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1 深灰色之梦
    枪声和电锯的声音在两车之隔的另一端持续响起,然而正是这些死亡般冰冷的声音,愈发让我觉得有一股超然物外的寂静包围着自己。我和白井静静地对视着,我觉得我们的目光似乎在交流什么,但也许什么都没有。

    那双野兽般的瞳孔让我的喉咙好似塞入一个灼热的木炭,嘶哑,干裂,仿佛每次呼气,满嘴都是杏仁的苦味。

    失去了一切,为了报复让自己失去一切的家伙,最终也将自我抛弃,只剩下一具野兽般的躯壳。

    我不想变成如此凄惨的模样。

    如今蹲在我面前的名叫“白井”的家伙,似乎让我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倒影。

    有一天,我所拥有的力量也会让我失去一切,让我最终也会落得个如此的下场吗?

    这个无可抑制的想法化作一团恐惧吞噬着我的心灵。

    “说话啊,白井,如果你还记得你最初的愿望,记得你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那就回答我啊!杀死森野的人就在那边,你没看到吗?就在那边!她叫左江,她叫富江,她叫真江!”

    我朝他大叫,而白井只是悠长地呼吸着,夜风扯着他脸侧的绷带,开合的竖形瞳孔似乎在思考。浅浅的月色随着云朵的飘移洒在他身体上,让我感到无比强烈的哀伤。

    我不想变成他那个样子。

    “不,不会的,我还有富江,富江可不会像森野那么容易死掉。”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富江的惨叫,我转过头去,只见车子对面的世界扭曲起来,变形的人体,变调的声音,无比鲜艳的色彩,无比惨烈的状况,无数的情报瞬间沿着我的视线反向钻进大脑中。

    我大叫一声,心脏好似停止跳动了数秒。

    这是什么?空间性质的超能力吗?

    我不可置信地将视线转回白井身上,他的头部似乎在一瞬间被那野性的瞳孔占据。再眨眼,名为白井的轮廓,似乎在一瞬间只剩下那只竖形的瞳孔。当我惊恐地睁大眼睛,却猛然发现白井仍旧完好地蹲在那里。

    自己所看到的,不过是个幻觉。

    我感到脑袋像是被插入了一根烧红的针,让我痛得不由自主按住脑门。

    痛苦反而让我的头脑变得清晰起来,我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自己本来就不应该在战斗中思考这些事情,可是这些想法却仿佛池塘底部沉积的淤泥,被一股力量搅动着,不由自主地翻滚上来。让我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大脑究竟是如何变得浑浊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似乎听到来自深处的一个声音。

    喂,高川。

    谁?

    在梦里,一切都栩栩如生。

    什么梦?

    醒来的唯一方法,是意识到有些事情实际并不对劲。

    是谁在说话?

    是我,高川。

    谁?

    高川。

    我开始觉得自己不对劲,所有看到的,想到的,和听到的,都变得奇怪。虽然在感性上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感觉,但是一种更机械、冰冷和理智的思考,让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毕加索的抽象画。

    就好像……自己在逐渐失控。

    失去对思考和行动的控制权,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干扰着我的自制力。

    身为优等生,我不允许自己失控。

    然而灵魂深处的那个声音在说,为什么不试试失控?

    “因为我是高川。”

    “我也是高川。”那个声音在我的前方如此说到:“我想尝试失控。”

    我放开按住额头的手,抬起头来,悚然发现白井的头部变成了另一种模样。那不再是被绷带包裹出的轮廓,而是一张冰冷残酷的脸谱。

    那是杀人鬼高川的脸谱!

    我……在做梦吗?

    “是的,你是在做梦,可是在这个梦境里,一切都栩栩如生。”脸谱的杀人鬼站起来,双手分别抓起一把菜刀,在身前摆出十字架的形状,被绷带紧紧裹住的身躯如同充气般变得无比健壮。

    “心中斩首之术。如果在这里受伤死亡……”杀人鬼朝我疾驰过来,一边疯狂地大笑,“醒来时可不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啊!”

    我立刻举起武器射击,然而抬起的手中并没有什么行李箱。杀人鬼瞬息间来到我跟前,那张可怖的脸谱距离我的鼻子不到一厘米,唯一没有被颜料遮蔽的眼球,是和白井一模一样的瞳孔。

    哈哈哈哈哈——

    他发出狂肆的怪笑,在我僵化的大脑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将菜刀捅进了我的肚子,在痛楚的信号在神经中传递的同时,十字形的寒光在我的胸腹上闪现。

    白井如一阵风般又跃了回去,留下我愣愣地看向自己受伤的地方。

    开膛破肚,就像是被裁开的纸箱,肌肉层被撕开,将内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那里面,什么也没有!

    我被打开的身体中没有任何内脏,只有一团徐徐旋转的灰色雾气。它就如同心脏,如同银河,如同宇宙的中心,静静地自我旋转。

    无比强烈的痛楚涌进大脑。

    我不由得抱头惨叫起来。

    “怎么了?优等生,你在痛苦吗?”杀人鬼左右跳跃着,再度向我袭来。

    我迅速后退,摸索着全身的武器,然而除了匕首,什么都没剩下。我忍着剧痛,将开瓣的肚子压回去,在杀人鬼进入攻击范围时,朝他刺出匕首。心慌意乱,毫无章法,他自然轻松就闪开了,无比轻巧地消失在我的前方。

    我追着他留下的残影移动视线,在右侧捕捉到那张脸谱时,两把菜刀差点就将我的胳膊给卸下来。我好不容易用匕首架住他的菜刀,结果被他回旋一脚踢中下巴,猛烈的冲击几乎扭断了我的脖子。紧接着被他抓住手臂,刹那间,我眼前的世界顿时颠倒过来。

    我被狠狠地摔在地上,被扭至背后的手臂,顿时被杀人鬼给砍断了。

    我顾不得惨叫,只想着赶紧逃开,我连滚带爬地躲到一边,杀人鬼却没有追上来。他仰起头,张开嘴巴,伸出蜥蜴般长长的舌头,迎接从断臂上流下的鲜血。

    那只断臂的血量是如此之大,如同溪流一般涓涓不绝,当杀人鬼合上嘴巴,朝我看来的时候,仍旧将他的脸淋得一片鲜红,充满野性杀意的眼球也是一片血色。而我虽然感到痛苦,可是手臂断口却一滴血也没有,也没有白森森的骨骼,肌肉组织包裹的,就是那一片浓浓的灰色雾气。

    这只是梦。我试图说服自己,让自己无视痛苦,恢复冷静的本质。

    “我不喜欢你的眼神。”杀人鬼对我说:“无论是感情的奔放,还是热血的沸腾,你总是要控制它们。”

    “我可不觉得。”我深深地呼吸,回答道:“我也会凭一时冲动去做一些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事情。”

    “啧啧啧,你看,这种说话方式。”杀人鬼再一次将双刀架在一起,“提问!经过思考后的冲动,还能算是冲动吗?经过衡量后的感情,是否真的汹涌澎湃?当你决定热血沸腾时,那真的是热血沸腾吗?”

    回答!他没等我说话,立刻大声喊道。冲动既是不经思考,奔放的感情无需衡量,热血沸腾是行动于决定之前。

    “所以……”他的声音和身形化作一道狂风,“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悖论,优等生高川。”