺人心魄.

    与此相比,我所掌握的妖术就如孩童把戏一般,丝毫不值得一提,真正的妖术,就应该如此,借天地之力为己用,单手覆雨,反手翻云,忽然想起那恐怖的影子,禁不住有些怀疑,这是否也是妖术的一种,就好象是幻术,低头看看脚下的影子,心理突然升起一个强烈的想马上到达魔界之源的念头.

    到达魔界之源,如果可能的话,自己学会操控影子,那是一种异常可怕的力量,邪恶的力量,可以控制世间万物,无所不能的力量,想到这里,心脏不由自主快速的跳了起来,我强压下这让我心跳加速,动人无比的念头,随着自己的成长,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对力量的追求,越来越大……

    时间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悄悄的度过,转眼间,离开枯城已经1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我时而在山野逗留几天,采集植物种子,练习操控植物,时而在凶猛野兽出没地点练习控水,时而遇上些猎人或者妖兽,几次恶战,由开始的游刃有余,到最后的伤己杀敌,从他们口中得知,这一各多月在魔界谣传,魔界三宝,黑魔戒,月魔刀,以及封印之书中的黑妖戒出世,并且,拿着黑魔戒的还是一个低级妖兽,可以说是从婴儿手里抢糖一样容易.

    于是,各路妖魔鬼怪,甚至魔族妖族都参与进来,寻找黑魔戒。传闻,魔界三宝各有千秋,只要掌握其中一个,就可以称霸魔界,无所不能,其中由以月魔刀最为引人遐想.

    据说,自从上古妖族被灭,新的妖族经过几万年又发展起来之后,魔族妖族第一次大战,也是最悲惨的一次战争,历时数年,后世妖魔大战,没有一次堪比首次,妖族清全族千万之众,与百万魔族大军展开战争,战场就是魔界大陆北部,当时魔界只有唯一的一块大陆.

    开始的时候,妖魔双方都是理智的小部队相互撕杀,最多时,双方总合也不超过百万人撕杀,但在战争的某一天,妖魔两族族长均在夜里被谋杀,全身血液,脑浆全部被吸干,死状极其凄惨,以当时两人的修为,可以说绝世高手,被人如此杀害,简直菲人所思,奇怪的是,魔族族长死前,用手指在地下写着妖怪二字

    于是乎,魔族发动全族百万之众,向妖族发起复仇的进攻,另一方面,妖族族长也同样在死前刻下魔鬼两个字,就这样,妖魔两族展开了真正的妖魔大战,这一战,杀的是昏天暗地,随着死亡的人数越来越多,地上的鲜血越来越浓.

    终于,整个魔界天空变成红色,一道开天辟地的血色闪电降临在妖魔战场最中间,接着,风云变色,天崩地裂,在闪电中间,漂浮着一把四周闪烁着荧色雷光的刀,仿佛被闪电束缚住似的,它不停的挣扎,破电而出……最后的事情,只有幸存下来的妖魔才知道.

    总之9成的妖魔大军没有从战场上回来,而整个大陆在10年的地震之后,北部脱离大陆,顺着大海漂浮走了,从此,有了南北大陆,而南北大陆之间的海,也被称为怒海,代表天怒的涵义。至于刀,破电而出之后的事情,被妖魔两族各自列为sss级机密,只有百年族长放可查阅,而这把刀,因为出现的时候闪烁荧光,所以,被称为月魔刀.

    正所谓,妖魔千万战士血,引出九幽月魔刀。

    传闻此书原是神界至宝,可封印世间一切,无论时间,空间,皆可封印,持书人可控制被封印的万物为己用,可以说一书在手,称霸三界.

    至于此书的来历,于神界也颇有渊源,神界神帝四世时,天外有石穿越空间落在灵界,四世认为此石中有至宝,用尽无数方法破石,但皆无效,不动此石分毫,四世好大喜功,发誓必破此石,取出至宝,成不世霸业,留名千古,于是在人,神,魔三界寻求能破此石者,封王封地,历经十载.

    一日,魔界有一术士,提出此石为灵性之物,应以神帝血液来喂养此石,神帝封其为国师,按其理论,以神帝鲜血来喂养,为破此石,四世杀帝宗数万人,方法虽然有效,但天外石头只被融化掉很薄的一层,四世见方法有效,立刻变本加力屠杀自己宗室,以至于本来拥有强大力量,辉煌的帝王宗室所剩无几,为后世的帝王争夺,埋下祸根.

    神界帝王也由前四世的禅让,推举,变成争夺,撕杀,为了帝位,宗亲残杀,以养石头,此为后话。四世临终前,以前三世帝王之名留下遗命,让后世代代神帝以帝宗血液喂养天外石头,直至破石,如不遵从,则他人取而带之,废除神帝.

    其后,开始了神界帝宗15代的悲惨生活,凡出生帝宗,女则分先后出生顺序,隔一而处死养石,男则取2/3血液养石,如男不死,则每10年取1/2血液养石,到了八世,帝宗所剩了了,八世下令以神界子民的血液代替帝宗.

    最终,历经15代帝宗,神界子民血液,天外飞石破碎,其中有一书,可封印万物,即封印之书。又称为神帝血书,随后,此书被列为神界至宝,号令神界,莫敢不从.

    不过可惜,书是好书,无人可以运用,是为废书,同时神界因此书元气大伤,导致魔界称霸三界,直至20世,方才把魔界妖魔重新封印,可惜的是,24世神帝的争夺,三王子宫廷之变败北,挟封印之书逃往魔界,不知所宗。正所谓,一计可令神界万载悲哀,一计可保魔界五代逍遥。

    至于黑魔戒,本名黑魔界,相传是逃亡魔界的三王子所带之物,质地极其普通,曾有一魔界猎人称它为人间的结婚戒指,至于在三王子手里,耐人寻味,而神界,魔界是没有所谓结婚戒指之类的东西的,只有人间才有.

    惜日三王子挟封印之书来到魔界,被妖魔两族绝顶高手追杀抢夺,大小战斗上万次,最后不敌,施展秘术,黑魔界,与敌人同归于尽,只留下这枚戒指,而戒指也变的和以往截然不同,散发着来自黑魔界的黑色光芒,而带上的人则全部消失,仿佛被吸入黑魔界一般.

    所以,被称为黑魔戒,可奇怪的是,自始至终三王子都没拿出封印之书抗敌,有人说,封印之书在黑魔界内,有人说,封印之书就是黑魔戒,也有人说,三王子最后用封印之书引来黑魔界,最后一起进入黑魔界了,同样有人说三王子并不能运用封印之书.而这个答案,似乎是最贴切,最被人认同的.

    但无论如何,如果要寻找封印之书,就必须先找到黑魔戒,大家都是这么认为。至于三王子的帝王灵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套神界第一秘术,也是争夺的亮点。由于魔界对于这位神秘的神界三王子所知不多,所以,关于他以及黑魔戒的资料也就没有多少了,但无论如何,黑魔戒是找到封印之书的唯一线索。正所谓,含怒步入黑魔界,只恨体内分宗血。

    这一个多月,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被猎人追杀的日子,不同的是,现在的我,和以前是天壤之别,正是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不停的思索,不停的磨练,不停的实战,让我真正的体悟了控水.

    由开始的借别的水,到被点化,放弃他人之水,运用自己血液,以它为载体,最后顿悟借自然之力,至此,控水方小成,作为妖族无行术中的控水术,虽然是基本的妖术,但能练至最高境界者却寥寥无几,妖术,除了刻苦的修炼以外,主要是靠自己的感悟,如果有人教导还可事半功倍,如无人教导。自行揣摩,则全凭机遇,以及所谓的慧根.

    尤其妖族的无行术,千变万化,搭配使用威力更是添加一层,而我的操控植物的天生能力严格来说也是无行中的木术一个分支,水木的搭配运用是我目前最大的努力方向,所以,这一个多月对我来说尤为重要。

    我蹲在一处断崖斜生出来的大树上,一动不动,四周茂盛的树叶在我加入新的草本大叶植物后变的更加的茂盛,完全把我掩盖住了,这个位置,其他人是看不到的,即使是有人在断崖上向下看,第一眼也只会向远处望,很少看下面的树,即使看了,也很难有所发现.

    同时,这里也不会阻碍我的视线,可以让我看的很远,这是我的习惯,自我保护的习惯,我喜欢在暗处看别人,这样我才能有一种安全感,看着远处的森林,任由月光照在树叶上,风吹在树叶上,混合着月光的沙沙声,感觉每一片树叶的呼吸,慢慢的让我有种仿佛化身为树的感觉,我就是树,树就是我.

    我知道她的喜忧,她的哀乐,知道在我左脚不远的树叶上有一只小虫子在啃树叶,知道在树木根部有一个蛇窝,甚至知道里面有4个蛋,更准确的感觉到每一片树叶都在不停的吸收着生命的能量,从根部到每一个树丫,我的感觉无处不在.

    接着,我看到一幅画面,一条蛇懒洋洋的缠在树枝,仿佛在伸着腰,突然一只云鹰闪电般的抓在蛇的七寸处,然后用他锐利的嘴狠狠的啄了下去,把蛇啄死的同时,也把树给啄了个洞,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树的愤怒以及委屈,无缘无故被啄个洞出来.

    然后画面一转,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站在断崖边上,不停的哀求着向后退,她的前面,是一群哈哈笑着的妖兽,每一个都盯着女孩身上露出来的雪白的肌肤,当她想跳下断崖的时候,却被人抓住按在地上,然后是一阵野兽般的喘息声伴随着撕碎衣服的声音,以及女孩那变的沙哑的呼救声,一个妖兽起来了,又来了另一个,每一个起来的都是满足的相互吹嘘谈论着,依稀听见他们说什么:

    “……人类……美女……追杀……”

    轮到最后一个妖兽的时候,他迫不及待的趴在女孩的身上,一边还埋怨着其他妖兽力气太大,都快弄死了,就在他闭上眼睛享受的时候,女孩原本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大,睁的好大好大,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她竟然双手死死的抱住那个妖兽,在其他妖兽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向旁边的断崖滚了下去.

    巨大的冲击力把树的几截树支也弄折了,随之而来的,是树无尽的悲哀以及委屈,怪只怪自己命不好,别树生在森林中,为何自己在断崖,今258啄明日人压,只盼寻死不要来断崖………

    然后画面又是一变,一个男人站在一处平原上,他的长相很容易被人忽略,因为当你看他的时候,就会马上被他的眼睛所吸引,那是一双红色的眼睛,不同于那种嗜血的红色,他的眼睛,给人的感觉是死寂,是战粟,是危险,是那种直透灵魂深处的恐惧,同时散发出一股妖邪般的灵气,同他的整体气质一样,妖邪般的灵气.

    他看着漫天遍野的魔界人,方圆百里几乎全是,看不到边际,天空上无数的妖魔族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个男子,但是却没有一个敢出来的,突然,那个男人动了,他左手掐印,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聚来,天空中可以看到一个个圆形的空气波纹出现,仿佛浪潮一样向中间的男人聚来.

    男人的黑色长发也被能量激荡着飘散开来,这时,男人说话了.

    “妄夺封印者,死!临!!!”

    随着“临”字的出口,四周无比强大的能量仿佛变的实质似的,从天而降,仿佛泰山压顶一般,而空中的妖魔族人更是不堪,四面八方无处不被能量包围,就好像全身各处全被万金所压一样.

    眨眼间,哀嚎遍野,死伤无数,血流成河,但是人实在太多了,刚死一个,后面的又马上填补上位置,“兵!”空气中快速的出现一阵扭曲,接着出现了无数的由空气组成的犀牛一般的怪物,冲向人群.

    同时,从地上的血液里,也升起了无数的血滴,然后聚集到一起变成一个个血人,坐在由空气变成的怪兽背上,无声的呐喊着冲向妖魔族人,接着天空中的妖魔族人以及其他的魔界人一起发动最强的攻击,他们的能量聚到一起,变成一条张牙舞爪的黑色恶龙,冲向那个男人,

    “阵!!!”就在黑龙就快撞到男人的时候,随着一声巨吼,他的右手死死的按在了龙头上,黑龙不停的挣扎,每挣扎一下,就有无数的妖魔族人爆体而亡.

    “小小力量,就感如此放肆么,列!!!”

    一股狂暴无比的力量冲进黑龙体内,随着人群里无数的爆炸声,黑龙消失了,但是,马上又有无数的妖魔族人填补进来,而且,每一次填补进来的,实力都比以前的强大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