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2 深灰色之梦2
    这个杀人鬼到底是高川还是白井,已经弄不清楚了,也许它的本质就是两者的混合物。

    而这个梦境究竟是白井的,还是我的,也完全无从判断,或许它同时存在于我和白井的心中。

    明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却无法醒来,也许正是因为杀人鬼的我和白井混淆在一起的缘故。

    越是理智,就越被压制,其中的原因我已经明白了。

    若将我和白井作为等值四,那么如今的我只是四分之一,只是高川这个灵魂属于“优等生”的一半。面前的杀人鬼则是四分之三,完全的白井加上杀人鬼高川的疯狂组合。

    就像杀人鬼高川说的一样,他想要失控,因为失控就是他的本质。

    虽然在经历过夜访山羊工会分部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十分了解杀人鬼高川的强大,可事实上,他比我自以为是的了解更强大。

    他是如此纯粹,正因为纯粹才成为杀人鬼,只要拥有哪怕一丁点自控力和矛盾思想,就无法成为“鬼”,鬼既不会交涉也不会妥协,因为纯粹的他就是一个天然的绝缘体,拒绝受到外来物质的污染。

    我用仅剩的右手抓着匕首和“鬼”战斗,用不间歇的思考去判断和解读他的行动,尽管如此,或者说,正因为如此,才完全占不到半点上风。杀人鬼的行动简洁明快,但即便知道了,也无法适应。他永远比我快一步。

    尽管身上的伤口不断累积,然而这里是梦境,就算被割破喉咙,砍掉脑袋,只要我否决自己的死亡的话,应该就不会真正死去。

    在彻底扭曲的梦的世界中,优等生高川一边承受着被伤害的痛苦,一边不断思考着。

    思考是理智的来源,然而思考需要时间,即便是瞬间百念,也需要花费刹那的时间。思考就是分散精力,就算是对战斗本身的思考,也会因为解读和分析浪费精力。这就是优等生高川和杀人鬼高川之间的区别,不需要思考的鬼,拥有无以伦比的集中力和反应时限。

    思考完善了本能,本能却战胜了思考。

    也许这才是战斗的本质。

    即便如此,就算优等生高川放弃思考,也无法战胜杀人鬼,因为当质相同的时候,自然是量大的一方更具优势,而且,一旦放弃了“思考”这个本质,是否会发生更加可怕的结果?

    是否,会完全失去理智,成为和白井一样的野兽?

    “真是愚蠢……”也不知道是在说谁,优等生高川自言自语着,被杀人鬼一拳打中下巴,身体如螺旋般飞起,继而被跃至半空的杀人鬼抓住脑袋砸在地上。巨大的**撞击声中,优等生高川如破烂的布娃娃一般弹跳着滚动着,躺在地上,似乎再没有站起来的气力。

    只有对方无法拥有的,才能成为扭转胜负的关键。优等生高川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然而思考仍旧急剧运转。自己和杀人鬼不同的地方,如果说,优等生拥有唯一能够超越杀人鬼的特性,那么仍旧是自控和理智。

    完全感觉不到才能的运作,完全无法锁定袭来的杀人鬼。可是如果这是梦境的话,如果这是我的梦境的话……

    是啊,我想起来了,怎么会忘记了呢?

    一个问题,梦境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梦境的本质是什么?

    答案是,思考。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因果或许并非必然,但是若不思考的话,梦境就没有构造的源泉。

    高川和白井的思考,创造了这个奇异的战场。

    如果说,杀人鬼高川是不思考的,是失控的,那就代表,在思考的其实是白井。

    如此以来,结论就十分明显了,白井并没有真正成为野兽。与此相反,他以匪夷所思的控制力和思考速度操纵着这个战场,将原本属于两人的梦境,拉近他所在的方向。

    自己和异化者白井在思考的质量上存在差距吗?优等生高川并不这么认为,那么自己处于劣势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思考的方向不对。

    优等生高川感到自己思维的速度正在加速,如同流光一样,瞬息间划过脑际。

    杀人鬼扑来的身影,因为思维的异常加速,反而变得缓慢起来

    如果这个梦境有一部分属于我自己的话……

    至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不要去变幻环境,将所有的思考限制于自我范围,至少在身体上驱除白井思维的限制,并非毫无根据的妄想,在自己认为可信的范围内,判断自己这副躯壳能够达到的境界。

    “我的速度,我的力量,和杀人鬼是相等。”优等生高川如是说。

    于是在杀人鬼手持菜刀落下的瞬间,优等生高川以前所未有的敏捷跳到十米开外,速度的剧增甚至让他不得不将匕首插在地面上,才控制住冲刺的惯性。

    啧!杀人鬼看向他的眼神变得阴霾。

    “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挣扎,真是令人讨厌之极,干干脆脆地受死不就好了?”

    “所以说……你的话太多了。”优等生高川的手中幻化出一副黑框眼镜戴到脸上,“之前你说过这个梦境无比真实。暗示我,如果我在这里死去,真实中也会死去。那么,死掉的“我”究竟是优等生高川,还是真实而完整的高川呢?

    如果是真实完全的高川,那么杀人鬼高川也会死去吧。在我面前的你,并非单一的杀人鬼高川或白井。我想,杀人鬼高川是不想死的,所以他不会造成真实高川死亡的状况。

    那么答案很明显,会死的是我——优等生高川。

    这样的话,又有一个问题,实际上只是“人格”或“思维”这种存在,并没有实体的“优等生高川”,到底怎样才会死掉呢?,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优等生高川认为自己死了,或者放弃了其存在的本质。

    呐,白井,实际上,你只是想把高川变成野兽吧?”

    杀人鬼沉默着,绷带包裹的脸上,逐渐裂开了一个如弯月般巨大而狰狞的笑容。

    “不愧是优等生。你知道吗?像我这种一点特色也没有,给人印象淡薄的旮旯生,最羡慕也最讨厌你这种脑袋聪明的家伙了。”

    “是吗?其实我有很努力地去关注那些不合群和存在感薄弱的学生,每逢过节都会给他们寄贺卡,对我的支持度有很大比例来自他们。只是学长并没有遇到像我这样的家伙而已,真是运气不好。”

    “啊……太不好了。明明好不容易可以出风头了,却变成现在这种结果。”杀人鬼那竖形的瞳孔,是宛如火烧云般的红色。那是积蓄了多久的不甘、愤怒和悲哀?优等生高川似乎又看到了,那天在森野被杀害的树林中,白井学长张开双臂,似乎要将森野残留在这里的气味都吸入肺部般的情景。

    尽管被大多数人忽视,可是森野却选择了他,她是唯一认同他,看到他区别于他人的特性,认为白井就是白井的人。

    也许,就连自己的父母,也无法看到他灵魂中的独特,只是将他当作“和其他孩子没什么不同的普通孩子”,关注他,并非出于人类本质上存在的独特性,而只是“我们的孩子”这种关系上的独特性。

    然而,唯一能够理解他的森野却死了,死在真江的手中,死在他的亲眼目睹之中,这是理所当然不能接受的吧?

    自己没有杀死真江的力量。

    也知道就算杀死真江,森野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女人,是对自己的死亡无动于衷的类型。可是,我得到了一个情报,她的爱人是你吧,高川,杀死你的话,不,把你变成失控的杀人鬼,让你亲手杀死那个女人,就是复仇的最好方式吧!”

    无可辩驳,无法挽回。

    白井就是如此憎恨凶手,憎恨自己,憎恨这个让森野死去的世界。

    所以,如果真的有一个神,决定让世界毁灭,重新来过……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何等天真的想法。”杀人鬼用菜刀切开自己的胸膛,将肌肤左右撕开。他大声喊道:“可是,如果真的有哪怕四十亿分之一的机会,我也想要看看那样的世界!”

    愤怒的龙卷风从杀人鬼开启的身体中钻了出来,迅速扩大,彻底取代了人体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